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綏軍的官兵們儘管這一次同時撲向橋頭,然而日軍的機槍數量很多,在猛烈的彈雨下,成群的晉綏軍官兵倒了下去。

後麵的人產生了畏懼心理,又開始向後撤退了。

參謀長已經急眼了,下令督戰隊開火,當場就擊斃了幾十名後撤的晉綏軍官兵。

晉綏軍的官兵們看到冇有退路,衝上去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於是又咬著牙,再次衝向橋頭。

正在這時,徐大龍等人從橋頭的另一側發動了攻擊,日軍腹背受敵,頓時就支撐不住了。

晉綏軍的官兵們看到這種情形,士氣大振,他們一窩蜂地衝了上去,將殘餘的日軍士兵全部消滅。

藤原健身中數槍,死之前還親手砍死一名晉綏軍士兵,被激怒的晉綏軍官兵們朝著他就是一頓刺刀,將他身上紮得像馬蜂窩一般。

李參謀已經看到了日軍安裝了炸藥,他急忙朝著大橋中央跑去。

他跑到了中心橋墩的上方往下一看,不由的麵如死灰。

他看到了導火索已經被人從橋麵扔了下去,正在冒著白煙,要想派人下橋去拔掉導火索,根本就來不及了。

這時,參謀長也趕了過來,李參謀大聲喊道:“參座,大橋要炸了,快走。”

參謀長急忙探頭向橋下望去。

看到冒著白煙的導火索,他額頭上頓時冒出了冷汗。此時,橋頭上的人越來越多了,他們就是想逃走都來不及了。

正在這時,忽然有人喊道:“快閃開。”

隨著喊聲,徐大龍和魏和尚分開人群,向橋中央跑去。

此時橋上的人儘管密集,但是徐大龍、魏和尚的力氣極大,在他們猛烈的衝擊下,人們紛紛被推開。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中心橋墩的上方。

徐大龍從橋欄杆上探出頭去,看到了冒煙的導火索,他毫不猶豫地舉起了槍來,瞄準導火索就是一槍。

這一槍正中導火索,被打斷了的導火索冒著白煙,落進了河水裡。

看到這種情形,大橋上的人們爆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

在剛纔的戰鬥中,參謀長已經看到了,從背後襲擊日軍的就是徐大龍率領的八路軍,關鍵時刻幫助晉綏軍奪取了大橋。此刻,又是徐大龍在危急時刻,挽救了這座大橋,也等於拯救了整個二戰區長官部機關、政府機關等數萬人的性命。

參謀長感激地說道:“這位八路兄弟真是好槍法,請問尊姓大名?”

徐大龍敬禮說道:“報告長官,八路軍獨立團特勤連連長徐大龍。”

參謀長說道:“真是好樣的,我會建議二戰區長官部給你嘉獎的。”

徐大龍說道:“長官,現在還不是說這個事的時候,趕緊組織人馬過河吧。”

參謀長點了頭,對李參謀說道:“你立刻帶領警衛團構築陣地,掩護長官部和機關後勤過河。”

李參謀走後,徐大龍想了想後說道:“參座,我還有個建議,長官部機關後勤,還有這麼多的家眷,行動不便,如果遭遇日軍的追擊,後果不堪設想。

我建議,等到擔任掩護的部隊過河之後,炸燬汾河大橋。”

參謀長有些猶豫,這座大橋修建的時候,十分不易,當時爭議就很大。為了建設這座大橋,可以說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就連山西王夫人也參加了拍賣募捐,最終從荷蘭請來了設計師,才修建了這座大橋,就這麼炸掉了,實在是令人心疼。

參謀長猶豫了一會,看著大橋上驚慌失措正在逃難的人群,又聽著遠處傳來的炮聲,他最終還是下了決心,說道:“好吧,就這麼決定了。”

徐大龍說道:“參座,您信得過我的話,炸橋的任務就由我來完成吧。”

徐大龍優異的表現,早已經贏得參謀長的信任,他說道:“那好,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說完他就去了橋頭,親自指揮人們快速過橋。

參謀長走後,魏和尚擠了過來,滿臉鬱悶地說道:“龍爺,我找到日本人的電台了,可惜,已經被炮彈炸壞了。”

原來,徐大龍認為日軍的這支小部隊攜帶著電台,他早就惦記著,想繳獲過來,因此就把這個任務佈置給了魏和尚。

消滅了日軍之後,魏和尚第一件事情就去尋找這部電台,冇想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實在是有些可惜了。

徐大龍安慰魏和尚說道:“算啦。以後有的是機會。”

徐大龍叫來了一名戰士,在他的腰間繫上繩子,然後把他送到了橋墩上麵。

如今炸藥包上的導火索已經剩下了短短的一段,徐大龍等人也冇有備用的導火索,但是這難不倒徐大龍。

下去的那名戰士,按照徐大龍的要求,在炸藥包上用繩子固定了六枚手雷,拔掉了手雷上的保險銷,然後這名戰士搖晃著繩子,讓其他的戰士們把他拉了上來。

徐大龍等人跟著人群來到了橋頭,他站在橋頭上觀察橋墩,他能夠清楚地看到捆在炸藥包上的那些手雷,他打算用子彈來引爆手雷,然後引起炸藥包殉爆,來炸燬大橋。

日式的甜瓜手雷用的是化學引信,在拔掉保險銷之後,還需要進行撞擊,以震碎裡麵的玻璃管,使得裡麵的強酸腐蝕引爆藥,來引起爆炸,這就是在影視劇中經常看到的,使用香瓜手雷時要在堅硬的物體上敲擊一下手雷,然後再投出去的原因。

徐大龍正彎著腰察看手雷,想尋找一個好的射擊位置,就聽到有人喊道:“大龍哥。”

聽到熟悉的聲音,徐大龍回過頭來,就看到楚韻兒一臉驚喜地跑了過來。

徐大龍也很高興,說道:“楚小姐,你及時向長官部報了信,可是立了大功了。”

聽到這裡,楚韻兒想起自己的遭遇,心中頓時感到一陣委屈,她嗔怪地說道:“你還說呢?在孤山鎮,人家差點就出事了。都怪你,你答應我哥哥送我回秋林鎮的,說話不算數。”

其實,楚韻兒知道徐大龍是乾什麼去了,可是她就覺得委屈,就想撒撒嬌。

徐大龍對於女孩的心思是瞭解的,他問道:“在孤山鎮誰得罪你了?看我不去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