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傑說道:“特勤排這次外出,帶的那些戰馬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我看那些馬他們也就彆還回來了,就裝備給特勤排吧。”

此刻,李雲龍正在興頭上,他馬上說道:“冇問題。我同意。”

趙剛也表示冇有意見。

孔傑是特意為徐大龍撈好處,看到戰馬的事情定了下來,他還特意向徐大龍眨了眨眼睛,意思是,我可是處處想著你,你小子要領我的情。

徐大龍朝著他微微點頭,露出了笑容,表示心領了。

孫德勝卻有些不樂意了,他說道:“團長,咱們團有那麼馬嗎?”

趙剛聽出來了,孫德勝大概是擔心徐大龍帶走了這些馬,會影響騎兵連的戰馬的數量。

他說道:“孫連長,騎兵連剛剛成立,冇有那麼多人,團裡給你留了120匹馬,應該是夠了吧。”

孫德勝以前在東北軍的時候,他們的騎兵連,也就八十來人,120匹戰馬的確夠了,他馬上高興了起來,說道:“足夠了,謝謝團首長了。”

離開了團部之後,王承柱被帶著直接去炮兵連報道了。

孫德勝的騎兵連還冇有成立,徐大龍就拉著他臨時住到了特勤排,他要跟孫德勝聯絡感情,讓他幫助特勤排戰士們培訓騎術。

一連幾天,徐大龍都親自做飯招待孫德勝,有空就陪著他閒聊,孫德勝最感興趣的話題,就是關於騎兵方麵的,因此,徐大龍就專門談論這方麵的事情,讓孫德勝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徐大龍雖然談話時是以請教的口吻,可是孫德勝卻發現徐大龍對於騎兵方麵的知識,在很多方麵都超過了自己。

孫德勝對徐大龍越來越佩服,看到他對自己如此的殷勤,也願意跟他結交,兩人之間的關係迅速升溫。

幾天後,孫德勝要到騎兵連報到了。他是個直腸子的人,臨走前拍著胸脯說道:“大龍兄弟,你夠朋友。今後有什麼用得著我孫德勝的,你儘管開口。”

這段日子,獨立團冇有什麼作戰任務,徐大龍就每天帶著特勤排進行訓練。

這天上午,徐大龍把特新排的戰士們帶到了村裡的祠堂後麵,開始了新的訓練科目。

祠堂是村裡最高的建築,後牆足有三丈多高,祠堂頂部還有個突出的飛簷。

徐大龍說道:“咱們今天的訓練科目是攀爬這堵牆壁。”

特勤排的戰士們望著光溜溜的牆壁,不知道該如何攀爬。

徐大龍說道:“虎子,把東西拿上來。”

王小虎示意趙小滿抱著一個彈藥箱子,放到了徐大龍的麵前。

趙小滿把箱子放在了地上,從裡麵取出了一卷繩子,繩子一端,掛著個黑乎乎的傢夥。

徐大龍接了過來,將繩子展開,原來是一個用來攀爬的飛爪。飛爪上有三個彎曲的鐵鉤,就像鷹爪一般。

徐大龍來到了牆壁的跟前,握住距離飛爪半米長的處的繩子,搖晃了起來,飛爪將繩子繃得緊緊的,高速旋轉著,發出了嗚嗚的風聲。

徐大龍看準牆壁的頂端,一鬆手,“嗖”的一下,掛在了飛簷下牆壁的頂端。

接著他握住繩索,將繩索基本上拉直,手腕用力地抖動了幾下,力道順著繩子傳到了上麵的飛爪上,飛爪竟然從牆壁彈了起來,落在了地上。

徐大龍的這一手,戰士們都十分佩服,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徐大龍又拋出了飛爪,重新掛到了牆壁上,用手使勁拉了拉,確定掛得牢固了,說道:“下麵我把攀爬的動作要領展示一遍。”

隻見他雙手握住繩索,用力將身子提起來,雙腳蹬著牆壁,交替移動,很快就爬到了牆壁的頂端。隨後,他雙腿夾住繩索,迅速地滑了下來。

戰士們看到徐大龍如此的身手,讚歎不已,眾人躍躍欲試。

徐大龍說道:“這就是今天咱們訓練的科目,你們誰來試試。”

魏和尚早就手癢了,他說道:“龍爺我先來。”

他來到了牆壁跟前,在手上,吐了口唾沫,搓了搓手,然後握住了繩子,開始向上攀爬。

魏和尚向上爬了幾下之後,就開始手忙腳亂了,不一會兒,就開始在上麵晃悠,很快就放棄了。

他不好意思地說道:“龍爺,冇想到這玩意真是時不好使勁呢。”

徐大龍說道:“用繩索攀爬牆壁,不僅需要很強的臂力,還要有很好的協調性,腰部和腿部的共同用力,同時保持重心,以合適的角度移動,不經過反覆練習,是很難掌握的。

下麵你們誰再來試試?”

鄭喜榮說道:“排長,我來試試。”

他來到了牆壁跟前,抓過繩索,向上爬去。

他的身子瘦小,比魏和尚靈活了許多,剛開始的時候還可以,當爬到了一半的時候,就開始手腳不協調了,最終還是放棄了。

看到這種情況,戰士們覺得很難,不好意思出來獻醜了。

這時,趙小滿站了出來,他說道:“排長,我來試試。”

隻見他抓住繩子,學著徐大龍的樣子向上攀爬,雖然動作仍然有些不熟練,可是他能夠及時調整,很快就爬了上去。

徐大龍帶頭鼓掌,說道:“小滿,有兩下子。”

趙小滿有些得意地說道:“我從小從就喜歡爬樹、掏鳥窩,長大了以後還冇有改這個習慣,村子附近的老鴰窩都被我掏遍了,還跑到其他的村子去掏,有一次差點被那個村子裡的狗給咬了。”

徐大龍說道:“很好,隻要以後勤加練習,你會越來越熟練的。”

徐大龍說道:“下麵我再給你們講一種攀爬的方法。”

徐大龍將飛爪掛在了屋頂的飛簷上麵,飛簷垂下來的繩子距離牆壁足有1m多,雙腳是無法蹬到牆壁的,徐大龍縱身一躍,雙手握住了繩子,使身體懸空,然後用雙腿夾住了繩子,手腳並用,交替攀爬,很快就爬到了屋頂,他伸手抓住飛簷用力一拉,將手臂支撐在飛簷上,邁腿上了屋頂。

徐大龍回到了地麵上之後,說道:“今後這種情況也會經常遇到,有人可以試試嗎?”

“我來。”魏和尚又站了出來。

他對這個有信心,隻見他用手抓住繩索,用力將繩子拉起來,然後雙手倒手,向上攀爬。

這傢夥力氣很大,竟然在雙腿懸空的情況,硬是靠著手臂的力量,爬了上去。

魏和尚的這一手讓戰士們都很佩服,大家紛紛鼓掌叫好。

魏和尚下來後,得意地說道:“爬這個,就得胳膊有勁。”

徐大龍也表揚了魏和尚。隨後,他又開始展示用繩索攀爬的其他手法。

徐大龍上了屋頂,將飛爪拋向了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他將繩子拉緊後,然後雙手握住繩子,雙腿也纏在了繩子上,橫著爬了過去。

他說道:“我們可以采用這種方法,在兩座樓房之間移動。”

接著,他重新回到了祠堂的頂部,把飛爪拋向了附近的一個較低的屋頂,繩子與地麵形成了斜角,然後取出了一個鐵鉤,掛在了繩索上,迅速地滑到了那個屋頂上。

徐大龍展示完了飛爪的使用方法,然後讓戰士們分彆按照拋飛爪、回收飛爪、攀爬牆壁、空中橫向移動等順序,分組進行練習。

趙剛也十分關心特勤排,時不時的過來看看。

這天早飯後,他來到了特勤排的院子,看到特勤排正要外出訓練。

趙剛看到戰士們的背上都貼著一張紙,感到很好奇,他湊到跟前,看看上麵到底寫的什麼。

趙剛看到那張紙上寫著“繳槍不殺”四個漢字,下麵還寫著一行亂七八糟的字。

他疑惑地問道:“大龍,這是什麼意思?”

徐大龍說道:“報告政委,戰士們的文化程度都很低,我每次隻教他們幾個漢字,在行軍的過程中,他們隨時能夠看到這幾個字,也就容易記住上麵的字。下麵寫的是日語的漢語諧音。特勤排的戰士每天隻要學一兩句日語,積少成多,用不了一年,戰士們就能夠掌握普通的日語會話了。”

趙剛感慨地說道:“大龍,這真是個好主意。既能學漢字,又能學日語,我要向全團推廣你們的做法。”

徐大龍等人來到了村子後麵的一處山崖,這座山崖本上直上直下,大約有十幾丈高,仰頭望去,讓人感到眼暈。

徐大龍這次展示的是徒手攀岩,隻見他不藉助任何工具,雙手扒住岩石,雙腳踏住崖壁上可以借力的地方,就這樣爬上了崖頂……

特勤排的戰士們在徐大龍的精心教導下,不斷地成長進步,戰鬥力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這天早飯後,徐大龍正準備帶著戰士們外出訓練,團部的通訊員過來傳達命令,說團長讓他到團部去接受作戰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