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徐大龍來到了李雲龍的房門口,喊了一聲。

“進來吧。”裡麵傳出來了李雲龍的聲音。

徐大龍推門進去,就看到李雲龍、趙剛和孔傑都在房間裡麵。

徐大龍立正,向三位首長敬禮。

孔傑說道:“咱們獨立團最近擴招了二百多名新兵,缺乏武器彈藥,你們特勤排想想辦法,去搞些武器彈藥回來。”

徐大龍笑道:“我們特勤排天天訓練,正想著出去檢驗一下訓練成果呢。”

趙剛說道:“還有,衛生隊缺乏藥品,想辦法搞回來一些。”

徐大龍說道:“是,政委,我知道了。”

李雲龍說道:“大龍啊,任務都清楚了,今天你們就出發吧。記住,出去後小心點,隻許占便宜,不許吃虧。這些特勤排的人,都是咱們團的骨乾,全都給我囫圇個兒帶回來。”

徐大龍說道:“放心吧,團長,保證完成任務。”

徐大龍回到了特勤排,宣佈了團首長的命令。戰士們都很高興,馬上開始檢查裝備,在院子裡集合。

徐大龍等人出村後不久,就看到騎兵連正在訓練。

孫德勝看到了徐大龍,趕緊騎馬跑了過來,他跳下了馬,問道:“大龍兄弟,你們這是乾什麼去?”

徐大龍笑道:“出去打鬼子,順便弄點東西回來。”

孫德勝羨慕地說道:“還是你們特勤排自在,我也想帶著騎兵連出去打一仗,可是,團長不同意,讓我好好練兵。”

徐大龍笑道:“團長這是愛護你們,騎兵連可是咱們團裡的寶貝,不到關鍵時候,是不會讓你們上的。”

孫德勝聽徐大龍這麼說,心裡舒坦,他說道:“大龍兄弟,你這次出去想辦法幫我弄點菸回來,除了日本煙以外,什麼牌子的都行。”

孫德勝是個煙鬼,當上了八路軍之後,囊中羞澀,隻能抽旱菸解饞。

徐大龍笑道:“放心吧。我給你搞老刀牌的。”

徐大龍等人走後,孫德勝回到隊伍跟前,看到他手下的騎兵們都羨慕地望著徐大龍等人的背影。

他說道:“看什麼看?咱們騎兵連接不到作戰任務,都是因為你們這幫傢夥太笨。早訓練好了,咱們就能有戰鬥任務。現在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好好地訓練。”

徐大龍等人朝著萬家鎮方向走去,魏和尚問道:“龍爺,咱們這次還去打辛莊據點嗎?”

徐大龍說道:“也是,也不是。這次我要教你們一種新的戰術。”

辛莊據點。

徐大龍等人猜得冇錯,辛莊據點又來了一夥偽軍,這次來的是一個加強排四十餘人,還派來了兩個鬼子。

上一次辛莊據點被八路軍打掉了,由於冇有留下一個活口,日偽軍不明白據點是如何丟失的,因此這次就多派來了一些人,還特地安排兩個鬼子監視這些偽軍。

徐大龍等人這次仍然是夜間就進入了陣地,到了淩晨4:30,他們就向據點裡的日偽軍發動了攻擊。

徐大龍等人從四麵向據點裡開火,他們有意暴露了自己帶來的兩挺輕機槍,同時還使用了迫擊炮。為了顯示自己這方的人多,特勤排的戰士們打一槍就迅速換一個地方,然後立刻開槍射擊,讓據點裡的敵人以為外麵有很多人。

特勤排的戰士一邊打還一邊喊話勸降:“據點裡的人聽著,我們是是八路軍獨立團的,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勸你們趕緊投降,否則的話,我們攻下炮樓,雞犬不留。”

據點裡的日偽軍在睡夢中被驚醒,外麵黑燈瞎火的,他們根本看不清對方來了多少人,隻是從對方的喊話中,知道對方是八路軍獨立團的部隊。

日偽軍跟八路軍打交道時間長了,經驗也很豐富。他們雖然看不清八路軍到底來了多少人,可是他們根據對方有兩挺輕機槍,還有迫擊炮,判斷對方的兵力至少有一個加強連。

偽軍副連長和鬼子的曹長商量過後,決定向上莊子據點裡的日偽軍求援。

上莊子據點就是徐大龍等人化裝偵察的,前往萬家鎮路上的第二個據點。距離辛莊據點大約16km,如果跑步前來增援的話,即使是在夜間,兩個小時也一定能夠趕到。於是,他們就撥打了求援的電話。

上莊子據點裡的日軍中隊長接到電話之後,答應馬上出兵前來救援,讓他們務必守住辛莊據點,然後與援軍裡應外合,消滅攻擊據點的八路軍。

就在他們打去求援電話後大約五分鐘,外麵的槍聲突然停了,大地一片沉寂。

鬼子的曹長不知道到底外麵發生了什麼情況,親自端著機槍向外麵掃射,結果外麵仍然是一片死寂。

偽軍的副連長也感到很奇怪,不明白外麵這些八路軍到底在乾什麼,他們想派人出去探探情況,可是外麵黑燈瞎火的,也冇有人敢出去,於是他們就決定,等到天亮再說。

為了避免八路軍偷襲,偽軍副連長讓手下的偽軍盯住外麵,全部把耳朵豎起來,隻要有一點兒動靜就立刻開火。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他們仍然冇有聽到一點兒動靜。

鬼子的曹長感到很疑惑,他想了想後決定給上莊子據點打電話,將這裡詭異的情況報告給日軍中隊長,由他來分析判斷。

鬼子曹長抓住電話的手柄使勁地搖,發現電話聽筒裡一點兒聲音都冇有。

他又使勁搖了幾次,結果仍然是要不通電話,他知道電話線應該是被八路軍切斷了,可就是判斷不出來八路軍究竟要乾什麼。

天終於亮了,鬼子的曹長拿著望遠鏡從射擊孔向外瞭望,看不到外麵有人影,他們認為八路軍一定是撤走了。

他跟偽軍副連長商量過後,決定派人將這裡的情況去向上莊子據點裡的日軍中隊長報告,順便讓他們派人來修電話線。

不久以後,一名偽軍的副班長帶著一名偽軍出了炮樓,來到了吊橋跟前,等著炮樓上的偽軍放吊橋。

正在這時,外麵傳來了兩聲槍響,偽軍副班長和那名偽軍中彈倒在了地上。

看到外麵仍然有八路軍,炮樓裡的日偽軍急忙開火,已經放了一半的吊橋,也被拉了上去。

鬼子曹長下令死守炮樓,防備八路軍的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