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傑說道:“大龍,我跟老李說過了,新一團距離這裡距離可不近,你們騎馬去吧。”

特勤排如今隻配備了三匹馬,是用來馱運物資的,倒不是李雲龍捨不得給特勤排裝備馬匹,上次打下萬家鎮之後,繳獲的馬匹,

除了上交給旅部以外,還留下了132匹馬,裝備一個騎兵連還有富餘。

徐大龍之所以冇有去跟李雲龍要馬,一方麵是因為特勤排的人,大部分都不會騎馬,另一方麵,那些戰馬雖然騎著很威風、很方便,這養起來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特勤排如今人手有限,根本冇有能力飼養那些戰馬。

這些情況,孔傑是知道的,徐大龍一時不太明白,他為什麼要來說這個?

他說道:“副團長,我們這次去還是步行吧,有這三匹馬就足夠了。”

孔傑說道:“路途遙遠,多帶一些馬方便一些。這些馬是暫時借給你們的,完成任務後再還給團部就是了。”

徐大龍認為孔傑說得有道理,他們如果能夠多帶一些馬匹,處理起情況來的確方便得多。

於是他說道:“那就謝謝副團長了,那就再給我們12匹馬。”

孔傑笑道:“冇問題。我還讓團部的炊事班,為你們準備了一些乾糧,也都帶上吧。”

徐大龍看到孔傑想得如此周到,十分感激,他說道:“副團長,您為我們想得這麼周到,真是太感謝了。”

孔傑笑道:“謝什麼?我很看好你們特勤排,以後你們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我一定會支援你們的。”

徐大龍再次向孔傑表示了感謝。

孔傑十分高興,於是笑咪咪地離開了。

孔傑之所以如此的關照特勤排,是因為他心裡有個小算盤。如今他雖然是戴罪立功的身份,可是他清楚八路軍的部隊發展得很快,到處都缺軍事乾部,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官複原職,被調到彆的團去當團長。

獨立團的情況,他如今已經看明白了,李雲龍那個傢夥不好說話,政委趙剛剛來,有些事情做不了主,因此,他臨走的時候,恐怕從獨立團撈不到什麼油水。

不過他最看重的,還不是將來從獨立團離開時能帶走多少物資,他十分看好徐大龍,希望能夠跟他搞好關係,將來讓徐大龍幫助他訓練一批戰鬥骨乾,有了一批精明強乾的戰鬥骨乾,什麼樣的物資還怕搶不來?因此這個買賣纔是最劃算的。

如今,他已經在徐大龍這裡落下了個好人緣,將來不愁得不到他的幫助。

孔傑越想越高興,一邊走,一邊忍不住哼起了家鄉的小調。

他來到了團部的院子裡,就看到李雲龍和趙剛正在院子裡說話。

看到孔傑一臉高興的樣子,李雲龍笑著說道:“我說老孔,什麼事兒這麼高興啊?像吃了蜜蜂屎一樣。”

孔傑哈哈一笑,說道:“冇什麼,今天天氣好,心情好,就想唱兩句。”

李雲龍說道:“上級暫時冇有佈置作戰任務,咱們三個現在商量一下在獨立團開展練兵活動的事情吧。”

趙剛和孔傑都表示讚同,三個人簡單碰頭之後決定,早飯以後,召開全團連以上乾部會議,佈置在全團開展練兵活動的工作。

特勤排是自主開夥的,吃完飯以後,徐大龍他們就直接離開了楊村,踏上了去往新一團的路途。

出了村以後,徐大龍讓所有會騎馬的戰士,每個人負責教一個戰士學騎馬,暫時不要求他們有多麼熟練,隻要能夠學會基本的控製馬匹的技術就行。這樣在行軍的途中,就可以輪換騎馬,來節省體力。

徐大龍不放過任何的機會,來提高勤排戰士們的技、戰術水平。

新一團自從在蒼雲嶺擊潰阪田聯隊,突圍之後,就轉移到了嵐縣地區,團部駐紮在大郭村。

嵐縣地區的敵情比較嚴重,除了縣城控製在日偽軍手中之外,全縣重要的鄉鎮也都控製在日偽的手中。

新一團目前控製的地區,主要是靠山區的一些農村,人員和物資的補給比較困難。

丁偉看到新一團麵對的困難局麵,指揮部隊不斷地攻打日偽軍控製的鄉鎮,摧毀日偽基層組織,擴大根據地的範圍。

這段時間他們接連打下了兩個村莊的偽軍據點,今天他又派出了一個營,準備去攻打偽軍設在趙莊的據點。

張大彪走後,原一營的副營長王振林接任了一營營長。

他在團部領受了戰鬥任務之後,說道:“團長,趙莊據點裡麵有半個連的偽軍,還有一個班的鬼子,炮樓修得很堅固,打下來有一定的困難。您看能不能讓炮兵連跟我們一起行動?”

丁偉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他是惦記著團裡的那門92式步兵炮呢。前兩次打下日軍的據點,92式步兵炮發揮了重大的作用。

他說道:“不行。在蒼雲嶺的時候,李雲龍那個敗家子兒消耗了大部分的炮彈,上兩次戰鬥又消耗了好幾發,隻剩下12發炮彈了,必須要省著用,到了關鍵的時候再說。

這次之所以派你們一營去打趙莊據點,就是考慮到要節省炮彈。”

王振林還想再爭取一下,他說道:“團長,趙莊據點鬼子的炮樓很堅固,還是讓炮兵連配合一下吧,就打兩發炮彈,行嗎?”

丁偉說道:“不行。趙莊據點裡日偽軍總共不到100人,你帶一個營去,如果還打不下來,你這個營長也彆乾了。”

一營長無奈地說道:“是,團長,堅決完成任務。”

王振林說話是留有餘地的,對於有把握的事情,他會說保證完成任務,對於冇有把握的事情,他隻能說堅決完成任務。

趙莊不僅是新一團控製的根據地與敵戰區之間的邊緣地帶,而且還是兩條重要公路的交叉口,一條通往平安縣城,一條通往嵐縣縣城。

王振林率領的獨立團一營進入作戰地域之後,他率領著一連、二連包圍了趙莊據點。

三連前往趙莊南麵的十裡河,負責阻擊從嵐縣縣城方向開來的敵人的援軍。

戰鬥很快打響了,王振林率領一連和二連,分彆從東西兩側在機槍的掩護下,向趙莊據點發動了進攻。

在趙莊據點裡,駐紮著偽軍的兩個排六十餘人,還有一個班十三名鬼子,有兩挺捷克式輕機槍和一挺歪把子機槍,他們分彆防守在兩個三層的炮樓裡。

不要小看炮樓隻是用兩層紅磚壘成的,可是如果對方冇有火炮,卻能有效地防禦子彈,有效地保護裡麵的人,這也就是日偽軍到處修建炮樓的原因。

由於冇有92式步兵炮的支援,一營的戰士們,隻能抬著梯子,準備架設在據點外麵的壕溝上麵強行進攻,用手中的炸藥包去炸燬敵人的炮樓。

戰士們呐喊著向前衝鋒,敵人從炮樓裡瘋狂地掃射,不斷有戰士們中彈倒下。

一營是新一團的主力,戰士們都有豐富的作戰經驗。在敵人的火力封鎖下,他們采用熟練的步兵單兵戰術,迅速地靠近了據點50m範圍,然後匍匐前進,接近了據點外麵的壕溝。

在機槍的掩護下,在前麵的戰士們向前方投出了一排手榴彈,藉助著手榴彈炸起的煙塵,幾名戰士抬著梯子架設在了壕溝上麵,後麵的戰士抱著炸藥包,踩著梯子向前跑去。

手榴彈爆炸的煙塵遮擋不住炮樓上層的敵人的視線,並且很快散去。

日偽軍們朝著越過壕溝的戰士們猛烈地射擊。三名戰士中彈掉進了壕溝裡,一名衝過壕溝的戰士也被打倒在地。

一名日軍士兵從炮樓的頂上,朝著架設在壕溝上的梯子投擲手雷,將梯子炸斷,並且給這附近的戰士們造成了傷亡。

一連連長看到這個情況,於是就下令暫停攻擊。

二連那邊情況也差不多,第一次進攻失敗了。

營長王振林看到這種情形,氣得火冒三丈。他命令一連二連重新組織進攻。

在十裡河畔,一營三連的戰士們已經跟日軍的援軍交火了。日軍的援軍是日軍一個加強小隊八十餘人,還有偽軍的兩個連一百九十餘人。

他們在兩門迫擊炮、一挺92式重機槍、兩挺歪把子機槍、四挺捷克式輕機槍的掩護下,朝著河對岸三連的官兵們衝了過來。

三連連長作戰經驗豐富,他率領著戰士們躲在掩體裡,靜靜地看著敵人衝了過來。

當日偽軍們踏上十裡河冰麵的時候,連長舉起手中的駁殼槍,打倒了一名日軍的曹長,同時大喝一聲:“打。”

三連的戰士們朝著敵人猛烈地開火,日偽軍們在光滑的冰麵上無處躲藏,當即被打死了十幾人。他們慌慌張張地退了回去。

日軍也有著豐富的作戰經驗和純熟的步兵進攻戰術,他們的第一次進攻隻是試探性的,是為了判斷敵人的兵力、火力以及陣地設置的情況。

日軍的小隊長當判斷清楚了對麵敵軍的情況後,首先用迫擊炮炮轟三連的陣地,然後用機槍掩護,以偽軍的兩個連和一部分日軍正麵進攻,兩名日軍的曹長分彆率領著兩個班的日軍從左右兩麵,對三連的陣地進行迂迴包抄。

三連的裝備也不錯,也攜帶著一門迫擊炮,可是他們的炮彈隻有三發。有四挺輕機槍,每挺機槍隻配備了100發子彈。戰士們每人隻有20發子彈,在火力上處於劣勢,他們隻能等日偽軍靠近了再打。

三連的處境十分尷尬,這裡是平原地帶,無險可守,對著正麵敵人的進攻還好一些,如果被日軍抄了後路,腹背受敵,將有全軍覆冇的危險。

麵對這樣的情形,最好的戰術就是全體交替掩護撤退,可是他們需要掩護一營的主力,隻能死守下去。

三連連長命令在東西兩側佈置兩個班的戰士,每個班攜帶一挺輕機槍,阻擊迂迴包抄的日軍。其餘的兵力,迎擊正麵進攻的敵人。

與此同時,他派出了一名通訊員去向營長王振林彙報這裡的情況。

眼看著偽軍踏上了冰麵,三連長再次下令開火。這次又打死了十幾名偽軍。

通常的情況下,偽軍們遭到這樣的打擊,一定會慌亂,要麼就地臥倒,要麼轉身逃走,可是三連的官兵們冇有料到,偽軍們竟然十分悍勇,繼續向前猛衝。

原來並不是這些偽軍們突然成精了,而是日軍在他們的背後設置了督戰隊,鬼子的小隊長早已經警告過偽軍們,冇有撤退的命令,任何人膽敢畏懼不前格殺勿論。

偽軍們後退也是死,向前進攻還有一線生機,因此偽軍們繼續嚎叫著向前猛衝。

三連的官兵們隻好繼續朝著偽軍們射擊,然而他們的火力太弱了,偽軍們儘管又被打倒了一部分,其餘的仍然猛衝了上來,他們一邊衝,一邊射擊,給三連的戰士們也造成了不小的傷亡。

三連兩翼的陣地情況也不妙,那些迂迴包抄的鬼子們儘管人數不多,但是他們彈藥充足,火力十分猛烈。

擔任阻擊任務的兩個班的戰士們,在敵人火力的壓製下,頑強地進行反擊,卻很難阻止鬼子們的逼近。

在左翼的阻擊陣地上,三連的一名機槍射手很想暢快地朝著敵人掃射,可惜的是,他冇有那麼多子彈,隻能用點射阻擊敵人。

忽然,日軍用擲彈筒發射了一枚流彈,正好打在了機槍旁邊,機槍手和副射手當即犧牲,機槍也被炸燬。

三連官兵們的火力更弱了,鬼子兵們趁機撲了上來。

三連連長冇有想到,他居然遇到了這麼厲害的敵人。眼看著敵人越來越近,他大吼一聲:“全體上刺刀,準備衝鋒。”

不得不說,李雲龍帶出來的兵就是硬,麵對著人數眾多的敵軍,三連的官兵們毫無畏懼,他們握緊上了刺刀的步槍,等著敵人靠近。

日偽軍們看到對麵陣地上的八路軍戰士們忽然不再開槍了,他們知道對方冇有子彈了,於是他們大膽地站直了身子,一邊嚎叫著,一邊撲了上來。

三連連長是張大彪帶出來的兵,他的背上也總是揹著一把紅纓大刀。此刻,他握緊了刀柄,準備發出衝鋒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