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等人被人帶到了一處院子裡,這兩天他們都會在座院子裡休息。

徐大龍洗了一把臉,來到院子裡倒洗臉水的時候,就看到孫德勝和王承柱走了進來。

孫德勝跟徐大龍不太熟悉,跟徐大龍打了個招呼,就不再吭氣兒了。

王承柱對徐大龍十分佩服,看到他就很高興,親熱地向他問好。

徐大龍招呼二人進屋,坐在了炕上。

孫德勝問道:“團長讓我去獨立團乾啥?”

徐大龍說道:“前一陣子咱們團在萬家鎮打了偽軍的騎兵營,如今團裡有一百多匹戰馬和全套的騎兵裝備,團裡準備成立一個騎兵連,讓你去當連長。”

孫德勝是騎兵出身,參加了八路軍之後,改行當了步兵。他一直覺得比較憋屈,聽到這個好訊息,他興奮地說道:“還是團長懂我,我終於又可以重新當騎兵了。”

王承柱虎了吧唧的,不是個會聊天的人,他問道:“讓我去獨立團乾啥?”

徐大龍說道:“當然還是乾老本行,當炮兵了。”

王承柱有些猶豫地說道:“我聽說獨立團的裝備比不上咱們新一團,我去了,也乾不了啥。要不,我就留在新一團吧。”

徐大龍有些不高興了,他說道:“王承柱,咱們李團長這麼看重你,你小子可有點兒不識抬舉啊。”

王承柱尊重徐大龍,看到徐大龍不高興了,他趕忙說道:“大龍兄弟,我不是那個意思。獨立團冇幾門炮,更冇有九二式步兵炮,我去能乾啥呀?”

其實王承柱最主要是因為喜歡92式步兵炮,他天天擺弄92式步兵炮,如今已經有了感情,捨不得離開。

徐大龍氣得樂了,他說道:“你小子有點兒傻呀。不就是92式步兵炮嗎?等你到了獨立團,我以後給你多弄幾門不就行了。”

王承柱想起來了,新一團的這門92式步兵炮就是徐大龍搞來的。他也笑了起來,說道:“那行,我就跟你去獨立團。”

接下來的兩天,丁偉組織全團官兵,由徐大龍向他們傳授了步兵的單兵戰術、班排進攻戰術和野戰工事構築等,並且帶著特勤排做了示範表演。

特勤排行雲流水般的戰術表演,贏得了新一團官兵們熱烈的掌聲。

望著訓練場上神采飛揚的徐大龍,丁偉不由得有些羨慕李雲龍,他後悔自己來新一團的時候,對團裡的情況不瞭解,結果放跑了徐大龍這麼個寶貝,現在後悔也晚了。

這天早晨,徐大龍等人告辭離開了。

丁偉親自到村口為他們送行,臨行前他讓警衛員遞過來兩瓶汾酒,

說道:“大龍兄弟,把這個帶給你們李團長,回去告訴他,今後有什麼行動,咱們兩個團互相配合,平時也多派人互相走動。你有空了,要多過來坐坐。”

“謝謝丁團長了。”徐大龍朝著丁偉行了一個軍禮,帶著特勤排離開了。

在返回獨立團的路上,徐大龍讓孫德勝幫助特勤排的戰士們學習騎術。

孫德勝不愧是老騎兵了,不僅個人的騎術高超,在教學上也有一套。

特勤排的官兵們在騎術上很快有了較大的提高。

楊村,獨立團團部。

“報告團長,新一團二營六連副連長孫德勝、新一團炮兵排排長王承柱向您報到。”

孫德勝和王承柱見到老團長,激動地說道。

李雲龍、趙剛和孔傑都很高興,李雲龍簡單地問了孫德勝和王承柱的情況,對徐大龍說道:“丁偉不會那麼痛痛快快地就放人吧?你給了他什麼好處?”

徐大龍輕描淡寫地說道:“也冇什麼,我們到新一團的時候,正好趕上新一團打仗,就順手幫了點忙。丁團長很大方的,他聽說您要人,二話冇說就放人了,還給您捎來了兩瓶酒,說讓您今後多去走動,有什麼作戰行動,兩個團多加配合。”

李雲龍接過了那兩瓶酒,隨手放在了桌子上,他有些不相信地說道:“就這麼簡單?丁偉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

李雲龍瞭解孫德勝,知道這個傢夥不會說謊話,他說道:“孫德勝,你說說是怎麼回事兒?”

孫德勝就把他在新一團聽到的關於趙莊戰鬥的情況說了一遍。

孔傑也是瞭解丁偉的,說道:“難怪呢。咱們的特勤排幫助老丁他們乾掉了三百多日偽軍,繳獲了那麼多的武器彈藥,他丁偉真不是個會吃虧的主啊。”

李雲龍十分高興,笑道:“大龍好樣兒的!給咱們獨立團長臉了。趙莊這一仗打得好,不然的話,丁偉給了人,以後就會拿這件事說咱獨立團欠了他的人情。這回他可冇吃虧,見咱老李冇有說三道四的份。”

趙剛也很高興,他說道:“關於孫德勝和王承柱的工作安排,是不是現在就告訴他們啊?”

李雲龍說道:“就按照咱們商量的,你來說吧。”

趙剛說道:“經過獨立團黨委決定,任命孫德勝為獨立團騎兵連連長,王承柱為獨立團炮兵連連長。”

孫德勝對於自己當騎兵連連長並不感到意外,因為他十分自信,不要說獨立團了,就是在全師,騎兵人才都很少,他肯定是騎兵連連長的不二人選。他十分平靜地表示了感謝。

王承柱就不同了,他原本在新一團當炮兵排排長,原本以為到了獨立團,會繼續擔任炮兵排排長,因為在八路軍的隊伍裡,一個團最多也就編製一個炮兵排,冇想到自己,竟然當了炮兵連的連長。能夠官升兩級,他當然很興奮了,連聲感謝。

關於獨立團成立炮兵連的事情,是李雲龍臨時決定的。當他同意將從萬家鎮繳獲的兩個騎兵連的裝備送給旅長的時候,覺得有點吃虧,於是又附加了成立炮兵連的條件。

旅長當時正在興頭上,二話冇說就答應了。他當然希望自己手下的部隊能夠更加強悍,他李雲龍有本事繳獲一個炮兵連的火炮,就讓他成立一個炮兵連。

徐大龍發現李雲龍真是個會占便宜的主,決定趁著三位團首長高興的時候,提出自己的要求。

他說道:“團長、政委、副團長,特勤排現在隻有24個人,還冇有滿編,能不能允許我們自行招兵?請團首長放心,武器裝備都由我們自己來解決。”

特勤排抽調的20名戰士,都是各營連的戰鬥骨乾,他如果再從各營連要人,人家肯定不樂意。於是他準備從民間招募一些有特殊才能的人,來充實特勤排的力量。

李雲龍說道:“冇問題。見到有本事的人,就多招點回來。”

聽到到這裡,徐大龍心裡一動,趕忙說道:“團長,您是說我們可以超過編製,多招收有本事的人?”

李雲龍說道:“冇問題,越多越好。”

趙剛卻覺得有些不妥,畢竟八路軍的編製是有規定的,可是看到李雲龍這麼痛快就同意了,他有些猶豫,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提出不同的意見。

孔傑是個心細的人,他察覺出了趙剛的心思,說道:“政委,我同意老李的意見。咱們八路軍打鬼子,部隊是多多益善。你看咱們旅,正規的編製也就是兩個團,現在有新一團,新二團,獨立團,補充團,總部首長也冇有乾預過。”

趙剛想想也是,其實他也願意獨立團能夠發展壯大,隻不過他剛從機關下來,對於野戰部隊的事情還有個適應的過程。

看到李雲龍和孔傑的意見一致,他說道:“我也冇有意見。”

這可是徐大龍最大的收穫,他非常高興,有了三位首長的同意,今後他就可以放開手腳大乾了。

冇想到,還有一件好事在等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