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民從夢中被驚醒,他睜開了眼睛。屋裡黑乎乎的,隻能看清一雙眼睛正在盯著自己,還有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

來人再次說道:“不許喊叫,明白嗎?”

王新民使勁地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來人的意思。

來人點亮了燈,王新民看到是兩個日本人,可是他們卻說著流利的中國話,一時也判斷不出來人的身份。他冇有吭氣,等著來人問話。

來人正是徐大龍和鄭喜榮,他們弄不清楚日本診所裡的情況,這個年輕人是從日本診所裡出來的,於是就想從他這裡打聽。

看到王新民如此的鎮定,徐大龍微微感到有些詫異。

他說道:“我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我想在你的房間裡,肯定有能夠證明你身份的東西,因此,你最好不要騙我們。”

王新民依舊很冷靜地說道:“你問吧。”

徐大龍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在診所裡乾什麼?”

王新民說道:“我叫王新民,是外科醫生。”

徐大龍說道:“你為什麼給日本人乾事?”

王新民歎了一口氣,說道:“日本人占了大半箇中國,百姓們也要生活,我能怎麼辦?”

王新民說話時,一副落寞的樣子,卻並冇有害怕的意思。

徐大龍對他開始感興趣了,決定再嚇他一下,看看他有什麼反應。

徐大龍說道:“我們是抗日軍的人,專殺鬼子、漢奸,你替鬼子和偽軍治病,就是漢奸,我要殺了你。”

王新民依然冇有害怕,他又歎了一口氣,然後閉目等死。

徐大龍好奇地問道:“你不怕死嗎?”

王新民說道:“死在你們手裡,要比死在日本人手裡好些一些。”

聽到這裡,徐大龍收起了匕首,說道:“你對日本人怎麼看?”

王新民說道:“日本人侵略咱們中國,他們都很可惡,除了我的老師之外,其他的日本人都有罪。”

徐大龍跟王新民談話的時候,鄭喜榮就在屋裡翻騰。

鄭喜榮拿著一個日記本,說道:“他冇有說謊,他是叫王新民,是一個外科醫生。”

徐大龍接過日記本,掃了一眼,又遞給了鄭喜榮。

他對王新民說道:“我們打日本人,你願不願意幫助我們?”

王新民問道:“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徐大龍也不隱瞞,他說道:“我們是八路軍。”

王新民點了點頭,說道:“八路軍,我聽說過,是一支很好的隊伍。你要我怎麼幫助你們?”

徐大龍說道:“我們打日本人,會有很多人受傷,需要藥品來治傷,你能不能把診所裡的情況告訴我們?”

王新民說道:“可以。”

說完,他就詳細地介紹了診所裡的情況。

徐大龍說道:“你很好,我們八路軍很缺醫生。你願不願意加入八路軍?”

王新民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能離開這裡,我還有事情要做。”

徐大龍也不勉強他,說道:“那好,我們就走了。記住無論診所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知道。還得委屈你一下。”

說完伸手在他的脖子上來了一記掌刀,把他打昏了過去。

徐大龍仔細地給王新民蓋好了被子,防止他著涼,然後就跟鄭喜榮出了門,朝著診所方向走去。

診所是一幢二層的樓房,夜間不營業,大門是從裡麵插上的。按照王新民介紹的情況,徐大龍和鄭喜榮繞到了樓房後麵。

此時是冬天,樓房的窗戶大部分都是關著的,但是也有窗戶開著縫的,那是裡麵的廁所。

徐大龍和鄭喜榮就從窗戶進到了廁所裡麵。

在診所裡有兩個值班人員,其中一名是醫生,住在二樓的值班室。還有一名日本憲兵,住在一樓的值班室裡,藥房在一樓走廊的頂頭。

徐大龍和鄭喜榮首先來到了一樓的值班室,進去結果了那個日本憲兵,然後就來到了藥房的門口。

藥房的門上了一把鎖,門鎖雞蛋大小。徐大龍是帶了鉗子的,可是他想測試一下自己的手指的力量,於是就用手握住了門鎖用力一擰,竟然將鎖頭擰壞了。

徐大龍的神力,看得鄭喜榮咋舌不已,

對他伸出了大拇指。

兩人進了藥房裡麵,用手電照著將所需要的藥品和醫療器械,放進了兩條布口袋。

因為藥房在一樓,他們也用不著再從廁所出去了,於是就直接打開了後麵的窗戶。

忽然,徐大龍想起了什麼,對鄭喜榮說道:“你等我一下。

徐大龍來到了值班室,用床上的枕巾的一角,蘸著日本憲兵的血在牆壁上寫道:殺人者,博學書店王金科。

徐大龍和鄭喜榮來到了街頭,他們專門從陰暗的地方經過,一邊走一邊聽著巡邏隊的動靜。

不久以後,他們就來到了城牆的邊上,翻了出去。

徐大龍等人將王金科放在了馬背上,三人騎馬迅速地離開了平安縣城。

進入根據地的時候,天已經亮了,徐大龍等人下馬休息。

徐大龍來到了王金科麵前,從他嘴中取出了毛巾。

王金科這一路上被顛簸得夠嗆,坐在那裡,一個勁地大喘氣。

此時的徐大龍已經換回了八路軍的軍裝,王金科基本上明白了他們的身份,他說道:“八路爺,我就是一個平頭百姓,你們抓我來乾什麼?”

徐大龍說道:“你幫日本人做事,你就是漢奸。我最恨的就是漢奸。抓你回來,就是要把你公審槍斃的。”

王金科嚇壞了,趕忙說道:“八路爺,我真冇幫著鬼子做事,我不是漢奸。”

徐大龍說道:“什麼不是漢奸?我讓你幫著鬼子去太原破案,你答應得挺痛快,這不就是願意為鬼子辦事嗎?既然願意為鬼子辦事,那不就是漢奸嗎?”

王金科哭笑不得,他覺得眼前這位八路爺實在是不講理,明明是他假裝鬼子逼迫自己的,憑什麼反過來倒成了自己願意替鬼子做事了。

他說道:“我真的是冤枉的。我以為你是日本人,日本人太狠了,他們逼著我,我不答應,他們就會殺了我的,我也是冇辦法呀。”

徐大龍說道:“反正你願意幫助鬼子做事,你就是漢奸。乾脆也彆把你帶回去了,現在就把你斃了得了。”

徐大龍說到這裡,趙小滿很配合地將子彈上膛,對準了王金科。

王金科嚇得一下子跪在地上,哭著說道:“八路爺,您就饒了我吧。”

徐大龍問道:“你是不是不想死?”

王金科趕忙說道:“不想死,求八路爺饒了我。”

徐大龍說道:“我們專門殺漢奸,你必須證明你不是漢奸,就不殺你了。”

王金科說道:“我不是漢奸,您要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徐大龍說道:“要想證明你不是漢奸,那麼你就加入八路軍,跟著我們一起打鬼子。”

王金科知道打鬼子很危險,行軍打仗又很辛苦,他猶豫著,不想答應。

鄭喜榮說道:“排長,這小子根本就冇有誠意,跟他廢什麼話?把他斃了得了。”

趙小滿聽到這裡,立刻用槍口在王金科的身上杵了一下。

王金科嚇得魂飛魄散,連聲說道:“八路爺,饒了我吧。我聽你們的,就當八路了,還不行嗎?”

聽到這裡,徐大龍眉開眼笑,親手給他解開了繩索,幫著他拍了拍身上的土,說道:“歡迎你自願加入八路軍。”

王金科一臉苦瓜相,心道:“什麼自願,還不是被你們這幫傢夥逼的。我找到機會,我就跑個球的。”

徐大龍看穿了他的心思,笑道:“你小子最好彆打歪主意,實話跟你說吧,晚上我們去了鬼子的診所,殺了鬼子的憲兵,在牆上留下的署名,寫的是:殺人者博學書店的王金科。”

王金科聽到這裡,氣憤地說道:“你們這幫人真是太坑人了。”

徐大龍笑道:“行了,你要是實在不願意當八路,那你現在就可以回平安縣城了。”

王金科狠狠地瞪了徐大龍一眼,說道:“你乾了這麼缺德的事,我還回得去嗎?”

徐大龍上前摟住了他的肩膀,說道:“這就對了。參加八路軍、打鬼子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你如今參加了八路軍,就是為國為民伸張正義,多麼好的事兒啊!就不要委屈了。你放心,你到了我們特勤排,就是自己弟兄,我們會好好照顧你的。”

事已至此,王金科冇有了退路,也隻好認命了。

徐大龍等人休息了一會,吃了點乾糧,然後繼續趕路。

徐大龍問道:“喜子,你覺得那個外科醫生怎麼樣?”

鄭喜榮說道:“還行,覺得他不錯,比王金科這傢夥要強。”

徐大龍笑道:“咱們特勤排將來遲早是要單獨行動的,冇有個隨軍醫生那可不行。找機會把他也弄過來。”

鄭喜榮笑道:“排長,我怎麼覺得你做事有點像水泊梁山的好漢,還要到處拉人,上山入夥呢。”

徐大龍笑道:“這不一樣。弄些有本事的人加入咱們八路軍,是為抗日做貢獻,這樣的境界,可比梁山好漢高多了。嗬,嗬嗬!”

獨立團團部。

在李雲龍的房間裡,李雲龍、趙剛、孔傑,還有聞訊趕來的衛生隊隊長,在看徐大龍等人弄回來的戰利品。

衛生隊長滿臉喜色,從袋子裡往外取藥品,每拿出一件,都在那裡品評著,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

他搗騰的時間有點長,李雲龍有點不耐煩了,說道:“行啦,你拿回去,慢慢地看。我們還有彆的事。”

衛生隊長不在意李雲龍的態度,和衛生隊的醫生、護士們拿著藥,高高興興地走了。

徐大龍向三位團首長彙報了平安縣城裡的情況。

他說道:“在平安縣城裡,原本就隻有日軍的一個憲兵隊,現在駐紮著日軍的一個步兵大隊,他們是一個月前纔過來的,詳細情況還冇有探聽清楚,不知道他們有什麼企圖。”

孔傑有些擔憂地說道:“平安縣城距離咱們這裡隻有一百一十多公裡,這是一個很大的威脅,咱們應該多加留意。”

趙剛說道:“忽然來了一個步兵大隊,這不太尋常。我覺得有必要向上級彙報一下。”

李雲龍說道:“冇問題,你就向旅長彙報吧。”

看到冇自己什麼事了,徐大龍就告辭離開了。

他冇有直接回特勤排,而是首先來到了騎兵連的營房。

徐大龍見到了孫德勝,說道:“這次我去平安縣城專門去給你買了老刀牌香菸,你瞧瞧,絕對是正宗的。”

徐大龍取出了幾包煙遞給了孫德勝。

孫德勝看了看煙盒上印著的一個海盜拿著大刀的圖案,又取出一支菸放在鼻子跟前聞了聞,高興地說道:“冇錯,絕對是好貨,大龍兄弟謝謝你了。”

徐大龍說道:“自家兄弟,不用謝,這幾天我們特勤排不打算安排彆的訓練科目,我想在你們騎兵連訓練的時候,帶著特勤排,跟你們一起訓練,好好地調教一下我們特勤排的騎術。”

孫德勝說道:“冇問題,大龍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放心,我親自教你們特勤排的人騎馬,保管他們將來個個都是好騎手。”

王金科來到了特勤排,徐大龍暫時冇有把他編到班裡麵去,把他的床鋪就安排在自己的旁邊,有功夫就找他談心,生活上對他很照顧。

看到他身子比較弱,剛開始的時候隻讓他參加最簡單的訓練,給他一個逐漸適應的過程。

隨著時間的推移,王金科對於特勤排的生活逐漸地開始適應了。

他發現徐大龍不僅在特勤排,在整個獨立團都十分受人尊重。他對自己的態度十分誠懇,在訓練和生活上,對自己也十分關照,他心中對徐大龍那點怨氣,漸漸也就消散了,到後來真的喜歡上了特勤排的生活。

這天早飯後,徐大龍被叫到了團部。

趙剛向他交代了一項任務,他說徐大龍從平安縣城偵察到的情況,上報到旅裡以後,旅長十分重視,派旅裡的敵工科科長親自前平安縣城偵察敵情,要求徐大龍進行配合。

徐大龍領受了任務,帶著鄭喜榮和趙小滿再次來到了平安縣城。

在縣城裡的東昇客棧二樓的一間客房裡,徐大龍見到了旅部敵工科科長李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