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雲飛看到高連勝那狼狽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

他怒道:“八路軍攔截鬼子,你們為什麼不留下來幫助他們一起打?”

高連勝驚魂未定地說道:“那些鬼子和偽軍太多了,我想給團裡儲存點實力,這才,這才……”

楚雲飛覺得十分窩火,他不想讓八路軍看358團的笑話,立刻率團部警衛連和一個營的部隊出去接應那些八路軍。

楚雲飛等人趕了七八裡路,就看到前麵出現了一隊人馬,他立刻命令部隊準備戰鬥。

他手舉著望遠鏡,仔細地觀察著。

不久以後,他就看清楚了前麵來的是八路軍,於是,他就帶著警衛連策馬迎了上去。

徐大龍已經知道這些部隊是晉綏軍的人,看到前麵一個穿呢子大衣、佩戴上校軍銜、身材高大魁梧、滿臉高傲的軍官,就知道他是第358團的團長楚雲飛。

徐大龍翻身下馬,朝著楚雲飛走去。

楚雲飛也下了馬,等著徐大龍過去。

徐大龍來到了楚雲飛的麵前,立正敬禮,說道:“長官好,八路軍獨立團特勤連連長徐大龍,向您致敬。”

楚雲飛還禮說道:“是李雲龍的部隊吧?”

徐大龍說道:“是,長官,我們的團長正是李雲龍。”

楚雲飛問道:“剛纔你們跟日本人交火了,那些日本人呢?”

徐大龍說道:“日軍一個小隊,偽軍一個連,已經全部被我們殲滅了。貴軍的12輛拉糧食的大車,也都被我們截了回來,特地給長官送了過來。”

楚雲飛往八路軍的隊伍後麵看了看,果然看到了那十幾輛大車。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問道:“那些日偽軍都被你們殲滅了,你們來了多少人,傷亡了多少人?”

徐大龍說道:“是的,長官,日偽軍一共167人,無一漏網。我軍參戰的部隊一共122人,陣亡兩人,輕傷四人。”

說實在話,楚雲飛和大多數的**將領一樣,認為八路軍裝備和訓練落後,對他們有些輕視。

最近因為新一團和獨立團連續打了蒼雲嶺和李家坡兩個漂亮仗,他纔對八路軍觀感改善了許多,並且對李雲龍印象深刻。

眼前,徐大龍等人創造的戰績更讓楚雲飛加深了對獨立團的印象。

他由衷地讚道:“難怪呢,看來李雲龍真是一個會帶兵的人,有機會的話,我倒要去跟他會上一會。”

楚雲飛命部下接收了那十幾輛大車的糧食,對徐大龍說道:“徐兄弟,這次要感謝你們了,跟我一起回團部喝杯茶吧。”

徐大龍說道:“謝謝長官了。我們還要趕回去,向團長彙報,這就告辭了。”

說完,他朝著楚雲飛敬了個禮,上馬帶領部隊離開了。

望著徐大龍等人的背影,戴著一副近視眼鏡的358團參謀長方立功說道:“團座,你看到冇有,八路軍的這支部隊全都是騎兵,全套的日式裝備,想不到獨立團竟然還有這麼厲害的部隊,看來這個李雲龍還真不是一般人啊。”

楚雲飛點了點頭說道:“最近二戰區長官部要組織一個觀摩團,去八路軍那裡參觀。我準備去一趟,就去李雲龍的獨立團看看。”

楊村,獨立團團部。

在李雲龍的房間裡。趙剛興奮地念道:“

此次新河縣城方向作戰,總共進行大小戰鬥四次,殲滅日軍一個步兵小隊、偽軍一個連、一個保安中隊、一個警察所,共計324人,繳獲迫擊炮一門、歪把子機槍一挺、捷克式輕機槍五挺、擲彈筒兩具、38式步槍四十一支、漢陽造243支、駁殼槍12支、王八盒子兩把、迫擊炮彈16發、各種子彈49200發、大洋17400塊、金條、金銀首飾、日元、法幣、中儲券、大花臉大約價值大洋29000餘,戰馬兩匹、馱馬14匹、騾子5頭,其他物資……”

趙剛唸完後,興奮地說道:“老李,這一次收穫可真是不小啊。”

張大彪也樂得合不攏嘴,在徐大龍的肩頭使勁地捶了一拳,朝著他們三人豎起了大拇指。

李雲龍笑眯眯地望著站在眼前胸脯挺得老高的徐大龍、孫德勝和王承柱,笑道:“乾得不錯。不愧是老子從新一團帶來的兵,給老子長臉了。

哎,我說孫德勝,你小子怎麼負傷了呢?真是冇出息。怎麼樣,冇事吧?”

孫德勝得意地說道:“冇事,團長,您就放心吧。”

說著他還故意地晃了晃受傷的胳膊,冇想到這傢夥隻顧得瑟了,這一折騰傷口還真的有點疼,他眉頭皺了一下,不敢吭氣,咧著嘴勉強地笑著,模樣有點兒難看。

李雲龍端起酒碗,說道:“你們幾個都是好樣的,來,每人賞你們一口地瓜燒。”說著,就把酒碗遞了過來。

徐大龍等三人依次喝了碗中的酒。

徐大龍說道:“團長,政委,還有一件事情要向你們報告。這次我們遇見了晉綏軍358團的部隊,當時他們正遭遇日偽軍的追擊,我們出手相救,並且奪回了他們被日偽軍搶去的12輛大車的糧食。

為了搞好跟友軍之間的關係,我們將那些糧食都還給了358團的部隊。

他們的團長楚雲飛聽說過新一團打的蒼雲嶺突圍戰,聽說過李家坡之戰,對獨立團的戰績頗為讚賞,特地讓我向團長您問好。”

李雲龍笑道:“可惜了那12車糧食,便宜了晉綏軍那幫小子。”

趙剛讚賞地說道:“這件事情做得好,想不到你們幾個還有如此的政策水平。”

李雲龍說道:“這個358團,我有印象,當初忻口戰役的時候,就是這個358團守著黃河渡口,老子帶著新一團準備渡黃河,這358團的團副楞是不讓過,當時把我氣得差點冇打過去。”

趙剛問道:“為什麼他們不讓過呀?”

李雲龍說道:“那個混蛋拿出了軍政部發的編製表,說上麵冇有新一團的編製,他們不認。

當時老子就端著機關槍問他,這個認不認?哈哈。”

徐大龍說道:“團長,政委,這358團是二戰區晉綏軍的主力,全團有五千多人,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團長楚雲飛畢業於黃埔軍校,深受二戰區長官的信任。”

李雲龍說道:“看來這個楚雲飛還是個人物。不是說他要來嗎?那我就會會他。”

趙剛說道:“你們三個也辛苦啦,先回去休息吧。”

徐大龍等人走後,趙剛說道:“老李,咱們繳獲了這麼多的物資,旅長遲早是會知道的,不如咱們上交一些,省得他找上門來,咱們被動。”

李雲龍笑道:“應該的。你看該怎麼往上交?”

趙剛說道:“那些大洋、日本軍票、大花臉、中儲券、法幣,咱們就都留下吧。那些金銀首飾咱們也變現不了,冇地方花,乾脆就送給旅長吧。”

李雲龍說道:“冇問題,就這麼辦吧。”

趙剛說道:“還有武器彈藥,這段時間咱們繳獲得可不少,全團人手一支槍,還富餘好幾百支,是不是也向旅裡上交一些呢?”

不等李雲龍說話,張大彪馬上說道:“這可不行。這武器彈藥不能上交,咱們現在的人雖然不多,但是咱們部隊還會擴大,到時候恐怕還不夠用呢。”

李雲龍其實跟當張大彪想的是一樣的,不過他這次支援了趙剛的意見。

他說道:“我說大彪,你彆太小家子氣。我覺得老趙說得對,那些武器彈藥是好東西,咱們如果不上交一點,被旅長盯上了,直接朝咱們要,到那時候上交的可就更多了。”

自從李家坡戰鬥之後,趙剛和李雲龍的關係越來越好了,兩人之間也越來越默契了。

趙剛看到李雲龍支援了自己的意見,笑道:“老李,人家都說你是個守財奴,我看現在有進步了嘛。”

李雲龍笑道:“我雖然小氣可是也是大彆山人,不像這裡的山西老西,一個個摳得跟個鐵公雞似的。你說是吧,大彪?”

張大彪知道李雲龍在跟自己開玩笑,他笑道:“團長,你可彆冤枉人,我可不是山西老西啊。哈哈哈!”

不久以後,旅長打來了電話,說道:“李雲龍,你小子現在也大方了,不錯,東西我都收下了。跟我交個實底,你們最近到底撈了多少好處,有冇有藏私啊?”

李雲龍趕忙說道:“我說旅長啊,我們好不容易繳獲了點物資,勒緊褲腰帶孝敬您大旅長,您還懷疑我們,這可太不厚道了。”

旅長哈哈大,說道:“李雲龍,乾得不錯,有空到旅部來,咱們倆一起喝一壺。”

新的特勤連人數已經發展到了77個人,迫擊炮3門、擲彈筒3具、歪把子機槍8挺、駁殼槍32把、馬匹也增加到25匹,實力進一步地增強了。

像往常一樣,徐大龍抓緊時間對部隊進行訓練。

這天蘇曉燕來找徐大龍,她說道:“徐連長,你什麼時候把新民救出來啊?”

徐大龍說道:“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我這就去平安縣城。蘇小姐,你每天在這裡也悶得慌,不如先到衛生隊去幫幫忙,你看可以嗎?”

蘇曉燕心裡惦記著王新民的事情,每天無事可做,的確是很焦躁,她欣然同意,說道:“那好,我願意去幫忙。”

徐大龍向李雲龍請示之後,帶著鄭喜榮、趙小滿再次來到了平安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