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徐大龍等人抓了這麼多的偽軍,繳獲了這麼多的物資,孫德勝既羨慕又欽佩,對徐大龍說道:“大龍兄弟,你們特勤排真是厲害。幫我跟團長說說,讓我們騎兵連跟著你們一起出去打一仗。”

徐大龍笑道:“放心吧,以後有的是機會。”

說到這裡,徐大龍從衣袋裡掏出了幾包煙,說道:“不好意思,這次出去,冇有弄到老刀牌香菸,就隻有這幾包從鬼子和偽軍身上搜來的本地產的晉陽牌,你就先湊合著抽,下一次我多給你弄點兒好煙。”

孫德勝高興地說道:“大龍兄弟,你真夠意思。我也不那麼挑剔,這晉陽牌就行了。回頭我請你喝酒。”

徐大龍笑道:“相請不如偶遇。今天晚上我請你喝酒,咱們兄弟好好喝一壺。”

徐大龍等人走後,孫德勝對著那些伸長了脖子,還在望著特勤排背影的騎兵們說道:“你們都看到了吧?如果不好好訓練,就隻能看著彆人吃香的喝辣的。給老子好好訓練,練好了,老子帶著你們也出去發洋財。”

獨立團團部。

李雲龍、趙剛、孔傑還有聞訊趕來的張大彪等人都在院子裡,看著徐大龍等人把繳獲來的武器彈藥堆在了院子裡,一個個都眉開眼笑。

徐大龍上前立正敬禮,說道:“報告團長,政委,特勤排外出執行任務,全體返回,應到24人,實到24人,請指示。特勤排排長徐大龍。”

李雲龍笑道:“大龍,這次出去撈了多少油水?”

徐大龍從衣袋裡取出了統計表,交給了政委趙剛。

趙剛興奮地念道:“此戰特勤排總共殲敵175人,其中日軍61人,偽軍114人。繳獲迫擊炮一門、九二式重機槍一挺、歪把子機槍兩挺、捷克式輕機槍四挺、三八式步槍五十一支、漢陽造步槍106支、駁殼槍……”

孔傑笑道:“不錯,大龍兄弟,這一趟收穫真不小啊。”

正在這時,張大彪手裡抱著一挺歪把子機槍,說道:“團長,我們營機槍太少,這次至少也得給我們補充三挺。我們營有好幾個會使92式重機槍的戰士,這挺92式重機槍也給了我們營吧。”

不等李雲龍回答,二營長沈寬、三營長李占武異口同聲地說道:“張大彪,你彆太過分了,有東西也要平分啊。”

眾人這纔看到,不僅張大彪手裡抱著一挺歪把子機槍,二營長沈寬和三營長李占武雙手也冇閒著,每人都抱著一挺輕機槍。

眾人都不由得笑了起來。

李雲龍說道:“我說你們幾個也好意思,想要機槍,有本事也自己去搶。”

三個營長都是有血性的漢子,受不了這刺激,異口同聲地說道:“請團長下命令,我們這就帶著部隊出發。”

趙剛說道:“行啦!你們的心情我們都瞭解了,這批武器彈藥肯定是要給你們發下去的,等團裡研究過後,會通知你們派人來領的。”

三個營長都十分高興,說笑著往外走去。

張大彪對著徐大龍豎起了大拇指,說道:“大龍兄弟,好樣的,回頭請你喝酒。”

第二天上午,在楊村外麵的打穀場上,獨立團為特勤排召開了慶功會。

在宣佈了團黨委對特勤排的嘉獎之後,主持會議的趙剛說道:“下麵,有請特勤排的排長徐大龍上台做報告。大家歡迎!”

徐大龍如今在獨立團可是大名鼎鼎的紅人,官兵們都敬重英雄,人家徐大龍打的那仗,你不服都不行。

聽到趙剛的話,大家都熱烈地鼓掌,同時把目光望向了特勤排。

徐大龍站起來,走到了台上。他先朝著台上的團首長們敬了個禮,又轉身向台下的官兵們敬禮。

看到台上高大威猛的徐大龍,官兵們一直冇有停歇的掌聲,此時更加熱烈了。

徐大龍伸手示意,大家的掌聲才停歇了下來。

徐大龍說道:“弟兄們,感謝大家的鼓勵,其實啊,我們特勤排出去打鬼子,立了一點小功冇有什麼,咱們獨立團的弟兄們個個都是英雄好漢,如果團首長批準你們出去的話,一樣能打出漂亮的勝仗。”

徐大龍這話獨立團的官兵們都愛聽,大家原本都十分佩服徐大龍,看到人家如此的謙虛,更增加了對他的好感,於是熱烈的掌聲又響了起來。

片刻之後,徐大龍接著說道:“要說作戰的經驗,也冇有什麼特殊的。這樣吧,我就把我們特勤排剛剛經曆的戰鬥過程跟大家彙報一下,拋磚引玉,請大家批評指正。”

徐大龍就把這次作戰的戰前偵察、判斷敵情、誘敵增援、伏擊援軍、政治攻心等過程詳細地敘述了一遍。

獨立團的官兵們聽得如癡如醉,一營長張大彪仔細地琢磨徐大龍所講的那些細節,越想越佩服,不住地點頭。

二營長沈寬讚道:“真是想不到,仗還能這麼打,真是讓人信服。”

主席台上的李雲龍笑得合不攏嘴,越看徐大龍越覺得跟自己有緣,難怪兩個人的名字中都有龍字兒呢。

趙剛對徐大龍也頗有感慨,他覺得徐大龍不像表麵上看上去那麼憨厚老實,這傢夥簡直就是一個戰術專家,懂得心理戰、有文化、還會說日語,搞不清楚這傢夥是從哪裡學來的這麼些本事。

他是一個心細的人,徐大龍講話時的內容,他都用筆記本記了下來,認為很有總結的必要,然後在獨立團進行推廣。

孔傑看到徐大龍是越來越喜歡,心裡有些遺憾,覺得李雲龍這傢夥運氣真好,居然能從新一團的炊事班裡撿來這麼一個寶貝。

他越來越覺得自己跟徐大龍搞好關係十分有必要,等到他調走當了團長之後,一定要派一批骨乾讓徐大龍幫著帶出來。

這時,旅部來了一名通訊員,將一份檔案遞給了趙剛。

趙剛接過檔案看完後,傳給了李雲龍和孔傑,三個人都十分高興。

徐大龍做完了報告,趙剛走到了台上,宣佈了旅部的嘉獎令。

他大聲念道:“根據新一團團黨委的彙報,獨立團特勤排在趙莊戰鬥中,協助新一團一營攻克趙莊據點,殲敵300餘名。新一團團黨委建議旅部給予獨立團特勤排集體嘉獎,給特勤排長徐大龍記大功一次。”

丁偉是一個會做人的人,這一點比李雲龍強。在上報趙莊戰鬥的功勞的時候,冇有忘記徐大龍和特勤排的那一份。

徐大龍代表特勤排上台接受嘉獎。

獨立團的官兵們大部分還不知道,徐大龍他們特勤排還立了這麼一份功勞,給獨立團長了臉,大家再次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特勤排的戰士們實在是太露臉了,一個個胸脯挺得老高,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戰士們對自己的排長都十分佩服,在一片掌聲當中,有一個人的掌聲十分刺耳,眾人都望了過去,原來是魏和尚。

魏和尚當初被徐大龍打得實在是丟人,如今他卻感到十分的榮耀。他使勁地鼓掌,這傢夥很有一套,鼓掌的時候,五指併攏,掌心就形成了一個空洞,兩掌交擊的時候,空氣振動發出很大的響聲,一個人就能壓住一班人的掌聲。結果弄得大家都看他,他也不在乎,繼續使勁在那兒拍巴掌。

李雲龍現在越來越覺得,自己成立特勤排的決定十分英明。

他說道:“弟兄們,今後咱們獨立團的人都要向特勤排的人學習。像狼群一樣,麵對獵物,又狠又刁。打仗要多動腦子,吃小鬼子的肉,還不能讓小鬼子咬著。”

慶功會結束之後,張大彪就來到了特勤排的院子,他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二營長沈寬、三營長李占武也走了過來。

沈寬問道:“老張,你來乾什麼?”

張大彪說道:“你來乾什麼,我就來乾什麼。”

三營長李占武說道:“既然大家來的目的都是一樣的,那咱們就一起進去。說好了,三個營都是一樣的,誰也不許爭,不許搶。”

三人進了院子,看到正坐在牆根曬著太陽的徐大龍,就一起走了過去。

王小虎看到三位營長過來了,忙提醒道:“排長,首長來了。”

徐大龍睜開眼睛,看到三位營長,急忙要站起來。

張大彪搶先一步,按住了徐大龍。他仗著自己是跟徐大龍一起從新一團來的,關係要近一些,親熱地說道:“大龍兄弟,真會享福啊。今天陽光真好,我也曬曬。”

說著他也靠牆坐在了徐大龍的身邊。

沈寬也不肯吃虧,就坐到了徐大龍的另一邊。

這下弄得李占武有些尷尬,不知道該在哪兒待著好。

王小虎是機靈人,急忙從屋子裡拿出來一個馬紮,遞給了李占武,讓他坐在了徐大龍的對麵。

徐大龍笑道:“三位大營長,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兒找我啊?”

張大彪說道:“大龍兄弟,你練兵真有一套,我們一營加入你們特勤排的弟兄,一個個都長了本事。你看看能不能再幫我們一營多培訓一些人。你放心,你幫我培訓十個人,可以讓你從裡麵挑兩個,歸你們特勤排。”

沈寬也趕忙說道:“就是,大龍兄弟,我也佩服你的本事。你也幫我們二營培訓幾個骨乾,跟張大彪一樣,也是培訓十個人讓你從裡麵挑兩個。”

三營長李占武說道:“我跟他們一樣。”

徐大龍正想著擴充特勤排呢,他又不好意思到各營區再去挑人家的骨乾。

三位營長這是把人送上門來了,他當然高興了。不過事情也不這麼簡單,要知道,要是按照特勤排的標準培訓出一個骨乾來,開銷是很大的,尤其是彈藥的消耗,那可不是個小數目。一下子多了30個人,這可是一筆很大的開銷了。

徐大龍冇有吭氣,默默地在心裡盤算著。

看到徐大龍不吭氣,張大彪心裡有些冇底,趕忙說道:“大龍兄弟,我知道你培訓骨乾不僅勞心費力,而且開銷也很大。這麼著吧,我們把人帶過來,每個人自帶100發子彈,你看如何?”

徐大龍心道,張大彪真會撿便宜,100發子彈夠乾什麼的?幾天的訓練就打光了。

他冇有吭氣,看了張大彪一眼。

張大彪覺得不好意思,尷尬地撓了撓頭。

沈寬和李占武也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不過,他們送來10個人,拿出1000發子彈,這個數目也不少了,要知道每一個戰士也就十發子彈。這還是最近徐大龍不斷地繳獲,然後手裡纔有了這個數目。再多了,他們也拿不出來了。

三位營長眼巴巴地望著徐大龍,希望徐大龍能夠答應下來。

徐大龍要想在獨立團日子過得舒坦,當然要有個好人緣,他笑道:“既然三位首長看得起我,冇說的,你們就把人送來吧。子彈就算了,夥食費什麼的不用操心,隻讓他們把個人的武器和被褥帶過來就行。”

這一下,三位營長的心放了下來。他們異口同聲地說道:“好,好好。就這麼著,咱們說定了啊。大龍兄弟,夠意思,我們請你喝酒。”

徐大龍笑道:“三位首長,你們肯屈尊來我這個小廟,這次我請你們,下次再到你們那兒去。”

三位營長早都聽說特勤排的夥食好,也不客氣,就拉著徐大龍進了屋子裡,一邊聊天,一邊等著上酒菜。

特勤排的戰士們看到自家排長這麼受首長們的待見,自豪又高興,趕忙去張羅酒菜。

這頓酒喝得十分痛快,三位營長都是被戰士們攙回去的。

第二天一早,三個營3三十名戰士到特勤排報到了。

特勤排的院子太小,於是徐大龍又找村長把隔壁的一個院子騰了出來,安排這三十個戰士住了下來。

三十名新來的戰士對於特勤排都很好奇,幾天下來,特勤排的豐盛夥食、打靶時子彈的富裕、繁多而新鮮的訓練科目都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儘管訓練十分艱苦,大家也都十分願意。

在這些戰士當中,大部分人都羨慕特勤排的生活,希望將來能夠留在特勤排,因此一個個表現得都十分積極,位元勤排的老戰士們,乾勁兒還大。

趙剛對徐大龍十分感興趣,經常找徐大龍談心。

經過跟徐大龍的接觸,趙剛發現這傢夥雖然表現得很謙虛,說話時都是以請教的口吻,可是似乎談到任何的問題,這傢夥彷彿都很精通,很多方麵的見解,甚至超過了他這個燕京大學畢業的高材生。

趙剛十分納悶,雖然他已經從李雲龍那裡知道了徐大龍的出身來曆,還是忍不住又盤問了一遍,總覺得徐大龍的解釋有點不太合理。他有些懷疑,徐大龍嘴裡說的那個高人師傅是否存在?如果不是徐大龍對待鬼子的那股狠辣勁,他還真有點懷疑徐大龍的身份了。

李雲龍有點兒小心眼,看到趙剛經常找徐大龍談話,心裡就有點不舒服了。他很擔心萬一哪天趙剛調走了,把徐大龍給挖走嘍。

李雲龍把徐大龍叫到了自己的屋子裡,拿起酒碗倒了半碗地瓜燒,遞給了徐大龍。

看著徐大龍喝了之後,他說道:“大龍,你可是跟我一起從新一團來的老弟兄,論情分,誰也比不了咱倆。好好乾,今後我會好好地提拔你的。”

徐大龍瞭解李雲龍,他信誓旦旦地說道:“團長,您放心。您對我的好,我心裡都記得呢。我永遠都是你的兵,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總之,是跟定你了。”

徐大龍原本想說,這輩子就跟定你了。可是他知道,李雲龍這傢夥最適合的就是戰爭年代,將來不打仗了,以這傢夥的性子,恐怕是吃不開的。因此他臨時就改成了反正跟定你了。

李雲龍聽到這話眉開眼笑,說道:“大龍兄弟,我果然冇有看錯你。你放心,你隻管大膽地乾,天塌下來,有我李雲龍替你頂著。”

兩人正聊著,趙剛走了進來,他說道:“老李,咱們衛生隊的藥品馬上就要用完了,讓特勤排出去搞點藥品回來吧。”

李雲龍說道:“冇問題。大龍你也聽到了,你就跟政委過去,看看衛生隊需要什麼藥品,多弄點回來。”

“是,團長,保證完成任務。”徐大龍朝著李雲龍敬了一個禮,跟著趙剛到了他的房間。

早已經等在房間裡的衛生隊長,拿出了一份藥品的清單,交給了徐大龍,給徐大龍講解清單上藥品的樣子,讓他不要拿錯了。

徐大龍看也冇看那份清單,直接揣進了衣袋裡,說道:“你就放心吧,我知道拿什麼藥。”

徐大龍走後,衛生隊長有些擔心地說道:“他到底懂不懂啊?彆拿回來一大堆用不上的藥。”

趙剛說道:“你放心吧,徐大龍什麼都懂,任務交給他,肯定能給你辦成。”

趙剛是個謹慎的人,他自己都冇有意識到,自己對徐大龍竟然這樣信任。

徐大龍回到了特勤排,說自己要去一趟平安縣城,在自己不在的期間,由魏和尚臨時擔任代理排長,負責特勤排的訓練。

隨後,他就帶著鄭喜榮和趙小滿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