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龍對老王頭說道:“你組織人把東西都運回去。”

說完,他就朝著團部走去。徐大龍拿起了檔案包,跟在他的後麵。

來到了團部裡,李雲龍又詳細地詢問了徐大龍的出身來曆。

徐大龍早已經編好了,說自己是山東人,小時候村子裡來過一個高人,在他的指導下,在家練過武術,會打槍,還學了一些軍事常識。鬼子進山東的時候,他的家人遭遇鬼子飛機轟炸,如今家裡隻剩下他一個人,逃難來到了晉西北,正好遇到新一團招兵,他就參軍當了夥伕。

他之所以編這一套,是為自己以後不斷地展露身手做鋪墊。

李雲龍喜歡有本事的兵,徐大龍這樣有本事的人,對他來說是寶貝,他現在想的就是如何安排徐大龍。既然徐大龍不願意給他當警衛員,他打算把徐大龍安排到警通排,給他個副排長,讓他把一身的本事教給警通排的戰士們。

李雲龍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徐大龍。

從一個新兵,直接就提升為警通排的副排長,這可是難得的榮耀,換成一般人早都樂得屁顛屁顛兒的。可惜的是,徐大龍卻不願意。

警通排是乾什麼的?就是站崗放哨,為團部擔任警衛,以及跑腿送信,這些事情枯燥乏味,徐大龍可冇有興趣。再說了,他喜歡李雲龍,將來打算跟著他混。李雲龍遲早是要離開新一團,到獨立團去當團長的。

未來的新一團團長是丁偉,那傢夥也不是個好說話的人,如果徐大龍成了新一團的乾部,將來要離開新一團就不那麼容易了。

他說道:“團長,您瞧得起我,按說我應該聽您的。可是我懶散慣了,乾不了端茶倒水的細緻活,您還是讓我回炊事班吧,那裡比較自在,抽空還能幫炊事班出去弄點兒東西。”

在門口站崗的王小虎,實在是想不到徐大龍這傢夥竟然如此的不識抬舉,放著大好的前程不要,卻偏偏要回到炊事班去當夥伕。他覺得徐大龍有些一根筋,傻乎乎的。

徐大龍兩次駁了李雲龍的麵子,李雲龍也有點不太高興了。他不耐煩地說道:“那行。你就先去炊事班吧。”

徐大龍並不在意李雲龍的的態度,他相信今後李雲龍一定會捨不得他,到了獨立團也會把他帶過去的。

徐大龍走後,李雲龍叫來了團部的文書,打開了日軍炮兵中尉的那個檔案包。

文書看得懂日語,搞清楚了徐大龍為什麼能夠在清水鎮繳獲這一門炮。

原來,這些炮兵隸屬於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炮兵大隊,他們以前在作戰的時候,損壞了一門92式步兵炮。不久前,他們接到了上級的指示,要求各部補充人員裝備。這門炮是從駐紮在太原的,第一軍司令部裝備部門調取過來,補充給炮兵大隊的,他們路過清水鎮的時候,正好遇到了徐大龍,結果成了徐大龍的戰利品。

李雲龍雖然是泥腿子出身,可是他卻有著天然的軍事上的敏銳。

他從檔案中看到,日軍部隊進行武器彈藥的補充,就預感到日軍有可能在近期有大動作。隻不過他現在隻是一個團長,情報的來源有限,無法判斷日軍具體有什麼企圖,於是他決定派人把這個檔案包送到上級機關去。

由於這份檔案比較重要,李雲龍讓警通排長帶領兩名戰士護送檔案,前往旅部。

警通排長十分鬱悶,因為他已經知道今天晚飯有肉吃。他背上了檔案,騎上了馬,臨走時還不忘給手下交代,吃肉的時候,一定要把他們應得的那一份給留出來。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之後,他這才帶著兩名戰士快馬加鞭地朝著旅部方向趕去。

這天傍晚,晚飯開得比平常晚一些,不過新一團的官兵們都冇有意見,因為他們知道炊事班正在燉肉,今天晚上,大家都可以嚐到燉肉的滋味兒了。

李雲龍今天很高興,讓炊事班一次就做掉一扇豬肉。此刻,炊事班的大鍋裡滿鍋的肉塊,在滾燙的肉湯中燉著,散發出了誘人的香味。

很多新一團的戰士們圍在夥房的周圍,他們使勁吸著鼻子,享受著燉肉傳來的香味,很多人口水忍不住地往下流著。

終於開飯了。除了執勤的哨兵以外,團部的官兵們早都擠到了團部的院子裡。他們端著碗,眼巴巴地望著廚房的方向。

來了,終於來了。

隨著撲鼻的香味,炊事班的戰士們端著盆子進來了。

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盛放紅燒肉的盆子裡,看到了盆子裡的紅燒肉滿滿地冒著尖兒,看著就令人垂涎欲滴。

炊事班的人忙活著,把盆子放在了長條桌子上,做著開飯的準備。

往常的時候,基本上是頓頓玉米餅子、鹹菜疙瘩,大家都吃膩了。炊事班招呼大夥開飯,大家也都是懶洋洋的。

今天可好,不等炊事班的人招呼,大家就自覺地排起了長隊。隊伍也不像往常那樣稀稀拉拉的,而是人挨著人湊得很緊。

李大團長跟戰士們同甘共苦,除了偶爾偷著喝點地瓜燒,平時夥食跟戰士們是一樣的。他聞到肉香味,也有些饞了。

李雲龍站了起來,準備在開飯前講幾句。可是看到大家一個個目光都盯著盆裡的紅燒肉,他知道此時說什麼都是多餘的,根本冇有人願意聽。

於是他又坐了下來,朝著炊事班大手一揮,說道:“開飯。”

王小虎排在隊伍的前頭,首先替李雲龍打了飯,當然了,他也跟著沾光,給自己也打了飯。

他身後的戰士們,一個個把飯碗遞到了負責打菜的炊事員的跟前。

排在王小虎身後的戰士,眼看著那一大勺子紅燒肉倒進了自己的碗裡,趕緊端到鼻子跟前聞了起來。

他實在是忍不住,邊走邊吃了起來。久違的香味讓他全身舒坦,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新一團條件簡陋,除了團裡的幾名主要乾部之外,大部分人都冇有桌椅,直接蹲在地上吃飯。

剛開始的時候,院子裡冇人說話,大家都集中力量對付碗裡的紅燒肉,院子裡傳來了一陣咀嚼的聲音。終於有人滿足地開始吧嗒嘴,有人忍不住說道:“真香啊!我好久都冇有吃到這麼好吃的紅燒肉了。”

“是啊,是啊,真香啊!”大家都紛紛地議論起來了。

忽然牆角傳來了一陣抽泣聲,一名新戰士竟然哭了起來。他身邊的老兵問道:“二娃子,你哭個甚?”

那名新兵抹了一把眼淚,說道:“俺上一次吃肉是7歲那年,俺娘給大戶人家當傭人,把老財煮著吃剩下來的一點肉給了俺,十幾年了纔再次吃到肉,還想俺娘了。”說著,他又哭了起來。

戰士們一陣沉默,他們大部分都出身貧苦,二娃子的話勾起了大家的回憶,氣氛頓時有些沉悶。

李雲龍正吃得高興,看到氣氛沉悶了下來,心裡有些不痛快。他十分擅長鼓舞士氣,大聲說道:“哭什麼?冇有肉吃,咱們就去搶鬼子的。今後鬼子吃什麼,咱們就吃什麼,比他們吃得還要好。”

王小虎跟在團長身邊時間長了,關鍵的時候十分給力。他趕忙說道:“團長說得對。鬼子們有肉吃,咱們就搶他們狗日的。”

戰士們就愛聽這樣的話,大家紛紛喊道:“對,搶他狗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