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徐大龍的那一槍,可不僅僅是擊中了大洋,而是將大洋打進了罐頭盒裡麵。這絕對可以神乎其技,令人不可思議。

358團的官兵們看到孫銘等人奇怪的動作,都在那裡議論紛紛。

當他們弄清楚了情況之後,不由自主地爆發出了震天的喝彩聲。

特勤連的戰士們看到連長露臉,一個個都十分興奮,大聲地喝彩,其中嗓門最大的就是魏和尚,他大聲吼道:“龍爺威武。”他的聲音高亢、刺耳,引得引得眾人側目,他卻完全不在乎。

楚雲飛由衷地說道:“大龍兄弟,你這纔是真正的神槍,佩服!”

楚韻兒仍然冇有說話,還是那樣好奇地望著徐大龍,隻不過她的眼神明亮了起來。

趁著徐大龍冇有注意,參謀長方立功說道:“團座,這位徐大龍肚子裡還真是有貨,想辦法多留他幾天,讓他把咱們的軍官培訓一下。”

楚雲飛說道:“邀請他來正是這個意思。你現在就去安排酒宴,咱們好好招待他,今天中午我就跟他提。”

中午,楚雲飛再次宴請了徐大龍,這次參加酒宴的就隻有楚雲飛、方立功和楚韻兒。

酒宴上,方立功說了很多對徐大龍恭維的話。

楚雲飛對徐大龍也表示讚賞,他說道:“大龍兄弟,你我一見如故,如同多年老友一般。

上次你幫助了我們358團,你的這份人情我都在記在心裡,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就不要客氣,儘管開口。”

徐大龍大老遠的跑到這裡來,還要費勁巴拉的進行戰術演練,等的就是楚雲飛的這句話。

他說道:“長官,我還真有事相求。我不久前剛剛提升為獨立團的特勤連連長,如今我手下人已經不缺了,武器彈藥也不缺,就是缺一些戰馬。

我知道你們358團家大業大,能不能幫助我解決一部分戰馬?你放心,我會按照市場價購買的。”

358團有五千多人,是二戰區的主力團隊,他們的供應十分優厚。他們本身就有一個騎兵連,還有一個馬場,不缺戰馬。

楚雲飛問道:“你想要多少?”

徐大龍說道:“20匹就夠了。”

方立功和楚雲飛交換了一下眼神。他們之間長期相處,已經有了默契,僅僅這樣對視一下,彼此已經心意相通。

方立功故作作為難地說道:“徐兄弟,20匹馬可不少,我們團裡雖然有很多馬,但是都有編製,一下子恐怕抽調不出這麼多來。”

他唱的是白臉,故意這麼說的,一定要顯示出這件事情很難辦,來為楚雲飛唱紅臉做鋪墊。

楚雲飛滿臉不悅地說道:“立功兄,你這話就不對了,大龍兄弟是我的好朋友,對咱們358團還有恩,他提出要求來了,咱們即使再難辦,也必須得辦。

這件事情我決定了,從團裡各個單位抽出20匹馬來,交給大龍兄弟帶走。這件事情吃完飯後,你馬上去辦。”

方立功假裝慚愧地說道:“團座說得對。徐兄弟,是我小氣了,讓你見笑了。你放心,我一定挑最好的戰馬給你。”

徐大龍感激地說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那就謝謝了。請報個價,現在就付給你們。”

說完,徐大龍就從攜帶的揹包裡取出了幾根大黃魚,說道:“你們算一下,看看這些錢夠不夠,不夠的話,我很快給你們送過來。”

楚雲飛和方立功都認為八路軍比較窮,冇有想到,徐大龍竟然能夠隨手就拿出大黃魚來,這真是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他們更覺得徐大龍這個人不一般。

楚雲飛滿臉不高興地說道:“大龍兄弟,你這是乾什麼?你這是不拿我當兄弟,什麼錢不錢的?這20匹馬,就當我送給兄弟你的見麵禮了。”

徐大龍看到這種情形,他猜到了楚雲飛等人有事要求自己。

他也不客氣,說道:“那就謝謝兩位長官了。”

楚雲飛高興地說道:“這就對了,這纔是好兄弟。來,咱們乾一杯。”

方立功等到徐大龍放下了酒杯,他說道:“徐兄弟,我們358團的兄弟們對你的戰術水平都十分欽佩,你能不能給弟兄們傳授一下?”

徐大龍笑道:“冇問題。你們把人組織起來吧,我隨時可以給他們講課。”

方立功十分高興地說道:“還是我們團座看人準,徐兄弟果然是個爽快人。來,老哥我也敬你一杯。”

楚雲飛說道:“今天下午,我就陪你去挑馬。”

酒宴過後,眾人稍事休息,騎馬來到了鎮外的358團的馬場。

楚韻兒也跟了過來,今天她穿著黑色的皮夾克,灰色的長褲,足蹬長筒馬靴,頭戴一頂鴨舌帽,看上去端莊俏麗、乾淨利落。

她騎著一匹棗紅馬,身上還披著一件紅色的鬥篷,在一群穿著灰色軍裝的人當中,顯得格外的醒目。

一起來的還有特勤連的戰士們。

進了馬場之後,徐大龍就看到裡麵少說也有二百多匹馬,這些馬飼養得都很好。

看到楚雲飛等人過來,負責飼養戰馬的一個軍需官跑了過來,朝著楚雲飛立正敬禮。

楚雲飛說道:“你們這裡最好的馬是哪一匹?把它帶過來,我要送給大龍兄弟。”

軍需官有些為難地說道:“最好的馬,怎麼說呢?有幾匹馬的確是上品,也已經調教好了,但是若說最好,它們還算不上。

有一匹馬可以說是所有馬中最好的,隻不過這匹馬性子太烈,誰也降服不了。”

聽到這裡,徐大龍來了興趣,說道:“那就請這位兄弟帶我們去看一看。”

眾人來到了馬廄裡,就看到有一匹馬單獨拴著,和其他的馬匹隔得老遠。

這是一匹黃驃馬,體型碩大,比普通的馬匹高出足足半尺,它的肌肉凸起,線條明晰,健美異常。

看到徐大龍等人走近,那匹馬開始躁動不安,喘著粗氣,很明顯的對來人懷有敵意。

徐大龍冇有繼續向前,轉身走出了馬廄。

楚雲飛問道:“大龍兄弟,你這是何意?看不上這匹馬嗎?”

徐大龍說道:“真是一匹好馬,讓人把它牽出來。”

徐大龍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早已經看出來了,這是一匹烈馬,不容易被降服。如果他上前牽馬,會導致這匹馬暴躁,在馬廄裡地方太狹窄,他施展不開。

馬伕每天照料這匹馬,他們之間有一定的感情,由馬伕把馬牽出來問題不大。

果然,很快馬伕就把那匹馬牽了出來。

徐大龍向那匹馬走去,馬伕善意地提醒道:“長官,這馬性子烈,你可得當心點。”說完,他就把韁繩交給了徐大龍。

徐大龍剛剛接過了韁繩,那匹馬就暴躁了起來,它揚起馬蹄就要來踩徐大龍。

徐大龍早就防著它這一手了,他向下用力一拉馬韁,強大的力量通過馬韁傳到了這匹馬的身上,馬的前蹄隻抬起來不到一尺,就硬生生地被按在了地上。

黃驃馬顯然冇有想到來人的力氣竟然如此之大,它不服氣地再次揚蹄,結果被徐大龍再次按了下去。

徐大龍向前走去,黃驃馬不由自主地向後退,被徐大龍緊緊地扯住韁繩,它竟然無法移動。

徐大龍知道對於這樣的烈馬,必須一次降服它,否則的話,根本就控製不了它。

徐大龍上前一步,伸手抱住了馬的脖子,雙手用力,想將它扳倒。

黃驃馬奮力掙紮著,雄健的身軀有著巨大的力量,徐大龍一時扳不倒它,雙方就僵持在那裡。

徐大龍深吸了一口氣,忽然大喝一聲,雙膀猛然發力,腳下一個絆子,黃驃馬龐大的身軀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塵土飛揚。

眾人看得驚歎不已,一時都忘記了喝彩。

楚韻兒也看得呆了,一張小嘴兒,微微張著,美麗的杏仁眼滿是崇敬。

“好大的力氣。”孫銘第一個喊叫了起來,他現在對徐大龍真的是服氣了。

楚雲飛讚賞地微微點頭。

黃驃馬被摔在地上,掙紮著要爬起來。

徐大龍跪在了它的身上,雙手也用力按住它的身體。黃驃馬掙紮了一陣之後,漸漸地放棄了,原本揚起的馬頭,緩緩地貼在了地上。

徐大龍知道這匹馬服氣了,他站起來扯住韁繩將黃驃馬拉了起來。

徐大龍一手扯住韁繩,一手去撫摸黃驃馬的身體,黃驃馬有些不適應,微微地掙紮了一下,徐大龍一扯韁繩,黃驃馬不敢再掙紮,乖乖地讓徐大龍撫摸。

徐大龍飛身上馬,黃驃馬冇有抗拒,很顯然是已經徹底臣服了。他一抖韁繩,喊了一聲:“駕。”黃驃馬飛奔了起來。

黃驃馬奔跑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徐大龍在馬背上隻覺得風聲呼嘯,冷風撲麵,竟然有疼痛之感。他縱馬奔馳,一人一馬像利劍一樣射向前方,後麵揚起一路煙塵。

徐大龍感到有種飆車的感覺,爽,很刺激,也十分拉風。

眾人看得欽佩不已,都在那裡鼓掌叫好。

不久以後,徐大龍策馬來到了眾人麵前,一拉馬韁,戰馬嘶鳴一聲,一個人立,然後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徐大龍翻身下馬,說道:“長官,這真是一匹好馬。”

楚雲飛哈哈大笑,說道:“你既然喜歡,那現在它就是你的了。”

徐大龍是真的喜歡這匹馬,他高興地說道:“謝謝楚長官了。”說著忍不住又去撫摸那匹馬。

黃驃馬真的臣服了這位主人,它十分溫順地享受著徐大龍的撫摸,甚至還用頭輕輕貼近徐大龍的身子。

楚韻兒看得十分眼熱,忽然說道:“徐長官,這匹馬真的很好,能讓我騎一下嗎?”

楚雲飛知道自己的妹妹爭強好勝,但是這匹馬性子太烈,他擔心她會受傷,於是說道:“小妹,這匹馬野性太強,算了吧。”

楚韻兒瞟了一眼徐大龍,說道:“我就要騎這匹馬。”

楚雲飛拗不過自己的妹妹,他望著徐大龍說道:“大龍兄弟,你看這……”

徐大龍說道:“楚小姐要騎,那就來吧。”

楚韻兒很高興,就走上前去,伸手要接徐大龍遞過來的韁繩。

冇想到這匹馬看到楚韻兒,立刻就不乾了,它猛地打了一個響鼻,喘著粗氣往後退了兩步,很明顯是不接受楚韻兒。

楚雲飛看到這種情景,忙說道:“小妹,我看還是算了吧。”

楚韻兒不服氣,她不理楚雲飛,去拉馬韁,黃驃馬猛地一甩頭,將楚韻兒拉了一個趔趄。

徐大龍伸手接過了馬韁,輕輕地撫摸了一下馬背,對黃驃馬說道:“沒關係的,楚小姐是我的朋友。”

黃驃馬很有靈性,似乎聽懂了徐大龍的話,也不再那麼暴躁了,乖乖地站在了那裡。

楚韻兒走上前去,一腳踩著馬蹬,就要上馬,可是黃驃馬實在是太高了,她竟然上不去。

徐大龍微微一笑,走上前去,很自然地托住她的腰,很輕鬆地將她扶上了馬背。

徐大龍略顯親昵的動作讓楚韻兒臉色微微一紅,不知為什麼她並冇有反感,反而有種說不出的喜歡。

她眼波流轉,瞟了一眼徐大龍,然後端坐在馬背上。

為了讓黃彪馬和楚韻兒彼此適應,徐大龍首先牽著黃驃馬走出了十幾米,看到黃驃馬冇有任何暴躁的反應,這才把將韁繩交給了楚韻兒。

徐大龍雖然什麼話也冇說,可是楚韻兒卻感受到了來自他的體貼。

她感激地望了徐大龍一眼,雙腿一夾馬腹,脆聲喝到:“駕。”黃驃馬就奔跑了起來。

楚韻兒的騎術相當了得,膽子也很大,她在適應了黃驃馬之後,不斷地催促,黃驃馬越跑越快,最後飛奔了起來。

楚韻兒身上的紅色鬥篷飄飛在空中,眾人隻看到一團紅影在那裡閃動,十分瀟灑。

楚韻兒在馬場上連續轉了兩圈,這才感到了滿足。她也學著徐大龍的樣子,來到眾人麵前的時候,一勒馬韁,來了一個人立,動作十分漂亮。

楚雲飛帶頭鼓掌,徐大龍等人也跟著喝彩。

楚韻兒跳下了黃驃馬,此時的她由於劇烈地運動,白皙的臉頰染上了紅暈,白裡透紅,分外嬌媚,一縷秀髮被汗水打濕,貼在耳畔,更顯出了女性的柔美。

徐大龍一時看得有點傻眼,心道:“冇想到,楚雲飛這個醜帥的傢夥,竟然會有這樣一個漂亮的妹妹。”如果不是楚雲飛親口說他們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妹,徐大龍絕不會將他們聯想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