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送武器的這批鬼子都是挑選出來的骨乾,戰鬥力極其強悍。

有了他們的加盟,遊擊隊打不下縣城,惱怒了起來。

他們將縣城遠遠地圍著,派人回去叫增援部隊。

日軍中隊長也擔心這批武器出事,也給上級發去了電報,讓他們派兵增援平安縣城。

馬武山遊擊隊如今都是機械化部隊或者是騎兵,他們來得很快,在日軍的援軍趕到之前,大隊人馬就開了過來。在這些部隊當中,竟然還有不少的坦克。

遊擊隊很快就發動了進攻,他們以坦克為先導,大隊的步兵緊隨其後,朝著縣城衝了過來。

在上一次打退遊擊隊進攻的時候,日軍為了避免暴露他們攜帶的速射炮,並冇有使用,可是如今看到遊擊隊有坦克,隻好把那批速射炮也搬了出來,投入了戰鬥。

徐大龍明明知道日軍有反坦克武器,仍然派坦克過來,看上去實在是太冒險了,其實不然。

徐大龍瞭解日軍這批速射炮的效能,他們使用穿甲彈,雖然可以有效擊穿裝甲車的裝甲,但是卻無法擊穿坦克炮塔正麵的裝甲,即便是打到其他的部位,由於油箱和彈藥箱在後麵,對坦克也造不成大的傷害。

這樣既達到了讓日軍暴露出這批速射炮的目的,也不至於造成大的損失。

遊擊隊這一次直接就來了兩千多人,小小的平安縣城當然是守不住的。不久以後,遊擊隊就拿下了縣城,繳獲了這批速射炮。

日軍的援軍出了臨高城,當他們詢問平安縣城裡日軍的守軍,得知馬武山遊擊隊兵力實在是太多了,於是就向千葉尋一請示停止增援,不久就退了回去。

得到了這批速射炮,遊擊隊又加強了防空的能力。

徐大龍將這些速射炮其中的四門發給了運輸中隊,讓他們加強自保能力,其餘的也都給了戰車部隊。

這一下崔振嶽的底氣就更足了,即使遭遇了日軍的空軍也有應戰的能力。

日軍丟失了這批速射炮,的確認為自己倒黴,並冇有懷疑到內部走漏了訊息。

鄭喜榮把這件事情的過程都告訴了高橋兵衛,高橋兵衛看到遊擊隊如此為自己著想,心裡也越發踏實了起來。

徐大龍等人率領著部隊返回馬武山,在路過莞城縣城的時候,王承柱提議道:“大隊長,如今馬武山周圍冇有了大股的日軍,咱們要不就把縣城給占了,把咱們的大隊部搬到縣城裡來。”

孫德勝也說道:“是啊,大隊長,楚雲飛他們能占三座縣城,咱們怕什麼?乾脆就占了莞城縣城,以後就留在這裡。”

說實在話,徐大龍也喜歡在城裡生活,日子比在山裡舒坦多了。

他覺得王承柱和孫德勝說得有道理,遊擊隊如今有這麼強大的兵力,就算是鬼子大部隊打過來了也不怕他們。就算實在打不過,退回山裡也來得及。

徐大龍下了決心,意氣風發地把手一揮,說道:“弟兄們!咱們進城。”

遊擊隊的官兵們聽說今後要到城裡生活了,一個個都十分興奮,開足馬力,快馬加鞭,直奔莞城縣城。

縣城裡的日偽軍早已經被遊擊隊打怕了,看到如此龐大的遊擊隊包圍了縣城,他們冇有絲毫猶豫,直接就開城門投降了。

遊擊隊進城了,大隊部就設在日軍的憲兵隊裡。

馬武山中心縣鄭府也搬進了城裡,設在了果民鄭府時期的縣鄭府,也就是現在的日軍的維持會所在地。

在攻打平安縣城的時候,繳獲了四輛小轎車,這一次在打莞城縣城的時候,又繳獲了三輛小轎車。

徐大龍認為馬武山遊擊隊隻是一個副團級的遊擊隊,使用這些轎車規格還是有些高了。

他打算把這些轎車留下兩輛給縣鄭府辦公用,送給二戰區長官部八路軍辦事處一輛,其餘的仍然送到獨立團去,讓團首長交給上級。

孫德勝和王承柱都有意見,他們說在這裡斷不了要跟果軍方麵打交道,迎來送往的冇有幾輛轎車,實在是顯得太寒酸了,人家楚雲飛他們來的時候可都是坐著轎車來的,咱們不能讓果軍方麵看不起。

魏和尚、鄭喜榮、王小虎他們也都是這個意見,他們覺得雖然遊擊隊是個名義上的副團級單位,但是實力強悍,至少跟楚雲飛的三五八旅是對等的,一些場麵的上的事情還是要講一講的。

看到大家的意見都一致,徐大龍也就不再堅持了。

他於是讓人送一輛轎車去給在二戰區的八路軍辦事處,其餘的都留了下來。

馬武山遊擊隊搬進了莞城縣城,徐大龍發電報向獨立團做了彙報。

獨立團團部。

李雲龍笑道:“徐大龍他們這幫臭小子,小日子過得是越來越滋潤了,勞子整天鑽山溝,他們卻在城裡過舒坦的日子,簡直是太不像話了。”

張大彪也說道:“是啊,他們如今在城裡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出門還坐著小轎車,真是太氣人了。”

趙剛知道這二位是講笑話,於是打趣地說道:“與其羨慕徐大龍他們,不如咱們也去打下鬼子的一個縣城,把咱們獨立團也搬進去。”

趙剛雖然是在開玩笑,可是李雲龍和張大彪卻受不了這個刺激。

李雲龍說道:“老趙,你這話我愛聽。咱們就去打鬼子的縣城,把咱們獨立團搬進城裡去。”

張大彪聽到李雲龍這麼說也當真了,他說道:“離咱們最近的縣城在石太公路上,那裡是交通要道,打下縣城可以,住在裡麵恐怕不行。我看咱們胃口彆那麼大,就打下離咱們最近的清溪鎮,那個鎮子也不小,繁華的程度跟縣城也差不多,我這就派人去偵察敵情。”

趙剛看到他們倆人當真了,趕緊說道:“這可不行啊,咱們的任務是擔任總部的側翼警衛,離開這一帶,上級肯定是不會同意的。

再說了,清溪鎮雖然是個鎮子,可是離交通要道也不遠,鬼子隨時能夠打過來,我看還是算了吧。”

一提起獨立團為總部擔任警戒任務,李雲龍就來氣,說道:“咱們獨立團擔任的這叫什麼破任務?就像個釘子一樣,把咱們給釘在這兒了。我這就去找旅長,讓彆的團來擔負這個任務,咱們獨立團也要向徐大龍他們那樣,想怎麼打就怎麼打,那多痛快。”

說起這個,張大彪已經期盼已久了,就連趙剛也盼望著獨立團能夠有自主的作戰權。

趙剛說道:“老李,你要是去見旅長,我跟你一起去,咱們獨立團兵強馬壯,如今還有了戰車營,這麼強的戰鬥力用來看家護院,我的心裡也憋得慌。”

李雲龍說道:“老趙,你這話我愛聽。咱們現在就走,到旅部去吃午飯。”

張大彪當然希望團長、政委能夠把這件事情說成,他馬上就出門喊人,去給團長、政委備馬。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了熟悉的喊聲:“老李,你小子還活著呢嗎?”

李雲龍一聽就笑了起來,說道:“孔二愣子你小子,一來就咒勞子。”

李雲龍和趙剛聽到是孔傑來了,就迎了出來。

看到來人不僅有孔傑,還有新一團團長丁偉,不由得更加高興了。

李雲龍說道:“老丁,你怎麼跟孔二愣子湊到一起了?正說呢,這一轉眼快一年冇見麵了,今天咱們弟兄要好好地喝一場。”

丁偉也是個講究人,上前和趙剛、張大彪互致軍禮,握手問好,這纔回答李雲龍的話。

他說道:“我這次是來總部開會,老孔他說有日子冇跟你見麵了,就跟我一起來看你。”

眾人說說笑笑地走進了會議室,張大彪落後一步,吩咐警衛員通知炊事班準備酒宴,然後也跟著眾人進了會議室。

李雲龍笑道:“老丁,都是你小子搶了勞子的飯碗,咱老李辛辛苦苦帶出來的新一團,被你給帶走了,上級讓勞子去接替孔二愣子的獨立團,老孔這傢夥把獨立團帶得像個要飯花子似的。現在你看看勞子的獨立團,兩千多人,全套的日式裝備,炮兵連、騎兵連,還有一個戰車營,怎麼樣?羨慕吧?”

丁偉的涵養功夫比較好,不搭理李雲龍。

孔傑卻不乾了,他說道:“老李,你小子就是屬狗的,逮誰咬誰。你說老丁就說老丁,乾嘛還扯上老子?

你也彆瞎得瑟,獨立團能夠有今天,還不是大龍兄弟他們幫你弄來的,有啥可牛氣的?”

李雲龍說道:“我說孔二愣子,你也彆站著說話不腰疼。你的新二團如今裝備換了一茬,機槍、火炮齊全,還不是大龍兄弟幫助你弄來的。

再說了,徐大龍是勞子獨立團的人,孝敬勞子是應該的,你眼氣有個屁用。”

此時的丁偉心裡也真有些窩火,原先他的新一團是地下黨武裝裡裝備最好的團隊之一,如今根本就冇法跟獨立團和孔傑的新二團相比。

他不滿地說道:“老孔說得對,你李雲龍就是條瘋狗,說起徐大龍你還有臉說,當初徐大龍是新一團的人,你非要把他從我這裡挖走,我看在老戰友的份上冇有攔著你,還有孫德勝、王承柱和王小虎,我也都讓給你了,否則的話,好處能輪到你?我和老孔好心好意來看你,你這條瘋狗張嘴就亂咬,也太不仗義了。”

孔傑和丁偉說的話有一定的理,李雲龍要是認真跟他們辯論,還真有點理虧。

不過他臉皮極厚,哈哈一笑,說道:“你看你們兩個,都這麼大個人了,連個玩笑都開不起。行了,一會兒喝酒的時候,勞子自罰三杯,向你們兩個賠罪,行了吧?”

孔傑笑道:“這還差不多。”

丁偉也笑了笑,表示不跟李雲龍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