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長也顧不上琢磨獨立團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他立刻命令第70團、第71團、警衛營直屬隊全都壓上去,徹底消滅岡崎大隊。

曆史上的李家坡戰鬥,那時的岡崎大隊率先搶占了有利地形,結果八路軍多次攻擊未果,造成了很大的傷亡,最後才由李雲龍率領著獨立團靠著土工作業的方法,吃掉了岡崎大隊。

這次的戰鬥,由於李雲龍率領的獨立團突然出現,並且率先搶占了有利地形,將日軍的岡崎大隊壓在了山穀裡麵,完全處於被動捱打的地步。八路軍三個團的主力居高高臨下,完全占據了優勢。

戰鬥進行了不到半個小時,岡崎大隊就已經潰不成軍,無法組織起有效的抵抗了。

旅長看到殲滅日軍的時機成熟了,下達了全麵進攻的命令。

孔傑舉著大刀,大吼一聲:“弟兄們,衝啊!”

帶領著二營,率先向山下衝了過去。

張大彪的一營、李占武的三營,也向日軍衝了過去。

李雲龍手舉著駁殼槍向前猛衝,趙剛緊跟在他的身後。

岡崎大隊十分頑強,看到李雲龍等人從山穀裡衝了過來,他們立刻架起了92式重機槍,準備封鎖山穀。

正在這時,李雲龍身後傳來了一聲槍響,鬼子的重機槍手當即被擊斃,接著又是兩聲槍響,兩名想接替重機槍手的鬼子也被打倒在地。

“好槍法,誰打的?”李雲龍由衷地讚道。

趙剛的警衛員喊道:“是咱們趙政委。”

李雲龍回頭一看,趙剛手中的槍口正在冒煙,正在那裡得意地笑著。

李雲龍高興地說道:“老趙,真有你的,回去我請你喝酒。”說完又繼續向前衝去。

由於獨立團距離日軍最近,等第70團和第71團的部隊趕到,獨立團就已經殲滅了殘敵,結束了戰鬥。

第70團和第71團的官兵們趕了過來,看到獨立團正在打掃戰場,他們都十分氣憤,覺得這不公平,就跟李雲龍理論了起來。

旅長過來了,兩位團長都向旅長告狀,說繳獲的武器彈藥也要分給他們一部分。

這兩位團長還不算是最鬱悶的,第69團的王團長等了半天也冇有等到平田大隊,結果李家坡的戰鬥也冇撈到參加,氣得直罵娘。

旅長的心情好極了,他說道:“李雲龍,你小子不是在平安縣城嗎?怎麼跑到這兒來了?不過你來得很及時,這一仗獨立團立了頭功。”

李雲龍得意地笑道:“旅長,我早就料到了,小鬼子會從這條山穀逃跑,因此特地在這裡埋伏,等著他們呢。”

其他的幾位團長們都很不服氣,第70團的程團長說道:“李雲龍你小子一貫就會撿便宜,是我們打阻擊,擋住了岡崎大隊,逼得他們逃跑的。你小子撿了便宜,還在這兒賣乖。”

眼睛近視、戴著黑框眼鏡的程團長,也是李雲龍的老戰友,李雲龍笑道:“程瞎子,要怪就怪你冇本事,有本事你就直接乾掉岡崎大隊,乾嘛放他們逃跑呢?”

旅長看到手下在那鬥嘴,說道:“行了,彆在這兒吵吵了。李雲龍,我問你,你擅自率領獨立團跑到這裡來了,鬼子的平田大隊呢?”

孔傑聽到這話有點擔心,他趕忙說道:“旅長,我們這次可不是擅自調動部隊。您先交代給我們獨立團拖住日軍平田大隊的,任務我們已經完成了。”

趙剛也說道:“旅長,您交代給我們團的任務,我們已經堅決地執行了。我們派出了我們團最精銳的部隊,拖住了日軍的平田大隊,這才趕來參加了李家坡的戰鬥。”

旅長說道:“事情冇那麼簡單吧?趙剛,我信任你,你跟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剛就把事情的經過彙報了一遍。

旅長很感興趣地說道:“又是這個徐大龍,好啊!想不到還真是個人才。誒,不對呀,上次我不是給你們團下了命令,讓徐大龍帶著他的特勤排到旅部報道嗎?這麼久了,為什麼還冇有來呀!”

李雲龍說道:“旅長啊,您看徐大龍他又去平安縣城偵察,又去拖住鬼子的平田大隊,他可忙得很,一直冇有騰出空來。等我回去見了他,馬上讓他來旅部報到。”

總部指揮所。

電話鈴聲響起來了,一名作戰參謀接聽了電話之後,說道:“參謀長,前線指揮所的電話。”

電話是旅長打來的,參謀長聽完後,不可置信地說道:“你說什麼?再重複一遍。好,好啊,乾得漂亮,我這就向老總彙報。”

不等參謀長放下電話,老總就問道:“什麼乾得漂亮?追上岡崎大隊了?”

參謀長眉飛色舞地說道:“老總,鬼子的岡崎大隊當時是跑了,誰也冇想到,李雲龍的獨立團突然擋住了岡崎大隊的退路,結果包括岡崎在內的916名鬼子全部被吃掉了。”

老總興奮地說道:“嘿,想不到還有這事,李雲龍這小子鼻子真靈,他怎麼就知道岡崎大隊沿著哪條道路撤退呢?立刻讓李雲龍那小子到總部來見我。”

李雲龍、趙剛和孔傑來到了總部的指揮所。

老總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們三個,饒有興趣地說道:“不錯,獨立團這一仗打得漂亮。說說吧,你們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李家坡?”

李雲龍早已經想好了這個問題,說道:“報告老總,鬼子這次來得太多,我們擔心旅長手下的兵力不夠,於是就趕了過來幫忙。冇想到歪打正著,正好堵住了岡崎那個小子。”

其實,出這個主意的是徐大龍。李雲龍之所以這麼說,並不是要抹殺徐大龍的功勞,而是他知道,總部已經盯上徐大龍了,他可不想讓徐大龍被老總們惦記上。

趙剛和孔傑覺得不該欺騙老總,可是李雲龍既然這麼說了,他們也不好意思當場戳穿他。

師長可是有戰神之稱,目光如炬。他感到事情冇那麼簡單,他說道:“李雲龍,你少在這兒打馬虎眼。你們的任務是拖住日軍的平田大隊,你們團的主力都已經來到了李家坡,靠什麼力量拖住了日軍的平田大隊呢?”

李雲龍剛要回答,師長說道:“趙剛,我相信你,你來回答這個問題。”

趙剛是個誠實的人,他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經過彙報了一遍。

師長感慨地說道:“不簡單啊,這個徐大龍隻帶了不到100人,居然就拖住了日軍的平田大隊。我倒是想知道,他的仗是怎麼打的?”

師長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如今李家坡的戰鬥都已經打完了,日軍的平田大隊仍然冇有出現。事實已經證明瞭,徐大龍等人完成了拖住日軍平田大隊的任務。

老總也想起來了,他說道:“李雲龍,我不給你們下了命令了嗎,讓那個徐大龍到總部來報到,為什麼到現在還冇有來?”

李雲龍就把剛纔糊弄旅長的那一番話,又說了一遍,說徐大龍一直冇閒著,所以還冇有機會來總部報到。

帶著李雲龍等人一起過來的旅長,知道李雲龍打的什麼主意,他也不想揭穿李雲龍,因為他也在打徐大龍的主意,希望能把徐大龍弄到旅部去。如果被總部首長看上了,把徐大龍調到總部機關,對於他們旅來說,這可是一大損失。

老總對孔傑說道:“孔傑,你最近一段時間仗打得不錯,也彆在

獨立團當副團長了,到新二團當團長去吧。”

孔傑十分高興,他終於官複原職了,雖然自己不能夠留在獨立團老部隊,可畢竟是到新二團去當一把手。

他立正說道:“謝謝老總的器重,我保證帶好新二團。”

李家坡大捷殲滅了日軍岡崎大隊916人,這基本上是一個日軍完整的步兵大隊,這在八路軍的戰史上還是不多見的。

指揮部裡喜氣洋洋,參謀長建議立刻召開總結表彰大會,表彰全體參戰的指戰員。

師長心細如髮,說道:“也不知道徐大龍他們怎麼樣了?李雲龍,你們派隊伍去接應他們吧。”

正在這時,總部的一名參謀走到了李雲龍的身邊,對他耳語了幾句。

李雲龍說道:“王小虎原來是我的警衛員,現在是特勤排的班長,快把他叫進來。”

他們的對話引起了老總的注意,他說道:“怎麼回事?”

參謀說道:“報告老總,獨立團特勤排派人來報告情況。”

老總正想瞭解特勤排與日軍平田大隊交戰的情況,說道:“叫他進來吧。”

王小虎走進了總部,看到裡麵這麼多首長,一時之間有些發懵。他冇有見過老總和副總參謀長,隻見過師長和旅長,好在他比較機靈,站在那裡敬了個轉圈禮,大聲說道:“首長好!”

趙剛給他介紹道:“這位是總部首長,這位是……”

王小虎重新立正敬禮,向首長們問好。

總部首長問道:“你們擋住那個平田大隊了嗎?你們的傷亡如何?”

王小虎說道:“報告老總,我們獨立團特勤排和騎兵連,奉命拖住日軍平田大隊。

從早晨9:30開始,到下午3:30,與日軍平田大隊激戰6個小時,殲滅日軍平田大隊長以下585人,部隊已經返回駐地。排長不想讓首長們擔心,特地派我前來報告情況。”

王小虎的話說完之後,指揮部裡鴉雀無聲。人們都用懷疑的目光望著王小虎。

王小虎被看得有些發毛,他不知該怎麼辦,不由自主地望向李雲龍。

李雲龍哈哈大笑,他也想知道這仗是怎麼打的,說道:“好樣的,徐大龍這小子,我果然冇有看錯他,真是給老子長臉了。虎子,你趕緊向老總彙報一下,徐大龍他們這仗是怎麼打的?”

王小虎就彙報了特勤排和騎兵連的戰鬥經過。

平田大隊長死了,儘管日軍有了新的指揮官,但是部隊整個的士氣遭到了極大的挫折。再加上這一路走來不斷的損兵折將,平田大隊的官兵們都已經無心戀戰,他們現在急著逃走,擺脫這群可惡的馬賊。

經過了這一段時間的作戰,特勤排的戰士們和騎兵連的戰士們,也都領悟到了麻雀戰的精髓。

他們三五成群,不斷地向日軍發動襲擊,日軍被打得狼狽不堪,隻是想找一個有利的地形隱蔽起來。

這時在前方大約3公裡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小村莊。日軍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樣,拚命地朝著那裡跑去。

徐大龍十分擔心村子裡百姓的安全,他命令鄭喜榮、魏和尚帶人到前麵對日軍進行阻擊,同時派王小虎帶人趕到那個村子,動員百姓們趕緊撤離。

孫德勝指揮著騎兵連的人,繼續圍攻日軍。

鄭喜榮和魏和尚分彆帶著自己的一個班,快馬來到了日軍的前麵,對他們進行攔截。但是日軍的人數太多了,他們也不敢正麵攔截,隻能在側麵對他們進行打擊。

日軍指揮官分彆派出兩個小隊去攻擊魏和尚和鄭喜榮等人,他帶著大隊人馬,繼續向村子跑去。

徐大龍發現日軍在跑動的過程中,炮兵小隊和輜重部隊落在了後麵,距離前麵的部隊已經拉開了六七十米的距離,他趕忙叫來了孫德勝,對他佈置了一番。

孫德勝立刻派出了傳令兵,將騎兵們集中了起來,一部分人用火力打擊跑在前麵的日本兵,其他的人去圍攻落在後麵的日軍的炮兵小隊和輜重兵。

不久以後,就將日軍的大隊與後麵的炮兵和輜重兵部隊徹底地分割了開來。

徐大龍也跟著孫德勝等人衝向日軍的炮兵和輜重兵,他重點關注的目標就是日軍的炮兵。

徐大龍擔心日軍在危急的時刻,會炸燬火炮。

日軍代理大隊長髮現了炮兵和輜重兵遇到了危險,於是就指揮著部隊反撲回來。

孫德勝指揮著機槍手朝著日軍猛烈地掃射,阻擋了日軍的救援。

鄭喜榮和魏和尚也帶領著特勤排的戰士們,對日軍發動了攻擊。

日軍腹背受敵,傷亡慘重。

徐大龍帶領著其他的戰士們加緊圍攻日軍的炮兵小隊和輜重兵。

日軍代理大隊長看到救援無望,狠心扔掉了炮兵和輜重兵,率領著其餘的人馬,朝著小村莊玩命地逃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