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bcb81f153c5f29d3011a3e1a02106a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見到徐大龍,李雲龍仍然有些不爽。

他說道:“大龍,旅長來電話了,說你小子發明碼電報是經過他批準的。你倒是給我說說看,為什麼吹捧小鬼子?今天你要是不說出個一二三來,小心勞子揍你。”

徐大龍笑道:“團長啊!你可是打不過我的。”

李雲龍瞪起眼睛說道:“怎麼著?勞子揍你,你還敢還手嗎?”

徐大龍笑道:“那怎麼敢呢?打死我都不敢,你不僅是我的首長,還是我親哥,揍我是應該的。”

李雲龍笑道:“這還差不多,你就給我們說說,這到底是咋回事?”

徐大龍冇有說明碼電報的事,他首先把如何迫使日軍投降的整個過程,詳細地講解給了三位團首長。

張大彪點頭說道:“難怪呢,小鬼子們會向你們遊擊隊投降,你們竟然使了這麼多的花招。”

趙剛感慨地說道:“你們在這次戰鬥中,不僅僅采用了軍事手段,還使用了政治手段和心理戰,真是難得。這個好的經驗值得總結推廣。”

李雲龍滿意地說道:“不錯,乾得漂亮,真是給勞子長臉。說說看,為什麼放跑了那些鬼子,還發明碼電報吹捧他們?”

徐大龍就把自己給鬼子們下套,把燙手的山芋扔到鬼子上級手中的想法,又講了一遍。

李雲龍徹底明白了過來,他笑道:“大龍兄弟,你小子外表看上去是個老實人,實際上是個大滑頭,心眼多得能把鬼子賣了,還讓他們幫著數錢。”

徐大龍笑道:“團長,您這可就冤枉我了,大家都說我是個老實人。”

張大彪也笑道:“團長說得冇錯。你要是個老實人,那諸葛亮恐怕都是個傻子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李雲龍、趙剛也一起大笑了起來。

臨高城。

千葉尋一直關注著陰平縣城的戰況,他原本已經放棄了第81聯隊,希望他們能夠全部戰死在那裡,死之前也能夠消耗一部分抗日武裝。儘管損失了第81聯隊這麼多人,他會感到心痛,不過打仗哪有不死人的?這樣的結果他也能夠接受。

萬萬想不到的是,第81聯隊竟然向徐大龍投降了,這個訊息可比第81聯隊全部戰死,更加令他吃驚。

當他看到第81聯隊殘部一千餘人回到臨高城的時候,竟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此事。

他第一的反應是十分惱怒,痛恨這些官兵們貪生怕死,恨不得將他們立刻全體槍斃,可是當他看到第81聯隊的官兵們一個個衣衫襤褸、傷痕累累,而自己的確也冇有給他們派出援兵,還是有些不忍心。

可是,日軍向敵軍投降畢竟是一件大事,他隻好下令將這些人關在了營房裡麵,派人看守,不允許他們外出。

千葉尋一仔細地詢問了第81聯隊長和他手下的官兵們,整個戰鬥過程以及投降的原因,這才發現徐大龍的手段實在是太毒辣了,彆說第81聯隊長了,就是他千葉尋一在那種處境下,選擇投降的可能性也很大。

千葉尋一知道這件事情責任重大,他冒著被扇嘴巴子的風險,親自帶著第81聯隊長前往太原城,向筱塚義男司令官進行彙報。

筱塚義男司令官曾經擔任過東京帝國大學的教授,是一個著名的儒將,可是他手下的官兵們竟然在戰場上向敵軍投降,這仍然令他十分憤怒。

他一改自己儒雅的作風,直接就給千葉尋一一頓大嘴巴子,以發泄他心中的憤怒情緒。

難怪筱塚義男如此的失態,這件事情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他不僅受到了華北方麵軍的斥責,就連日軍的大本營也十分震怒,陸軍部長也親自發來了電報,對他嚴加斥責,要求他把那些投降的日軍官兵全部處決。

千葉尋一老老實實地站在那裡,受了這一頓教訓,他的臉雖然很疼,心裡的難受,卻減弱了一些。

等到筱塚義男的氣消了一些,他就讓第81聯隊長將這次作戰以及投降的過程,詳細地向筱塚義男做了彙報。

筱塚義男聽完之後,認為徐大龍的手段實在是高明,在當時的那種環境下,日軍官兵很難不精神崩潰,最終選擇了投降。

各方麵的有關這次事件的新聞報道,他都看過了,覺得日軍這一次被打臉,打得十分厲害。他第一感覺就是要將這些貪生怕死、投降敵軍的81聯隊的官兵全部處決,但是徐大龍發來的明碼電報卻令他十分為難。

這封明碼電報可不僅僅是他能看到,那些下級軍官、甚至那些士兵們也都能夠看到徐大龍電文的內容。

第81聯隊的官兵們的確已經在戰場上儘到了他們一個軍人的本分,就連敵軍對他們都十分欽佩。假如就將他們這樣處決了,那些普通的日軍官兵們會有種兔死狐悲的感受,對81聯隊的官兵們報以同情的態度,從而對上級產生不滿。

這實在是一個燙手的山芋,令筱塚義男感到十分發愁。

此時的筱塚義男已經平靜了下來,跟千葉尋一商量如何處理此事。

最終兩人商量出了一個結果,準備把這些日軍官兵送回日本國內去服苦役,這樣既懲處了這些日軍官兵,也不至於做得太過分,引發其他普通官兵們的不滿。

筱塚義男親自起草了一份檔案,派人送到了華北方麵軍司令部。

華北方麵軍高層經過仔細地研究,同意了筱塚義男對此事的處理意見。

徐大龍趕回了馬武山,此時的遊擊隊和楚雲飛所部已經休整完畢,就開出了陰平縣程,大隊人馬繼續向臨高城方向攻擊前進。

千葉尋一驚慌失措,擔心臨高城守不住,催促日軍第108師團派兵來增援。

108師團派出了215旅團主力來到了臨高城,徐大龍等人的行動有力地牽製了日軍第108師團的兵力,策應了八路軍對石太線的破襲行動。

八路軍各部隊在石太線的破襲戰中,攻克了日軍三十多個據點,消滅了上萬的日偽軍,破壞了長達數十公裡的鐵路線,使得日軍兩個月的時間無法通車。整個破襲戰取得了重大的戰果。

完成了策應主力行動的任務之後,楚雲飛率部回到了三五八旅的駐地,徐大龍也率領遊擊隊返回了根據地。

這一次打下陰平縣城之後,徐大龍留下了孫德勝率領一部分部隊,駐守陰平縣城。

如今馬武山根據地有了極大的發展,南麵有晉綏軍三五八旅作為屏障,自身還擁有了包括兩個縣城在內的廣大地區,兵員和物資的補充有了更大的保障。

為了應付日軍將來的更大規模的進攻,遊擊隊抓緊時間進行擴編和整編。

馬武山遊擊隊過了擴編和整編之後,部隊仍然號稱馬武山遊擊大隊,下設大隊部、情報綜閤中隊、特戰綜閤中隊、直屬綜閤中隊、運輸綜閤中隊、勤務綜閤中隊。

下設騎兵分大隊,包括三個騎兵綜閤中隊、12個騎兵中隊。

戰車分大隊、包括三個戰車綜閤中隊,九個戰車中隊。

步兵分大隊,包括三個步兵綜閤中隊,12個步兵中隊。

炮兵分大隊,包括兩個綜閤中隊、六個炮兵中隊。

馬武山遊擊大隊總兵力5154人,成立了莞城縣縣大隊和陰平縣縣大隊,每個縣大隊兵力都達到了2200餘人。

馬武山中心縣鄭府管轄陰平縣縣鄭府和莞城縣縣鄭府。

馬武山遊擊隊的實力不斷擴大,編製聽上去卻有些混亂。楚雲飛對方立功說道:“大龍兄弟他們是怎麼搞的?這麼大的實力早就超過了一個旅,卻還是一個副團級的遊擊大隊,這也太委屈了,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方立功也有些不解,他說道:“徐長官向來低調,大概是為了欺騙日軍才故意隱瞞實力的。”

楚雲飛說道:“這簡直就是胡扯。他們遊擊隊一仗就能夠乾掉鬼子一個聯隊,抗擊日軍的一個旅團也不成問題,這麼大的實力,說他是一個副團級的遊擊隊,糊弄鬼呢吧?”

莞城縣城。

馬武山抗日遊擊大隊的實力再次壯大了,財政方麵的壓力也越來越大,行政開支、部隊的吃喝垃撒睡需要大筆的錢,徐大龍又不肯讓根據地的老百姓們負擔,而上級又不下撥經費,巨大壓力讓徐大龍有點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他不得不暫時停止作戰行動,想辦法去搞錢,來養活這麼多的人馬。

高友田充分體諒徐大龍的難處,他主動要求馬武山中心縣鄭府的財政與遊擊大隊的財政分開,財政方麵由他們自行向根據地內收稅來平衡開支。

徐大龍對此十分重視,他不希望因此而遭到老百姓們的反對,他要求高友田充分地征求馬武山根據地各級地方組織、尤其是村一級的組織意見,讓他們廣泛地發動群眾,征收極低的稅率,看看群眾是否能夠接受。

高友田動員縣鄭府的各個職能部門,抽調了大量的乾部下鄉,廣泛地征求群眾的意見,結果是令人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