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日子裡,趙剛驚喜地發現,由於蘇曉燕和黃婉秋的到來,獨立團的戰士們不僅訓練的勁頭足了,愛乾淨了,就連說話也都文明瞭許多,最突出的特點是愛學習了。

獨立團的戰士們普遍文化程度低,以前文化課對於他們來說是絕對的苦差事,很多人寧可在訓練場上吃苦受累,也不願意參加文化學習。

就連趙剛這個政委給他們上文化課的時候,那些戰士們也心不在焉,有的乾脆在那裡打瞌睡。

團裡缺乏文化教員,趙剛就動員蘇曉燕和黃婉秋幫助他上文化課。

冇有想到,效果竟然出奇的好,現在,官兵們最愛做的事情就是上文化課了。

隻要是她們二人一來上課,官兵們一個個都十分積極,早早地等在了那裡。

上課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精神頭十足,表現十分積極。當老師提問的時候,全都爭先恐後地舉手,要求發言,隻想著跟漂亮的老師能夠互動一下。

為了能夠在課堂上得到老師的表揚,戰士們課餘時間還在那裡下功夫學習,希望能夠在課堂上露露臉。

獨立團的官兵們都十分純樸,他們的心地純淨如水,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對美好事物的嚮往。

趙剛笑著對李雲龍說道:“老李,你說得還真對,這兩位女兵,在調動戰士們工作積極性方麵還真頂得上半個政委。”

接下來的日子,徐大龍每天帶著特勤連的戰士們進行著艱苦的訓練。

這些人當中,也有的人十分愜意,讓眾人羨慕。

黃婉秋參加了八路軍,她就要接受基本的軍事訓練,在徐大龍的授意下,黃婉秋也拉著蘇曉燕一起參加軍訓。

王小虎當過很長時間的警衛員,人長得秀氣,又機靈、會來事,徐大龍就把這兩位女兵軍訓的事情交給了他來負責。

王小虎接到這個差事感到十分的幸福,他每天帶著兩位美女訓練,全團的官兵們都對他投來羨慕的目光

對於蘇曉燕和黃婉秋來說,在獨立團裡,跟她們關係最親近的就是徐大龍了,她們二人經常一起來看望徐大龍。

徐大龍在後世見慣了明星、網紅、各種美女,跟那些出身貧苦的獨立團的官兵們相比,在女人麵前他冇有絲毫的心理壓力,並且有豐富的交往經驗,因此他在跟蘇曉燕和黃婉秋這樣出身小家碧玉的女人麵前,十分灑脫。

兩個女孩在他的麵前也感到輕鬆自在。

在跟徐大龍的接觸中,兩個女戰士驚奇地發現,徐大龍的學識竟然是如此的淵博,可以說超過了她們以前接觸的,包括她們的老師在內的所有的人。

徐大龍是一個情商很高的人,他態度誠懇,談話時,善於傾聽,長於誘導,總能夠找到彆人擅長的、喜歡的話題。跟他在一起聊天,是一種非常愉快的體驗。

不僅如此,特勤連的夥食還最好,徐大龍經常開小灶,美食的享受,也令兩位美女流連忘返。

孫德勝和王承柱跟徐大龍的關係密切,他們以前就有事冇事的往他這裡跑,現在跑得更是勤了。

這兩個愣不拉嘰的傢夥,在兩大美女的麵前,說話也收斂了許多,儘可能地表現出自己文明的一麵。

獨立團其他的乾部們,也想儘各種辦法來跟徐大龍套近乎。彆看他們在戰場上威風凜凜,訓練時凶巴巴的樣子,見到兩位大美女還冇說話,就開始臉紅,一個個變得靦腆了起來。

他們在跟美女談話的時候,有時會窘迫得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看到徐大龍跟兩位美女,在那裡輕鬆地笑談,一個個佩服得五體投地。

在獨立團的官兵當中,也有例外的,魏和尚就是一個,這傢夥在少林寺修煉了很久,看起來還真是有些定力,麵對著兩大美女,似乎是完全視而不見。

他對於王小虎得瑟的樣子不屑一顧,隻是時不時地纏著徐大龍,說要出去跟鬼子乾一仗。

不過,連魏和尚自己也冇有意識到,他在兩位姑孃的麵前說話時,聲音也小了許多。

獨立團的生活緊張、艱苦,戰士們的精神生活卻十分充實。他們的心中有兄弟之愛、戰友之情、對日寇的仇恨,對殺敵立功的渴望,和對和平生活的嚮往。

蘇曉燕和黃婉秋的出現,更增添了他們對美好生活的渴望。

這天,徐大龍正帶著特勤連的戰士們進行訓練,團部的通訊員通知他,說晉綏軍第358團的團長楚雲飛,要來獨立團進行參觀,讓他做好準備,給客人們進行戰術表演。

二戰區長官部組織了參觀團,前來八路軍部隊參觀。楚雲飛對李雲龍的獨立團感興趣,於是帶副官孫銘來到了獨立團。

此時,獨立團正在操練,李雲龍、趙剛就在訓練場上接待了楚雲飛等人。

楚雲飛和李雲龍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首先,二人的身材相仿,身材都頎長、健壯,久經戰陣,渾身散發著桀驁不遜的氣質。

他們又有著明顯的不同,那就是楚雲飛軍容嚴整,是一個非常講究的人,而李雲龍不修邊幅,就是一個大大咧咧的人。

雙方互相介紹身份之後,楚雲飛首先就說,李雲龍打的蒼雲嶺和李家坡之戰,他表示十分讚賞。

李雲龍也誇讚楚雲飛畢業於黃埔軍校,能文能武,第358團是二戰區的王牌主力。

總之,二人惺惺相惜,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

寒暄過後李雲龍邀請楚雲飛到團部休息,楚雲飛卻對獨立團正在進行的訓練感興趣,要求進行觀摩。

楚雲飛看到一隊獨立團的官兵正在演練刀法,他說道:“雲龍兄,你的大刀隊看來是得到了第29軍刀法的真傳。”

李雲龍稱讚道:“雲飛兄果然是個行家。我們團的參謀長張大彪,他以前就是29軍大刀隊的排長。”

楚雲飛望著張大彪說道:“雲龍兄,你真是能夠網羅天下的英才啊。”

李雲龍笑道:“你雲飛兄,也不會隻收酒囊飯袋。”

較量和爭勝是男人,尤其是軍人的本能。楚雲飛這次是有備而來的。

楚雲飛笑道:“看來雲龍兄是要考教一下咱們的功夫了。孫銘,你就露一手,讓李團長指點一下吧。”

楚雲飛的副官孫銘上尉是個練家子,他站在一個沙袋跟前,紮了一個馬步,運了運氣,竟然就用手指捅破了沙袋。

孫銘露的這一手,顯示了他高超的武功,就連張大彪看了以後都覺得自歎不如。

“好功夫。”李雲龍說道。

他想著找人來露一手,把孫銘比下去,一轉眼就看到了魏和尚站在他的身後。

魏和尚是徐大龍特地安排在李雲龍身邊的,他知道楚雲飛會安排這一出比試的。

李雲龍心中暗喜,於是說道:“和尚,那你也給楚團長露一手吧。”

魏和尚運足了力氣,一腳踹了出去,竟然將一堵牆給踹塌了。

魏和尚露的這一手,給李雲龍長臉了,至少能夠跟孫銘的功夫打成平手。

楚雲飛是有備而來,他看孫銘冇有占到上風,看到魏和尚身上揹著駁殼槍,說道:“這位小兄弟,我能不能借你的駁殼槍看看?”

魏和尚把槍遞給了楚雲飛,楚雲飛看了看後說道:“槍是一把好槍,可惜膛線老了點兒。”他隨後就把槍還給了魏和尚。

他的這些舉動是為了進行鋪墊,來顯示他自己的好槍法。

楚雲飛掏出了自己腰間的配槍,一手握住一把,然後尋找射擊目標。

事情很湊巧,天上飛過來幾隻麻雀,楚雲飛左右開弓,彈無虛發,將正在飛掠而過的兩隻麻雀打了下來。

楚雲飛的這一手的確是漂亮,就連自認為具備狙擊手潛質的趙剛也自歎不如。李雲龍知道獨立團除了徐大龍之外,恐怕冇有人能比得了了。

可是此時徐大龍不在身邊,他也不好專門去叫他過來。

李雲龍笑道:“雲飛兄真是好槍法啊!兄弟佩服。”

楚雲飛十分得意,他說道:“我這槍是比利時fn公司生產的,口徑6.3mm,彈倉容量6發,此槍名叫勃朗寧,出廠的時候就是一對,一雌一雄。我跟雲龍兄一見如故,我想把這隻雌槍送給雲龍兄。”說著他就把槍遞了過來。

李雲龍卻冇有伸手去接,他搖了搖頭,說道:“這槍我不能要。如果要的話,你就把那隻公的給我。”

楚雲飛好奇地問道:“雲龍兄,你此話是何意?”

李雲龍說道:“我堂堂的一個大丈夫,戴一支母槍,我怕被彆人笑話。”

楚雲飛哈哈大笑,說道:“我自狂歌向天笑,飛揚跋扈為誰雄。雲龍兄真乃大丈夫也。好,我就把這支雄槍送給你了。”

趙剛看到楚雲飛出口成章,他也不甘示弱,說道:“不求連城璧,但求殺人劍。楚團長和我們李團長一見如故,惺惺相惜,此乃兩軍合作的一段佳話。”

這時,楚雲飛說道:“貴部有一支騎兵部隊,戰鬥力非常強悍。上一次多虧了他們的幫忙,幫我搶回了被日偽軍劫走的糧食。

這件事情,還是要向貴部表示感謝。”

李雲龍笑道:“都是抗日的隊伍,應該的。”

楚雲飛問道:“那個帶隊的徐大龍現在在哪裡?我想見他一麵。”

李雲龍說道:“和尚,去把你們連長叫來。”

魏和尚應了一聲,跑去叫人了。

不一會,徐大龍就跑步過來了。他首先向李雲龍和趙剛敬了禮,然後很有禮貌地向楚雲飛立正、敬禮,說道:“長官好。”

楚雲飛說道:“這位小兄弟,上次的事情,還是要多謝你了。”

徐大龍說道:“長官,客氣了,友軍之間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楚雲飛對李雲龍和獨立團很感興趣,說實在話,至於戰士們的大刀表演和那些刺殺訓練,楚雲飛有些看不上。他認為這雖然體現了八路軍的勇敢精神,可是也代表了他們戰術水平的落後。

他想看看獨立團的部隊到底有什麼樣的戰術水平,於是他說道:“雲龍兄,能不能讓這位徐連長和他手下的弟兄們,進行一下戰術演練。”

李雲龍也是個好勝的人,剛纔他被楚雲飛在槍法上壓了一頭,就想著讓徐大龍他們來露一手,把麵子給他找回來。

他說道:“冇問題,大龍,既然楚團長要看,你們就出來練一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