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彪來到了炊事班,仔細地打量著徐大龍。

他看到徐大龍塊頭也不小,不過比起自己來,還小那麼一號。模樣看上去憨厚老實,冇有狠人身上那種彪悍的氣質。

他帶著質疑的口吻說道:“大龍兄弟,聽說你在飯館裡,徒手乾掉了四個鬼子,還冇有驚動樓下的人,是不是真的?”

張大彪的態度雖然讓人有些來氣,可是對於徐大龍來說,張大彪畢竟是首長,他謙虛地說道:“報告營長,我那是僥倖。那些鬼子們喝多了,就像爛泥一樣,隨便換上誰都能乾掉他們。”

其實,張大彪也是這麼想的,他根本就不相信徐大龍有這麼大的本事。不過,徐大龍謙虛的態度,還是贏得了張大彪的好感。

他點了點頭說道:“雖然是這樣,不過,敢在鬼子的老窩裡,乾掉那些鬼子,還繳獲了那麼多的物資,很了不起了。”

徐大龍一臉憨厚,有些受寵若驚地說道:“謝謝營長的誇獎。”

徐大龍態度誠懇,是因為他知道張大彪平時話不多,也不是個多事的人,認為他應該不會再對自己感興趣,很快就會離開的。

冇想到,張大彪卻不打算放過他,說道:“聽咱們團長說,你還是個練家子,咱們切磋一下拳腳如何?”

看到張大彪一臉認真的樣子,徐大龍有些鬱悶,不明白這傢夥是怎麼想的,乾嘛要跟自己這個小兵較勁?

他略一尋思,明白了過來。張大彪號稱新一團拳腳功夫第一,徐大龍最近的表現有些搶眼,戰士們私下議論,說徐大龍的功夫可能比張大彪還高,這自然會引起張大彪的興趣,想跟他切磋一下,來保全第一高手的名號,因此找上門來挑戰是難免的。

徐大龍將來想去獨立團,跟著李雲龍混,不想在新一團太過招搖,這才躲在炊事班混日子。

可是,軍中是強者的世界,拳頭大的就是大爺。

老王頭和炊事班的戰士們,現在都以徐大龍為榮,眼巴巴地望著他,希望他能夠打敗張大彪,給炊事班長臉。

徐大龍不想讓炊事班的弟兄們失望,也不想被張大彪瞧扁了。他琢磨了一下,打定了主意,要跟張大彪過過招。他準備跟張大彪打個平手,然後讓他贏上一招半式的,這樣既不招搖,也不至於被彆人瞧不起。

徐大龍之所以有把握拿捏好分寸,是因為他原本就是特戰大隊的散打高手,在穿越時空的過程中,身體又發生了一些變化,無論力量、速度和身體的其它的機能,都有明顯地增強。他有把握,很輕鬆地就能擊敗張大彪。

打定了主意之後,他態度誠懇地說道:“早就聽說,營長您是新一團第一高手。能夠向您請教,是我的榮幸。”

張大彪是個爽快人,看到徐大龍答應了,他馬上挽起了袖子,在炊事班的院子裡,就要跟徐大龍動手。

徐大龍原本想跟張大彪找個偏僻的地方,這樣無論勝敗,都不會令兩人尷尬。張大彪要在這裡動手,他不由得有些猶豫了一下。

不過,炊事班裡就這麼幾個人,在武功上都是菜鳥。徐大龍即使跟張大彪動手,那些傢夥也看不出所以然來。於是,他也拉開了架式,站在了張大彪的對麵。

切磋武功是有很多規矩的,身份地位低的要先出手,表示對高手的尊敬。徐大龍雙手抱拳,恭敬地向張大彪行禮,隨後朝著張大彪的頭部,就來了一個沖天炮。

張大彪不清楚徐大龍的底細,剛開始的時候,他也十分謹慎,跟徐大龍周旋,來摸他的虛實。

等到兩人交手七八個回合之後,張大彪覺得徐大龍也就那麼兩下子,於是就大膽地發動了進攻。

張大彪拳打腳踢,力道強勁,虎虎生風。可是,在徐大龍的眼中,張大彪的動作似乎總是慢那麼半拍,他完全有把握把張大彪打倒。

可是,他畢竟要顧及張大彪麵子,於是就不緊不地跟他周旋。

張大彪打了半天,越打越鬱悶。明明看到徐大龍招式平常,可是他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就是奈何不了這個傢夥。

張大彪不由的有些上火,加大了進攻的力道。

二人一直打了四五十個回合,張大彪無論使用什麼樣的招術,全都被徐大龍化解。他越打越泄氣,最後實在是受不了了。於是,他後退了一步,停了下來。

張大彪覺得徐大龍冇有使出全力,有些瞧不起自己,不免心裡有氣,他手指著徐大龍,想說他幾句,一時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徐大龍要維護張大彪的麵子,拱手行禮說道:“感謝營長手下留情,營長武功高超,兄弟我十分佩服。”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冇有。張大彪現在已經明白了,自己不是徐大龍的對手。在剛纔的切磋過程中,人家根本就冇有出全力,完全是在維護自己的麵子。

張大彪是條好漢,拿得起,放得下。他也按照江湖的規矩,拱手說道:“大龍兄弟,好功夫,張某佩服。”

說完他就轉身離開了。

炊事班的人在武功上都是菜鳥,他們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隻覺得二人的比武不分勝敗,有些沉悶。

不過,張大彪畢竟是新一團武功第一高手,徐大龍能夠跟他打成平手,就相當的了不起了。大家都很高興,覺得徐大龍給炊事班長臉了。

副班長說道:“大龍兄弟,你真了不起。張營長可是咱們團第一高手,你竟然能跟他打個平手,真是太厲害了。”

炊事班的戰士們,也紛紛稱讚徐大龍,都說想跟著他學習拳腳功夫。

張大彪來到了團部,進了李雲龍的屋子。

李雲龍打量了一下張大彪,問道:“大彪,聽說你去了炊事班找徐大龍比武,怎麼樣,那傢夥的功夫還行吧?”

張大彪的臉色有些不自然,沉默了片刻,他微微搖頭說道:“團長,那傢夥很厲害,我不是他的對手。”

聽到這裡,李雲龍又驚又喜。驚的是,他實在冇有想到,徐大龍這傢夥功夫竟然這麼高,連張大彪也不是對手。

喜的是,張大彪武功高強,李雲龍以前不服氣,多次跟他比武,都敗在了他的手下,不免覺得有些窩火。

如今張大彪終於敗在了彆人的手下,就等於替他李雲龍出了一口氣,他心裡十分暢快。

他有些得意地笑道:“大彪,你也有今天,看來你這個新一團第一高手的稱號,要讓給徐大龍了。哈哈哈哈!”

張大彪太瞭解李雲龍了,看到他那副得意的嘴臉,有些不以為然。他懶得計較李雲龍的態度,把臉扭向一邊,撇了撇嘴,不去看李雲龍的表情。

看到張大彪尷尬的樣子,李雲龍笑得更開心了。

片刻之後,張大彪說道:“團長,徐大龍是個有本事的人,把他放在炊事班有些屈才了。我有個請求,你把他放到我們一營吧,我保證把他調教成一員得力的乾將。”

這話李雲龍就不愛聽了,他說道:“張大彪,這還用你說。我早就看出徐大龍那小子是個人才,我把他放到炊事班,自然有我的打算,我遲早是會重用他的。”

兩天後,旅部的作戰命令終於下達了,新一團負責在蒼雲嶺一帶阻擊日軍,掩護總部機關和後勤安全轉移。

李雲龍召開了連以上乾部會議,老王頭也參加了這次會議。

老王頭回到了炊事班,說道:“上麵的命令下來了,團長要求咱們炊事班,多準備乾糧鹹菜,保障團部的飲食供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