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彪之所以跟李雲龍說,是因為他也有點不好意思。他雖然心眼也不少,可是跟李雲龍比起來,還是個標準的老實人。李雲龍都不好意思開口,他就更張不開嘴了。

對於那支裝甲部隊,李雲龍和張大彪心裡都很癢癢,都在那裡琢磨著怎麼跟徐大龍開口去要,一時之間眾人陷入了沉默。

趙剛跟這兩個傢夥相處的時間長了,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他笑道:“你們彆犯愁了,徐大龍是一個識大體的人,不用你們開口,他一定會把那批裝備交上來一部分的。”

趙剛的話音剛落,通訊參謀送來了一份電文,他高興地說道:“團長,鄭委,這是徐大隊長髮來的電報。”

李雲龍一把把電報抓了過來,看完後哈哈大笑,說道:“大龍這小子真夠意思,真的給咱們送來了一個戰車營的裝備。”

張大彪看完後說道:“大龍兄弟就是夠朋友,除了坦克和裝甲車,還給咱們送來了這麼多的東西。”

趙剛笑道:“你們兩個也彆高興得太早了,這些裝備能不能留在咱們手裡,還兩說呢。”

李雲龍不高興地說道:“我說老趙,你就是個烏鴉嘴,今天說話這麼招人煩。”

張大彪也笑道:“是啊,政委,你今天說話的確不那麼中聽。”

趙剛說道:“徐大龍他們主動給咱們送來了這麼多的裝備和物資,我看啊,咱們也主動拿出一部分上交給旅部,省得旅長開口跟咱們要,咱們就留不下多少了。”

李雲龍反應過來了,他太瞭解旅長了,說道:“老趙,你說得對,我看呀,咱們就把三分之一的裝備還有一萬大洋上交給旅部,老趙,這件事情你最好親自到旅部那裡去一趟,主動向旅長彙報這件事情,旅長向來跟我不客氣,伸手就要東西,在你的麵前多少還會有點不好意思。”

趙剛笑道:“那好。等徐大龍他們把物資送過來,我就去旅部彙報。”

不久以後,坦克、裝甲車以及其他的物資送到了獨立團,趙剛讓魏和尚、崔振嶽等人直接開著兩輛坦克、十二輛裝甲車、六輛摩托車還有那三輛轎車,帶著1萬大洋,前往旅部。

趙剛見了旅長之後,心裡正在琢磨,萬一旅長不同意隻上交這些物資,他怎麼開口跟旅長講條件。

冇有想到,旅長留下了那三輛轎車、摩托車和大洋,他對趙剛說道:“把那些坦克和裝甲車都開回去吧,我已經報請了師長,同意在你們獨立團編製一個戰車營。”

趙剛聽完後大喜過望,連聲向旅長表示感謝。

旅長為什麼會這麼安排呢?原來他有他的打算。

旅長原來的確是想在旅部搞一個戰車營,後來他覺得太麻煩了,因為這些戰車使用起來雖然方便,可是維護保養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它們都是喝油大戶,油料十分金貴,八路軍本身無法供應,隻能從小鬼子那裡去搶,補充起來十分困難。

旅長不想為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頭疼,既然獨立團想要那就給他們,把這些麻煩事留給他們去頭疼,反正打起仗來,旅部可以調動這個戰車營參戰,和直接歸屬旅部管理相比,也冇什麼區彆。

旅長小算盤打得很精,把這個燙手的山芋扔給了獨立團,李雲龍和張大彪等人卻異常興奮

他們要求崔振嶽留下一部分技術骨乾來訓練戰車營。

徐大龍早已經交代過了,崔振嶽就把一個分隊長和幾名技術骨乾留在了獨立團。

自從獨立團有了戰車營之後,李雲龍覺得自己的腰桿更硬了,到旅部開會的時候,看到其他的團長們羨慕的樣子,他的臉上堆滿了得意的笑容。

那些團長們雖然看不慣李雲龍的嘴臉,可是心裡也服氣。冇辦法,誰讓人家獨立團下麵有徐大龍他們的遊擊隊不斷地上交物資,他們隻能乾看著眼饞。

李雲龍和張大彪他們高興了冇多久,就開始感到頭疼了。

崔振嶽留下的技術骨乾幫助獨立團訓練裝甲兵,他們很賣力,獨立團的戰士們學得也很認真,可是坦克和裝甲車開動是需要耗油的,徐大龍送給了他們一輛油罐車,裡麵的確是裝滿了汽油,可是這點汽油根本經不起消耗,很快油罐車就空了,坦克和裝甲車全都趴窩了。

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這才明白了,旅長為什麼不要這些坦克、裝甲車,大大方方地給了獨立團,原來這些坦克和裝甲車真的很難伺候,旅長他老人家實在是太精明瞭,將這個燙手的山芋還給了獨立團。

如今,獨立團騎虎南下,如果玩不轉這些坦克和裝甲車,那就會被其他各團看笑話。

李雲龍是個要麵子的人,他就給全團下達了命令,讓他們出去打仗,重點是要把汽油弄回來。

相比起獨立團來說,徐大龍搞油的辦法就多得多了。

李坤和楚雲飛都能夠為他提供,除此之外,徐大龍還想起了自己交的一個朋友。

晉綏軍後勤部汽車營營長閻家駒很喜歡徐大龍這個朋友,為自己有這樣的朋友,感到十分有麵子。他不斷聽到徐大龍他們鬨出各種各樣的動靜,心裡也為徐大龍感到很高興。

這天上午,徐大龍派人來了,是徐大龍身邊的親信王小虎。

閻家駒覺得自己跟徐大龍關係親近,他也學著徐大龍的口氣稱呼王小虎,他說道:“虎子兄弟,你們大隊長他好嗎?再見到他的時候跟他說,有空我請他過來喝酒。”

王小虎說道:長官,大龍哥也經常惦記著你呢,這一次專程派我來看望你,讓我給您帶來了一些禮物。”

說著,王小虎就把一個皮包遞給了閻家駒。

閻家駒打開一看,裡麵是黃澄澄的五根大黃魚。

他笑道:“虎子兄弟,你說吧,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

王小虎說道:“我們遊擊隊繳獲了不少坦克和裝甲車,搞了一個戰車部隊。這傢夥喝油喝得厲害,我們大隊長說你是他最好的兄弟,希望你能夠幫忙解決油料的問題。”

閻家駒拍著胸脯,說道:“冇問題,你回去告訴你們大隊長,我每個月給你們送三油罐的汽油。如果要出去打仗,我可以臨時再給你們搞一部分。”

王小虎高興地說道:“還是我們大隊長看人準,他說您是一個爽快人,今天一見果然如此。我們大隊長說了,等你給遊擊隊送油的時候,希望您能夠親自跟車過來,我們大隊長請您喝酒。”

閻家駒很高興地說道:“一定。我去安排一下,明天就把油給你們送過去。我跟你一起去你們遊擊隊,去見你們大隊長。”

大柳樹村。

楚雲飛聽說徐大龍他們繳獲了大量的坦克和裝甲車,就給徐大龍發了電報,希望他們配合三五八旅攻打東鄉縣城。

徐大龍正想著出去練練兵,於是滿口答應。

他讓孫德勝率領著戰車綜閤中隊和四個騎兵中隊前往新河縣城。

楚雲飛率領358旅主力,在馬武山遊擊隊的配合下進攻東鄉縣城。

千葉尋一接到報告後,知道東鄉縣城裡的日軍不是楚雲飛和徐大龍的對手,立刻命令駐紮在東鄉縣城裡的日軍第81聯隊的聯隊長,率領部隊放棄縣城,逃到陰平縣城。

楚雲飛有了馬武山遊擊隊這麼強大的靠山,膽子越發的大了起來,這次他乾脆派兵占領了巨馬縣城和東鄉縣城,不肯撤走了。

楚雲飛如今控製了三座縣城,招兵買馬,實力不斷增強,山西王聽說後十分高興,特地從兵工廠為楚雲飛的三五八旅提供了一批火炮,使得楚雲飛手下擁有了兩個炮兵營。

三五八旅占據了三座縣城,徐大龍很高興。這三座縣城,不僅成了馬武山根據地西南麵的屏障,而且數量眾多的人口,也給馬武山遊擊隊生產的煤炭提供了銷路,為遊擊隊增加了很大的一筆收入。

徐大龍給楚雲飛發去了電報,並且派王小虎親自去了一趟新河縣城,跟楚雲飛商量,今後這三個縣城全部使用馬武山的煤炭,獲得的利潤雙方三七開。

楚雲飛雖然隻得到了三成,可是他如今家大業大,太需要錢了,這三成也能夠為他解決不少的困難。

雙方很快就簽訂了協議,從此,馬武山遊擊隊的運輸車隊每天往返根據地和各個縣城,送去煤炭,采購各種生活物資,遊擊隊的生活條件得到了很大改善。

馬武山根據地的情況跟三五八旅的情況也差不多,需要大量的經費。如今有了穩定的收入來源,徐大龍的壓力也小了許多。

這一段時間,馬武山遊擊隊派出大量的小分隊四處活動,摧毀日偽基層組織擴大根據地,日偽軍卻一直冇有什麼動作。

這令徐大龍有些疑惑,覺得有些太順利了,他命令鄭喜榮密切監視日軍的動向,看看他們在耍什麼陰謀。

不久以後,臨高城情報站傳來了訊息,訊息是高橋兵衛提供的,說日軍為了對付馬武山遊擊隊的戰車部隊,特地從華北方麵軍總部調來了一批23mm速射炮。

這種速射炮其實就是機關炮的一種,高平兩用,射速每分鐘可以達到24發,炮彈使用穿甲彈,具有穿甲能力,可以打飛機,也可以打穿馬武山遊擊隊的裝甲車,就連坦克除了炮塔之外,油箱等薄弱部位照樣抵擋不住速射炮的打擊。

這實在是一個壞訊息。如果日軍有大批這樣的武器,馬武山遊擊隊的戰車部隊就成了活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