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下午5點,特勤排就已經來到了辛莊據點的附近。

如果是他以前的特戰中隊,他馬上就可以發動進攻,迅速地拿下辛莊據點。可是特勤排畢竟是才成立的,訓練時間還短,戰術水平還都不高,相互之間還缺乏磨合,徐大龍不敢帶著他們去冒險,因此他決定休息一晚,明天早晨再發動進攻。

第二天淩晨3點,徐大龍就帶著特勤排來到了據點的外圍。按照事先佈置的作戰部署,各班班長把隊伍帶到了指定的位置。

淩晨5點,各班都已經在距離偽軍的炮樓50m的距離挖掘好了掩體,做好了攻擊的準備。

徐大龍並冇有下令攻擊,他要等到天亮,讓戰士們清清楚楚地看到,是如何打下偽軍的據點的。

早晨8點,田野上的霧氣在陽光的照射下消散了。

在炮樓的頂上,偽軍的哨兵準備換崗了。他伸了個懶腰,忽然發現據點的周圍有些異常。他以為自己眼花了,急忙揉了揉眼睛,終於看清了,在據點的周圍,有人已經挖掘了掩體,在掩體的後麵,伸出了黑洞洞的槍口。

他大叫一聲:“敵襲。”同時從肩頭取下步槍。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槍響,一顆子彈擊中了他的頭部,他的身子一下子軟倒了下去。

槍聲驚動了炮樓裡的偽軍,偽軍的排長急忙從射擊孔向外觀察,結果一顆子彈飛進射擊孔,正中他的眉心,當即斃命。

偽軍們十分慌張,他們紛紛拿著槍伸進射擊孔,準備向外射擊。

子彈不斷地打了進來,凡是試圖向外射擊的人非死即傷,冇有人再敢靠近射擊孔了。

原來,按照徐大龍的部署,三個班的戰士分彆從三麪包圍了炮樓。炮樓一共有三層,每層三個射擊孔,每一個射擊孔都有兩名戰士負責封鎖,裡麵的偽軍竟然連一槍都打不出來。

在炮樓的下麵,衝著吊橋的方向,還有一個地堡背靠著炮樓,隻有正麵的一個射擊孔。徐大龍親自負責封鎖這個地堡,根本就不給裡麵的人射擊的機會。

偽軍的一名班長是一個老兵了,他自動接替了排長的指揮。

他看到偽軍們都躲在一旁,冇人敢到射擊孔向外射擊,擔心抗日軍攻上來,就讓偽軍們從射擊孔往外扔手榴彈。

偽軍們不敢露頭,從射擊孔胡亂往下扔,手榴彈飛不遠,都在炮樓下麵爆炸,對特勤排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魏和尚看到射擊孔被封鎖了,立刻帶著投彈組的戰士們衝了上去。

他們迅速來到了壕溝的旁邊,這裡距離炮樓隻有20m左右。他們拔掉手榴彈的引信,朝著射擊孔就投了進去。

戰士們雖然有些緊張。可是這麼近的距離,他們投出的手榴彈除了個彆的撞到了牆壁上,大部分都扔進了炮樓的射擊孔。

炮樓的射擊孔裡麵不斷地冒出了濃煙,一會兒裡麵就冇有動靜了。

徐大龍看到差不多了,就帶著戰士們衝向了壕溝。為防止出現意外,他們一邊前進一邊仍然封鎖著炮樓上的槍眼。

戰士們來到了壕溝的跟前,看到寬闊的壕溝,有些發愁。

魏和尚說道:“龍爺,要不我帶幾個人下去,然後搭人梯過去。”

徐大龍微微一笑,舉手就是兩槍,橋上的繩索應聲而斷,吊橋直接就掉了下來,砸得壕溝邊上塵土飛揚。

戰士們迅速地跑過吊橋,衝進了炮樓裡麵。

戰鬥結束了,由於炮樓裡麵空間狹小,手榴彈的爆炸能夠發揮很大的威力,裡麵的偽軍竟然無一倖免,全都被炸死了。可惜的是,裡麵有少量的槍支也被炸壞了。

這場戰鬥從開始到結束,一共進行了12分鐘的時間,消滅偽軍一個排29人,特勤排無一傷亡。

戰士們都非常興奮,去收集據點裡的武器彈藥、糧食以及其他物資。

等到炮樓裡被搬空了之後,魏和尚說道:“龍爺,這炮樓咋辦?乾脆一把火把它燒了吧。”

徐大龍搖了搖頭,說道:“留著吧,這裡是敵占區和根據地的前沿,日偽軍一定還會派人來駐紮的。到時候咱們再來一趟,讓他們再為咱們貢獻一批物資。”

聽到這裡,戰士們都笑了起來。

魏和尚說道:“龍爺,跟著你打仗真痛快。”

徐大龍說道:“虎子,拿十顆手榴彈過來。”

王小虎去拿來了十顆手榴彈,徐大龍拿起繩子就將它們捆紮了起來。

魏和尚等人都不明白他要乾什麼,徐大龍用腳踩了踩地麵的磚,說道:“把這些磚取下來,在裡麵挖個坑,把這些手榴彈埋上。”

眾人都是聰明人,他們把繩子的一端拴在手榴彈的引線上,然後

取下了地上的一溜磚頭,把繩子埋在了地上,把地麵恢複了原樣。

然後又在據點外麵挖了一條淺溝把繩子埋了進去。繩子一直越過了壕溝,埋在了炮樓外麵二十多米處的一株野果樹下。

不久以後,徐大龍等人就帶著繳獲的戰利品撤離了辛莊據點。

獨立團團部。

政委趙剛是一個原則性很強,做事又很有靈活性的人。剛來獨立團的時候,由於缺乏基層工作的經驗,對李雲龍等人的行事作風還有有些不適應。不過很快,他就認同了李雲龍等人的做法。

他之所以轉變得這麼快,是因為他親耳聽到了旅長跟李雲龍的一段對話。

獨立團打下了萬家鎮,繳獲了偽軍一個騎兵營的裝備,這件事情,當然是瞞不過旅長大人了,他很快就給獨立團打來了電話。

旅長說道:“李雲龍,聽說你發財了。”

李雲龍一聽這話,立馬就頭疼了起來,知道旅長大人要敲竹杠了。

果然,旅長說道:“你們留下一個連的裝備,把其他的裝備全都給我送到旅部來。”

李雲龍當然是不願意給了。

旅長立刻就威脅道:“李雲龍,你要是不願意給也可以,那咱們就得調查你擅自調動部隊的事情了,我這就向總部首長報告。這一次團長你是乾不成了,能不能去餵馬,還不一定呢。”

李雲龍知道自己鬥不過旅長大人,他無奈地說道:“行,行,行。我把裝備給您老人家送過去,還不行嗎?”

旅長敲詐成功,得意地哈哈大笑。

趙剛此時就在李雲龍的旁邊,他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在他的心目中素有儒將之稱的旅長大人,竟然也跟個無賴一樣。

趙剛從這件事情上,看到了旅長跟李雲龍之間深厚的友情,有些明白了,如何跟李雲龍這些與日寇浴血奮戰的將士們相處。

從此以後,趙剛改變了對李雲龍等人的看法,他的態度李雲龍等人當然也能夠感受到,他們之間的關係相處得也越來越融洽了。

這天傍晚,趙剛有些擔心地說道:“老李,特勤排出去已經兩天了,他們不會出什麼事兒吧?”

這一次,不等李雲龍回答,孔傑首先說道:“政委,你就放心吧,徐大龍那小子鬼點子多,打仗是不會吃虧的。”

他可是親自跟著徐大龍一起打了萬家鎮這一仗,徐大龍的表現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李雲龍的作戰經驗豐富,他看過徐大龍帶回來的那份地形圖,他說道:“徐大龍他們今天中午就應該回來了,我敢肯定,頂多再有兩個小時,他們一定會回來的。”

李雲龍的話音剛落,警通排長高峰就在外麵喊道:“團長,政委,徐大龍他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