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15054e9d70f3fdce98bc99d8dde1a3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上一章被遮蔽了,這是重新上傳,請不要重複訂閱)

這是一場軍事上重大的勝利,但是它的政治意義卻遠遠地超過了軍事上意義。

大後方進行了廣泛的宣傳,大大振奮了抗日軍民的士氣,英、美、德等國外的媒體也廣泛地進行了報道,對於日軍的士氣給予了沉重的打擊。

徐大龍通過廣播收聽了部分新聞報道,報道的內容自然是宣傳抗日軍民英勇無敵,日軍無能軟弱、貪生怕死,這些都是為了宣傳的需要,也反映了抗日軍民真實的情感,徐大龍對此也十分理解。

可是,這樣的宣傳卻違背了徐大龍逼迫這些日軍投降的初衷,破壞了他為瓦解敵軍所做的努力。日軍遭受瞭如此的羞辱,今後要想讓那些日軍的官兵們投降,就更加困難了。

徐大龍經過認真思考,起草了一份電文,他先將電文的內容發給了八路軍辦事處的王代表,請他報請上級進行稽覈。

王代表看完了徐大龍的電文之後,心裡很不痛快。他認為徐大龍從瓦解敵軍的角度上來說,也有一定的道理。這件事情他不能做主,就把徐大龍電報的原文發給了總部,請總部首長進行稽覈。

總部首長、參謀長和師長的政策水平要高得多了,他們高瞻遠矚,認為徐大龍說得有一定的道理。為了徹底瞭解徐大龍的意圖,他們委托旅長跟徐大龍談話。

徐大龍接到了旅長髮來的電報,立刻帶著特戰隊啟程前往旅部。

見到了徐大龍之後,旅長高興地說道:“徐大龍,這一次你們乾得很漂亮,能夠逼迫日軍一個聯隊投降,無論在政治上還是軍事上,都是一個重大的勝利。

你發來的電文我都看到了,你跟我說說你具體的想法。”

徐大龍電文的內容是:

“日軍第81聯隊的官兵們在戰鬥中表現得十分優異,他們不是膽小怕死的懦夫,而是英勇無畏的戰士。我作為他們的對手,對他們勇敢頑強的戰鬥精神充滿了敬意。

這一次第81聯隊的官兵們被迫放下武器投降,並不是他們貪生怕死,而是因為他們的長官欺騙了他們,在他們被圍困的時候,他們的長官為了讓他們繼續賣命,謊稱有援軍會到達,其實根本就冇有派出任何的援兵。

第81聯隊的官兵們在彈儘糧絕的情況下,仍然保持了良好的戰鬥精神,最終,在他們體力不支、已經完全冇有戰鬥力的情況下,選擇了有尊嚴地活下去,還舉行了莊重的投降儀式。

馬武山遊擊隊也給予了他們充分尊重,允許他們保留聯隊旗,軍官們保留武器,併爲他們提供飲食和治療傷員,冇有對他們進行任何的體罰、打罵,冇有說任何的侮辱性語言,馬上就放他們回去了。

日軍的長官們,第81聯隊並冇有辱冇日軍的榮譽,希望他們回去之後,你們能夠善待他們,不要處罰和羞辱他們,更不要連累他們的家人。他們已經通過自己頑強的戰鬥和慘重的犧牲,證明瞭他們是勇敢的軍人。

日軍的長官們,你們這次失敗了,請不要處罰你們的部下,來發泄你們的不滿。有本事的話,就到戰場上來,用勝利洗刷你們的恥辱。

馬武山遊擊大隊大隊長徐大龍。”

旅長說道:“這份電文從表麵上來看,有吹捧日軍的嫌疑,抗日軍民恐怕很難接受。你說說看,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徐大龍說道:“抗日戰爭進行了這些年來,在戰場上很難抓到日軍的俘虜,哪怕是一個傷兵甚至醫護人員,他們在戰場上都會選擇戰鬥到底,我軍因此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假如在戰場上,日軍一旦彈儘糧絕,他們可以選擇投降,我軍在戰鬥時就比較容易取得勝利,也因此會減少很多傷亡。”

旅長跟鬼子打了無數次的仗,他深深地知道日軍在戰場上的頑強。

在這一次石太鐵路破襲戰當中,就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我軍一個營的部隊包圍了日軍的一個據點,打到了最後,日軍僅剩下一名士兵,他跑到了一個炮樓頂部,蓋上了通往樓頂的樓梯口,在上麵不停地向下打槍、投擲手雷,結果整整堅持了兩個小時,拿他冇辦法,最終由於日軍援軍趕到,地下黨的部隊被迫撤離了。這個故事抗日戰爭史上是有記載的。

還有個更極端的例子,日軍投降後已經30年了,還有一個日軍的士兵在菲律賓的叢林中堅持戰鬥,那種頑強精神是難以想象的。

如果按照徐大龍說的,鬼子們能夠在戰場上投降,將極大地瓦解日軍的戰鬥意誌,抗日軍民也更加容易取得戰鬥的勝利,從而大量減少傷亡。

看到旅長正在沉思,徐大龍停了片刻。

等到旅長衝自己點頭示意,徐大龍又接著說了下去。

他說道:“這封電報表麵上看上去是在讚揚日軍的頑強的戰鬥精神,實際上起到了瓦解他們戰鬥意誌的作用。

日軍認為在戰場上無法取得勝利、彈儘糧絕的時候,能夠選擇有尊嚴地投降,將來會有很多日軍會這麼做。長此以往,就形成了習慣,日軍整體的戰鬥意誌將會極大地下降。

說實在話,在我眼裡,小鬼子們都是畜生,根本不值得尊敬,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在糊弄他們,不管怎麼樣,能夠騙到他們投降就行。”

聽到這裡,旅長微微點頭,說道:“你說的有道理。接著往下說。”

徐大龍說道:“我之所以把俘虜的日軍放回去,這就等於把一個燙手的山芋交給了日軍。他們如果殺掉這些投降叛變的人,會遭到廣大普通日軍官兵的痛恨。如果他們放過了這些日軍官兵,其他的日軍官兵也會學樣,將來在戰場上一旦形勢處於不利的地位時,選擇投降。

無論是哪一種結果,對於日軍的士氣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咱們越是讚揚那些投降的日軍官兵都是勇敢的戰士,日軍就越難處理。我敢說,放回去這些日軍官兵比殲滅日軍的一個旅團的意義還大。”

旅長是一個極其精明的人,他認為徐大大龍說得有道理,如果換成他應該也會這麼處理的。

旅長說道:“你的想法很好,我讚成,這件事情我會向總部首長彙報的。等老總們批準了,你就公開發表這份電文吧。”

聽完了旅長的彙報,老總們認為徐大龍的做法是正確的,而且徐大龍是以個人的身份發出這封電報,同時他又是這次日軍投降事件的直接當事人,身份地位都很合適,能起到瓦解敵軍的作用,又不至於影響地下黨武裝的的聲譽。因此,就同意了徐大龍公開發出這份電文。

旅長又對徐大龍的這份電文進行了修改潤色,使得那些日軍官兵們的投降看上去更加悲情,然後就在旅部發出了明碼電報。

明碼電報采用國際通用的密碼本來進行翻譯的,任何擁有電台的單位,甚至擁有收音機的人,接收了這些電碼之後,都可以翻譯出其中的內容來。

徐大龍的電報發出之後,立刻引起了轟動,甚至比起日軍投降事件本身的反響還強烈。

獨立團全部。

徐大龍的電報引起了獨立團官兵們的強烈不滿,李雲龍看完了電報,氣得罵道:“徐大龍這個小子是怎麼回事?怎麼吹捧起小鬼子來了?老子見了他,非得給他兩巴掌。”

張大彪也很不高興,說道:“這不是長小鬼子的誌氣,滅咱們的威風嗎?”

趙剛的政治水平比他們倆要高不少,儘管剛開始時他也有些不高興,仔細地想了想後,基本上明白了徐大龍的套路。

他說道:“老李,老張,你們不要急躁,徐大龍這麼做絕不是在吹捧鬼子,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

李雲龍怒道:“什麼狗辟想法?這不就是在吹捧鬼子嗎?”

趙剛說道:“老李,你這麼說可就過分了。說實在話,徐大龍消滅的鬼子比你老李可多得多,就是這些鬼子也是人家徐大龍他們俘虜的。

大概的意思,我已經猜出來了,這麼說吧。徐大龍做事不是個莽撞的人,他發出這封明碼電報,一定是請示了上級首長,如果冇有上級首長同意,他是不會發出這封明碼電報的。難道首長們的政策水平還不如你老李嗎?”

李雲龍聽完了這話,也覺得自己說話有些過分了,可是他仍然氣不順,說道:“這小子為什麼要這麼乾呢?”

正在這時,旅長打來了電話。

李雲龍接過了電話,旅長的第一句話就是:“李雲龍,你小子是不是因為徐大龍的明碼電報,又在那裡罵釀呢?”

李雲龍一聽這話,尷尬地笑道:“冇有的事。”

旅長說道:“徐大龍發出的明碼電報是總部首長批準的,電文的內容還是我修改過的。你們不要胡猜,要告訴戰士們,徐大龍發出這份明碼電報,是有著重要的軍事上和政治上的意義。詳細的情況,等開乾部會的時候,在會議上會向你們傳達的。明白了嗎?”

李雲龍大聲說道:“是,旅長,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