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坐在客房裡,一邊喝茶,腦海中仍然浮現出楚韻兒那嬌美的麵龐。

傍晚時分,楚雲飛特地為徐大龍安排了晚宴,參加酒宴的有358團參謀長方立功、副官孫銘以及358團營以上的軍官。

楚韻兒也跟了過來,就坐在楚雲飛的左邊,徐大龍坐在楚雲飛的右邊。

酒宴開始了,楚雲飛說道:“弟兄們,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八路兄弟。”

徐大龍聽到這裡,站了起來,朝著眾人敬了一個轉圈禮,自報家門說道:“八路軍獨立團特勤連連長徐大龍。”說完後,就坐了下來。

楚雲飛說道:“大龍兄弟是我特意請來的,我剛剛從八路軍獨立團那裡過來,那裡人才濟濟,尤其是這位大龍兄弟,可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文武雙全,是難得一見的英才。”說著,他就帶頭鼓起掌來。

軍官們對八路軍都不太感興趣,看到徐大龍官職低微,都不太熱情,看在楚雲飛的麵子上,稀稀拉拉地拍了幾下子巴掌,氣氛十分冷淡。

楚雲飛看出來了大家的態度,他說道:“我剛纔所說,可不是恭維這位大龍兄弟,他可是一位戰術專家,甚至可以說是一位天才,就在今天,他隻帶著二十多名八路軍兄弟,打下了日偽軍的一座據點,消滅了一百多日偽軍,他們自身竟然無一傷亡。”

聽到這裡,宴會廳裡鴉雀無聲,軍官們都用驚異的目光望著徐大龍。

日軍戰鬥力極其強悍,在與guo軍的戰鬥中,在大多數的時候,戰損比都高達1:10,也就是說每死1個日本兵,guo軍方麵就要死10個人。

像徐大龍這樣,一口氣吃掉了上百名日偽軍,並且還是在日偽軍躲在堅固的防禦工事後麵的情況下,竟然無一傷亡,這簡直是不可置信的。

這時,參謀長方立功說道:“團座說得冇錯。上一次咱們的糧食被日軍搶走了,就是這位大龍兄弟帶人奪回來的,那一次他們也是消滅了一百多名日偽軍,隻傷亡了幾個人。”

有了方立功的佐證,眾人都相信了楚雲飛的話,投向徐大龍的目光充滿了敬意。

他們自發地鼓起掌來,這一次是發自內心的,掌聲十分熱烈。

楚韻兒也冇想到,眼前這位看上去一臉憨厚的八路軍,竟然如此的厲害。她也向徐大龍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楚雲飛接著說道:“像這樣的戰鬥,大龍兄弟打了可不止一次,大家都聽說過八路軍獨立團打的李家坡之戰,那一次,大龍兄弟帶著不到100名八路軍,拖住了日軍平田大隊。戰鬥的結果無法想象,他們以傷亡不到十個人的代價,吃掉了日軍將近600人,最後打得日軍落荒而逃。”

358團的軍官們心中的震撼無以複加,沉默了片刻之後,他們再次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楚雲飛接著說道:“大龍兄弟不僅武略出眾,文才更是超群,出口成章,還有政治頭腦,有大局觀,年紀輕輕就有如此的才華,實乃我平生僅見。”

看到楚雲飛如此抬舉自己,徐大龍說道:“長官謬讚了。卑職愧不敢當。”

楚雲飛說道:“這次我特地邀請大龍兄弟來咱們358團做客,想請他來為咱們358團傳授新的步兵戰術。”

說到這裡,他舉起了酒杯,說道:“弟兄們,讓我們一起來敬大龍兄弟一杯!”

酒過三巡之後,眾人談笑風生。

徐大龍談吐不凡,給眾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軍官們紛紛向徐大龍敬酒,徐大龍來者不拒,僅僅這份酒量,就贏得了軍官們的敬佩。

徐大龍待人接物態度謙虛、親切自然,也贏得了軍官們的好感。

在酒宴期間,楚韻兒很少說話,看著眼前談笑風生的徐大龍,她忽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第二天早飯後,楚雲飛將駐紮在慶豐鎮周圍的358團的官兵們集合了起來,大約有一千五百多人。

徐大龍等人進行的戰術演練,贏得了與會官兵們的熱烈掌聲。

楚雲飛十分看重徐大龍,他想請徐大龍給358團的人講課,為了讓大家對他信服,因此他有意讓徐大龍在358團的官兵們麵前露臉。

他說道:“大龍兄弟,聽說你武藝超群,槍法如神,就給弟兄們露一手吧。”

拳頭硬的就是大爺,軍中最敬佩好漢。在這個時代,武器裝備冇有那麼先進,大家最看重的就是武功和槍法。

楚雲飛請徐大龍表演這兩項,他完全是出自善意,冇有爭勝的想法。

可是358團的那些官兵們,卻不這麼想,誰也不願意讓彆的部隊的人來壓自己一頭,聽楚雲飛這麼說,不少人想跟徐大龍比劃比劃。

孫銘在獨立團露了一手,結果被魏和尚還以顏色,兩人可以說旗鼓相當。他心裡很不服氣,總想著再跟魏和尚比試一場。

於是他站出來說道:“團座,讓大龍兄弟一個人表演冇意思,不如讓我跟八路兄弟切磋一下,您看如何?”

他的話音一落,358團的很多高手們都紛紛附和,要求跟八路軍比武。

楚雲飛問道:“大龍兄弟,你看如何?”

徐大龍此時可是代表著八路軍,他自然不能示弱,他淡淡地說道:“既然貴軍弟兄們如此的熱情,不妨就切磋一下。”

孫銘上前一步,對徐大龍說道:“大龍兄弟,咱倆先過過招。”

徐大龍剛要說話,魏和尚站了出來,他說道:“孫長官,還是我來陪你走一遭吧。”

孫銘上次見識過魏和尚的身手,他覺得冇有把握,最多也就打個平手,他說道:“咱倆已經較量過了,旗鼓相當,我隻是想向大龍兄弟討教一下。”

孫銘認為徐大龍雖然有文化,戰術水平也高,他就不相信在武功上徐大龍也能勝過自己。

他雖然敬佩徐大龍,可是徐大龍畢竟是八路軍,他不希望讓八路軍壓358團一頭,他想挫敗一下徐大龍,給第358團爭個麵子。

魏和尚同樣是見識過孫銘的身手,他也冇有把握能夠戰勝孫銘。看到孫銘竟然不知死活地找到了龍爺,心中暗笑。

他故意對徐大龍說道:“龍爺,孫長官功夫了得,你可得當心點。”

說完他又對孫銘說道:“孫長官,請手下留情,點到為止。”

果然,孫銘聽魏和尚這麼說,心裡就覺得徐大龍應該不是魏和尚的對手,那麼自己就有把握戰勝徐大龍。

他來到了徐大龍麵前,拱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後向徐大龍招手,示意徐大龍先出手。

這樣的態度有些傲慢,顯示了他對對手的不尊重。

徐大龍淡淡一笑,上前兩步,平平無奇地打出了一拳。

孫銘最強的功夫就是他的硬氣功,看到徐大龍的打法冇有那麼多的花架子,顯然是要跟自己硬碰硬。

這正中他的下懷,於是,他立刻紮了個馬步,迎著徐大龍的拳頭直接就打了上去。

武功和槍法這樣的技能,在部隊裡麵是藏不住的,358團的官兵們都知道孫銘練硬氣功,看到徐大龍跟他硬碰硬,都覺得孫銘有些欺負人家。

他們有些同情徐大龍,擔心徐大龍這隻手恐怕從此就廢了。

楚雲飛也覺得孫銘有些過分了,他剛要喝止,徐大龍和孫銘的拳頭已經撞在了一起。

離他們很近的人能夠聽到拳頭實打實的撞擊聲,離得遠的人也能夠感覺到那種骨頭碎裂的聲音,當然了,這隻是腦補,大家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覺得一陣牙疼。

大家都把目光望向了徐大龍,擔心他會受傷。

但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徐大龍冇有什麼反應,他的拳頭仍然舉在空中,片刻之後才緩緩地收了回來。

大家再看孫銘,他收回了拳頭,使勁地甩了兩下,左手捂住拳頭,在那裡使勁地揉搓,腰都彎了下去。

離得近的人能夠看到他頭上豆大的汗珠已經冒了出來,很明顯孫銘吃了虧。

徐大龍之所以要跟孫明硬碰硬,是因為他看出來了,很多人對自己不服氣。為了迅速地折服眾人,他一定要在孫銘最擅長的功夫上壓倒他。

第358團的官兵們都很尷尬,默不作聲。

楚雲飛雖然覺得孫銘有些丟人,不過他很有風度地率先鼓掌,對徐大龍表示祝賀。

孫銘自己用手揉搓了好一會,這才直起腰來,朝著徐大龍拱手行禮,說道:“徐連長好功夫,兄弟佩服。”

楚韻兒一直都冇有出聲,隻是在那裡盯著徐大龍。

參謀長方立功看到徐大龍挫敗了孫銘,擔心傷了358團官兵們的士氣,於是建議道:“團座,我建議您跟這位徐兄弟切磋一下槍法。”

楚雲飛的槍法可以說是超凡絕倫,他雙手使槍,完全可以做到彈無虛發,358團的官兵們都為他們的團長感到驕傲。

方立功的提議,立刻引起了358團官兵們的附和,大家紛紛請求團長親自出手,跟徐大龍比試槍法。

楚雲飛出神入化的槍法,徐大龍已經聽魏和尚等人說過了,說實在話,如果僅僅比試右手的槍法,徐大龍相信自己可以完勝楚雲飛。

像楚雲飛那樣雙手用槍,徐大龍還是做不到的。

徐大龍有些為難,他既不能示弱,免得有損八路軍獨立團的名頭,也不能逞強勝過楚雲飛,楚雲飛畢竟是358團的最高長官,他的麵子是一定要維護的。

徐大龍想想後,一臉坦誠地說道:“楚長官槍法如神,卑職甘拜下風。”

徐大龍希望就這樣結束這件事情,免得雙方尷尬。

可是358團的官兵們卻不乾了,他們認為徐大龍怕了楚雲飛,一定要讓徐大龍展示他的槍法。

楚雲飛對自己的槍法也十分自信,他笑著對徐大龍說道:“大龍兄弟,沒關係的,既然弟兄們想看,你就展示一下吧。”

徐大龍說道:“既然長官吩咐了,恭敬不如從命,那卑職就獻醜了。”

他看了看操場上也冇有什麼特殊的目標,即使是天上飛過鳥兒來,像楚雲飛那樣雙手使槍,把它們打下來,即便是能夠做到一模一樣,也想不出更刺激的手段來。

他想了想後,說道:“哪位兄弟去取一個罐頭盒過來?”

士兵們都等著看徐大龍的槍法,不等長官的吩咐,一名士兵就跑去了夥房,很快就拿來一個馬口鐵鐵皮罐頭盒。

徐大龍叫過來了魏和尚,對他交代了幾句,然後從一個戰士手中接過了38式步槍,雙手握槍,準備射擊。

魏和尚向前走了15步,轉過身來,將手中的罐頭盒向天上高高地拋出。

魏和尚的力氣很大,一個罐頭盒能被他扔得很高。大家看到那個罐頭盒飛上了天空,然後落了下來。

徐大龍抬手一槍,罐頭盒再次向上飛去。當罐頭盒再次下落的時候,徐大龍又連續兩次把罐頭盒打上了天空。

徐大龍的這一手雖然不俗,可是不要說楚雲飛了,在場的358團的官兵們當中能夠做到的人,也有好幾個。

因此,官兵們雖然也為徐大龍喝彩,但是喝彩聲稀稀拉拉,明顯不夠熱情。

徐大龍開出第三槍之後,魏和尚將一塊大洋拋上了天空。

徐大龍又開了一槍,將罐頭盒打上了天空,接著又一槍,打在了那塊大洋上。

大洋的目標很小,能夠擊中天空中的大洋,這一手比打罐頭盒要精彩了許多。

很多358團的官兵們都報以了熱烈的掌聲。

不過,358團的那些射擊高手們仍覺得平淡無奇,因為他們同樣能夠做到,在天空中擊中大洋。

當罐頭盒從天空中落在了地上之後,一名358團的神槍手說道:“團座,這個我也會,讓我跟徐長官比試一下吧。”

一個勤務兵跑了過去,要撿起罐頭盒,讓這名神槍手進行演示。

他跑過去把罐頭盒撿了起來,忽然,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那名士兵拿著罐頭盒竟然愣在了那裡。

眾人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情況,孫銘喊道:“咳咳!你在乾什麼?趕緊過來。”

那個士兵被孫銘的喊聲驚醒,急忙跑了回來。

孫銘問道:“你在乾什麼?對一個罐頭盒發什麼呆?”

那個士兵也冇有說話,把罐頭盒遞給了孫銘。

當時孫銘看到罐頭盒裡麵的東西的時候,他也愣在了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