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彪一直聽著他們的談話,心裡還是琢磨著要出去打仗。他覺得丁偉來總部開會,估計是有什麼大的作戰行動。

他問道:“丁團長,你來總部開會,是不是有什麼作戰行動,方便說嗎?”

他這話一說,李雲龍的注意力就集中在這上麵,他說道:“是啊,老丁,快說說,有什麼作戰行動?你放心,要是真的有作戰行動,我們獨立團全力幫助你。”

丁偉說道:“真的是有大的行動。總部決定要發動一場大的破襲戰,地域涉及河北和山西,咱們這裡主要是對石太線進行破襲。

不過,你們獨立團和老孔的新二團都是擔任總部的警戒任務,這次戰役恐怕是輪不上了。”

李雲龍一聽就急眼了,他說道:“難怪呢。總部通知你丁偉參加作戰會議,就冇有我和老孔什麼事了。不行,我這就去找旅長,這太不公平了。”

正在這時,李雲龍的房間裡響起了電話鈴聲。

李雲龍回到了辦公室,接了電話,出來後興沖沖地說道:“老孔、老丁、老趙、張大彪,旅長來電話說有重大的作戰行動,讓咱們一起去旅部報到。”

莞城縣城。

李雲龍參加完作戰會議,給徐大龍發電報,傳達了旅長的命令。

旅部這次出動包括獨立團、新一團、新二團、第69團,他們十幾個團的部隊,發動石太鐵路交通破襲戰。

為了牽製日軍第108師團的兵力,讓馬武山遊擊隊前往虞城方向作戰。

徐大龍經過跟楚雲飛商量,決定首先拿下陰平縣城,然後去攻擊臨高城,逼迫日軍第108師團前來救援。

徐大龍把這個作戰計劃上報給了旅長,得到了旅長的批準之後,徐大龍調動馬武山遊擊隊的戰車部隊,騎兵部隊和炮兵、步兵、各一部。

楚雲飛出動第358團、直屬炮兵第一營,前往陰平縣城。

陰平縣城是馬武山周邊五個縣最後一個被日偽方麵控製的,拿下這座縣城,以馬武山為中心的根據地就形成了相當的規模,軍事、政治和經濟方麵也都有了更大的發展前景。

在進攻陰平縣城之前,徐大龍給王樹懷發去了電報,讓他告訴閻貴武,等到戰鬥打響之後,就把在陰平縣城內的黃協軍第四師的部隊撤走。

如今在陰平縣境內,有閻貴武手下的一個旅。他看到馬武山遊擊隊越來越強大,一直都擔心跟遊擊隊發生衝突。

徐大龍這次能夠提前通知他,他心裡還真的存了一絲感激,就讓王樹懷轉告徐大龍,戰鬥打響之後,雙方對天開槍,然後第四師的部隊會迅速撤離。

莞城縣城、新河縣城、巨馬縣城、東鄉縣城相繼失陷之後,如今日軍第32師團的部隊就隻有在陰平縣城裡的日軍第81聯隊,以及第82聯隊一部,兵力為兩個半大隊,以及81聯隊聯隊部直屬部隊,共兩千九百餘人。

日軍的這些兵力跟馬武山遊擊隊和楚雲飛的部隊相比,數量和裝備都不占優勢,可是如果他們堅守縣城,要想拿下縣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馬武山遊擊隊和三五八旅的部隊都會遭遇慘重的損失。

在製定作戰計劃的時候,楚雲飛提出由358團擔任主攻,馬武山遊擊隊的戰車部隊進行掩護,358旅的炮兵營和馬武山遊擊隊的炮兵綜閤中隊提供炮火支援。

楚雲飛之所以製定這樣的作戰計劃,是因為他在軍校裡學的就是正規作戰,這麼多年來打的也是這樣的戰鬥,看起來中規中矩冇有什麼毛病。

可是徐大龍不希望打這樣的仗。戰車部隊作為掩護,又有強大的炮兵進行支援,攻進縣城應該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可是日軍守在城裡,就需要通過巷戰來解決,到時候炮兵和裝甲部隊都很難發揮作用,全靠人力去跟日軍死拚,這樣的戰鬥,徐大龍向來是極力避免的。

徐大龍建議改變一下作戰計劃,準備讓楚雲飛的358旅和馬武山遊擊隊,大張旗鼓地向陰平縣城攻擊前進,逼迫日軍自己撤離縣城,以避免慘烈的巷戰。徐大龍準備等到日軍的部隊出城之後,在野外對他們進行攔截,加以殲滅。

楚雲飛雖然認為徐大龍說的有道理,可是他也有些疑問,他問道:“咱們大張旗鼓地前往陰平縣城,這就等於提前告訴了敵軍咱們要攻打縣城,假如日軍冇有撤走,決定堅守縣城,這不是給了他們充分準備的時間嗎?到時候這仗恐怕就更難打了。”

徐大龍笑道:“楚長官,您說得很有道理,不過,我有很大的把握,日軍在咱們包圍縣城之前會提前撤離的。”

徐大龍之所以有這麼大的把握,是因為他瞭解這一帶的日軍,日軍的第32師團已經被馬武山遊擊隊給打怕了。

如今馬武山遊擊隊不僅有強大的火炮,還有一個戰車連隊的裝甲戰車,再加上楚雲飛的358旅,日軍隻有不足一個步兵聯隊,料想他們不敢留在縣城裡等死。

在這期間,徐大龍還埋下了一個伏筆,那就是閻貴武。

經過了長時間的較量,徐大龍對閻貴武此人也十分瞭解。他認為,閻貴武提前知道了馬武山遊擊隊和三五八旅要來攻打陰平縣城,他肯定在作戰的時候會把部隊撤走。

可是這傢夥心眼兒很多,為了避免他拋棄日軍,單獨撤退,一定會把這個訊息暗中通知日軍第81聯隊的,這和他是否背叛跟徐大龍之間的默契無關,隻是自保的需要。

徐大龍設身處地地著想,假如自己處在他的位置上,恐怕也會這麼做。

他知道閻貴武為了逃避責任,一定會竭力勸說日軍撤出陰平縣城,日軍第81聯隊的聯隊長會把這個訊息上報給千葉尋一。

千葉尋一如今差不多就是個驚弓之鳥,他的部隊損失慘重,他不想再失去第81聯隊,因此他讓第81聯隊撤出縣城的可能性也是最大的。

馬武山遊擊隊和楚雲飛的三五八旅大張旗鼓地向陰平縣城攻擊前進,日軍一定會頂不住這樣的壓力,最終選擇撤離陰平縣城。

楚雲飛當然不知道這中間還有這麼多的彎彎繞,不過他跟徐大龍打交道這麼長時間了,知道徐大龍向來說話有分寸,他既然如此肯定,楚雲飛就接受了徐大龍的建議。

楚雲飛和徐大龍又重新製定了作戰計劃,準備在野外圍殲日軍的第81聯隊。

徐大龍猜得冇有錯,閻貴武雖然跟徐大龍暗中達成了協議,等到徐大龍發動進攻的時候,他會假裝抵抗,然後邊打邊撤,可是陰平縣城裡還有日軍的第81聯隊,假如日軍留下守城,他真的冇有充分的理由單獨撤離。

假如因此第81聯隊遭到覆滅,他根本就冇有辦法向千葉尋一交代,到時候恐怕自己的腦袋會被千葉尋一給砍下來。

閻貴武決定瞞著徐大龍,把遊擊隊即將進攻陰平縣城的訊息暗中通知日軍,隻要日軍能夠撤離,他也就能跟著撤離了。

他給同樣駐在陰平縣城裡的那個旅長髮去了電報,讓他把這個訊息通知日軍,同時勸說日軍第81聯隊長脫離陰平縣城。

日軍第81聯隊駐紮在陰平縣城,聯隊長心裡一直也在發毛。周圍的其他四個縣城,如今都已經被抗日武裝打下來了,他知道遲早抗日武裝的大隊人馬會來進攻陰平縣城。

當閻貴武手下的那個旅長向他通報了抗日武裝即將進攻陰平縣城的訊息之後,他馬上派出了偵察部隊,前往巨馬縣城和馬武山遊擊隊的根據地的方向進行偵察,很快就發現了358旅和馬武山遊擊隊的部隊正在向陰平縣城前進。

聯隊長急忙把這個情報向千葉尋一做了彙報,說敵軍的兵力龐大,到底是提前撤離縣城還是進行堅守?請求千葉尋一進行戰術指導。

千葉尋一果然十分害怕,他如今手中的兵力捉襟見肘,第81聯隊在陰平縣城的部隊,是第32師團目前最大的一股力量,總不能就這麼白白損失了。

他立刻下令第81聯隊立刻撤離陰平縣城,向在臨高城的日軍第32師團部靠攏。

楚雲飛和徐大龍正在率領著大部隊趕路,前麵的偵察兵傳來訊息說日軍已經放棄了陰平縣城,向臨高城方向逃竄。

楚雲飛欽佩地說道:“大龍兄弟,果然讓你說對了,小鬼子還真是被嚇跑了。”

說完他就命令部隊不要繼續前往的陰平縣城,而是朝著臨高城的方向追了過去。

日軍第81聯隊向東北方向撤退,正在渡過巨馬河的一條支流、小沙河的時候,就遭到了馬武山遊擊隊正麵阻擊。

按照事先製定的作戰計劃,孫德勝已經率領著六個騎兵中隊和兩個裝甲戰車中隊,提前趕到了這裡,在河岸上構築了防禦工事,給正在渡河的日軍以迎頭痛擊。

第81聯隊長看到後麵有追兵,情況危急,立刻指揮著部隊強渡小沙河,企圖突破遊擊隊的阻擊陣地。

馬武山遊擊隊本來就裝備精良,擁有大量的機槍和火炮,現在又加上那麼多的坦克和裝甲車,火力的強度遠遠地超過了日軍,日軍的進攻是徒勞的,隻能丟下一大片屍體,根本就無法突破遊擊隊的阻擊陣地。

不久以後,楚雲飛和徐大龍率領的大部隊趕了過來,將日軍圍在了小沙河西南麵的田野上。

日軍無險可守,麵對著抗日武裝強大的火力,再加上數量眾多的坦克和裝甲車集群,根本就無力抵抗,完全處於被動捱打的地步。

在經過猛烈地炮擊之後,楚雲飛就準備向日軍發動全麵的攻擊。

徐大龍說道:“楚長官,等一等,派人向日軍喊話,看看是不是能夠讓這些日軍投降。”

楚雲飛說道:“鬼子都是畜生,留著他們乾什麼?都乾掉算了。”

徐大龍說道:“這些小鬼子跑不了,乾掉他們很容易。不過要是能讓他們投降,影響力更大。”

楚雲飛也很有政治頭腦,他當然知道如果能讓鬼子投降,對鬼子的士氣打擊更加沉重。

他認為小鬼子一向頑強,讓他們投降很困難。他說道:“那就試試看,不行的話,就乾掉他們算了。”

徐大龍對於讓這些日軍投降,心裡有一定的把握。經過了一年時間的戰鬥,日軍的第32師團屢次遭到了馬武山遊擊隊的打擊,士氣已經十分低落,日軍在戰鬥中向遊擊隊投降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隻是冇有那麼大規模。徐大龍決定試一試。

徐大龍跟楚雲飛商量過後,以馬武山遊擊隊的戰車部隊為先導,三五八旅的官兵和遊擊隊的步兵在後麵跟進,朝著日軍的陣地緩緩地壓了過去。

日軍的官兵們看到龐大的戰車集群壓了過來,拚命地朝著裝甲集群射擊。

這一切都是徒勞的,隻能夠眼睜睜地看著敵軍一步步逼近。

日軍的聯隊長髮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敵軍的裝甲集群上麵的火炮和機槍都冇有開火。

他正感到奇怪的時候,坦克和裝甲車都停了下來,接著在前麵的一輛坦克炮塔的頂部鑽出來了一個人,他手裡拿著鐵皮喇叭,大聲地喊道:“日軍官兵們聽著,我是馬武山戰車中隊中隊長崔振嶽,奉我們徐大隊長的命令向你們喊話。你們已經被我軍包圍了,繼續頑抗,隻有死路一條。

我們大隊長說了,日軍戰鬥力十分頑強,不過,我們大隊長說了,在敵我力量懸殊、冇有援軍、彈儘糧絕的情況下,經過了頑強的戰鬥,然後向敵軍投降並不丟人。

你們考慮過冇有?你們年紀輕輕,上有年邁的父母,下有妻兒和兄弟姐妹,就算戰死在異國他鄉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們馬武山遊擊隊曆來優待俘虜,我們大隊長說了,隻要你們放下武器投降,一定保證你們的生命和私有財產的安全。我們不僅不會虐待你們,而且保證馬上放你們離開,還是希望你們認真地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