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韻兒說道:“這位長官,有日本人朝著汾河大橋方向去了,你趕緊派兵去增援汾河大橋。”

孤山鎮距離日占區很遠,在前麵也有很多的晉綏軍部隊,日本人就冇有到過這裡,因此他對於楚韻兒的話,根本不相信。

他問道:“你是什麼人?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年紀?家在哪裡?”

說話的時候,他的一雙眼睛色迷迷地盯著楚韻兒。

楚韻兒身邊的勤務兵看到這傢夥不懷好意,氣憤地說道:“這是我們358團楚團長的妹妹。”

勤務兵看到這傢夥隻不過是個營長,以為楚雲飛的名頭能夠嚇住他,冇想到這傢夥竟然笑了,他心道:“原來隻是68軍的一個團長,在我姐夫那裡他算個球。再說了,68軍和69軍本來就有矛盾,68軍的這麼一個大美人送上門來,不沾點便宜,實在是太可惜了。”

他假惺惺地說道:“哦,原來是楚團長的妹妹,失敬失敬。你們這是要去哪裡呀?”

楚韻兒看到他根本不提日本人的事情,不由得十分著急。她說道:“你彆東拉西扯的,日本人要去強占汾河大橋了,你趕緊派兵過去增援。”

王二雄問道:“有日本人,有多少人?”

楚韻兒說道:“差不多有200人,他們化裝成了晉綏軍,你快派兵過去增援。”

王二雄笑道:“這怎麼可能呢?這裡都是晉綏軍的地盤,區區百十號日本人竟敢來這裡,完全冇有可能。”

楚韻兒十分氣憤,說道:“是真的,有人親眼看到的。”

王二熊聽楚韻兒的話裡有毛病,他笑道:“這麼說,你冇有親眼看到了?”

“我……”楚韻兒一時語塞,她覺得這傢夥就是個混賬,跟他說不清楚,於是她轉身就走。

看到楚韻兒要離開,王二雄哪裡肯放,馬上讓人攔住了他們,他說道:“你們說話顛三倒四的,我認為你們很有可能是日本人的間諜。來人呀,把他們給我抓起來。”

楚韻兒氣得嬌軀亂顫,說道:“你這個狗東西!如果耽誤了軍情,你吃不了兜著走。”

晉綏軍的士兵們不由分說,就將楚韻兒等人關了起來。

王二雄並冇有急於去調戲楚韻兒,他打算先將他們關一段時間,等到這位大小姐的氣性減弱一些,然後再去占便宜。

王二雄之所以敢明目張膽地調戲楚韻兒,一方麵他是仗著自己的姐夫是69軍的軍長,另一方麵他是以日本間諜的嫌疑,扣押楚韻兒等人的,即便是上級追查下來,他也有充分的理由進行推脫。

還有一個原因,汾河大橋距離這裡雖然不太遠,可是那裡不是他的防區,就算出了事情與他也冇有任何的關係。

一想到楚韻兒那嬌美的臉龐和窈窕的身材,王二雄不禁露出了銀協的笑容。他坐在太師椅上,愜意地哼起了小曲。

藤原健知道那個獵人已經去報信了,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於是他帶著益子挺進隊拚命趕路。

不久以後,他們就來到了河邊,遠遠地已經看到了汾河大橋。

藤原健仔細地觀察後,發現那座橋有晉綏軍把守。他對一名日軍的中隊長說道:“你帶領一個小隊渡過河去,等我這邊打響之後,吸引敵方的火力,你們突然發起攻擊,堅決勇敢地奪取大橋。”

“哈衣。”日軍中隊長答應了一聲,說道:“第一小隊跟我來。”

不得不說,這些日本兵是真夠狠的,此時剛剛開春,河水冰冷刺骨。日軍中隊長帶頭脫了衣服,就跳進了冰冷的河水當中。日軍官兵們也都紛紛跟著跳進河裡,向著對岸遊去。

藤原健帶領著其餘的日軍,繼續向大橋方向前進。

此時日軍的第216旅團主力,也已經過了孤山,朝著秋林鎮方向挺近。

楚韻兒彆看隻是一個學生,可是當年她自己一個人在上海求學,有著相當強的獨立生活能力。

被關押起來之後,剛開始的時候又氣又急,過了一會她就冷靜了下來。

她知道事情緊急,必須要儘快離開這裡。她反覆地考慮了之後,從腰間取出了楚雲飛送給她的勃朗寧手槍,頂上了子彈之後,藏在了枕頭底下。

她來到了門邊,敲響了房門。

門外的哨兵說道:“敲什麼?老實待著。”

楚韻兒嬌聲說道:“這位大哥,我要見你們營長,有事要跟他商量。”

哨兵冇有接到命令,不願意幫著她去叫人,站在那裡不動地方。

楚韻兒說道:“大哥,你行個方便,這個給你。”

楚韻兒身上冇有帶錢,她就隨手從耳朵上取下了一隻耳環,遞了出去。

哨兵看到耳環,趕忙接了過去,放在嘴裡咬了一下,看到上麵的牙印,知道是真金的。他說道:“好,你等著,我幫你去叫人。”

不久以後,王二雄就走了過來,他推開了房門,就看到楚韻兒衝著他微笑。

楚韻兒實在太漂亮了,笑容更如鮮花般綻放,頓時把王二雄看呆了。

他銀笑著說道:“楚小姐,你找我是想商量什麼事啊?”

看到王二雄向自己走來,楚韻兒一步步倒退,就坐到了床頭上。

看到楚韻兒無路可退了,王二雄心頭的斜火頓時上升。

他上前兩步,就要將楚韻兒撲倒在床上。

突然,一支黑洞洞的槍口頂在了他的腦門上,他嚇了一跳,趕忙舉起雙手,說道:“楚小姐,你不要衝動,我跟你開玩笑呢。”

他一邊說,一邊琢磨著,想找機會把楚韻兒的槍搶過來。

楚韻兒畢竟是楚雲飛的妹妹,騎馬、打槍樣樣精通。她看到王二雄眼珠亂轉,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她說道:“你向後退。”

看到他離開了自己大約兩米的距離,楚韻兒說道:“站住,轉過身去。”

王二雄知道楚韻兒不是個好對付的人,他乖乖地轉過了身去。

楚韻兒來到他身後,用槍頂著他後心的位置,說道:“你送我出去,否則的話,我一槍要你的命。”

王二雄在這種情況下,隻好乖乖地聽從了楚韻兒的命令。

很快,兩名勤務兵也被放了出來,並且取回了被收繳的武器。他們三個人押著王二雄向孤山鎮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