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能夠首先殲滅日軍的戰車聯隊,利用繳獲的戰車部隊去攻打日軍的機場,那就輕鬆得多了。

徐大龍從中條山出發的時候,就已經考慮瞭如何攻打日軍的機場,當時就想到了這個主意,因此才特地讓崔振嶽帶著戰車中隊的骨乾以及大批的司機,跟著孫德勝等人也來到了太原城。

拿下日軍機場的關鍵,在於不能讓日軍提前防範,因此必須在殲滅日軍戰車聯隊的時候,不驚動太原城裡和機場上的日軍,否則的話,一切都會前功儘棄,因此徐大龍纔不得不加倍小心。

日軍戰車聯隊的營房距離太原城5km多一點,即便深夜這裡響槍,城裡也聽不到。電話線被切斷了,日軍唯一能夠對外聯絡的就是他們手中的電台,電台在任何時候都是有人值班的,如果不提前控製電台,日軍隻需要一兩分鐘就能把求救信號發出去,因此徐大龍必須首先要控製日軍的電台。

徐大龍對孫德勝說道:“你在外麵做好進攻的準備,隻要裡麵一響槍就立刻發動進攻。”

隨後他就帶著魏和尚和幾名身手好的特戰隊員,朝著日軍營房摸了過去。

日軍做夢也想不到會有人來偷襲他們,防備異常鬆懈,除了營房的大門有崗哨之外,營房裡麵十分的安靜。

徐大龍等人輕鬆地就從圍牆翻了進去。

可是進去之後,眾人卻有些傻眼,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營房裡麵的情況,不知道聯隊部在哪裡,更不清楚電台在什麼位置。

魏和尚問道:“龍爺,怎麼辦?”

徐大龍想了想後說道:“這裡是日軍的營房,放電台的地方,屋頂上一定會有天線,咱們隻要找到天線,就可以確定電台的位置了。”

魏和尚說道:“可是這麼大的營房,咱們去哪裡找呢,萬一遇到日軍的哨兵,那咱們的行蹤不就暴露了嗎?”

徐大龍說道:“我有辦法,你們就在這裡等著,如果我冇有回來,你們也冇有暴露的話,就繼續等著,一旦暴露了,立刻撤出去。”

說完徐大龍就朝著營房大門的方向,順著牆根摸了過去,

他躲在距離大門大約六七十米外的一處陰影裡,他在等待日軍哨兵換崗。

徐大龍來的不是時候,日軍大概是剛剛換崗後不久,他一直等了一個多小時,才從營房裡麵走來了兩個日軍的哨兵。

大門口的日軍哨兵說道:“口令。”

前來換崗的日軍哨兵答道:“米飯糰子,回令。”

門口的日軍哨兵答道:“冇有加糖。”

這樣獨特的口令讓徐大龍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想日軍的指揮官一定是個吃貨,否則的話,怎麼會想出這樣的口令來呢。

徐大龍忙活了這麼半天,為的就是要得到日軍的口令。他很快就返了回去。

魏和尚等人等得心焦,他們擔心徐大龍是否遇到了麻煩,於是魏和尚就讓其他人繼續等著,他朝著徐大龍消失的方向摸了過去。

他剛走了十幾米遠,就看到前麵出現了一個黑影,他急忙躲了起來。

徐大龍已經發現了他,一麵繼續往這裡走,一麵小聲說道:“是我。”

魏和尚迎了上去,焦急地問道:“龍爺你怎麼去了這麼久,冇遇到什麼麻煩吧。”

徐大龍說道:“冇事。”說著就跟魏和尚走到了圍牆邊上。

徐大龍說道:“你們大家記一下今晚的口令,是米飯糰子,冇有加糖。”

眾人聽到這樣的口令,也覺得很好笑。

魏和尚罵道:“這些該死的小鬼子,就知道吃,一會兒讓他們吃槍子,噎死他們。”

徐大龍等人都穿著日軍的軍裝,他們假扮巡邏隊的樣子,大大方方地在日軍的營房裡行走,目光搜尋著屋頂上的天線。

走過了兩排平房之後,前麵有哨兵喊道:“口令。”

徐大龍回答完了口令,繼續向前走去。

他們路過了一個院子門口,徐大龍已經看過了,這裡的房頂上冇有天線,在路過門口的時候,他朝著那個哨兵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向前走去。

徐大龍等人轉悠了大約40分鐘,終於看到了一個門口站著雙崗的院子,他本能地感覺到這裡就應該是日軍聯隊部了。

他們排著隊從這個院子門口經過,途中留心觀察院子裡麵的情況,還真的發現了這個院子裡麵有一排平房的房頂上架著天線。

徐大龍等人冇有在門口停留,繼續向前走去,不久以後就繞到了院子圍牆的一側,從圍牆上翻了進去。

在穿過了兩排平房之後,徐大龍等人找到了屋頂上有天線的那排平房,他們大大方方地朝著平房的大門走了過去。

大門前冇有崗哨,徐大龍等人就推開了房門,冇想到就在裡麵大門的旁邊放著一張桌子,那裡還坐著一個日軍的值班員。

日軍的值班員正在打盹,開門的聲音驚動了他,他抬起頭來望著徐大龍等人,覺得他們很陌生,他問道:“你們是哪個大隊的,這麼晚了來乾什麼?”

徐大龍手裡一直握著早已經頂上了子彈的勃朗寧手槍,他懶得理會鬼子值班員,抬手一槍射進了他的眉心。

裝了消音器的手槍發出了輕微的響聲,日軍值班員一聲不響地趴在了桌子上。

特戰隊員們經驗豐富,不等徐大龍吩咐,魏和尚他們就把日軍的屍體抬了出去,藏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方,接著就有一名特戰隊員坐在了值班員的位置上。

徐大龍等人繼續向裡麵走去,樓道裡亮著燈光,徐大龍很快就看到了前麵的房間上麵掛著牌子,寫著機要室的字樣。

房間裡麵是開著燈的,光線從門縫透了出來。

徐大龍側耳傾聽裡麵的動靜,聽到有人在低聲談話。

徐大龍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直接推開了房門,裡麵果然坐著兩個日軍的電台值班員。

聽到房門的聲響,兩個人一起扭頭望了過來。

徐大龍抬手就是兩槍,將他們擊斃。

房間是一個套間,魏和尚推門進去,看到床上有一個人正在睡覺,他走上前去,一刀結果了他。

徐大龍讓一名特戰隊員給孫德勝發電報,讓他們立即發動進攻。

他和魏和尚等人就在營房裡挨個房間進行搜尋,消滅裡麵能夠看到的所有日軍。

孫德勝早已經等得不耐煩了,接到了徐大龍發來的電報,立刻按照作戰計劃,由特戰中隊去控製營房的大門,然後率領著大隊的騎兵朝著日軍的營房衝了進來。

騎兵們衝進了營房之後,以分隊為單位,各自尋找目標,他們依舊騎在馬上,動作很快,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控製了營房裡麵所有的建築物,並且立即對日軍展開了攻擊。

日軍戰車聯隊的戰鬥力是極其強悍的,不過那是他們坐在戰車裡麵,而且是在戰鬥狀態的時候。離開了戰車,裝甲兵們連普通的步兵都不如,更何況他們現在還是在睡夢之中,哪裡是久經戰陣的馬武山遊擊隊員的對手。

日軍驚慌失措,大部分人連衣服都冇有穿就被擊斃了,隻有少數的日軍進行了抵抗,也很快被遊擊隊消滅了。

戰鬥僅僅持續了不到20分鐘,日軍戰車聯隊一千八百多名官兵全部被殲滅。

崔振嶽和那些遊擊隊的司機們在戰鬥打響的時候,也跟著衝進了營房。他們冇有參與戰鬥,而是直接去尋找日軍的戰車。

在營房裡的停車場上,平放著一排排的坦克和裝甲車,除了這裡,庫房裡也找到了很多的裝甲車輛。

經過了統計,一共繳獲了日軍的97式坦克34輛、裝甲車96輛,還有很多的油料車,以及其他運載物資的卡車,還有聯隊長乘坐的轎車,甚至還有一輛救護車,和一部分摩托車,在倉庫裡還繳獲了大量的炮彈和機槍子彈,還有其他的大量的各種物資。

這麼大的繳獲,就連徐大龍都感到十分幸福,忍不住說了一聲:“發財了。”

遊擊隊員們抓緊時間,把能夠搬運的物資都裝上了卡車,然後開著坦克、裝甲車和所有繳獲來的車輛,前往機場方向。

孫德勝率領著兩個騎兵中隊前往太原方向,等到戰鬥打響後,阻擊日軍的援軍。

在機場的東麵,李振東等人也等得十分心焦。

眼看著此時已經是淩晨4點了,他很擔心徐大龍等人不能夠按計劃拿下日軍的戰車聯隊。

要知道那可是整整一個聯隊的日軍,要想不動聲色地將他們全部吃掉,對於李振東來說絕對是難以想象的。

他正在焦急的時候,魏和尚騎馬奔了過來。

李振東看到後趕忙迎上前去,急切地問道:“師弟,怎麼樣,得手了嗎?”

魏和尚得意地說道:“這還用說,小鬼子的戰車聯隊全部被乾掉了,大隊長他們馬上就會過來了。”

不久以後,李振東等人聽到遠處傳來了車輛行駛的聲音,很快就看到一支長長的車隊朝這裡開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