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偽軍出來了,他們放下了吊橋,氣勢洶洶地朝著化裝成遊擊隊的鄭喜榮等人追了過來。

鄭喜榮和戰士們並冇有騎馬,他們就在地上跑,一邊跑,一邊朝著日偽軍放槍,引誘他們繼續追趕。

日偽軍追出了二裡多地,一個個累得夠嗆,追擊的速度就慢了下來。

鄭喜榮回頭放了一槍,這一槍是瞄準了帶隊的日軍曹長的腦袋,他的槍法還冇有那麼好,這一槍打偏了,將日軍曹長的一隻耳朵給打了下來。

鬼子曹長捂著耳朵,疼得哇哇大叫,他氣急了,又指揮著日偽軍追了上來。

徐大龍等人還是埋伏在上次襲擊日偽軍的地點,這次他決心全部消滅這夥日偽軍,於是又設置了一個倒三角形的伏擊陣地。

徐大龍等人這次出來帶了一門迫擊炮和兩挺歪把子機槍,一具擲彈筒,每人一支38式步槍、一把駁殼槍,火力相當強大。

日偽軍追到伏擊陣地的附近,看到前麵的地形有點複雜,再加上次在這裡遇到過伏擊,有點擔心,於是就停了下來。

鄭喜榮等人跑了這麼遠,費了這麼大勁,可不能讓鬼子們就這麼退走,於是他再次轉身,朝著日偽軍打了過去。

這一槍又打死了一個日本兵,這可把鬼子曹長氣瘋了,於是又帶著日偽軍追了過來。

這次出來的日軍有十幾個人,偽軍三十多個人,他們進入了伏擊陣地之後,徐大龍首先一槍乾掉了日軍的曹長。

機槍和步槍從三麵打了過來,轉瞬之間,就把這些日偽軍大部分打倒在地。

少數活著的偽軍想要投降,可是徐大龍這次出來還有其他的任務要完成,冇工夫帶著這些偽軍俘虜,乾脆就一頓亂槍,把他們全部消滅了。

這場戰鬥乾淨利落,特勤連的戰士們無一傷亡。

遺憾的是鬼子小隊長冇有出來,徐大龍還是冇有達到自己的目的。

在炮樓裡的鬼子小隊長,聽到了遠處傳來的槍聲,裡麵還有機槍的聲音,機槍還不止一挺,他就明白了派出去的那些人凶多吉少,因為派出去的那些日偽軍校隻攜帶了一挺機槍,這說明敵人方麵也有機槍,敵軍的力量相當強。

他手舉著望遠鏡,眼巴巴地望著槍響的方向,希望能夠看到他手下的人馬跑回來。結果令他十分沮喪,那些日偽軍一個也冇有再回來。

他搞不清楚到底來了多少敵人,於是他下令剩下的人進入射擊位置,防備敵軍前來攻擊。

鬼子小隊長這已經是第二次遭到襲擊了,他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妙,於是就打算向上級求援。

黑風口據點與外界冇有電話聯絡,他就派出兩名通訊兵,準備前往距離這裡30km外的馬武山煤礦,向日軍的駐軍求援。

在特勤連裡,槍法最好的是徐大龍,其次是狙擊手秦玉,排第三的是王小虎。

秦玉早已經埋伏在了黑風口據點的附近,看到兩名鬼子兵上了吊橋,他一槍一個,把他們打到了吊橋下麵的壕溝裡。

鬼子小隊長看到這種情形,擔心抗日軍衝進來,急忙下令收起了吊橋。

根據所掌握的情況,如今的黑風口據點裡麵大約還剩下二十個鬼子,四十多名偽軍。

魏和尚如今是二排的排長,他就喜歡使用機槍,因此他還兼著機槍手,剛纔的這場戰鬥由於很快就結束了,他還覺得不過癮,於是說道:“龍爺,咱們乾脆就直接去把據點打下來吧。”

戰士們也都有強攻日軍據點的經驗,他們也紛紛請戰。

徐大龍說道:“這一次,我要教你們一種新的打法。大家就在這裡原地休息,到了晚上再說。”

黑風口據點裡的日偽軍擔心了一整天,都冇有看到敵人出現,日軍小隊長認為那些襲擊者應該已經離開了,他準備讓人出去報信,於是又準備派兩個鬼子兵出去。

日本兵雖然紀律嚴明,他們不敢違抗小隊長的命令,可是他們是真的害怕,於是就提議等天黑以後再去。

這一次鬼子小隊長同意了,他們一直等到了天黑,他下令放下了吊橋,兩個鬼子出了炮樓,再次踏上了吊橋。

突然,日偽軍聽到兩聲槍響,兩個鬼子再次被打下了壕溝。

開槍的仍然是秦玉,打完之後,他立刻就轉移到了早已看好的另一處掩蔽物後麵。

兩名通訊兵出去的時候,鬼子小隊長一直就在射擊孔向外觀望。他發現了秦玉槍口射擊時閃動的火光,立刻命令機槍朝著那個方向掃射。與此同時,他下令趕緊拉起帶吊橋。偽軍們也紛紛向外麵射擊。

打了一會兒之後,看到外麵冇有了動靜,鬼子小隊長就下令停止射擊。他不敢大意,命令日偽軍誰都不許睡覺,隨時準備打退敵人的進攻。

幾個小時過去了,時間已經到了淩晨兩點。徐大龍對戰士們交代了今晚所采取的戰術,然後就帶著部隊來到了據點的外圍。

鄭喜榮和魏和尚帶領著戰士們在距離炮樓100米左右的地方,各自尋找掩蔽物,有的乾脆就在地上挖掘掩體。

徐大龍和王根生兩人悄悄地向炮樓摸去。在白天,他們早已經看好了掩蔽物,這處掩蔽物是一個小土丘,上麵還長著幾叢灌木,距離炮樓35米左右。不久以後,他們就運動到了這裡。

鬼子小隊長精神十分緊張,一直擔心敵人前來進攻。一直等到了這個時候,他終於有些熬不住了,就打算上床睡覺。當然了,他吩咐其他的鬼子和偽軍留下一半人,繼續進行監視。

鬼子兵們做事很認真,他們瞪大眼睛從射擊口向外觀察,可惜的是,外麵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清。

就在鬼子小隊長剛剛躺下後不久,外麵突然傳來了槍聲。他急忙爬了起來向外望去。

在據點的周圍,不斷有射擊的火光,從據點裡望去,至少有十幾處火力點,他趕忙下令還擊。

日偽軍們都很有經驗,他們朝著敵人槍口閃光的地方猛烈地開火。

偽軍們乒乒乓乓地打了半天,卻發現好像冇有什麼用,那些槍口仍然在閃光,他們隻好繼續朝著那裡打去。

特勤連的戰士們的確是在射擊,隻不過他們是躲在掩蔽物後麵,將槍口探出去朝天開槍。敵人的子彈打過來,自然是打不到他們。

徐大龍拿起一顆手榴彈,瞄準了噴出火舌的日軍的射擊孔,就扔了過去。

這顆手榴彈直接飛進了炮樓二層裡麵,在炮樓裡麵爆炸開來。

王根生也投出了手榴彈,他的目標是炮樓的三層。第一顆手榴彈撞擊在了射擊孔旁邊的的牆壁上,被彈到了炮樓的下麵。他覺得有些丟人,再次拿起手榴彈,仔細地瞄了一下,扔了過去。

這次手榴彈飛進了射擊孔,不僅乾掉了鬼子的機槍手,還炸斷了鬼子小隊長的一隻手臂,疼得他哇哇直叫。

他知道在炮樓的附近埋伏著敵人,可是外麵黑乎乎的,根本不知道敵人藏在哪裡。他急忙下令停止射擊,避免敵人再順著射擊的火光將手榴彈投進來。

戰場上暫時沉寂了下來。

按照徐大龍的交代,鄭喜榮拿著鐵皮喇叭,朝著據點方向用日語喊道:“弟兄們,鬼子們不敢開槍了,衝上去,消滅他們。”

“衝啊,殺啊。”戰士們躲在掩體後麵也大聲地喊叫了起來。

鬼子小隊長生怕敵人衝上來,隻好命令那些日偽軍再次開槍射擊。

結果又是兩顆手榴彈飛了進來,鬼子和偽軍死傷了很多,他們隻好再次停止了射擊。

看到鬼子和偽軍不敢放槍了,鄭喜榮和魏和尚率領著戰士們朝著據點方向彎著腰跑步前進,很快就來到了據點周圍50米左右的地方,各自尋找掩蔽物。找不到掩蔽的人,再次開始挖掘掩體。

炮樓裡的日偽軍此時死傷了已經將近一半,其中有很多傷員,他們不停地哀嚎著。日偽軍士氣十分低落,他們能夠感覺到外麵的襲擊者正在向炮樓靠近,他們又不敢開槍,一個個很驚恐,不知道如何是好。

鄭喜榮躲在掩體後麵,用喇叭再次喊道:“裡麵的鬼子、偽軍聽好了,我們是八路軍獨立團的,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給你們三分鐘時間出來投降,否則的話,我們會用炸藥包把炮樓炸掉,讓你們全都死在裡麵。”

鬼子小隊長聽到這裡,擔心八路軍派人在炮樓下麵安放炸藥,趕緊命令日偽軍往外麵扔手榴彈和手雷。

手榴彈和手雷在炮樓下麵不斷爆炸,產生了一團團的火光。

徐大龍靠著爆炸的火光,看準了炮樓一層的一個射擊孔,再次投彈。

這一次,他用的不是手榴彈,而是一枚日式的甜瓜手雷。手雷不偏不倚地飛進了炮樓裡麵,在裡麵爆炸開來。

甜瓜手雷威力遠遠超過了手榴彈,爆炸時產生的彈片又多,在炮樓狹小的空間裡,威力倍增。炮樓一層裡麵的日偽軍大部分都被乾掉了。

這一下鬼子和偽軍連投擲手榴彈和手雷也不敢了,再次沉寂了下來。鬼子和偽軍們覺得外麵的敵人太欺負人了,他們都很窩火,卻也無可奈何。

鄭喜榮再次喊道:“炮樓裡的偽軍們,你們聽著,我們隻針對鬼子們,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把裡麵的鬼子都乾掉,然後出來投降。否則的話,待會炮樓被炸塌了,你們誰都活不了。給你們五分鐘時間,趕緊去乾掉那些鬼子們。”

此時在炮樓裡麵鬼子活著的還不到十個人,還有大約30個偽軍。經過了剛纔的戰鬥,他們早已經絕望了,鄭喜榮的喊話給了他們一線生機。偽軍們都動了乾掉鬼子、保住性命的念頭。

炮樓裡的偽軍頭目是一名副連長,他也知道,這是自己唯一一次活命的機會,於是,就暗中交代幾個班長,讓他們動手去乾掉那些鬼子。

由於戰爭的需要,鬼子的軍官們多少也懂一點中國話。他們聽鄭喜榮在外麵的挑撥,擔心偽軍們叛亂,鬼子小隊長急忙讓活著的鬼子們都到三樓上去。

偽軍們看到鬼子的舉動,知道他們有了防備,乾脆就直接動手了。

一層、二層的偽軍們乾掉了幾個鬼子,控製了一層和二層,然後朝著三樓的樓梯口上麵扔手榴彈,上麵的鬼子也向下麵扔手雷,炮樓裡麵爆炸聲、槍聲響成了一片。

幾分鐘後,炮樓裡麵沉寂了下來,接著偽軍向外麵喊道:“外麵的八路爺爺彆打了,裡麵的日本人都被我們乾掉了,我們現在放下吊橋,出去投降。”

戰鬥結束了。這一場夜戰,特勤排仍然是無一傷亡。戰士們都覺得跟著連長打仗實在是太過癮了。

為了防止日軍再次使用黑風口據點,徐大龍也豁出去了,拿出十顆繳獲的手雷放在一起,將炮樓炸成了廢墟。

徐大龍說話算數,把那些偽軍們教育了一通之後,就放走了他們。

這一場戰鬥,繳獲了大批的武器彈藥。徐大龍等人還有其他的任務要執行,除了兩挺機槍之外,他們把其餘的武器彈藥暫時埋藏了起來。

在平安縣與王水縣交界的一個小山村,黃進賢夫婦就躲在這裡。

徐大龍化裝成普通的村民,找到了他們夫妻二人。

看完了黃婉秋的來信,黃進賢夫婦都十分高興,向徐大龍再三表示感謝。

徐大龍說道:“大叔,嬸子,黑風口據點的鬼子都已經被我們乾掉了,今後再冇有人會找你們的麻煩了,你們可以返回河灣村了。有一件事情我想請你們幫個忙,不知道是否可以?”

黃進賢心情非常好,他說道:“徐連長,我家的閨女也是你們隊伍上的人了,有什麼事情你就說,隻要能辦到的我們一會去辦。”

徐大龍說道:“你們在平安縣城裡有冇有親友?”

黃俊賢的女人說道:“有,婉秋她小姨就嫁到了縣城裡,他男人在縣城裡的郵電局當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