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占鎖看到穿軍裝的人騎馬朝自己奔來,他也急忙迎了上去。

他急切地說道:“軍爺,有日本人。”

魏和尚把他拉上了馬背,帶到了徐大龍的麵前。

聽完了劉占鎖的講述之後,徐大龍立刻取出了地圖,仔細地觀察了起來。

對於這支日本人的隊伍出現在這裡的目的,他一時也拿不太準,於是他征求大家的意見,希望能夠從中得到啟發。

魏和尚說道:“這些日本人肯定是朝著秋林鎮去的,就像是上次日本的山本特工隊襲擊獨立團一樣,他們可能想要偷襲二戰區長官部。”

鄭喜榮是偵察班長出身,他的經驗更豐富一些。他仔細看了看地圖,說道:“恐怕不是這樣,這些日本人的隊伍一共就一百多人,秋林鎮周圍有數萬的晉綏軍,這支小部隊根本就起不到什麼作用。我猜想他們隻是一支先頭部隊,後麵應該跟著大部隊。”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說了自己的想法。

在大家說話的時候,徐大龍的目光就冇有離開地圖。他經過仔細地觀察,突然眼前一亮,他說道:“我明白了。”

眾人都把目光望向他,等著他接著往下說。

徐大龍說道:“我認為這是一個大陰謀,日本人首先進攻陽泉方向的晉綏軍,吸引第68軍的部隊也包括358團前往陽泉方向救援,這就給日軍閃開了一條通道。我認為日軍的目標,一定是要奔襲秋林鎮,就跟這支日軍的小部隊一樣,他們如果從小孤山秘密行軍,直奔秋林鎮,就算是到了孤山鎮這一帶,被晉綏軍發現,可是這裡距離秋林鎮隻有二十多公裡的路程,晉綏軍根本來不及進行佈防。

至於這支小部隊,你們大家來看,秋林鎮的西南麵就是汾河,在汾河上有一座大橋,這座大橋是秋林鎮通往中條山的必經之路,如果這支日軍的小分隊強占並炸燬了汾河大橋,就等於切斷了二戰區長官部及其直屬部隊的退路,日軍的大部隊一到,等待二戰區長官部的,恐怕就是滅頂之災。”

鄭喜榮說道:“連長,我認為您分析得對,一定是這樣的。”

魏和尚罵道:“這些小日本兒真是夠陰險的,連長,咱們不能讓日本人的陰謀得逞,趕緊追上去,乾掉日軍的這支部隊。”

徐大龍點了點頭,對楚韻兒說道:“楚小姐,你趕緊趕回秋林鎮,向二戰區長官部報告,讓他們提防日軍的偷襲,同時派兵加強汾河大橋的守衛。”

楚韻兒跟徐大龍這一路走來,相談甚歡,一時間有點捨不得跟他分手。

不過,她是一個懂事的姑娘,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她說道:“我知道了,你要小心點。”說完,她就帶著勤務兵,打馬朝著孤山鎮方向奔馳。

徐大龍對劉占鎖說道:“老鄉,現在請你給我們帶路,咱們去追趕那夥日本人。”

劉占鎖一直擔心這支八路軍的隊伍人數太少,不敢去打那些日本人,聽到這裡,他高興地說道:“好,我這就帶你們去。”

徐大龍深受李雲龍的影響,是個不肯吃虧的人,他已經知道劉占鎖出身獵人,從他跟蹤日軍到這裡,並且還能夠想到去報信的行為來看,知道他十分勇敢,並且有頭腦,他看上了劉占鎖。

於是對他說道:“老鄉,我們幫你打日本人,但是我有個條件,希望你能夠參加我們八路軍。”

劉占鎖一心想替親人報仇,毫不猶豫地說道:“隻要你們能幫我打日本人,我就參加你們八路軍。”

徐大龍高興地說道:“好兄弟,咱們這就出發。”

徐大龍等人於是帶著劉占鎖去追趕那些日本人。

徐大龍等人策馬狂奔,他們的速度肯定是要比日本人的步行快。可是他們走出了很遠,卻冇有發現日本人的蹤跡。

徐大龍勒住了馬韁,對劉占鎖說道:“日本人走不了這麼快,你仔細想想,根據當時你看到日本人的位置,後來又見到我們,這之間到底一共間隔多長時間?根據這個判斷一下日本人大致的位置。”

劉占鎖是獵人出身,善於追蹤,可是他騎在馬上,不便於對地麵仔細觀察,他想了想後說道:“是啊,那些日本人走不了這麼快呢。他們應該是在半路上去了汾河大橋的方向。”

徐大龍果斷地調頭,讓他們的馬行進的速度減慢,讓劉占鎖仔細地觀察。

不久以後,劉占鎖說道:“就是這裡了。”

他用手指著前麵的田地說道:“你們看,那裡有很多人的腳印。”

徐大龍策馬下了公路,來到了田裡,果然發現地上有不少的腳印,就帶著眾人沿著腳印的方向追了過去。

不久以後他們就進入了丘陵地帶,這裡的道路難行,騎馬十分不便。

又過了一會兒,前麵是一座山丘,上麵怪石林立,馬匹無法通行。

徐大龍果斷地決定下馬,留下兩名戰士看管馬匹。

這時雖然已經失去了日本人的蹤跡,可是徐大龍已經根據日本人前進的方向,判斷他們一定是奔著汾河大橋方向去了。

於是,他們也直接奔向汾河大橋方向。

楚韻兒等人進入了孤山鎮,就看到有幾名晉綏軍的士兵在街頭閒逛。她急切地說道:“這個鎮子上有電話冇有?”

幾名士兵看到來人是一位闊小姐,身後還兩名勤務兵,知道她的來頭不小,恭敬地說道:“鎮子上冇有電話。”

楚韻兒問道:“你們的長官在哪裡?快帶我去見他。”

駐紮在孤山鎮上的是晉綏軍第69軍的一個營,營長叫王二雄,他是第69軍軍長李福英的小舅子,長得倒是一表人才,隻是由於抽大煙的原因,身材有些消瘦,精神十分萎靡。

見到了楚韻兒,這傢夥眼前一亮,心道:“這是哪裡來的小娘們,竟然如此的俊俏。”

這傢夥一貫喜歡調戲婦女,不過他看到楚韻兒身後還跟著兩名勤務兵,知道,她是有身份來曆的,他決定先打聽一下她到底是什麼身份,看看是否能夠調戲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