莞城縣城。

在城門樓上,一名偽軍哨兵正在站崗。此時已經是下午了,陽光斜斜地照過來有些刺眼,不過陽光曬在身上暖洋洋的,卻令人很舒服。

他看到左右無人監視自己,於是就靠在門樓的柱子上享受著日光浴。

忽然,他彷彿看到了什麼,他仔細地揉了揉眼睛,用手遮擋著陽光,看到城外出現了二十多名騎兵,雖然距離有點遠,他看不太清楚,但是能夠看到那些騎兵頭上戴著的帽子不是偽軍的大簷帽,衣服的顏色也不是日軍的土黃色,他就知道這些騎兵一定是敵人。

偽軍哨兵趕忙從肩頭頭取下了槍,朝著天上放了一槍,大聲喊道:“敵襲。”

訊息很快就傳到了日軍的中隊長和偽軍的團長那裡,他們登上了城樓向外觀望。

從望遠鏡裡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騎兵穿著的軍裝是八路軍的軍服。

正在這時,那些八路軍們朝著城頭胡亂地放槍,由於距離超過了300米,子彈冇有準頭,並冇有造成人員傷亡,卻激怒了日軍的中隊長。

他馬上就命令部隊出城去打那些八路軍。

外麵的八路軍是騎兵,想追上他們,並且能夠消滅他們,自然也隻能派騎兵去。日軍的中隊長就命令偽軍的團長,讓他把騎兵連派出去,消滅那些八路軍的騎兵。

日軍的中隊長隻不過是一名大尉軍官,偽軍的團長卻是一名上校,他對於鬼子的中隊長對自己指手劃腳,心裡十分不滿。可惜的是,偽軍在日本人的眼中隻不過是一條狗,上級明確地規定他這個團長要接受日軍中隊長的指揮。

他有些不情願地說道:“田中隊長,如今情況不明,貿然出去追擊,恐怕會有危險。”

日軍的中隊長瞪著眼睛說道:“你怕死的不要,趕緊派人出去的消滅外麵的那些八路軍。”

偽軍團長還在猶豫,就聽他身邊的副官喊道:“團座,您看那是什麼?”

偽軍團長舉起望遠鏡望去,看到外麵的八路軍從馬背上扔下來了兩具屍體,很明顯的就是他們派出去的那些騎兵傳令兵,這種明顯的挑釁行為,此時也激怒了偽軍的團長。

再加上日軍中隊長在一旁催促,他就下達了騎兵連出擊的命令。

城門很快就打開了,大約100名偽軍的騎兵就朝著城外的八路軍騎兵衝了過去。

城外挑釁的八路軍騎兵正是孫德勝等人,他們看到偽軍的騎兵衝過來了,就朝著他們放了一排槍,然後轉身就跑。

為了避免嚇跑這些偽軍,他們冇有攜帶機槍,步槍的射擊隻打中了一名偽軍,雖然造成的傷亡不大,卻更加有效地激怒了偽軍。

偽軍騎兵們一邊射擊,一邊呐喊著追了上去。

孫德勝帶著遊擊隊員們一邊跑,一邊時不時地回頭放槍,生怕偽軍們追不上來。

偽軍騎兵連的連長在出來的時候,偽軍團長暗示他提防敵軍的埋伏,他也的確留了個心眼,隻要發現前麵地形不利,他就會停止追擊的。

可是,這裡離縣城很近,城樓上鬼子中隊長正盯著他們,而且他看到前麵的地形並不複雜,冇有敵人埋伏的跡象。

為了在鬼子麵前表現自己,他就帶人繼續追了上去。

真是邪門了,明明看著十分空曠的地方,突然就冒出了很多的八路軍,他們架起來的輕機槍足足有十幾挺。

“噠噠噠噠噠。”

八路軍的機槍開火了,子彈暴雨般地飛了過來,偽軍的騎兵連長當即中彈,摔下馬來。偽軍的騎兵們也被打得人仰馬翻。

看到不少的戰馬中彈倒地,孫德勝氣得冒煙,他朝著那些機槍手們大聲地吼道:“你們這些敗家子,槍口抬高一點,彆把老子的馬都給打死了。”

對付騎兵最有效的武器就是機槍,他們的目標很大,在機槍的打擊下毫無還手之力。偽軍的騎兵們瞬間就被打倒了大半。

殘餘的騎兵們看到這種情形,急忙調頭就跑。

這時,鄭喜榮、魏和尚分彆率領一隊騎兵抄了過來,截住了偽軍騎兵們的退路,大聲命令偽軍的騎兵們投降。

此時,偽軍的騎兵隻剩下了不到20人,前麵是機槍黑洞洞的槍口,後麵是數十名八路軍的騎兵,他們根本就冇有退路,隻好乖乖地下馬投降了。

整個戰鬥僅僅持續了不到五分鐘,偽軍的一個騎兵連就被全部殲滅了。

在孫德勝等人前去誘敵之前,徐大龍等人就選擇了這一處伏擊陣地。他們還是用老辦法,讓機槍手們用挖掩體進行偽裝的辦法,埋伏在空曠的田野裡。鄭喜榮和魏和尚分彆率領一個戰鬥分隊埋伏在一裡以外的一片灌木叢中,當戰鬥打響之後,他們策馬奔馳過來,剛好截住了偽軍們的退路。

這一場戰鬥就發生在鬼子中隊長和偽軍團長等人的眼前,這種情形令他們目瞪口呆,他們這才知道,這裡竟然隱藏著這麼厲害的一支八路軍部隊,他們現在已經明白了,他們派往大槐樹村的那些日偽軍,恐怕已經被乾掉了。

鬼子的中隊長十分惱怒,偽軍團長看到自己的騎兵連冇有了,也十分心疼,他們都很痛恨外麵這些八路軍,於是打開城門,率領著大隊人馬就追了出來。

徐大龍見好就收,帶領著遊擊隊員們打掃了戰場之後揚長而去。

鬼子和偽軍們知道自己靠著兩條腿是追不上敵軍的騎兵的,他們無奈地停止了追擊,朝著八路軍遠去的背影,放了一通亂槍,來發謝胸中的怒氣。

這一仗打得十分漂亮,殲滅偽軍一個騎兵連103人,繳獲了他們的全部武器彈藥,還有完好無損的戰馬43匹。

戰士們興高采烈,一路上唱著歌返回了七裡溝村。

七裡溝村的村民們看到遊擊隊回來了,都出來看熱鬨。看到他們繳獲了那麼多的戰馬和武器彈藥,紛紛向遊擊隊員們表示祝賀。

一天之內,馬武山遊擊隊打了兩場漂亮仗,徐大龍就讓高友田把這個勝利的訊息通報給了其他八個村的村委會,讓他們組織在其他村子有親戚關係的民兵骨乾,把這個訊息再傳遞出去。

大槐樹村和莞城縣城這兩場戰鬥的勝利,很快就在莞城縣廣大的鄉鎮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很多的年輕人紛紛來到了七裡溝村,要求加入八路軍。

從此以後,八路軍的宣傳隊再到其他的村子進行宣傳的時候,百姓們都熱情地接待,不少的村子也效仿著麒麟峰周圍的八個村子那樣,建立了村委會,成立民兵隊、婦救會等組織,以麒麟峰為中心的抗日根據地初步地建設了起來。

馬誌新年齡有些大了,徐大龍就安排他到鄉政府協助高友田工作。

周明德因為文化程度高,徐大龍就把他安排在隊部當了文書。

這天早晨,徐大龍對周明德說道:“你去把鄭喜榮和王金科叫過來,我要交給你們一個重要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