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時間不長,徐大龍就追上了那輛馬車。他開著卡車,超過了那輛馬車,在路邊停了下來。

徐大龍下了車,等著那輛馬車過來,他伸手攔住了他們。

日軍的等級森嚴,馬車上的鬼子和偽軍看到前麵站著一個日軍中尉,趕忙跳下了馬車,恭敬地向他行禮。

徐大龍看到他們冇有防備,突然拔出了早已上了膛的王八盒子,首先一槍擊斃了那名日本鬼子,接著然後又打倒了那兩個偽軍。

長著三角眼的偽軍命挺大,被子彈打中了心臟竟然還冇有死,他不明白這個鬼子為什麼會向他們開槍。

他手捂著胸口,望著走上前來的徐大龍,哀求道:“太君饒命。”

徐大龍想起他欺負肉鋪老闆的樣子,怒火頓時湧上了心頭,他罵道:“你這個狗漢奸,好好的中國人不當,偏要跟著鬼子去當狗,欺負咱們中國老百姓,饒你不得。”說著他又朝著三角眼偽軍的頭上開了一槍,將他擊斃。

徐大龍把馬車上的豬肉和其它的生活物資,裝上了卡車,從地上撿起來他們的武器,這還不算,把他們身上的衣服也扒了下來,全都裝上了卡車,然後就準備離開了。

可是,他看到了拉車的那匹馬,也捨不得扔掉。於是就把馬卸了下來,用繩子拴在了卡車的後麵。然後調轉了車頭,朝著邢家莊的方向駛去。

有了卡車,回去的80裡路程就不算是個什麼事了,到了下午3:00,徐大龍就已經回到了邢家莊。

遠遠地望見邢家莊之後,徐大龍擔心引起新一團的戰士們誤會,於是就爬上了卡車,首先拔掉了車頭上的日本旗,拿著從偽軍的身上脫下來的白襯衣,綁在了三八槍的刺刀上,插在了車頭上,這才發動了汽車,朝著邢家莊方向駛去。

邢家莊的外圍有新一團的崗哨,他們遠遠地看見了一輛卡車開了過來,立刻就引起了警覺。有人回去報告,其他的人拿著槍瞄準了卡車。

很快,接到報告後,從村子裡跑出來一群新一團的人,他們看到那輛卡車駛近,就做好了開火的準備。

帶隊的是新一團的警通排長,他看到卡車頂飄舞的白襯衣,覺得有些奇怪。

於是,他命令戰士們不準開槍,等到卡車開了過來,然後從四麪包圍了上去。

新一團團部。

李雲龍正盤著腿坐在炕上,喝著地瓜燒。忽然聽到外麵一陣急促的跑步聲,接著,就有人大聲喊道:“報告。”

李雲龍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他抬起頭來說道:“進來吧。”

進來的就是那名警通排長,很顯然他十分興奮,氣都冇有喘勻,就大聲地喊道:“報告團長,咱們發財了,有大炮,還有好多豬肉,您快去看看吧!”

李雲龍一時冇有反應過來,他不可置信地說道:“你胡說些什麼,哪裡來的大炮?敢說謊,小心老子揍你!”

警通排長冇在意團長的態度,他激動地說道:“團長,是真的,有92式步兵炮,還有很多炮彈,您快去看看吧。”

這時,王小虎也進來說道:“團長,是真的,真的有大炮。”

李雲龍相信了,雙腿一伸,直接就從炕上蹦了下來,大步朝著外麵走去。

李雲龍來到了村口,就看到外麵已經圍了很多人,有新一團的官兵們,還有很多邢家村看熱鬨的老百姓。看到李雲龍來了,大家閃開了一條道。

李雲龍看到前麵停著一輛卡車,真的有一門92式步兵炮,炮已經被卸了下來,旁邊還擺著不少的炮彈箱子,還有整扇的豬肉和其它物資。

新一團炮兵排的排長王承柱,正在那裡鼓搗那門大炮。

王承柱彆看皮膚比較黑,長著一個蒜頭鼻子,模樣不敢恭維,人卻十分精明,是一名神炮手。

看到李雲龍來了,他滿臉通紅,激動地說道:“團長,九成新的九二式步兵炮,還有64發炮彈,這下可夠小鬼子們喝一壺了。”

九二式步兵炮,是日軍武器裝備中一種非常優秀的武器,口徑:70毫米,炮管長:8.79倍口徑,炮全重:0.212噸,炮全長:2.745米,炮全高:0.62米(帶防盾),高低射角:-10度至 75度,範圍射界:左右45度,彈種:70毫米高爆彈/榴霰彈/煙幕彈。彈重:3.8公斤(高爆彈),最大射程:2788米。

火炮十分輕便,車拉馬拽,還可以拆卸開來,幾個人就可以抬著走,在各種複雜的地形上都可以使用。

李雲龍跟鬼子打仗好幾年了,知道鬼子的92式步兵炮的厲害,早就想繳獲一門,可惜的是一直冇有如願。

他來到大炮跟前,伸手不斷輕輕撫摸著。彆看他粗手大腳的,此刻的動作卻十分輕柔,恐怕是對自己未來的媳婦也不會這麼溫柔。

老王頭已經統計過了物資,他拿著一份清單,在旁邊大聲念道:“日本卡車一輛、馬一匹、92式步兵炮一門、炮彈64發、王八盒子一把、38式步槍4支、漢陽造兩支,各種子438發、大洋26個、日本軍票120元、大花臉1200元、豬肉四扇、調料和調味品若乾、檔案包一個、日、偽軍的軍裝各兩套。

嘿嘿!東西可真是不少,發財了。”

老王頭也是笑得合不攏嘴,露出了嘴裡被彈片崩壞的牙的缺口。

李雲龍一邊聽老王頭的彙報,一邊繼續擺弄著九二式步兵炮。鼓搗了好一會,才滿意地直起了腰。他疑惑地問道:“這些東西是哪來的?”

炊事班的弟兄們早已經聞訊趕了過來,他們簇擁著徐大龍,驕傲地喊道:“團長,是俺們班的徐大龍,這些東西都是他繳獲來的。”

難怪他們激動,炊事班在戰鬥部隊,曆來被人瞧不起,今天他們終於揚眉吐氣了。

徐大龍剛入伍,來到了炊事班,又是個夥伕,平時就在廚房裡忙活,李雲龍對他冇有印象。

他滿眼欣賞地望著徐大龍,說道:“說說看,怎麼繳獲的這些東西?”

徐大龍一臉憨厚地笑著,他把司務長如何派自己出去搞肉,以及如何遇見了鬼子和漢奸,然後殺了那些鬼子和漢奸,搶來了這些東西的情況,簡單地說了一下。

他說得雖然輕描淡寫,但是人們卻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凶險和驚心動魄。

李雲龍十分高興,伸手在徐大龍的肩膀上使勁擂了一拳,說道:“好小子,有兩下子,不愧是我李雲龍的兵,乾得漂亮。”

徐大龍一臉憨厚地笑著。

李雲龍十分興奮,他說道:“你叫徐大龍,我叫李雲龍,名字裡都有個龍字,看來咱倆有緣分,怎麼樣?來給我當警衛員吧。”

“這個,”徐大龍有些猶豫了起來。說實在話,他真的不願意去當警衛員,整天在領導鼻子底下轉悠,他感到不自在。

他扭頭看了看老王頭,說道:“團長,我粗手笨腳的,乾不了警衛員,還是讓我在炊事班燒火吧。”

在新一團,李雲龍就是天,他的話就是命令,冇人敢違抗。不過今天李雲龍真的很高興,冇有計較徐大龍的態度,他看了看那些圍觀的老鄉們,對村長說道:“感謝鄉親們對我們的支援,繳獲的豬肉,你們拿一扇回去吧。”

鄉親們早就對那些豬肉眼饞了,聽到這裡不由得歡呼了起來。

李雲龍對徐大龍笑著說道:“你先跟我回團部,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對了,把那個檔案包也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