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曉燕聽到這裡,主動上前說道:“政委,我願意跟著徐連長去。”

蘇曉燕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隻有通過徐大龍,才能夠跟王新民取得聯絡,她能夠跟在徐大龍的身邊,就更方便得到王新民的訊息了。不僅如此,她對徐大龍十分信任,願意去給他幫忙。

趙剛十分高興,不僅僅是因為蘇曉燕醫術高超,還因為蘇曉燕至今還冇有正式加入八路軍。他知道徐大龍那傢夥善於煽動,蘇曉燕能夠跟在他的身邊,相信他一定能夠動員她加入八路軍的。

至於說徐大龍等人在行動過程中,危險性大,生活艱苦,這些問題徐大龍是有辦法解決的,趙剛對此並不擔心。

趙剛讚許地說道:“蘇小姐,對於你熱心抗日的一片愛國熱情,我代表獨立團表示衷心地感謝。”

看到蘇曉燕要去找徐大龍,黃婉秋也說道:“政委,我最近一直在衛生隊幫忙,也算是半個護士,我也願意給徐連長他們幫忙,再說了那裡隻有曉燕姐一個女子,生活不方便,我們倆一起做個伴,更好一些。”

趙剛笑道:“好啊。你有這樣的覺悟,我很高興。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你們準備一下就跟孫德勝他們出發吧。”

不久以後,孫德勝、王承柱和王小虎率領著特勤連、炮兵和騎兵各一個排,再加上蘇曉燕和黃婉秋,總共98人,前去尋找徐大龍。

藤原健率領著益子挺進隊,沿著人煙稀少的山區行進。

這天傍晚,他們遇到了一個小山村。這個小山村隻有五戶人家,這裡住著獵戶、采藥人和養蜂人。

藤原健等人一路走來也遇到過山村,他們都是繞行的,可是這個小山村所在的位置十分獨特,在山穀的出口處。

這條山穀是日軍必經之路,他們如果繞道,至少要多走80裡的山路。

藤原健決定直接從山穀穿過。

他們在山穀裡吃了一些乾糧,靜靜地等著夜幕的降臨。

天黑了,村莊被大山的影子遮蔽,更顯得黑暗。

一名日軍少尉帶著一個班的日軍,悄悄地摸進了村裡。

獵戶劉占鎖今年28歲,個頭不高,身體卻異常強壯,方臉盤,濃眉大眼,左臉上有一道被動物爪子抓傷的傷疤,看著有點猙獰。

他今天的收穫不多,隻打到了兩隻野兔,此刻正準備回家吃飯。

長期的狩獵生涯,令他的視力高於常人,他正要進村,忽然看到村子的對麵出現了十幾條黑影,他警惕地問道:“什麼人?”

他的話音剛落,對麵就閃出了槍口的火光,接著就是一聲槍響。由於能見度低,這一槍冇有打中。

劉占鎖心知不妙,他大聲吼道:“快跑,土匪來了!”

他的話音未落,對麵又閃動了一片槍口的火光,一排子彈打了過來。

好在他已經有了防備,躲在了一塊大岩石的後麵,朝著火光閃動的方向開了一槍。

對麵傳來一聲慘叫,很顯然這一槍打中了目標。

對方看到了他槍口的火光,子彈密集地打了過來。他拿的是一支土槍,一次隻能打一發子彈,他知道自己救不了村裡的人了,再停留下去,隻有死路一條。他無奈,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劉占鎖躲到了山上,藏了起來。他清楚地聽到槍聲不斷響起,然後就是村子裡男女老少驚恐的喊叫聲和淒厲的慘叫聲。

劉占鎖心如刀絞,雙目噴火,狠狠地一拳打在了岩石上。拳頭撞出了很多的傷口,鮮血淋漓,他卻冇有覺得疼痛。

日本兵們屠殺了村裡所有的人,抬著被劉占鎖打中的那名負傷的日本兵,來到了藤原健的麵前。

這個士兵右胸中了一彈,已經奄奄一息了。

藤原健問道:“他怎麼樣?”

隨軍醫生搖了搖頭,說道:“這裡缺乏手術條件,恐怕不行了。”

那名日本士兵聽到這裡,他掙紮著要坐起來,一名日本兵就把他扶了起來。

他說道:“少佐閣下,我不行了,我不能拖累你們,請送我去見天照大嬸吧。”

藤原健說道:“放心吧,我會照顧你的家人。”

士兵聽完後就閉上了眼睛。

藤原健做了一個手勢,一名身材粗壯的曹長拔出了刺刀,一刀就刺穿了那個士兵的心臟。

藤原健等人處理好了日軍士兵的屍體,然後繼續行軍。

劉占鎖看到那些人走遠了,他急忙向村裡跑去,跑了幾步之後,

他忽然停了下來,出於獵人的敏感,他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他迅速躲在了一塊岩石的後麵,仔細地向前觀察著。

大約十幾分鐘以後,前麵的峭壁下麵閃出了幾條黑影。這些黑影正是日本兵,他們朝著山穀裡日軍大隊的方向追了上去。

原來,藤原健知道這個村裡跑了一個人,他也猜到了這個人很有可能會回到這個村裡來,於是就留下了幾名士兵等著劉占鎖出現,然後也將他除掉。

他們等了一段時間,等不到劉占鎖的身影,於是就去追趕大隊了。

劉占鎖躲在山崖壁上,看著那幾條人影經過,藉助著微弱的月光,他辨認出來了,這些人是日本兵。

他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衝上去殺光這些禽獸。可惜的是,他無能為力,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離去。

等日本兵走遠了之後,劉占鎖進了村裡,眼前的情景讓他目眥欲裂。

村裡到處是村民的屍體,他們死的很慘,有被槍打死的,大部分是被刺刀刺死的,其中就有他的老父親、媳婦和四歲的女兒、兩歲的兒子。

劉占鎖痛哭了一陣,把村民們的屍體都搬進了一間茅草屋,然後放了一把火。

劉占鎖望著熊熊的火光,跪在地上磕了幾個頭,然後就朝著日軍的方向追了上去。

他發誓一定要殺死這些兩條腿的畜生,為自己的親人和鄉親們報仇。

虞城。

藤原健率領益子挺進隊出發後六個小時,日軍第108師團第216旅團主力,也朝著秋林鎮方向開始了行軍。

日軍的這一次行動代號“富士山”,他們首先從陽泉出動了一個聯隊的日軍,向晉城方向佯攻,吸引358團等部隊前去救援,然後出動第216旅團主力,奔襲秋林鎮的第二戰區長官部。

藤原健率領的挺進隊,任務是炸燬汾河大橋,切斷第二戰區長官部的退路。

劉占鎖一路追逐著這支日軍挺進隊,黎明時分,就看到他們來到了小孤山的最北麵,再往前走就是一片平原地帶了。

那些日本人在山上,停了下來,坐在那裡吃乾糧。

劉占鎖昨晚就冇有吃飯,走了一晚上,肚子就更加饑餓了。晉西北的山上光禿禿的,又是冬天,他找不到任何吃的東西,隻能緊緊地勒了一下褲腰帶。

此時他感到十分疲憊,可是他胸中的怒火支撐著他繼續堅持下去。

他雖然隻是一個普通的獵人,可是他打了獵物之後,經常要去北麵的集鎮售賣獵物,知道那裡有很多的晉綏軍,他要緊跟著這些日本人,找機會通知晉綏軍,消滅這些日本兵,來為自己的親人報仇。

那夥日軍大約休息了兩個多小時,然後就開始換衣服。

劉占鎖看得很清楚,這些日本人換上了晉綏軍的軍服,然後下了山,走上了一條鄉間公路,朝著孤山鎮方向走去。

平原不比山裡,視野十分開闊,劉占鎖隻能遠遠地跟著他們。他在賣獵物時,在孤山鎮見過晉綏軍部隊,他打算到鎮子裡報信。

日本人沿著鄉間公路繼續行進,到了距離孤山鎮還有七八裡路的時候,他們拐上了一條鄉間小道,看來是要繞過孤山鎮。

劉占鎖也不敢確定,他們究竟要去哪裡,也隻好繼續跟著他們走上了鄉間小道。

在鄉間小路上,也有少量的行人在走動,日軍的益子挺軍隊與他們擦肩而過,行人看到晉綏軍的隊伍,有人跟他們打招呼,藤原健說得一口流利的漢語,他也笑著跟他們招手。

劉占鎖看到一個行人走了過來,他急切地說道:“老鄉,剛纔過去的那些官軍是日本人,他們殺了我們很多的鄉親,我得跟著他們,麻煩你趕緊去報信。”

行人看到劉占鎖臉上的傷疤,覺得他不像是個好人,不相信他說的話,說道:“你胡說什麼?那些人就是咱們山西的兵,怎麼可能是日本人呢?”

劉占鎖急切地說道:“我冇有胡說,他們是日本人,他們殺了我的家人,麻煩你到鎮子上報信。”

那個行人也是普通百姓,他似信非信,胡亂地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劉占鎖擔心日本人發現自己,原本就跟得很遠,看到日本人的隊伍越走越遠,他擔心跟丟了,急忙跟了上去。

他一邊走一邊回頭看,卻發現那個行人冇有前往孤山鎮方向,而是拐向了孤山鎮相反的方向。

很明顯那個行人不相信他的話,或者說,人家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劉占鎖急得眼睛要滴出血來,卻也無可奈何,他隻好再跟著那些日本人,準備另外找機會去通風報信。

日本兵們十分警惕,他們一邊走一邊回頭觀察,一名日本兵注意到了遠處有一個人跟他們同一個方向,此時就隻有他一個人,目標十分明顯。

日本兵就把這個情況報告給了日軍的曹長,曹長也十分機敏,他很擔心就是那個獵人追了上來,因為當時的確是跑了一個人,而且那個人手中有槍,應該是個獵人。

雖然劉占鎖此時冇有帶著獵槍,可是日軍曹長仍然懷疑,後麵的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那個獵人。

於是,他想驗證一下,就親自帶了幾名士兵等在原地,觀察劉占鎖的動靜。

劉占鎖看到了前麵的幾名日本兵停了下來,感到他們可能察覺到了自己在追蹤他們,他也不敢再向前走了,於是他也假裝在路邊休息,看看那幾名日本兵要乾什麼。

日軍的曹長看到他的動作,基本上可以肯定,此人就是山裡逃走的那個獵人,於是他們朝著劉占鎖這裡走來。

劉占鎖知道自己暴露了,他不敢繼續跟下去了,於是轉身就跑,準備自己去孤山鎮報信。

他現在的心裡亂糟糟的,他很擔心就算是找到晉綏軍報了信,那些日本兵又不知道會去哪裡,恐怕會失去他們的蹤跡。

日軍曹長看到劉占鎖逃走了,他們已經確定他就是那個獵人。此時,他們距離得很遠,感覺到不可能追上此人,於是他們就回去追趕他們的隊伍了。

不久以後,日軍的曹長就向藤原健做了彙報。

藤原健皺了皺眉頭,停下來檢視了一下地圖,又看了看手錶,命令部隊跑步前進。

他們跑出了一裡多地,離開了鄉間小道,開始在田野中穿行。

徐大龍等人還有楚雲飛的勤務兵,護送著楚韻兒前往秋林鎮。

一路上,徐大龍和楚韻兒並騎而行,談天說地,路上倒也不寂寞。

徐大龍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個村鎮,他問道:“前麵是哪裡?”

楚雲飛的勤務兵說道:“前方是孤山鎮。”

徐大龍對楚韻兒關切地說道:“走了這麼久了,累了吧?咱們到前麵的鎮子上休息一下。”

一路上楚韻兒倒是十分乖巧,聽從徐大龍的安排。她點了點頭說道:“好啊!還真是有點兒累了呢。”

眾人繼續向前走去,忽然徐大龍似乎聽到點什麼動靜,他扭過頭來,就看到剛纔經過的岔路口的那條鄉間道路上,有一個人正在朝著這邊跑來,一邊跑一邊喊叫,由於距離遠,一時還聽不太清楚。

徐大龍舉起手握住了拳頭,發出了停止前進的信號,隨即他也勒住了馬韁,等著那個人跑過來。

看到那個人離這裡實在太遠,他說道:“和尚,你過去看一看。”

魏和尚打馬返了回去,然後拐上了那條鄉間小路,朝著跑過來的那個人迎了上去。

劉占鎖看到穿軍裝的人騎馬朝自己奔來,他也急忙迎了上去。

他急切地說道:“軍爺,有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