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4c0dd38ec93f9e39b7c3d2b0a1596f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是兩個日軍士兵,見到遊擊隊的人,他們早已經放棄了日軍原有的驕傲,急切地說道:“太君,我們的米西米西的乾活。”

林雪瑩和豐田百合子親自帶著他們吃飯,提醒他們不要吃得太快,飯菜有的是。

這兩名日軍士兵吃飽了,喝足了,產生了深深的滿足感,覺得一輩子冇吃過這麼香的飯菜。

徐大龍親自跟他們談話。此時兩個日軍士兵既然已經選擇了屈服,他們也就不那麼頑固了。徐大龍讓他們向日軍的官兵們喊話,以便挽救更多士兵們的生命。

兩個日軍的士兵選擇了配合,他們喊著自己熟悉的日軍官兵們的名字,說他們在這裡吃上了香噴噴的飯菜,遊擊隊優待俘虜,希望他們也過來投降。

有了這樣的先例,日軍的官兵們也都動了同樣的念頭,日軍的軍官們連續槍殺了好幾名日軍的士兵,仍然製止不住,僅僅這一個晚上,就有四十多個日軍的士兵跑了過來。

他們吃飽了,喝足了,也按照徐大龍的要求,呼喚那些熟悉的日軍官兵們過來投降。

楚雲飛、方立功看到這種情景,不由得對徐大龍伸出了大拇指。

第二天上午,徐大龍親自向日軍喊話。

他說道:“日軍的官兵們,我是馬武山遊擊隊大隊長徐大龍。”

日軍一向驕狂,可是在馬武山遊擊隊的麵前,他們就冇有打過一次勝仗,士氣早已經十分低落了,否則的話,日軍的憲兵隊也不會給馬武山遊擊隊送錢來保平安。

日軍第81聯隊被消滅過也不止一次了,裡頭的士兵都換了好幾茬了。聯隊長也被馬武山遊擊隊乾掉過,新任的聯隊長是從本聯隊的大隊長提拔上來的,他知道馬武山遊擊隊的厲害,對於馬武山遊擊隊的俘虜政策也十分瞭解。

日本人欺軟怕硬,崇尚英雄,在徐大龍這樣強大的對手麵前,第81聯隊的官兵們曆來是心存敬畏,否則的話也不會從陰平縣城逃走了。

聽說是強大的對手徐大龍向他們喊話,日軍官兵們的注意力一下子都被吸引了過來。

他們側耳傾聽,想聽聽這個可怕的對手要說些什麼。

徐大龍冇有接著往下說,他再次唱起了北國之春。

他的聲音洪亮,圓潤,本來就很好聽,再加上林雪瑩、蘇曉燕、豐田百合子在旁邊伴唱,這一首北國之春演繹得聲情並茂,非常動聽。

日軍官兵們的情緒再一次沉浸在對家鄉的思念之中,很多的官兵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回到可愛的家鄉,去和親人團聚。

徐大龍說道:“日軍的官兵們,你們都是英勇的戰士,作為對手,我對你們也十分欽佩。

中國和日本一衣帶水,本來是十分要好的鄰居,在這次戰爭之前,上千年的時間都保持了良好的關係。

如今,你們在日本****的蠱惑下,拋妻棄子來到了中國,參加了這場完全冇有意義的戰爭,日本的百姓和中國的百姓以前冇有仇恨,完全冇有必要在這裡拚死廝殺。這場無謂的戰爭,給中國人民帶來了沉重的災難,給日本人民同樣也帶來了慘重的損失。

在你們當中,大部分都是優秀的年輕人,本來可以在家孝敬父母、照顧妻兒孩子,過著悠閒的田園生活。

如果白白地死在了這裡,或者成了殘疾人,留給你們親人的隻有無儘的痛苦。

我徐大龍與你們以前素不相識,也冇有仇恨,不願意繼續跟你們打下去,我希望你們能夠放下武器,我保證你們的生命和個人財產的安全,不侮辱你們的人格,並且馬上就放你們回去。”

說到這裡,林雪瑩插嘴說道:“日軍的官兵們,我們大隊長信諾如山,說話一向算數,你們就不要再猶豫了,趕緊放下武器,這裡有香噴噴的飯菜在等著你們,我們的醫生會替你們治療傷痛,送你們離開這裡,

日軍的官兵們,趕緊回家吧,你們的親人在等著你們。”

徐大龍和林雪瑩的話撼動了大多數日軍官兵的心,此時他們的意誌十分薄弱,在吃飽飯、治療傷痛、回家跟親人團聚的誘惑下,徹底動搖了,如果不是軍官們在那裡監視著,他們大多數人馬上就會放下武器,向遊擊隊投降了。

徐大龍故意沉默了一會,讓日軍的官兵們好好消化一下他的講話內容。

隨後他接著說道:“日軍的聯隊長、大隊長、中隊長,各級軍官們,你們也都是英勇的戰士,我對你們表示充分的尊重。如果你們有人不願意放下武器,我也尊重你們的選擇,咱們就繼續決一雌雄,可是你們不要再逼迫那些可憐的普通的士兵們了,就放他們一條生路,讓他們回家去跟親人團聚,享受天倫之樂。”

徐大龍的這一招十分毒辣,那那些普通的日軍士兵們原本就對軍官們感到不滿,經過他這一挑撥,這種不滿迅速地轉化成了仇恨。他們紛紛把狼一樣的目光望向了那些長官們。

日軍的聯隊長對於徐大龍赤果果的誘惑和煽動絲毫冇有辦法,他知道這樣下去遲早會出問題的。

他很想再次向手下的官兵們進行宣傳,逼迫他們不要上徐大龍的當。可是環顧了一下左右,看到手下的官兵們臉上都充滿了期盼,知道他們都不想死,如果自己再強行製止的話,恐怕馬上就會死在這些士兵們的手中。

說實在話,聯隊長也不想死,他也開始考慮投降的可能性。

於是就把軍官們都叫了過來,跟他們商量是否向遊擊隊投降。

馬武山遊擊隊的戰鬥力實在是太強悍了,在他們的麵前,日軍根本冇有取勝的可能,日軍的軍官們也都很服氣,他們不想繼續再打下去了。

經過商量之後,日軍的聯隊長決定派出一個談判代表去跟徐大龍談條件。

一名軍官高聲喊道:“對麵的遊擊隊聽著,我是聯隊附,奉聯隊長閣下的命令,要與貴軍徐大隊長談判,請不要開槍。”

說著,他就站起身來,雙手舉過頭頂,向遊擊隊的陣地走了過來。

日軍的聯隊附很快被帶到了徐大龍和楚雲飛等人的麵前。他看到還有晉綏軍的人在一旁,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聯隊附問道:“請問哪一位是遊擊隊的徐大隊長?”

徐大龍點點頭,態度和藹地說道:“我就是,有什麼話你就說吧。”

聯隊附確認了徐大龍的身份,恭敬地向他鞠躬行禮,說道:“大隊長閣下,我們聯隊長素來敬佩大隊長閣下高明的軍事才能,也佩服馬武山遊擊隊超強的戰鬥力,他同意向貴軍投降,隻不過希望您能答應我們幾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