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說道:“我想給你們到縣城裡買一個店鋪,去做生意,不知道你們願意不願意?其實縣城裡的生活要比你們在村子裡,條件好上不少呢。”

黃進賢有些發愁,他說道:“我隻會種地,做買賣,這冇乾過呀。”

徐大龍笑道:“沒關係的。如果你們願意,購買店鋪以及經營上的事情,我都可以找人幫助你們。”

黃進賢想了想後說道:“那行。回到村裡我心裡還真是有點不踏實,那我們就去縣城吧。”

不久以後,黃進賢夫婦收拾了東西,雇上一輛馬車就跟著徐大龍等人前往平安縣城。

到了縣城附近,徐大龍、鄭喜榮和趙小滿化裝成黃進賢夫婦家的長工,跟著他們一起進了縣城。

進城之後,趙小滿跟著黃進賢夫婦去了黃婉秋的小姨家。今後,他就留在黃進賢夫婦的身邊,做徐大龍的交通員。

徐大龍這樣安排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在平安縣城裡設置一個秘密聯絡站,當然了,為了不牽連黃進賢夫婦,他冇有讓他們參與任何的抗日活動,隻是為了掩護趙小滿在城裡的身份。

這天晚上,徐大龍來到了王新民的住處。

見到徐大龍,王新民急切地問道:“曉燕她好嗎?”

徐大龍笑道:“蘇小姐她很好,她如今在我們獨立團衛生隊裡幫忙,幫助戰士們學習文化,真是獨立團裡最受歡迎的人。王大夫,你的眼光真好,也真有福氣啊,竟然有這樣一位出色的紅顏知己,真是令人羨慕。”說著,他取出了蘇曉燕給王新民的親筆信。

王新民打開了信封,展開了信紙,就看到裡麵竟然包裹著一縷秀髮。王新民心中的幸福感油然而生,他小心翼翼地收好了那縷秀髮,急切地讀了下去。

在信中,蘇曉燕對王新民十分熱情,對他的愛國之舉表示了崇敬之情,鼓勵他多為抗日做貢獻,說等著他完成任務,勝利歸來。

蘇曉燕以前雖然對王新民也不錯,可是從來冇有這麼熱情過,尤其是對王新民所表現出來崇敬之情王新民以前就冇有享受過。

他現在覺得非常幸福,對徐大龍充滿了感激。如果不是徐大龍安排他為抗日做貢獻,蘇曉燕對她的感情是達不到這種溫度的。

王新民激動地握住徐大龍的手,說道:“徐排長,真是太感謝你了,請你多照顧我家曉燕。”

“我家曉燕”這四個字,王新民以前還不敢這麼稱呼,現在蘇曉燕對他的態度,讓他有了這份自信,說到這裡的時候,他的心中充滿了快樂。

鄭喜榮在一邊插嘴說道:“你彆再叫徐排長了,大龍哥已經是我們獨立團特勤連的連長了。”

王新民趕忙說道:“恭喜徐連長高升。”接下來他們就開始談論診所裡的情況。

自從王新民接受了徐大龍佈置的任務之後,他就開始留心起他的老師清水一夫的行蹤。

他說道:“清水老師確實有奇怪的地方,有一次,那箇中年男子又來找清水老師,他們在醫辦室的裡間談話。我當時在外麵看到冇人注意,就偷聽了一下。

裡麵的那個男子說一口流利的日語,應該也是一個日本人,不過他們聲音太小,我聽不清楚說的什麼。隻聽到了什麼國寶,還提到了一個名字,好像姓孫,後麵的兩個字好冇聽清。後來有一個護士進來找清水老師,我就離開了。”

“國寶,姓孫。”徐大龍疑惑地說道。他又尋思了片刻,也冇有什麼頭緒。

他說道:“王大夫,你提供的情報十分重要,你繼續努力,爭取瞭解到這件事情更多的情況。不過,你做事要倍加小心,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切記不可魯莽。

非常感謝你對抗日所做的貢獻,你的表現,我回去後會告訴蘇小姐,讓她為你感到驕傲。”

王新民聽到誇獎,尤其“蘇曉燕會為他感到驕傲”這句話,令他熱血上湧,充滿了鬥誌。

他信誓旦旦地說道:“徐連長你放心,作為一箇中國人,我一定會努力地為抗日做貢獻。”

說到這裡,他想起了什麼,說道:“徐連長,我如果發現了什麼情況,如何跟你們聯絡呢?”

徐大龍笑道:“這個你放心。我們如今在平安縣城裡設置了一個聯絡站,過一段時間有一個叫做趙小滿的人會來跟你聯絡的。”

說著,他就介紹了趙小滿的長相特征、年齡等資訊,還有他們之間的接頭暗號。

徐大龍和鄭喜榮離開之後,王新民迫不及待地取出了蘇曉燕的那縷秀髮,他嗅著那上麵的髮香,忍不住吻了一下。

親吻過後,他擔心秀髮會受潮,急忙取出棉球小心地擦拭著,然後放在一塊紗布上。

他凝望著秀髮,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徐大龍等人離開了平安縣城,來到了黑風口,取出了埋藏在那裡的武器彈藥,準備返回獨立團了。

徐大龍等人走出了十幾裡路之後,到了前麵的岔路口。

他勒住了馬韁,尋思了片刻,就朝著另一條路走了過去。

魏和尚好奇地問道:“龍爺,這不是回趙家峪的路,咱們現在不回獨立團嗎?是不是有新的作戰目標?”

魏和尚說這話的時候,有點兒興奮,因為他不想就這麼回獨立團,希望徐大龍能夠安排一些更加刺激的事情,最好再去找鬼子打一仗。

徐大龍說道:“不是去打仗,咱們特勤連現在最缺什麼?”

魏和尚想了想後說道:“如今咱們連的人不少了,武器裝備也不缺,最缺的應該是馬。”說到這裡,他興奮了起來,說道:“龍爺,是不是哪裡有鬼子的騎兵?咱們去把馬搶回來。”

徐大龍笑道:“我也在想,哪裡有鬼子的騎兵?可惜這一帶冇有,咱們隻能想彆的辦法,我打算找人去要一批迴來。”

鄭喜榮問道:“連長,誰家有這麼多馬?即使是有,跟人家要人家就肯給嗎?”

徐大龍現在也不太確定,他說道:“試試就知道了。”

徐大龍等人沿著道路一直走了五個多小時,正準備停下來休息的時候,就看到前方出現了一隊騎兵。

徐大龍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笑道:“真是運氣,咱們冇白跑這一趟。”

不久以後,前麵的那些騎兵就靠近了,原來是晉綏軍358團團長楚雲飛和他手下的衛隊。

原來,徐大龍等的就是楚雲飛。根據時間推算,他知道此時李雲龍早已經帶著獨立團乾掉了鬼子的華北軍官觀摩團,楚雲飛也該告辭了。

358團的團部在平安縣和莞城縣交界處的慶豐鎮,他從趙家峪回來,應該就是走這條路。

他也不能完全確定,隻是想碰碰運氣,冇想到竟然真的等到了楚雲飛。

徐大龍找楚雲飛是想要馬。楚雲飛的358團是吃皇糧的,他們又是二戰區的主力團隊,上級給他們撥發的物資是十分充裕的。

山西和內蒙交界,內蒙盛產馬匹,對於楚雲飛來說,獲得馬匹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想必楚雲飛的358團裡邊有很多的戰馬,至於楚雲飛肯不肯給,徐大龍倒是不發愁,他知道楚雲飛的性格,他為人豪爽,隻要自己能夠得到他的認可,要上個幾十匹馬,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徐大龍策馬上前,就在馬背上向楚雲飛敬禮,說道:“長官好。”

楚雲飛很欣賞徐大龍,他高興地說道:“大龍兄弟,我說怎麼冇有見到你呢?原來你們竟然在這裡。”

楚雲飛看到特勤連的戰士們,馬背上攜帶了很多的武器彈藥,問道:“大龍兄弟,你們這是在哪兒又打了一仗?”

徐大龍就簡單地把黑風口戰鬥的情況講了一遍。

楚雲飛感慨地說道:“你們隻有二十幾個人,拿下一座日軍堅固防守的據點,殲滅了上百的日偽軍,竟然無一傷亡,真是很了不起。

大龍兄弟,我想邀請你和你手下的弟兄,到358團做客可以嗎?”

徐大龍高興地說道:“當然可以,您這麼給麵子,實在是令卑職受寵若驚。”

楚雲飛看到徐大龍一臉真誠的樣子,他也覺得很有麵子,他十分欣賞地說道:“大龍兄弟,你真是有趣的人,來,咱們邊走邊聊。”

楚雲飛和徐大龍並騎而行,對於徐大龍的戰術水平,楚雲飛心中已經十分認可,他想看一看徐大龍的文化素養。

””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青海湖上烏雲密佈,遮得連綿雪山一片黯淡。邊塞古城,玉門雄關,遠隔千裡,遙遙相望。

如今日寇入侵我中華,憑藉其軍力強大,不斷地鯨吞我國土,抗戰形勢岌岌可危,正如這兩句詩所描繪的情景一樣。”

楚雲飛說到這裡,故意停頓了下來,目光望著徐大龍,看他如何說辭。

徐大龍淡淡一笑,說道:“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守邊將士身經百戰,鎧甲磨穿,壯誌不滅,不打敗進犯之敵,誓不返回家鄉。

日寇雖然憑藉著其現代化的工業文明,武裝到牙齒的軍隊,猖獗一時。可是,它隻是一個資源匱乏,人口不足的小國,妄想吞併我擁有五千年璀璨文明,擁有4萬萬五千萬同胞的泱泱中華,無異於蛇吞象,簡直是癡心妄想。

隻要我中華健兒堅定信心,奮起抵抗,僅僅憑藉著跟日軍拚消耗,就足以拖垮日本,日本****的滅亡是遲早的事情。”

徐大龍的語調雖然平淡,但是卻透露出一種令人信服的堅定、自信。

楚雲飛聽李雲龍說過,徐大龍出身夥伕,原本以為他隻是一介武夫,冇有想到,他竟然能夠有如此的文化底蘊,出口成章。

不僅如此,還有一種高屋建瓴的政治見解,這實在是令楚雲飛驚歎。

他由衷地讚道:“說得好啊,大龍兄弟,想不到你不僅是一個軍事人才,竟然還有如此的文化修養,了不起。”

從這裡到三五八團團部的駐地慶豐鎮足足有六個小時的路程,一路上楚雲飛跟徐大龍親切交談。

他發現徐大龍學識竟然如此的淵博,為人卻十分謙虛,而且領悟力極強,跟他交談實在是一種愉快的享受。

楚雲飛忽然有些羨慕李雲龍,不知道他從哪裡網羅了這麼一位戰將。

兩個人就這麼一路走,一路談,到了358團團部的時候,楚雲飛竟然對徐大龍有一種相交多年的老朋友的那種感覺。

楚雲飛和徐大龍來到了慶豐鎮,到了團部大院的門口,楚雲飛讓孫銘帶著特勤連其他的戰士們到隔壁的院子裡安排住宿,他邀請徐大龍到團部裡去做客。

二人剛剛進入了團部大院,就聽到一個年輕女子悅耳的聲音:“大哥,你回來了。”

一個20歲左右的少女飛奔了過來,直接就挽住了楚雲飛的胳膊。

楚雲飛高興地說道:“韻兒,你怎麼來了?”

少女嗔怪地說道:“大哥,你還說呢,上個月你就說要回家,可是到現在還冇有回去。你說話不算數可不是一次了,爸媽都很擔心你,我正好放寒假,就跟著你們辦事的人過來了。怎麼,你不歡迎我來嗎?”

楚雲飛笑道:“歡迎!我舉雙手歡迎,還不行嗎?”說著他真的做了個舉起雙手的動作。

格格,格格。少女又是一陣嬌笑,說道:“這還差不多。”

看得出來,楚雲飛跟這位少女年齡相差較大,徐大龍微微感到有些詫異。楚雲飛30歲開外,這位少女也就20歲的樣子,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樣的關係?

楚雲飛轉過頭來,對徐大龍說道:“大龍兄弟,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妹妹。”

說到這裡,他看出來了徐大龍眼中的疑惑,補充說道:“她叫楚韻兒,我們倆年紀差距雖大,卻真是我一母同胞的親妹妹。”

徐大龍望著眼前的少女,看到她身材苗條、明眸皓齒,像極了他曾經喜歡過的一位校花。

徐大龍的心中微微一動,他剋製住了內心的激動,微笑著說道:“楚小姐你好。”

楚韻兒望著眼前的徐大龍,隻見他身材高大健壯,樣貌端正,不是那種很帥的男子。除了看到他穿著八路軍的軍裝,微微感到有些詫異,也冇有太多的在意。

她朝著徐大龍點了點頭,就拉著楚雲飛往後院走。

楚雲飛對徐大龍說道:“大龍兄弟,你先到客房休息一下,晚上我為你設宴接風。”說完就跟著少女走進了後院。

楚雲飛的勤務兵對徐大龍說道:“長官請跟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