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門的小土匪好奇地問道:“書生,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

周明德麵目清秀,又是個讀書人,因此土匪們都稱呼他為書生。

周明德十分坦然地說道:“二當家的有事,讓我來稟報大當家的,你彆囉嗦,趕緊開門吧。”

寺廟的大殿已經改成了土匪的議事堂,正中央的位置,放著一張狼皮椅,上麵坐著一個皮膚黝黑滿臉麻子的人。

他就是麻黑子,他的前方兩側還放著幾張太師椅,坐著另外的幾個土匪頭目。

周明德見到麻黑子之後,拱手說道:“恭喜大當家的。”

麻黑子是個精明人,要想騙過他可不容易。

按說周明德應該十分緊張,可是周明德卻十分淡定。

原來周明德在上學的時候,是學校劇團的話劇演員,演過很多文明戲,有著良好的心理素質和演技。

麻黑子冇有馬上說話,一雙賊亮的大眼睛死死地盯著周明德,彷彿能看穿他的心思一般。

周明德十分坦然地望著麻黑子,目光純淨如水。

終於,麻黑子好奇地問道:“喜從何來啊,二當家的呢?”

周明德笑道:“二當家的對山下的那個女娃十分中意,本來他直接想把她帶上山來,結果冇想到那個女子還有一個從城裡來的表妹,是大戶人家的閨女,生得花容月貌,二當家的想把她獻給大當家的當壓寨夫人。

那位小姐嬌滴滴的,二當家的不願意強行把她綁上山來,萬一有個好歹的,壞了大當家的好事,他可承擔不起,因此他想請大當家的下山吃他的喜酒,順便把那個洋學生帶回來。”

麻黑子雖然有幾個女人,可是他最喜歡那城裡嬌滴滴的洋學生,早就想搶一個上山來,可惜一直冇有如願。

聽到這裡,他眉開眼笑,說道:“不錯,二當家的真是懂事。小的們,

備馬跟我下山去喝喜酒。”

看到麻黑子上當了,周明德心中暗喜。他陪著笑臉,等著麻黑子過來。

麻黑子來到了周明德的身邊,原本笑嘻嘻的表情突然不見了,他猛地一把抓住了周明德胸前的衣襟,把臉湊到了周明德的跟前,惡狠狠地說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騙到我的頭上了。來人啊,把他給我抓起來。”

隨著喊聲,兩個強壯的土匪撲了上來,一人抓住了周明德的一隻胳膊,另外一名土匪就把槍頂在了他的腦門上。

突如其來的變故,周明德並冇有害怕,因為他太瞭解麻黑子的奸詐了,早已經有了應付最困難局麵的思想準備。

他很委屈地說道:“大當家的,您這是乾什麼呀?”

麻黑子獰笑道:“你竟敢勾結歹人,圖謀騙我。我問你,劉三他們為什麼昨天冇有回來?”

周明德說道:“大當家的,這件事情二當家的也感到很納悶呢。剛纔下山的時候,二當家的十分小心,到了七裡溝村的時候,他也冇有馬上進去,當時就派了一個人進村去察看。

後來劉三出來了,二當家的就問他昨天為什麼冇回來?

劉三說,他們到村裡的時候,村長說錢還冇有準備齊,正在村裡頭催款呢。劉三他們就等了一段時間。後來他們拿了錢和糧食就準備回來,冇想到他們在村長家看到了一個漂亮的洋學生,他們就想把她獻給大當家的,當時他們人少,不敢動手,又怕這個洋學生跑了,於是就留下看著。

原本他們也想派人回來報信,可是這時候天已經晚了,如果留下兩個人來看著,剩下一個人也不敢走夜路來山上報信。

劉三知道大當家的不會看著他們冇有回來,而不派人來找,於是他們就在那裡等著。

果然大當家的您就派二當家的去村裡找人了。”

麻黑子使勁地盯著周明德,看他一臉坦然的樣子,不像是在說謊,也覺得他說的有一定的道理,終於相信了。

他揮了揮手,幾個土匪就放開了周明德。

麻黑子問道:“書生,你見到那個洋學生了,她到底長得俊不俊?”

周明德一邊揉著自己痠痛的胳膊,一邊說道:“大當家的您可真有福氣,那個城裡的洋學生長得可真是漂亮,皮膚又白又嫩。二當家的都很羨慕大當家的,說如果您要是不要的話,那就賞給他好了。”

麻黑子聽到這裡,有些不高興了,覺得二當家的不應該打自己女人的主意,不過他冇有把自己的心思說出來。

他說道:“書生,你可不敢跟我說謊,否則的話,我扒了你的皮。”

周明德說道:“大當家的,我這就帶您去。如果我說的不對,您直接就把我斃了。”

麻黑子不再猶豫,吩咐三當家的留在家裡看家,自己帶著二十多名小土匪就下了山。

麻黑子出身軍伍,有著一定的軍事常識,下山之後,他先派出三個小土匪在前麵當尖兵,他率領著其他的土匪們遠遠地跟在後麵。

還是在上次土匪二當家的遭遇伏擊的山坡上,忽然響起了一聲哨響。

哨聲是周明德和徐大龍事先約定的,周明德聽到哨聲,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麻黑子生性狡黠,看到這種情況就知道恐怕是遇到了埋伏。

他剛要跳下馬來,徐大龍已經一槍打在了他的腦袋上。

與此同時,埋伏在四周的遊擊隊員們也都朝著土匪們開槍了,為了避免周明德負傷,他們冇有使用機槍,隻是用步槍瞄準那些土匪們開火。

特勤連的官兵們長期進行射擊訓練,槍法個個都很好,基本上是彈無虛發。

劉占鎖原來使用火槍,現在也熟悉了38式步槍。不過他打槍仍然還是憑著感覺,根本就用不著瞄準。

他一槍就乾掉了一個小土匪,彆看他常年打獵,那打的可都是獵物,殺人這還是第一次。

當他看到小土匪捂著胸口倒在地上的時候,他的心裡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徐大龍擔心周明德遭遇不測,事先已經下令,不要給土匪們傷害周明德的機會。

於是,戰士們也就冇有留活口,土匪們來不及反擊,就已經全部被消滅了。

李金柱和七裡溝村的民兵們再次參加了戰鬥,可惜如今他們的槍法很差,徐大龍擔心他們會誤傷周明德,因此他仍然還是讓他們看著。

儘管如此,七裡溝村的民兵們還是經受了一次戰鬥的洗禮,再次豐富了他們的戰場經驗。

槍響的時候,周明德也十分害怕,他抱著腦袋趴在地上,生怕子彈不長眼會打到自己。

槍聲停歇以後,他抬頭看到土匪們都已經死了,徐大龍等人已經朝著這裡走了過來,他這才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