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說道:“你放心吧。”說完他就跑向了橋頭的一邊,躲在一塊石頭後麵,舉槍瞄準了橋墩上的手雷,連開三槍。

日軍十分瘋狂,冒著彈雨拚命地在橋上衝鋒,希望能夠儘快地控製大橋。他們前赴後繼,終於跑到了大橋的中間。

正在這時,手雷爆炸了,那些炸藥包也跟著殉爆,大橋的橋墩頓時就被炸燬了。大橋的橋麵斷開了三十多米長的一段,數十名日本兵也跟著摔了下去。

徐大龍看到大橋被炸了,急忙衝著李參謀喊道:“長官,快跑!”

李參謀正在為大橋被炸斷而感慨,聽到徐大龍的喊聲,也一邊喊叫著一邊朝著橋頭一側的山坡上跑去。

留在橋頭的晉綏軍官兵們和特勤連的戰士們也跟著徐大龍和李參謀朝山坡上跑去。

他們跑得很及時,日軍看到大橋被炸了,氣得他們架起了大炮進行報複。

多虧徐大龍等人跑得快,等到日本人架好了大炮,徐大龍等人已經跑上了山坡。

日軍開了幾炮進行試射,冇有打到人,正準備調整的時候,卻發現敵人早已經跑到了山坡背後消失不見了。

日軍指揮官氣得哇哇大叫,命令炮兵朝著山背後盲目射擊。此時他也不管是否能夠打中敵人,隻是想出一口惡氣而已。

徐大龍跟在李參謀的背後,忽然聽到頭頂上傳來了炮彈飛行的呼嘯聲。根據經驗,他知道這枚炮彈是朝著他們來的。

於是,他猛然將李參謀撲倒在地,壓在了他的身上。

“轟”的一聲,炮彈就在他們身後幾米遠的地方爆炸了,徐大龍耳朵被震得嗡嗡響,同時肩膀上感到了一陣刺痛。他顧不上檢視自己的傷口,將李參謀拉了起來,關切地問道:“長官,你冇事吧?”

李參謀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說道:“冇事。”

忽然他看到徐大龍的肩頭一片殷紅,急忙問道:“你負傷了?”說完,他轉到了徐大龍的背後,來檢視他的傷口。

徐大龍問道:“什麼情況?”

李參謀說道:“你的肩膀上中了一塊彈片。”

徐大龍說道:“你幫我把它拔出來。”

李參謀擔心徐大龍承受不住,有些猶豫,不敢下手。

徐大龍笑道:“拔吧,冇事的。”

李參謀一咬牙,就把那塊一寸多長的彈片拔了出來,鮮血直接就噴了他一臉,他急忙用手捂住徐大龍的傷口,關切地問道:“你冇事吧?”

徐大龍淡淡一笑,說道:“冇事。”

李參謀心中暗暗讚歎:“真是一條好漢。”

徐大龍從腰間取出了急救包,對李參謀說道:“長官,麻煩你幫我包紮一下傷口。”

李參謀是一個老軍伍了,對於處理傷口有著相當豐富的經驗。他先幫助徐大龍消毒,然後將他的傷口包紮了起來。

李參謀知道是徐大龍救了自己,他感激地說道:“徐兄弟,多謝你了。”

徐大龍笑道:“應該的,不用謝。”

隨後,兩人繼續向前跑去。

按照原定的計劃,應該是藤原健的益子挺進隊炸燬大橋的,如今大橋卻被晉綏軍炸燬了,這說明藤原健等人出事了。

日軍第216旅團旅團長當然知道藤原健跟藤原清一師團長的關係,他命令士兵們搜尋藤原健的屍體。

不久以後,藤原建的屍體被從河灘發現了,他們把他抬到了旅團長的麵前。

旅團長麵色鐵青,朝著藤原健的屍體默哀了一分鐘,吩咐道:“把屍體收斂起來,送到虞城去吧。”

在山背後,李參謀對徐大龍說道:“徐兄弟,這次多虧了你們了,否則的話,整個二戰區長官部後果不堪設想。”

徐大龍等人今天的表現,給李參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說道:“你們跟我們一起走吧,我要請參座對你們進行嘉獎。”徐大龍笑道:“謝謝長官了,我們還有其他的任務,這就告辭了。”

這時他看到了不遠處揹著電台的晉綏軍士兵,他說道:“長官,我們八路軍很窮,什麼都缺,尤其是電台。剛纔我們想繳獲日軍的電台,可惜被炮彈炸壞了,你看能不能給我一部?”

李參謀本來就想感謝徐大龍,正不知道該如何感謝呢,他二話不說,就叫過來了那名揹著電台的晉綏軍士兵,讓他把電台卸下來,交給徐大龍。

徐大龍眉開眼笑,說道:“謝謝長官了。等有機會了,我請您喝酒。”

李參謀笑道:“徐兄弟,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就認你這個兄弟了。今後有機會到長官部來,一定來看哥哥我。”

徐大龍辭彆了李參謀,帶著特勤連的戰士們向汾河的上遊走去。

李參謀望著徐大龍等人的背影,有些發呆。

長官部警衛團團長感慨地說道:“這幫八路軍真有兩下子。”

李參謀點了點頭,又微微地搖了搖頭。

李參謀之所以搖頭是因為他感覺到了晉綏軍官兵和八路軍官兵之間的差距,他對此感到有些擔憂。

他歎了口氣,說道:“咱們也走吧。”

總部。

參謀長有些擔憂地說道:“根據情報顯示,二戰區長官部很有可能會遭到日軍的襲擊,情況堪憂啊。”

總部首長氣憤地說道:“我早就提醒過他們,要加強虞城方向的防禦,還準備調動八路軍的部隊去進行協防,結果他們就是不重視。

一旦二戰區的長官部出事了,這對於整個山西的抗戰局麵,將是極大的損害。”

師長的眉頭緊皺,正在那裡研究地圖,他說道:“二戰區長官部設在秋林鎮,這可以說是一個死地。他們背靠著中條山,中間卻隔著汾河,如果汾河大橋被日軍炸燬,長官部也就冇有了退路。”

參謀長說道:“我建議趕緊給二戰區長官部發電報,讓他們重兵佈防汾河大橋。”

總部首長說道:“那就趕緊起草電報吧。”

正在這時,總部機要處長送來了一封電報,看他的表情有些激動。

參謀長疑惑地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機要處長興奮地說道:“參謀長,還是您自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