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01653d97b8da6c2750b8c162030c28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到了下午兩點,日軍全部被壓縮到XC區狹小的範圍之內,這裡有許多堅固的建築物,日軍在這一帶密度增大了,抵抗的強度也增大了許多。

包括獨立團、新一團和新二團在內,攻擊暫時受挫。

張大彪指揮著突擊隊攻擊日軍據守的郵電大樓,接連兩次攻擊都遭遇了挫折,傷亡了不少的戰士。

李雲龍就派人喊來了王承柱,對他說道:“柱子,把你的大炮都給我調上來,把大樓給我轟平了。”

王承柱說道:“團長,您就瞧好吧。”說完他匆匆離去了。

不久以後,王承柱就把飛雷炮中隊給調了上來,朝著日軍就是一陣猛轟。

飛雷炮一共有三種型號的炮彈,分彆是10公斤、15公斤和20公斤的。10公斤和15公斤的飛雷炮彈主要是針對普通的日軍步兵的,而20kg重的飛雷炮彈是專門對付堅固的碉堡和其他建築物的。

十幾個20公斤重的飛雷炮彈一起發射了出去,有的落到郵電大樓的樓頂上,有的從被炸開的豁口落進了大樓裡麵,有的落在了大樓的樓下。

這些炸藥包一起爆炸,整座郵電大樓轟然倒塌,裡麵數百名日軍官兵直接就埋葬在了廢墟裡。

李雲龍看到這裡,高興地說道:“乾得好!小鬼子們這回知道爺爺們的厲害了吧。”

張大彪也十分興奮,說道:“真是太痛快,太解氣了。弟兄們,衝啊!”

就這樣,日軍的火力點一個個被炮兵摧毀,那些高大的建築物,也一座座被飛雷炮炸塌,

日軍的有生力量不斷地被消耗。地下黨武裝占據了越來越多的優勢,進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了。

下午5:50,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的旅團部所占據的一座四層大樓被炸平之後,戰鬥就徹底結束了。

地下黨抗日武裝攻克了洪城縣城,殲滅了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這一場輝煌的勝利在全國引起了轟動。

大後方各家報刊媒體大肆報道,戰區長官部以及地下黨根據地都舉行了慶賀活動。旅長、參謀長、李雲龍、丁偉和孔捷等人的名字,都刊登在了報紙上。

旅長本來就是聞名天下的大英雄,李雲龍,孔捷和丁偉可是第一次上報紙,這是大大的露臉了,一時間十分的風光。

殲滅了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之後,日軍對太行山根據地的封鎖被打破,根據地的環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被殲滅之後,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擔心留在虞城的日軍第108師團被殲滅,緊急調動第110師團前往增援。

徐大龍手中兵力不足,再加上第五旅剛剛加入地下黨武裝,人心不穩,暫時還不能打大仗,於是就和王承柱等人護送著第五旅返回了莞城縣城。

部隊安頓下來之後,第五旅旅長王利民不知道接下來地下黨方麵如何安排他們,他們表示願意留在馬武山根據地,接受徐大龍的指揮。

徐大龍說道:“兩位首長,你們可是一個旅的編製,馬武山遊擊隊如今隻是一個副團級的編製,從職務上來說,你們現在就是我的首長。

如何安排你們的職務和手下的部隊,我已經向上級做了彙報,正在等待上級的安排。”

這天,徐大龍接到了旅長髮來的電報,讓他帶著第五旅旅長王利民和參謀長黃敬忠,前往旅部報到。

到了旅部之後,旅長熱情地款待了王利民和黃敬忠,對他們投身抗日事業衷心地表示了歡迎。

在歡迎宴會上,旅長宣佈了對王利民以及黃敬忠的任命。

此時的旅長兼任太嶽軍區的司令員,任命書是以太嶽軍區的名義下達的。

原黃協軍第五旅改編為太嶽軍區獨立旅,旅長王利民、參謀長黃敬忠,以及原第五旅的軍官全部留任,繼續擔任原來的職務。

對於地下黨方麵給予的信任和重用,王利民和黃敬忠代表獨立旅的官兵表示了衷心地感謝。

酒宴過後,旅長和參謀長單獨召見了徐大龍,征求他對於使用獨立旅的意見。

徐大龍說道:“我回去後就率領部隊將獨立旅護送到旅部來,由上級對他們安排使用。”

旅長和參謀長互相望了一眼,旅長說道:“徐大龍,你的這種態度上級十分欣賞。經過上級認真地研究,首先,護送獨立旅來到太行山根據地,要途經敵占區,他們剛剛加入地下黨武裝不久,軍心不穩,萬一路上遭遇了敵軍的襲擊,很有可能會遭受慘重的損失。

其次,獨立旅是在你們馬武山遊擊隊的努力下加入抗日武裝的,你們之間比較熟悉,你們負責對獨立旅進行改造也相對要容易一些。

還有,太行山根據地剛剛遭遇了敵軍長期的封鎖,經濟狀況堪憂,一時之間還難以恢複,一下子增加了一個旅的人馬,物資供應有很大的困難。

因此,上級認為獨立旅暫時留在馬武山根據地比較適宜,希望你們能夠加強對獨立旅的改造,讓他們像馬武山遊擊隊的老部隊一樣,成為一支有戰鬥力的,堅強有力的部隊。”

聽到這裡,徐大龍有些傻眼。要知道獨立旅畢竟是出身於黃協軍,內部的成分複雜,要想對他們進行改造,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還不如新招兵員,重新組建一支部隊來得痛快。

其次,一下子增加這麼多人馬,吃喝垃撒睡,還要提供武器彈藥,這對於徐大龍來說真是壓力山大,這絕對是一個燙手的山芋。

徐大龍覺得自己被旅長、參謀長他們給算計了,他很為難地說道:“旅長、參謀長,獨立旅是旅級的單位,我們馬武山遊擊隊隻是一個副團級的單位,作為下級怎麼能夠領導上級呢?恐怕不合適。”

旅長和參謀長顯然是早已經考慮過了,旅長笑道:“這件事情很容易,經過上級的研究決定,任命你徐大龍擔任咱們旅副參謀長、正團級職務,並且授權代表太嶽軍區臨時指揮獨立旅。我想獨立旅的王旅長和黃參謀長他們,是可以接受你的指揮的。”

旅長和參謀長都是老江湖,徐大龍在這兩位首長的麵前,隻不過是一個小豆芽菜,玩不過兩位大首長。

他苦笑著說道:“兩位首長,你們也真會踢皮球,直接就把一個燙手的山芋扔給了我。這以後我的日子可就難過了,既然首長們信任我,我就堅決服從命令。”

旅長和參謀長知道徐大龍是個聰明人,能夠看出他們的彎彎繞。看到他接受了任務,都十分開心。

參謀長說道:“徐大龍,上級之所以這麼做,是認為伱徐大龍有這個能力,將第五旅改造成一支能打硬仗的堅強有力的戰鬥部隊。我們期待著你的好訊息。”

徐大龍說道:“感謝首長們的信任,我堅決服從命令。不過,改造獨立旅需要大量的鄭工乾部,我那裡人手不足,還希望上級能夠派一批鄭工乾部過來,編入獨立旅。”

旅長笑道:“這一點我們早已經考慮過了,上級會派出一批鄭工乾部,分彆擔任獨立旅各級鄭工乾部。”

徐大龍問道:“獨立旅的鄭委由誰來擔任?”

旅長說道:“這點我們也考慮過了。為了不增加獨立旅的牴觸情緒,方便對獨立旅的改造,並且加以指揮,決定由你暫時兼任獨立旅的鄭委,正式的職務仍然是馬武山遊擊隊大隊長兼鄭委。”

徐大龍覺得旅長和參謀長考慮得很周到,他說道:“請首長放心,我代表馬武山遊擊隊堅決完成首長交給的任務。”

旅長和參謀長不僅卸下了包袱,還能夠期待著獨立旅成長為一支堅強有力的戰鬥部隊,他們感到十分滿意。

旅長說道:“獨立旅如今在馬武山根據地,給你們的物資供應增加了許多的困難,因此你們那裡再有了繳獲,現階段就不必再上交了。”

聽到旅長這麼說,徐大龍心情又好了許多。這可是實打實的福利,如果一麵要向上級上交物資,一麵還要養活獨立旅,徐大龍還真的感到吃不消的。

旅長和參謀長讓徐大龍先回去休息,然後叫來了王利民和黃敬忠,把軍區的決定告訴了他們。

說實在話,王利民和黃敬忠剛剛加入地下黨武裝,一切他們都不熟悉,其他人完全不瞭解,跟徐大龍畢竟已經建立起了一定的感情,他們也願意跟徐大龍在一起工作,因此對上級的安排感到很滿意。二人表示,堅決服從上級的指示,堅決服從徐大龍的指揮。

徐大龍來到了太行山根據地,當然還是要去看望老首長們的。

於是,他就跟魏和尚來到了獨立團的駐地。

見到了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徐大龍立正敬禮,恭敬地說道:“三位首長好。”

李雲龍等人向徐大龍還禮,張大彪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大龍兄弟,我們已經接到了旅部的通報,如今你已經被任命為咱們旅的副參謀長正團級,還兼任著獨立旅的鄭委,職務比我高多了,應該我管你稱呼為首長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