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速射炮通常裝備在日軍的裝甲車輛、機場、彈藥庫、油料庫等重要目標,徐大龍等人這次打日軍機場的時候,也繳獲了兩門。

日軍第32師團是守備師團,冇有重武器,因此也冇有這種速射炮的裝備。

這一次是筱塚義男要對付馬武山遊擊隊的戰車部隊,特地從華北方麵軍為第32師團申請來的。

徐大龍這才明白了日軍為什麼這麼老實,原來是在等著這批反坦克武器。

徐大龍絕不能讓日軍在戰場上使用這種速射炮。他親自帶著魏和尚的特戰中隊以及王炮的摩托車中隊前往臨高城。

日軍部隊的編成有一個很大的特點,那就一支部隊的兵員都來自同一個地區,比如說日軍第四師團來自大阪,因此也稱為大阪師團。這種部隊的編成有一定的優勢,那就是士兵們都來自同一地區,家鄉觀念很強,內部相對團結。

高橋兵衛是一個頭腦十分靈活的人,善於投機鑽營。徐大龍通過鄭喜榮為高橋兵衛提供了大量的經費,讓他在日軍當中用金錢開路,提高自己的地位,以便更好地為遊擊隊提供情報。

高橋兵衛有一個同村的人,如今在日軍第32師團擔任副參謀長。高橋兵衛把錢悄悄地寄回了家裡,讓家裡給副參謀長的家眷送禮。

結果,在副參謀長的提攜下,高橋兵衛被提升為後勤課協理參謀,軍銜提升為少佐。

協理參謀並不具體任職於後勤課的某一個部門,這是一個單獨的職務,負責協調後勤部門的各個科室之間的關係,起到監督、協調、管理的職能。

由於他每個月都要為各個科室寫出考評報告,送到主管後勤部門的副參謀長那裡。各個科室為了獲得好評,因此都很給高橋兵衛麵子。

有了這個職務的便利,高橋兵衛可以在日軍的後勤部門的各個科室隨便走動,因此能掌握更多的情報。

日軍調來了一大批23mm速射炮,就是他從日軍的槍械部門得到了訊息。

在臨高城的郊外,鄭喜榮從城裡出來跟徐大龍等人見麵。他是提前三天來到臨高城的,在跟高橋兵衛取得聯絡之後,然後將情報送了出來。

趙喜榮說道:“大隊長,情況已經清楚了,日軍運來的這批23mm速射炮一共28門,目前放在城裡第32師團後勤課的倉庫裡。”

說到這裡,鄭喜榮取出了一幅草圖,在圖上標出了日軍倉庫的位置。

魏和尚看到日軍的這座倉庫並冇有跟日軍的師團部在一起,而是在後勤課獨自的院子裡,靠近城牆附近,相對比較偏僻。

他說道:“龍爺,這裡的地形挺不錯,咱們晚上進去,一個突擊就可以拿下這座倉庫。”

徐大龍搖了搖頭,說道:“拿下這個倉庫冇有問題,可是咱們不能這麼做。你們注意到了冇有?接連幾次日軍的武器運輸,咱們都得到了準確的訊息,假如說在以前,日軍會認為這是巧合,可是這批23mm速射炮是日軍秘密運來的,知道這個秘密的人有限。

如果咱們如此準確地從倉庫裡截獲了這批火炮,日軍一定會懷疑他們內部出了奸細。如果日軍在內部進行大清查,搞不好高橋兵衛是會暴露的。

高橋兵衛的作用,比這批速射炮大得多,咱們一定要保護好他的安全。”

鄭喜榮由衷地說道:“大隊長還是您考慮得周到。”

魏和尚問道:“不能從日軍的倉庫裡去搶奪,那咱們怎麼辦?”

徐大龍對鄭喜榮說道:“你現在就返回城裡,跟高橋兵衛取得聯絡,把咱們的意思告訴他,讓他密切關注著這批武器的去向,有了新的訊息,隨時向我報告。”

鄭喜榮返回了城裡,秘密地約見了高橋兵衛,把徐大龍為了保護他的安全的考慮告訴了他。

高橋兵衛很感動,表示自己會繼續提供關於這批速射炮的訊息。

徐大龍等人暫時冇有機會動手,閒著也是閒著,於是他們就離開了臨高城,前往虞城,去看看那裡日軍機場修建的情況。

徐大龍等人走後不久,就收到了鄭喜榮發來的電報,說高橋兵衛提供了情報,說這批速射炮已經下撥給了日軍第81聯隊,明天上午第81聯隊就會派人來領取。

徐大龍當然不能讓這批武器落到日軍作戰部隊的手中,於是立刻和魏和尚等人又返回了臨高城。

有瞭如此準確的情報,徐大龍等人半路攔截日軍的這批武器輕而易舉,可是也正因為情報如此準確,這批武器一旦丟失,日軍一定會察覺到內部有奸細。

現在還是麵臨跟以前一樣的問題,如何能夠把事情做得不動聲色,完全像一場意外。

在臨高城外,徐大龍見到了鄭喜榮,他們和鄭喜榮一起商量,看看有什麼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鄭喜榮一直在琢磨著這個問題。他如今主要從事情報工作,自然在這方麵功夫下得比較多。他經常向徐大龍和林雪瑩請教特工的技能,再加上自己不斷地實踐,如今也積累了不少的經驗。

他建議道:“大隊長,我想了半天,無論怎麼做,都難免不讓日軍察覺事情太過湊巧,會懷疑到情報事先被泄露了。

你看這麼行不行?既然無法避免,日軍懷疑內部出了奸細,能不能找一個替罪羊,把罪名安到他的身上。

我的意見是,咱們在半路攔截日軍,奪下這批武器。在乾掉那些日軍之後,把日軍的屍體大部分都留在現場,將其中的軍官的屍體帶走,再模仿他的筆跡之類的,或者是現場留下他身上佩戴的一件什麼東西,故意給日軍留下線索,把泄露機密這個事情栽贓到他的身上。”

徐大龍想了想後,說道:“這倒是一個思路,不過好像還是有些問題。一方麵咱們如此準確地攔截了這批武器,日軍一定會察覺到是他們內部出了奸細,就算是懷疑不到是第32師團的後勤部門內部出了問題,他們今後也會加強防範的,高橋兵衛今後再提供情報,危險性也就大得多了。

另一方麵,運送這批武器的人是日軍第81聯隊,他們前來運輸這批物資的時候,未必能夠事先知道運送的是什麼,咱們遊擊隊得到如此準確的訊息,未必能夠讓日軍覺得這個訊息就是他泄露的。

還有一個問題,咱們栽贓陷害這個日軍,咱們事先對他並不瞭解,未必能夠使日軍相信,就是此人走漏的訊息。”

鄭喜榮也覺得自己的想法不夠完善,他順著自己的思路繼續琢磨,然後說道:“大隊長,您看這麼行不行?咱們讓高橋兵衛提供一個訊息,等到咱們攔截了這批武器之後,咱們從高橋兵衛他們後勤部門製造一個失蹤事件,此人出身後勤部門,他一定能夠掌握這批武器的秘密。他要是失蹤了,日軍懷疑到他的頭上,不就很合理了嗎?”

徐大龍說道:“你說的這倒是個辦法。不過,還存在我最先說的那個問題,這件事情還是太過巧合,至少會提醒日軍,加強內部的管理,防止泄密。

咱們還要再想一想,能夠有什麼更巧妙的辦法讓日軍覺得,這完全是個意外?”

魏和尚也一直在琢磨著這個問題,他說道:“龍爺,你看這麼行不行?這些小鬼子們運送武器,在路上一定會經過平安縣城,咱們也不在路上攔截他們。等著他們進入了縣城之後,咱們調動大部隊拿下縣城,消滅了城裡的鬼子,順帶著繳獲了這批武器,這不就行了嗎?”

鄭喜榮眼前一亮,高興地說道:“大隊長,我覺得和尚說的有道理。就是日軍特高課的人也會認為,如果是提前泄密的話,咱們會在半路上進行攔截,不會這麼大張旗鼓地去打縣城。我看行。”

徐大龍也覺得這個辦法好,他笑道:“和尚,你這傢夥看上去虎了吧唧的,腦瓜轉的還真快。咱們就照這個思路,再合計合計。”

林雪瑩也提出了建議,她認為遊擊隊進攻縣城,還是有一點點巧合,最好能夠想辦法,使得遊擊隊攻打縣城看上去也純屬是個意外。

幾個人又按照林雪瑩的建議仔細地研究了一番,終於想到瞭解決問題的辦法。

第二天上午,日軍第81聯隊派來的人到了臨高城。這次日軍也學精了,他們擔心在路上遇到馬武山遊擊隊的攔截,征調了一部分民用運貨卡車,冒充商人,打算悄悄地把這批武器運回去。

由於有高橋兵衛提供的準確情報,這夥日軍的行動一直在遊擊隊的監視之中。

日軍為了避免夜長夢多,裝完了這批武器之後,冇有在臨高城停留,立刻就踏上了返回的路途。到了下午兩點半,他們就已經進入了平安縣城。

平安縣城裡的日軍憲兵隊已經提前接到了通知,給他們準備了午飯,他們打算吃完飯後繼續啟程。

就在他們吃飯的時候,城外傳來了槍聲。

平安縣憲兵兵隊長十分緊張地對負責運輸的日軍中隊長說道:“城外來了八路,你們暫時走不了了,不如就幫助我們守城吧。”

鬼子的中隊長跟著憲兵隊長來到了城牆上,就看到外麵出現了一隊八路軍的騎兵,大約有200人左右。

鬼子中隊長也擔心他們打進城來,於是就同意配合日軍的憲兵隊進行防禦。

遊擊隊的騎兵大概是認為城裡就隻有日軍的憲兵隊和一些偽軍、偽警察,兵力薄弱,他們十分囂張,派人向城裡喊話,讓日軍趕緊開城門投降,否則的話,他們打進來格殺勿論。

日軍的憲兵隊長如今有了運送武器的這批日軍的幫忙,底氣也壯了起來,當然對遊擊隊不予理睬。

結果遊擊隊就惱怒了起來,向縣城發動了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