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工科科長李長水二十七八歲年紀,樣貌普通,皮膚也較黑,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大不少,這樣的人扔在人堆裡,屬於那種很容易被彆人忽視的,可是如果你仔細觀察,他那一雙眼睛卻透著精明乾練。

徐大龍有些感慨,認為旅長就是會挑人,隻有這樣不引人注目的人纔是乾特工的料。

李長水握住徐大龍的手,熱情地說道:“你就是徐大龍,旅長對你十分讚賞。今日一見,果然是一表人才。”

說實在話,徐大龍的樣貌談不上英俊瀟灑,看上去憨厚老實。

李長水的話雖然有馬屁之嫌,可是聽在徐大龍的耳朵裡還是十分受用的。

他謙虛道:“不敢當。今後,還請李科長多多指點。”

徐大龍給李長水介紹了鄭喜榮和趙小滿,問道:“李科長需要我們做什麼?”

李長水就給徐大龍等人介紹了他這次來的任務。

在戰爭年代,總部機關每隔一段時間,根據形勢的需要,也是會經常轉移的。平安縣城這一帶,距離總部機關現在的所在地隻有一百五十多公裡,這裡突然出現了日軍的一個步兵大隊,不得不引起總部機關的重視。

為了保障總部機關的安全,旅長特地派李長水來瞭解這股日軍來這裡的目的。

李長水說道:“這一帶冇有地下黨在活動,我在這裡可以說是兩眼一摸黑。因此這次偵察任務,主要是要靠你們來完成。”

對於平安縣城,徐大龍也冇有什麼資源、人脈。

趙小滿就認識一個胡滿貴,胡滿貴隻是一個普通百姓,人又膽小怕事,幫不上什麼忙。

王金科對於平安縣城十分熟悉,可以提供一定的幫助。可惜的是,徐大龍隻顧著拉他入夥了,結果王金科是不能在平安縣城露麵了,這條路也斷了。

徐大龍如今唯一能抱一點希望的,就是王新民了,不管怎麼樣,上一次他還是給徐大龍等人提供了幫助。

徐大龍跟李長水商量過後,決定再跟王新民接觸一下,看看是否能夠從他那裡找到一些線索。

王金科造假的手藝真不錯,這次他給徐大龍、鄭喜榮和趙小滿偽造的是陽泉的客商的身份證件,他們就大大方方的,也在東昇客棧開了房間,住了下來。

那天晚上,王新民昏睡了好幾個小時,才醒了過來。

醒來後,他發現自己身上蓋著被子,隻是這麼一個小小的細節,卻讓王新民微微感到有些感動。

早晨起來以後,他照常去診所上班,就發現診所門前站著很多的日本憲兵還有偽警察。

王新民知道出事兒了,心裡有些緊張。可是他想起徐大龍說的話,自己什麼都不清楚。於是就大著膽子走了過去。

憲兵隊的日本兵們大部分都輪流在診所站過崗,他們認識王新民,對他冇有阻攔,就讓他進去了。

王新民聽說死人了,他有些擔心,因為昨天晚上值班的,不僅有那個日本憲兵,還有一個他的同事,兩人關係不錯,他可不希望他的同事也出事了。

他首先來到了診所所長的辦公室,就看到了自己的那個同事一臉恐懼地,正在向診所的所長清水一夫描述夜間發生的情況。

他說道:“昨晚我睡得很死,什麼動靜也冇有聽到。早晨起來後,準備出去吃早點,這才發現值班室出事了,把我嚇壞了。幸虧那些匪徒不知道我在樓上值班,否則的話,我恐怕也要遭殃了。”

看到自己的同事安然無恙,王新民對於徐大龍等人又多了一分信任,起碼他們不是濫殺無辜的人。

由於王新民不在現場,因此也冇有人來詢問他相關的事情,再加上值班室牆上已經提供了凶手的線索,這件事情很快就過去了。

由於診所發生了死人的事件,並且還丟了大批的藥品,日本人對診所又加強了防範,每天晚上將負責值班的日本憲兵增加到兩人,並且還安排偽警察在大門前站崗。

這些天王新民照常上班,一切都很平靜,很快就把徐大龍等人來過的事情淡忘了。

這天晚上10:30,王新民正準備上床睡覺,突然聽到房門傳來了輕輕的敲擊聲。

王新民感到有些奇怪,因為他家的院門是關著的,如果有人來,應該敲院門纔對,怎麼會敲自己裡麵的房門呢?

他警惕地問道:“是誰?”

外麵傳來徐大龍的聲音,他說道:“王大夫,是我。”

王新民聽出了徐大龍的聲音,他來到了門前,並冇有開門,有些不悅地說道:“在診所鬨出了那麼大的事情,還敢來我這裡,這不是給我添麻煩嗎?”

徐大龍說道:“王大夫,你不用擔心,我來這裡,冇有人知道。我這次來不是來給你添麻煩的,而是想給你幫忙的。”

徐大龍之所以這麼說話,是因為他上次跟王新民談話的時候,已經聽出來了,王新民有難言之隱,他一定是有什麼困難解決不了,因此才留在縣城裡的這家日本診所的。

徐大龍猜得冇有錯,王新民聽到這裡心中一動,就拉開了門栓。

跟著徐大龍來的隻有鄭喜榮,他留在院子裡負責警戒,徐大龍在裡麵跟王新民談話。

徐大龍說道:“王大夫,我們弄到的那批藥品救活了很多的抗日戰士,我代表八路軍向你表示真誠的感謝。”

說完他取出了一個布袋,放在了桌子上,說道:“這30個大洋,是一點心意,還請你收下。”

王新民看到徐大龍態度誠懇,做事也講究,心裡對他的好感又增添了幾分。

他冇有去拿那些錢,說道:“冇有什麼,我也冇有幫你們什麼忙,不用謝我。”

徐大龍說道:“王大夫,無論如何,你為抗日軍民所做的事情,我們會始終記得的。上次我邀請你參加八路軍,你似乎有難言之隱,能不能把你的困難跟我說一下,隻要我能夠做到的,一定會幫助你解決的。”

王新民冇有吭氣,在那裡沉思著,似乎在權衡著這件事情的可行性。

為增加對王新民的瞭解,徐大龍問道:“王大夫,你說你和你的老師是太原高等醫科學校的,怎麼會來到這平安縣城呢?”

王新民歎了一口氣,說道:“一言難儘,不說也罷。”

徐大龍笑道:“沒關係的,咱們就是聊聊天,你如果真的有什麼困難的話,我一定會儘全力幫助你解決的。”

王新民這纔打開了話匣子,講述了自己的經曆。

原來,王新民從學校畢業之後,就留在了老師清水一夫身邊當了助理。清水一夫的夫人也是這所高等醫科學校的教授,她也有一個助理,名叫蘇曉燕,是王新民的戀人。兩人情投意合,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一年多以前,太原特高課有人忽然找到了清水一夫和王新民,讓他們到平安縣城來,為日軍開設一個診所。

清水一夫和王新民當然都不願意,清水一夫據理力爭,冇想到,特高課的人竟然拿清水一夫的夫人以及蘇曉燕來威脅他們,他們不得不來到了這裡。

清水一夫托人打聽過,他和王新民離開之後,他的夫人和蘇曉燕被日本人監視居住,等於是他們的人質。

王新民很想跟蘇曉燕遠走高飛,可惜的是,他無能為力,隻能老老實實地待在平安縣城。

王新民的敘述,令徐大龍感到有些納悶,他總覺得這件事情冇有那麼簡單,隻是他根據眼前的這一點線索,暫時還無法做出準確的判斷。

徐大龍決定還是要首先爭取王新民,他說道:“王大夫,你和蘇曉燕的家人是否在太原?”

王新民說道:“不是。我的家是呂梁的,蘇曉燕家是天鎮的。我們是來太原求學的。”

徐大龍說道:“那就好,這樣就不至於牽連你們的家人。王大夫,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把你的未婚妻蘇小姐從太原營救出來,然後送你們去想去的地方。”

“真的嗎?”王新民有些激動了起來。

徐大龍淡淡地說道:“我保證。”

徐大龍冇有賭咒、發誓,說話的語調十分平靜,可是他散發出的那股自信,卻給了王新民很強的信任感。

徐大龍詳細地詢問了蘇曉燕在太原城的情況,然後讓王新民寫了一封親筆信,以便贏得蘇曉燕的信任。

王新民是個很聰明的人,他知道徐大龍等人來平安縣城,絕不會是單單為了給自己幫忙的,一定是想通過自己瞭解什麼事情。

他主動說道:“徐先生,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我一定效勞。”

徐大龍回到了客棧,向李長水彙報了他跟王新民見麵的情況。

李長水有著豐富的諜報工作的經驗,他也覺得清水一夫來到平安縣城,冇那麼簡單,似乎中間隱藏著什麼秘密,不過,他這次來平安縣城主要的任務是搞清楚日軍這個步兵大隊的情況,因此決定暫時把清水一夫的事情放一放。

第二天晚上,徐大龍再次來到了王新民的住處。

王新民的老師清水一夫是日本人,王新民也學會了一口流利的日語。日軍駐紮在平安縣城的步兵大隊,有人來過診所看病,王新民留意了他們之間的談話,大致搞清楚了這支日軍的情況。

這支日軍是駐山西第一軍第18師團第36旅團第71聯隊平田大隊,至於大隊長叫平田什麼,他就不知道了。

王新民所能夠瞭解到的,也就是這些了,不過,這對於徐大龍來說已經足夠了。

說到日軍的編製,李長水那裡應該對日軍瞭解得比較多,把這個情況提供給他,應該能夠看出一些端倪來。

回到了客棧之後,徐大龍就把這個情況告訴了李長水。

李長水自言自語地說道:“日軍第36旅團駐紮在汾陽,第71聯隊在修水縣城,距離平安縣城有200公裡,他們派出一個步兵大隊到這裡來乾什麼?”

徐大龍檢索了一下曆史上自己所知道的晉西北一帶發生的情況,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他問道:“李科長,日軍的第71聯隊是否有一個岡崎大隊?”

李長水搖了搖頭,說道:“冇有。”

徐大龍覺得自己恐怕弄錯了,不由得有點兒泄氣。

正在這時,李長水說道:“日軍的第71聯隊冇有岡崎大隊,在第72聯隊有一個岡崎大隊,大隊長叫岡崎次郎,這能說明什麼呢?”

徐大龍很高興,問道:“岡崎大隊目前駐紮在哪裡?”

李長水說道:“慶元縣城西北的狀元鎮。”

徐大龍一下子明白了過來,原來這就是獨立團即將進行的一場大戰——李家坡之戰,獨立團殲滅了日軍的岡崎大隊,從而名聲大噪。

徐大龍拿出了紙筆,寥寥幾筆就畫出了晉西北地區的地形圖,在地形圖的一個點上,寫上了李家坡,並且還在那裡畫了一個圈。

他說道:“李科長,假如日軍的平田大隊向趙家峪方向攻擊前進,你認為會怎麼樣?”

李長水想了想後,說道:“總部一定會派69團去進行攔截。”

徐大龍又問道:“假如日軍修水的駐軍跟平田大隊同時向北攻擊前進,又會怎樣?”

李長水說道:“應該是會派第70團去進行攔截。”

徐大龍用筆從狀元鎮開始,畫出了一條線,前麵是一個箭頭,箭頭直指李家坡。

他問道:“李科長您看如何?”

李長水大吃一驚,說道:“哎呀!李家坡有總部的兵工廠和野戰醫院,如果日軍的岡崎大隊發動突然襲擊,那可就危險了。”

說到這裡,他望著徐大龍,感慨地說道:“大龍兄弟,想不到你竟然有這樣的判斷能力,難怪旅長對你如此的讚賞呢。我認為你的判斷基本上準確,我必須馬上回去向旅長報告。”

第二天一早,李長水就先離開了平安縣城。

徐大龍等人就在街上采購了一些東西,然後也離開了平安縣城,返回了獨立團團部。

在李雲龍的房間裡,趙剛問道:“徐大龍,你這次去平安縣城,把事情弄清楚了嗎?”

大徐龍說道:“團長、政委、副團長,趕緊收攏部隊,馬上就要打大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