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謀長疑惑地接過了電報,看了一會,臉上的表情變得生動了起來,他念道:“友軍總部:今日上午10時許,日軍第216旅團對秋林鎮二戰區長官部發動了襲擊,並且派小股部隊提前潛入,意圖炸燬汾河大橋,切斷長官部的退路。

貴部獨立團特勤連連長徐大龍等人,事先偵知敵人動向,及時向長官部做了彙報,並且協助長官部直屬部隊從日軍手中奪回了汾河大橋,二戰區長官部以及所屬各機關單位已經安全撤離。

特此向貴部表示感謝,

戰區長官部決定,獎勵徐大龍等人法幣5000元整,並提議貴部嘉獎立此殊功的徐大龍等人。”

師長高興地說道:“好啊!長官部安全撤離了,這下咱們可以放心了。”

總部首長感慨地說道:“又是這個獨立團的徐大龍,這次又立了大功,為咱們總部爭得了榮譽,馬上給李雲龍打電話,讓這個徐大龍到總部來,我要親眼見一見他。”

參謀長說道:“老總啊,你忘了嗎?咱們不是已經同意他,帶人深入敵後去開展遊擊戰了嗎?恐怕他一時半會是來不了了。”

老總想起來了,說道:“那好吧。那就告訴李雲龍,等徐大龍回到獨立團的時候,就讓他來總部報到,我要親眼見一見這個為總部爭得榮譽的小傢夥。”

師長也感慨地說道:“咱們的戰士真是不簡單,我現在也有些期待,這次徐大龍他們深入敵後,能夠創造出更多的奇蹟來。”

趙家峪。

李雲龍接完了旅長的電話,高興地說道:“大龍這小子還真是能乾,這下又給咱們獨立團爭了臉麵了。”

趙剛也高興地說道:“徐大龍屢立戰功,都不知道該如何獎勵他們了。”

張大彪說道:“早就看出他是個人才,這纔去找他比武,這傢夥這麼厲害,我打不過他,也不丟人。”

李雲龍哈哈大笑,說道:“不是我老李吹牛,若論看人,還是得咱老李。當初他隻是炊事班的一個夥伕,我一眼就瞧上他了,就連被髮配到被服廠的時候,都把他帶去了,哈哈哈哈!”

徐大龍等人沿著汾河上遊走出了十幾裡地,度過了汾河,跟看管戰馬的戰士們彙合了。

日軍的益子挺進隊被全殲了,劉占鎖的大仇得報,他死心塌地地加入了八路軍。

以前他當獵人的時候,一直使用的是火藥槍,早就想擁有一支真正的鋼槍。

如今他已經背上了一支38式步槍,心裡彆提多高興了,他熟悉這一帶的地形,自告奮勇地為徐大龍等人當嚮導。

此時,這一帶都已經被日軍占領,時不時的能夠在路上看到日軍。

徐大龍等人索性化裝成日軍,大搖大擺的在路上行軍。

由於這一帶剛剛打過仗,到處都十分混亂。

徐大龍等人在路上行走,也冇有人在意他們,經過了四個多小時的行軍,徐大龍等人到了跟朱曉山事先約定的地點。

到了這裡,為了避免誤會,徐大龍等人又換回了八路軍的軍裝。

王小虎看到徐大龍等人,趕忙迎了出來。

“大龍兄弟。”

“徐連長。”

孫德勝和王承柱興奮地喊道。

看到孫德勝、王承柱等人,徐大龍感到有些詫異,因為他當時讓朱曉山等人回去,隻是希望能夠把特勤連的人帶過來。

冇想到,就連王承柱和孫德勝甚至連孫曉燕和黃婉秋也都跟著來了。

孫德勝跟徐大龍傳達了團首長的決定,說他們今後跟徐大龍一起組織一支遊擊隊,由徐大龍擔任指揮。

徐大龍十分感激李雲龍和趙剛等人對自己的支援。

徐大龍等人商量成立抗日遊擊隊,隊長徐大龍、副隊長孫德勝、王承柱。

下轄三個騎兵分隊,一個炮兵分隊,一個後勤分隊,一個通訊班,一個狙擊班。

鄭喜榮、魏和尚、孫德勝帶來的騎兵排排長高鬆年,分彆擔任三個個分隊的分隊長,王小虎擔任後勤分隊分隊長,通訊班長朱曉山,狙擊班長秦玉,蘇曉燕和黃婉秋隨後勤分隊行動。

為避免晉綏軍的誤會,他們暫時不報出八路軍獨立團這樣的正規部隊番號,此地是馬武山,抗日遊擊隊暫時稱呼為馬武山抗日遊擊隊。

遊擊隊組建起來了,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找一個落腳點。

馬武山是太行山的分支,方圓數百裡,有七座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峰。這裡地處晉城、虞城和陽泉之間,散佈在六個縣的廣大區域之內,可以說是一個打遊擊的好地方。

劉占鎖以前就在這一帶打獵,對這一帶的地形十分熟悉。後來因為這裡鬨土匪,他才被迫舉家去了小孤山。

徐大龍等人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要把馬武山殘害百姓的土匪堅決消滅,對那些可以爭取抗日的土匪進行收編。

趙家峪獨立團團部。

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圍在桌子跟前,看著放在桌子上的電台。

張大彪說道:“團長,這可是好東西啊,今後咱們跟上級取得聯絡,就再也用不著派通訊兵去了,太耽誤事,路上還有可能出危險。”

趙剛是見過世麵的,他說道:“這可是一部100w的電台,功率不小,甚至可以直接跟燕安取得聯絡。有了電台,聯絡可是方便多了,咱們得趕緊派人到旅部去學習報務技術。”

李雲龍笑咪咪地說道:“徐大龍這小子就是能乾。上次乾掉阪田聯隊的指揮部,結果電台也被炮彈炸壞了,一直都冇有能夠繳獲得到。咱們獨立團如今有了電台,這可是咱們師的團級單位裡的獨一份。

不過,派人學習報務要想想彆的辦法。如今師裡特彆缺電台,如果讓旅長盯上了,搞不好,要讓咱們上交的。”

趙剛笑道:“老李呀,你瞎琢磨什麼?咱們要電台,不就是跟上級取得聯絡方便嗎?怎麼能不讓旅長知道呢?

這次徐大龍他們幫助二戰區成功突圍,上級不是要表彰咱們獨立團嗎?咱們就不要彆的獎勵了,乾脆就要這個,把電台留在咱們獨立團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