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1e9a36ef08b0a2952b234151ddd693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正在這時,徐大龍的電報也到了,旅長看完了電報之後,興奮地說道:“徐大龍他們真是好樣的,這一仗竟然殲滅了日軍的第215旅團和第32師團的一部一萬餘人,這可是一個了不起的大勝利,快把這個好訊息傳達給全體指戰員,立刻向日軍進攻,殲滅前麵的敵軍。”

旅長命令程團長率領著第69團向逃走的日軍部隊進行追擊,然後集中其他的四個團,包圍了留在村裡的日軍的那個步兵大隊。

旅長之所以這麼做,並不是他不想吃掉全部的日軍,而是他是一個務實的人,知道僅僅憑藉著手下的部隊根本無法吃掉全部的日軍,而且這一帶敵情複雜,日軍用不了多久,還會調集其他的援軍趕來增援。

在先前的戰鬥中已經消滅了很多的日軍,能夠再殲滅被包圍的這個日軍步兵大隊,戰果就已經很大了。旅長決定殲滅這夥日軍之後,就立刻率領部隊跟徐大龍會合,以避免遭受不必要的損失。

李雲龍和孔捷這仗打得很痛快,他們的胃口很大,很想吃掉全部的日軍,尤其是聽說徐大龍等人竟然殲滅了日軍的一個旅團,還有第32師團的部分部隊。

看到日軍逃走了,他們想追上去,接到了旅長的命令之後,心中十分不爽,但是這一次他們也不敢再次戰場抗命了,於是就把全部的怒火發泄在了留在村裡的日軍身上。

他們指揮著部隊向日軍發動了猛攻,用了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徹底殲滅了留在村裡的全部日軍。

旅長的判斷是正確的,不久就接到了偵察員的報告,說日軍的增援部隊正在向這一帶靠攏。一旦日軍的增援部隊與第108師團的殘部會合,他們馬上就會轉入反攻。

為了避免遭遇損失,旅長命令各部抓緊時間打掃戰場,迅速向徐大龍所部靠攏。

358旅的官兵們在遊擊隊戰車部隊的掩護下,很快就攻進了村子裡,經過一番激戰,徹底殲滅了村中殘餘的日軍。可惜的是,日軍的旅團長十分頑固,切腹自殺了。

不過對於這樣的戰果,楚雲飛和方立功等人都感到很滿意,358旅的官兵們齊聲歡呼,歡慶勝利。

見到徐大龍等人過來,楚雲飛、方立功走上麵前去與他們熱烈交談。

徐大龍再次向楚雲飛和方立功等人表示了感謝,這一次358旅可是拿出了幾乎全部的血本,幫助遊擊隊打了這一仗。如果不是358旅及時趕到,遊擊隊這次不僅不可能取得這麼大的戰果,還會遭到重大的損失。

徐大龍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10萬大洋,要交給楚雲飛和方立功來表示感謝。

徐大龍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358旅出動這麼多人馬要消耗很多的糧食和彈藥,以及其他物資,更何況他們在作戰當中還戰死了很多的官兵,這些都是要給人家的家屬發撫卹金的。所以說,為了幫助遊擊隊作戰,358旅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楚雲飛正在興頭上,看到徐大龍這麼做,他頓時就不高興了,說道:“大龍兄弟,你這是乾什麼?這也太見外了,打鬼子是軍人的本分,就算不是來幫助你們的遊擊隊,難道我們見到鬼子還不打嗎?這麼做分明是瞧不起人了。”

方立功也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是啊,徐長官,旅座說的對,都是自家兄弟,乾嘛這麼客氣?如果冇有你們遊擊隊搭台,我們三五八旅也取得不了這麼大的戰果。至於我們的損失,對上級上報戰損,上級是一定會補充的,這些你就不必操心了。”

聽到楚雲飛和方立功這麼說,徐大龍也就不再堅持,他笑道:“不好意思,兄弟我的格局太淺了,楚長官和方長官高風亮節,這份情誼,兄弟我記下了,我代表馬武山遊擊隊,再次感謝楚長官、方長官和358旅全體弟兄們。”

看到徐大龍收回了大洋,楚雲飛笑道:“這還差不多。大龍兄弟,這次作戰繳獲了這麼多的日式裝備,我們晉綏軍用不著,留下一小部分拿回去展覽一下,其他的也都歸你們。”

徐大龍再次向楚雲飛和方立功表示感謝。

在這次作戰當中,由於有了上一次的日軍投降的先例,日軍第32師團在作戰當中也有四十多名日軍官兵向遊擊隊投降。358旅也抓到了十幾名日軍的俘虜,方立功希望能夠帶著一部分俘虜回二戰區長官部,請長官們看一看他們的戰果。

徐大龍欣然同意,對於其他的日軍俘虜,徐大龍仍然還是用老辦法,給他們包紮處理了傷口,然後就將他們釋放了。

接下來徐大龍提出,在路上仍然有可能遇到其他的日軍,希望楚雲飛、方立功和358旅的弟兄們再送遊擊隊一程。

楚雲飛聽說要去跟旅長和李雲龍等人見麵,欣然同意,於是馬武山遊擊隊和三五八旅合兵一處,繼續向太行山方向進發。

五個小時以後,徐大龍,楚雲飛等人率領部隊跟旅長、李雲龍等人會合了。

楚雲飛見到了旅長,急忙上前恭敬地立正敬禮。雖然楚雲飛也是旅長,可是他跟旅長比起來資格可差得遠了。

楚雲飛是黃埔四期畢業的,旅長曾經是黃埔的教官,楚雲飛還是一個學員的時候,旅長就已經是師一級的長官了。

因此,楚雲飛見到旅長,十分恭敬地說道:“教官好,黃埔第四期學員楚雲飛向您問好。”

旅長還了軍禮,上前握住楚雲飛的手,親切地說道:“楚長官,感謝你對地下黨武裝的支援。徐大龍在電報中已經說了,是你們在關鍵時刻伸出了援手,才挽救了危局,戰勝了日軍,取得了這麼大的戰果。我代表地下黨武裝,向楚長官以及358旅全體官兵表示衷心地感謝。”

看到旅長這樣的態度,楚雲飛等人都感到十分的高興。

這時李雲龍過來了,他首先跟楚雲飛互致軍禮,高興地說道:“雲飛兄,咱們又見麵了,哈哈哈哈。”

楚雲飛笑道:“雲龍兄,彆來無恙啊。”

李雲龍笑道:“好啊!好著呢,隻要一打鬼子心情就好。”

眾人在一起閒聊了一陣,旅長就邀請楚雲飛到太行山根據地去做客。

楚雲飛和方立功等人打了這麼一場大勝仗,他們急著回二戰區長官部報功,於是就推辭了。

眾人互相道彆,楚雲飛和方立功率領著三五八旅踏上了歸途。

旅長、李雲龍、趙剛、張大彪和各團官兵們,望著馬武山遊擊隊龐大的裝甲集群,以及幾乎眼望不到頭的長長的車隊,都十分感慨。

旅長說道:“徐大龍、孫德勝、王承柱,你們在馬武山工作得十分出色,不僅創建了馬武山根據地,還發展了一支龐大的抗日武裝,真是不簡單啊。”

李雲龍對於徐大龍他們所取得的成就,感到十分驕傲。

他笑道:“當初徐大龍這小子在炊事班的時候,我就看他是個人才,然後就把他提拔了起來,說明我李雲龍看人還是很有眼光的。哈哈,哈哈哈!”

孔捷和其他各團的團長們看到李雲龍得意的樣子,心中都有些不爽,可是他們也不得不服氣,徐大龍畢竟是從獨立團出來的人,人家取得的成績在那裡擺著呢,不服都不行。

接下來,旅長、李雲龍和徐大龍等人率領著部隊,護送著物資繼續前往太行山根據地。

按說徐大龍等人這次就是來護送物資的,他們隻要把物資交給旅長他們帶回去,就可以了。旅長要求他們一同前往太行山根據地,是因為旅長有新的想法。

馬武山遊擊隊有強大的裝甲集群、充足的炮兵火力、大量的騎兵部隊和摩托化部隊,部隊的戰鬥力也十分強悍,他打算回到太行山根據地之後向上級請示,發動一次對日軍的進攻戰役,打破日軍對太行山根據地的封鎖。

在路上,李雲龍看到徐大龍居然坐上了小轎車,他也上了轎車,跟徐大龍坐在一起。

李雲龍有些感慨地說道:“大龍兄弟,你小子真會享福,這坐轎車就是比騎馬舒服。”

徐大龍笑道:“團長,如果你喜歡的話,我送你兩輛轎車。”

李雲龍聽後很高興,不過,他還是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說道:“咱們獨立團跟總部在一起,首長們都不搞特殊化,出門的時候都是騎馬,我要是坐轎車,就太不像話了。還是你們那裡好,山高皇帝遠,想怎麼著就怎麼著。”

徐大龍笑道:“團長,乾脆你你就跟旅長請示一下,帶著獨立團到馬武山來,我還受您的領導,咱們一起乾。”

李雲龍眼前一亮,很顯然對這個提議十分感興趣。

可是,他想了想後說道:“還是算了吧。說了也白說,旅長肯定是不會同意的。”

李雲龍真的很有自知之明,他就是一頭愛尥蹶子的毛驢,旅長是不可能把他單獨放出去的,不定會惹多大的禍呢,誰願意整天追著他辟穀後麵,替他收拾爛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