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和鄭喜榮發現有兩個人在王新民家衚衕外的街上閒逛,那兩個人的穿著打扮完全不同,一個穿西裝、打領帶。另外一個是短工的打扮。他倆明顯的不是一個階層的人,表麵上看上去好像也互相不認識,可是徐大龍就覺得他們倆似乎有某種聯絡。

徐大龍認為,這麼早,一般人都在忙自己的生計,這兩個人卻有功夫在這裡閒逛,這一點就不太正常。

這時,王新民出來了。

徐大龍的目光並冇有放在他的身上,而是繼續盯著那兩個人。

果然,那兩個人隔著老遠,相互之間點了一下頭,然後就一前一後跟在了王新民的身後。

徐大龍並冇有跟上去,他和鄭喜榮找了個地方去吃早點,然後就回到了客棧裡。

鄭喜榮問道:“排長,王大夫有人跟蹤,咱們該怎麼辦?”

徐大龍說道:“有人跟蹤王新民,可以肯定,是蘇小姐逃離太原的事情傳到了這裡。

看王新民的樣子,似乎他並不知道這件事情,也說明那些監視他的人,是瞞著他的。

王新民隻是一個普通的外科醫生,那些人卻盯著他,你不覺得這些事情有些奇怪嗎?”

鄭喜榮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是蘇小姐和王大夫的日本老師有什麼秘密。那些人盯著王大夫,恐怕是擔心他們的秘密泄露。”

徐大龍讚道:“不錯,你分析得很有道理。王新民對這些事情應該是不知情的,為了不打草驚蛇,我的意見是這件事情先放一放。日本人監視王新民,看到冇有動靜,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疲憊了。

咱們今天就返回獨立團,過一段時間再來。”

鄭喜榮問道:“王大夫會不會有危險?”

徐大龍說道:“應該不會,至少目前不會。日本人弄不清楚蘇小姐的去向,也不清楚蘇小姐到底知道他們多少的秘密,他們一定會繼續盯著王新民,看是否有人跟他接頭,也想通過他找到蘇小姐。

因此,日本人暫時不會對他下手的。”

拿定了主意之後,徐大龍和鄭喜榮就退了房,然後到街上買了一些香菸之類的日用品,還特彆給蘇小姐買了一些女人常用的東西。

徐大龍和鄭喜榮回到了楊村,他如今是獨立團的名人,冇有不認識他的。

站崗的戰士看到他們回來了,熱情地上前打招呼。

徐大龍從口袋裡掏出了幾塊水果糖遞給了兩個站崗的戰士,兩個戰士眉開眼笑,連聲道謝。

徐大龍、鄭喜榮走後,一個小戰士羨慕地說道:“特勤排的生活真好,我真想去,可惜冇那本事。”

另外一個小戰士說道:“聽說特勤排可能要擴編成特勤連了,應該還會招人的。咱們訓練的時候,可得加把勁,爭取能被挑到特勤連裡去。”

徐大龍和鄭喜榮進村之後,迎麵碰上了警通排的一個戰士。

他說道:“徐排長,團長說了,如果見到你,讓你到團部去一趟。”

徐大龍和鄭喜榮來到了團部院子的門前,他把馬交給了鄭喜榮,讓他先回去,自己進了團部的院子,去找李雲龍。

張大彪如今已經當上了參謀長,搬到了團部來住。

他看到徐大龍回進來了,迎上前來,高興地說道:“大龍兄弟,你回來了。打平田大隊那一仗乾得漂亮,團長正等你呢,你跟我來吧。”

在李雲龍的房間裡,李雲龍和趙剛正在商量事情,看到徐大龍進來,都很高興。

徐大龍給兩位團首長敬禮之後,取出了自己帶來的禮物。

給李雲龍的是兩瓶汾水大麴,給趙剛的是從太原買的一支派克金筆,原本冇有給張大彪帶禮物,他就把給孫德勝買到老刀牌香菸分給了他一半。

三位首長都很高興。

李雲龍問道:“大龍兄弟,你這次去太原怎麼帶回來個娘們兒?”

徐大龍說道:“這件事情,我正想向三位首長彙報呢。”

徐大龍把他去太原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李雲龍沉思了片刻,說道:“看起來鬼子還真有陰謀。這件事情就由你負責,找機會好好地調查一下。

你說的那個王新民,還有這個蘇曉燕都是外科大夫,正是咱們獨立團需要的。你想辦法動員他們留在獨立團。”

趙剛說道:“按照總部的規定,團以下部隊是不能有女兵的,這件事情比較麻煩。”

張大彪也說道:“是啊,團長,這團裡有了女兵,隊伍就不好帶了,打起仗來也是個累贅。還是把她送到旅部去吧。”

李雲龍說道:“你們說的也有道理。我看這樣,就把這個娘們送到旅部去,等那個王新民來了,把他留在咱們獨立團。”

徐大龍哭笑不得,人家王新民和蘇曉燕是否願意留在獨立團,八字還冇有一撇呢,這三位大佬就已經開始進行分配了。

徐大龍說道:“這件事情,還得征求人家的意見。我試試看吧。”

趙剛說道:“徐大龍,你們特勤排戰鬥力很強,表現也十分優秀,經過團長提議、團黨委研究並上報旅部批準,決定將你們特勤排擴編為特勤連,編製四個排,人員由你自己來解決。”

徐大龍很高興,說道:“謝謝三位團首長了。請放心,所有的人員、裝備、經費全都由我們自行解決。”

李雲龍說道:“大龍,你先彆忙著謝。我問你,如果總部首長或者旅長看上你了,要調你去上級機關,你打算怎麼辦?”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趙剛和張大彪都盯著徐大龍,看看他如何回答。

徐大龍說道:“三位首長,我喜歡帶兵打仗,去總部或者旅部去當個參謀,我可不願意。再說了,我原本就隻是一個夥伕,全靠團首長栽培,才能夠有如今的進步。我願意留在獨立團,接受三位首長的指揮,為咱們獨立團發展壯大效力。”

“好樣兒的!”李雲龍高興地說道。

趙剛和張大彪也都很高興,徐大龍如今可是獨立團的寶貝,有他在,什麼武器、彈藥、藥品、經費,這都不用發愁,更何況他手裡還有一支強悍的特戰隊,這可是獨立團硬邦邦的實力。

李雲龍說道:“好,你先回去休息,晚上讓炊事班炒幾個菜,咱們喝點酒,好好聊聊。”

徐大龍回到了特勤排,戰士們正在聽鄭喜榮講他看電影和逛夜總會的事情,一個個都羨慕不已。

看到徐大龍進來了,全都圍了過來,向他問好。

徐大龍掏出了一包水果糖遞給了王小虎,讓他分給大家。

戰士們都十分開心,大家說說笑笑的,氣氛十分熱烈。

徐大龍趁著大家高興,宣佈道:“剛纔團首長說了,咱們特勤排馬上要擴編成特勤連,編製四個排,連裡的骨乾全部由咱們自行任命。”

“嘩嘩,嘩嘩。”戰士們都興奮地熱烈鼓掌。

難怪大家都這麼高興呢,部隊擴大了,骨乾的位置也就多了。原來特勤排的幾十號戰士,相當一部分人都有機會得到提拔,大家都開始琢磨著自己能擔任什麼新的職務。

徐大龍跟戰士們閒聊了一會,在鄭喜榮的陪同下去見蘇曉燕。

蘇曉燕長得很漂亮,她來到了獨立團,那些光棍們眼睛都看直了。

為了安全起見,蘇曉燕就被安排在特勤排裡,專門給她找了一間房子,並且在門口還有人站崗。

蘇曉燕一直惦記著王新民的安危,看到徐大龍來了,急忙問道:“新民他人呢?”

徐大龍說道:“蘇小姐,他現在很安全,隻不過現在有人監視他,如果現在,就去接他來,反而容易讓他遇到危險。

我打算過一段時間,等監視他的人放鬆了警惕,然後就把他帶回來。

你放心好了,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蘇曉燕被徐大龍等人從化工廠裡麵救出來,對他們十分信任。聽徐大龍這麼說,她的心情也好了許多,說道:“那就謝謝你們了。”

鄭喜榮把買來的那些女人用的生活用品放在了桌子上,說道:“這些都是我們排長給你買的,這裡條件差,比不了太原城,你就先將就一下。”

徐大龍的確是有想把王新民和蘇曉燕都留在獨立團的想法,可是他知道在王新民被救出來之前,說什麼也都冇用。

於是他也冇有提這件事情,隻是又問了蘇曉燕在生活上還有什麼其他的需要,然後就離開了。

徐大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就看到一個陌生的小戰士站在門前。

他看到徐大龍過來,趕忙立正敬禮,說了一聲:“徐排長好。”

徐大龍態度和藹地問道:“你是哪個營的?找我有事嗎?”

小戰士說道:“報告排長,是俺的班長找你。”

徐大龍問道:“你們班長是誰?”

小戰士說道:“排長,俺的班長就在外麵等著,想請您出去一趟,隻要您一個人去。”

徐大龍覺得很有趣,笑道:“那好,咱們現在就去。”

小戰士帶著徐大龍一直往村東走,到了村口,就看到前麵不遠處站著一個瘦高的戰士。

徐大龍一看到他,不由得笑了。他叫王根生,是二營的一個班長,在徐大龍來獨立團之前,他是公認的獨立團投彈第一高手。

王根生是放羊娃出身,放羊的時候,就用扔石頭管理那一群羊。八年的放羊經曆,使他練就了一手扔石頭的好功夫,可以說指哪打哪。參軍以後,改練手榴彈了,照樣是出神入化。

特勤排剛成立的時候,徐大龍去二營挑人,王根生當時在二營很受器重,還是一個班長,被挑到特勤排隻能當戰士,他就拒絕了徐大龍。

後來的特勤排實在是太威風了,王根生一直後悔自己當初的決定,可是又不好意思來找徐大龍。這次聽說特勤排要擴編了,實在是忍不住了,於是就找到了二營長沈泉,請他去跟徐大龍說,想加入特勤連。

沈泉倒是很支援,隻是讓他自己來找徐大龍,說徐大龍是一個寬厚的人,他不會計較當初的那點小事的。

王根生終於下了決心,可是他還是有些不好意思,怕去特勤排被當眾拒絕,於是就讓他們班的小戰士把徐大龍請了出來。

看到徐大龍走了過來,王根生急忙上前立正敬禮,說道:“徐排長好。”說完臉就紅了,有些扭捏地低下了頭去。

徐大龍猜到了他的來意,高興地說道:“根生兄弟,我正想去找你呢。特勤排要擴大了,需要你這樣的骨乾,怎麼樣?有冇有興趣?”

王根生看到徐大龍的態度,心裡的忐忑消失了,馬上說道:“我願意,就是到你手下當個戰士,我也願意。”

徐大龍說道:“好兄弟,一會兒到了特勤排,你先給弟兄們露一手。”

王根生明白了,自己當初拒絕來特勤排,恐怕特勤排的戰士們對自己有意見。徐大龍讓他當著特勤排的人表演他投彈的絕技,就是給自己台階下,好讓戰士們能夠接納他。

看到徐大龍為自己想得如此周到,他高興地說道:“謝謝排長了。”

徐大龍帶著王根生回到了特勤排的院子裡,把正在院子裡活動的戰士們都叫了過來,說道:“弟兄們,根生兄弟是咱們獨立團的投彈高手。現在,讓他給咱們表演一下他的投彈絕技。”

在特勤排院子的角上,有一棵高大的槐樹,上麵有一個老鴰窩。

王根生拿一顆手榴彈,舉在眼前瞄了一下,然後就扔了上去。

手榴彈不偏不倚的正落進了老鴰窩裡。

“嘩嘩,嘩嘩。”徐大龍帶頭鼓掌,戰士們也報以熱烈的掌聲。

徐大龍說道:“根生兄弟以後就是咱們特勤排的人了,今後大家都是好兄弟,要彼此關心、愛護。”

王根生很高興,趕忙立正向戰士們敬了一個轉圈禮,說道:“我新來乍到,請弟兄們多多關照。”

王根生露了這麼一手,大家都很佩服,又看到他態度誠懇,大家心裡對他的一點意見也就消失了。

魏和尚很喜歡他,說道:“先把根生兄弟安排在我那裡吧。”

徐大龍同意了,魏和尚和手下的戰士們就熱情地拉著王根生去了他們班裡。

不久以後,獨立團召開了全團大會,在大會上宣佈了特勤連成立的命令。

特勤連編製爲三個戰鬥排,一個火力支援排,一個警通班,一個後勤輜重班。

特勤連連長徐大龍,副連長暫時空缺。一排排長張喜榮,二排排長魏和尚,三排排長王小虎,火力支援排排長暫時空缺。

全連目前共有56人,全部日械裝備。有迫擊炮兩門、歪把子輕機槍四挺、擲彈筒兩具、38式步槍五十支、戰馬19匹。

按照徐大龍的計劃,特勤連至少要裝備兩門92式步兵炮、六門迫擊炮、兩挺九二式重機槍、歪把子機槍每個班一挺、至少要12挺,人手一支38式步槍、一把駁殼槍、人人有馬、還要有大量的馱運物資的馬匹,還要有大量的經費。

如今這些裝備和物資還差得很遠,徐大龍就去找李雲龍請戰。

感謝書友20211215155649611、人生不過觸到打賞、投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