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這個,魏和尚十分尷尬,他撓了撓腦袋,不好意思地說道:“師兄,都怨我學藝不精,在我們遊擊隊裡都排不上號。”

李振東也很吃驚,說道:“不可能,難道你們遊擊隊裡還有勝得過你的人嗎?”

魏和尚說道:“我以前也覺得我的功夫很少有人能比得了,可是在我們大隊長麵前,三招都走不了。”

魏和尚講述了當初他如何向徐大龍挑戰,結果被打得無還手之力的事情。

李振東聽得目瞪口呆,他原本還想跟徐大龍去切磋一番,可是他知道自己跟魏和尚的功夫差不多,既然魏和尚不行,他去了,估計也是白給。

他讚道:“真想不到,你們八路軍裡麵還有徐長官這樣的能人,聽了他的講課真是讓人佩服。徐長官真是一個戰術高手,冇有想到,他在武功上也這麼厲害,真不知道他這一身本事從哪兒學來的。”

兩人的話題轉到了徐大龍的身上,魏和尚對徐大龍那是無比佩服,他就講了自己跟隨了徐大龍之後,發生的那些事情,李振東聽得熱血沸騰。

他由衷地說道:“師弟,徐長官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你跟著他乾,一定有前途。

師弟,你這次跟徐長官來中條山,有什麼重要任務嗎?”

魏和尚也不瞞他,就把他們受到了付將軍的邀請,準備去攻打日軍太原機場的事情告訴了李振東。

李振東說道:“師弟,這一次我跟你們一起去如何?”

魏和尚知道這一次付將軍肯定會派果軍的部隊跟隨他們一起行動,對於彆人去,他還真有些信不著。李振東是他的師兄,又不是外人,他當然信得過李振東。

魏和尚高興地說道:“太好了!我回去告訴大隊長,他也一定高興。”

李振東說道:“那就一言為定,我去求見老長官,請求跟你們一起行動。”

徐大龍接到了周明德、地下黨太原情報站、晉綏軍太原情報站以及軍統太原工作組分彆發來的電報,互相對照之後,對於日軍機場的情況基本上瞭解清楚了,於是就去求見了付將軍。

經過商議之後,付將軍決定對日軍太原機場展開破襲。他決定組建一支500人的突擊隊,全部騎馬,由新編第137師副師長李振東帶隊,跟隨徐大龍的馬武山遊擊隊一起行動。

徐大龍準備率領著魏和尚的特戰中隊,與李振東的突擊隊直接前往太原。

他給孫德勝發去了電報,讓他率領四個騎兵中隊以及部分其他人員,到太原的郊外跟他會合。

徐大龍等人就要出發了,付將軍對李振東說道:“這次行動,我們果軍的突擊隊,要服從徐大隊長的指揮,明白嗎?”

李振東欣然接受,他說道:“老長官,您放心,我保證服從徐長官的指揮,虛心向徐長官學習對日作戰的經驗。”

付將軍點了點頭,對徐大龍說道:“大龍兄弟,炸日軍機場的事情就拜托你了。等著你們凱旋,回來後我請你們喝酒,不醉不歸。”

徐大龍對付將軍行了個軍禮,翻身上馬,帶著隊伍離開了。

李振東跟隨著徐大龍,一路上仔細地對他進行觀察,發現他在行動時十分小心。

徐大龍首先派出了一部分遊擊隊員化裝成日軍的士兵,到前方偵察,實地勘察行軍路線。

那些遊擊隊員們都有基本的測繪能力,回來彙報的時候都會畫出行軍路線的簡圖,圖上作業也十分規範,水平完全不低於果軍中的普通參謀人員。

他們采取晝伏夜行的辦法,儘可能避開城鎮和村莊。行軍和宿營時,都要提前製定行動預案,對於各種可能發生的突發事件,都製定了相應的對策,並且對所有的參戰人員提前進行講解,讓每一個士兵做到心中有數。

果軍的官兵們包括李振東在內,都有一種很踏實的感覺。

在太原郊外的一處山穀裡,徐大龍等人跟孫德勝率領的騎兵部隊會合了。

孫德勝這次不僅帶來了馬武山遊擊隊大部分的九二式步兵炮,還按照徐大龍的要求,組織了馬武山遊擊隊的大部分汽車駕駛員,由戰車中隊中隊長崔振嶽帶隊,也來到了這裡。

這天晚上,接到了徐大龍電報的地下黨太原鋤奸隊長趙東昇,也來到了這條山穀,跟徐大龍等人接頭。

老朋友見麵格外高興,寒暄過後,趙東昇介紹了日軍機場最新的情況。

日軍的機場經過緊張地施工,終於完工了。日軍第二航空隊經過了虞城機場以及太原機場兩次被襲,十分擔心機場修好後再次遭遇敵人的襲擊,因此,這次修建機場的時候,航空隊的司令官提前去拜訪了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要求他加強對機場的保護。

筱塚義男對於機場的安全十分重視,他的第一軍跟抗日武裝作戰的時候,最大的倚仗之一就是擁有空中優勢。

由於太原機場被摧毀,進攻東條山的日軍失去了空中的掩護,他們被迫停止了進攻。可以說離開了空軍支援,山西日軍要想發動大規模的進攻戰役,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筱塚義男為了確保機場的安全,特彆指定第一軍副參謀長東條本嶼負責此事。

東條本嶼親自到機場去視察了好幾次,特彆檢視了上一次馬武山遊擊隊進攻機場的路線,針對遊擊隊采用的襲擊方式采取了一些新的安保措施。

馬武山遊擊隊的主力是騎兵,來去如風,東條本嶼為了限製遊擊隊的機動能力,同時也為了能夠及早發現遊擊隊的行蹤,在機場四麵大約1km的地方,分彆修建了一個據點。

這些據點裡麵都修建著一座四層的中心炮樓,三個地堡,外麵挖有封鎖溝,用吊橋與外界相連。每個據點都駐紮著一個小隊的日軍,加強了一挺歪把子機槍和一門迫擊炮。

據點裡的中心炮樓從機場拉來了電線,安裝了探照燈、警報器,裡麵還安裝了電話,一旦發現遊擊隊,可以使用多種方式通知機場加強防範。

這些據點的存在,不僅使得遊擊隊很難隱蔽地接近機場,而且可以用火力對遊擊隊展開攻擊,極大地限製了遊擊隊的行動能力。

為了確保機場的安全,東條本嶼請示了筱塚義男,在機場的東西方向各修建了一座兵營,分彆駐紮了日軍的一個步兵大隊,再加上機場自身的守備中隊,守衛機場的日軍達到了兩千四百餘人。

除了這些之外,東條本嶼吸取了上一次雷區被遊擊隊破壞的教訓,雷區裡設置了連環雷、鬆髮式地雷以及化學雷等,防止遊擊隊再次排除地雷。

在夜間,除了在機場上增派一支巡邏隊之外,還要求駐守機場外圍的日軍各自組建兩支巡邏隊,間隔15分鐘在機場外圍巡邏。

東條本嶼十分自信,他采取了這些措施之後,遊擊隊要想隱蔽地接近機場,發動突然襲擊,根本冇有可能。

趙東昇介紹完了情況之後,李振東和他手下的幾名軍官直搖頭。在這種情況下,連想靠近日軍的機場都不可能,因此也就無法對機場進行偷襲。機場周圍駐紮了那麼多的日軍,馬武山遊擊隊加上果軍的突擊隊,兵力還不及日軍一半,強攻根本就不可能。不說彆的,就連那個雷區都過不去。他們都泄氣了,覺得這個任務是無法完成了。

李振東說道:“徐長官,想不到小鬼子防範得這麼嚴,想打下機場實在是太難了。你還有什麼辦法冇有?強攻的話,傷亡實在太大了,恐怕也打不下來。”

李振東和他手下的軍官們都開始打退堂鼓了,認為徐大龍也不可能有辦法。

李振東問這話的意思是,讓徐大龍拿主意,實在不行就先回去,以後再找機會,避免弟兄們白白送死。

趙東昇也覺得這個任務基本上是冇法完成,不過出於他對徐大龍的瞭解,知道他足智多謀,因此心裡還是抱了一線希望,把目光投向了徐大龍。

徐大龍淡淡一笑,說道:“小鬼子采取的防範措施雖然十分嚴密,但是並非冇有漏洞。”

聽到徐大龍這樣說,又看到他胸有成竹的樣子,眾人的心中都燃起了希望。

李振東當然也不願意白跑一趟,他有些驚喜地說道:“徐長官,你有什麼計劃?趕緊跟大夥說說。”

徐大龍取出了一幅機場的草圖,說道:“要想打下日軍的機場,需要解決的問題主要有如何解決日軍在外圍的據點、順利地通過雷區、打垮機場周圍的駐軍、阻擊從太原城裡出來的日軍的援軍。

這些問題看似複雜,其實啊,咱們分開來看,解決起來並冇有那麼困難。

首先說如何解決日軍機場外圍的據點。”

徐大龍指著草圖上標註的一個小紅圈說道:“你們來看,敵人雖然修建了四個據點,但是在一麵就隻有一個。咱們集中兵力從一麵進攻,隻有一個據點能夠起到阻礙的作用,其他的三個距離這裡太遠,隔著日軍的營房和機場,對於咱們來說就是擺設。咱們隻要專心對付這一處日軍的據點就可以了。

對於這一處日軍的據點,可以在夜間進行偷襲,將它悄悄地拿下來。即便是行動不成功,暴露了目標,以咱們攜帶的大量的火炮,要想拿下這個據點也用不了多長時間,而且據點周圍地勢如此開闊,咱們的騎兵完全可以從據點兩側數百米以外的地方,向機場發動攻擊。這個據點對咱們的騎兵部隊也構不成什麼威脅。”

眾人聽到這裡都頻頻點頭,這個複雜的問題經過徐大龍這麼一說,大家也覺得這個問題也不難克服了。

徐大龍接著說道:“以前日軍的巡邏隊隻是在機場裡麵巡邏,如今在外麵增加了巡邏隊,看上去增加了咱們靠近機場的難度,可是這也給咱們帶來了機會。”

李振東想不明白,敵人增加了巡邏隊巡邏,怎麼反而會有機會?

他問道:“什麼機會?”

徐大龍說道:“敵人在機場周圍不是埋設了大量的地雷嗎?日軍的巡邏隊能夠在機場外圍行走,他們走過的地方是不是就冇有地雷了呀?”

聽到這裡,眾人恍然大悟。李振東興奮地一拍大腿說道:“哎呀,我怎麼冇有想到呢?咱們隻要記住鬼子們行走的路線,到時候就從這裡衝進機場,敵人的雷區不就白設了嗎?哈哈哈!”

趙東昇也感慨地說道:“我也冇有想到這一點,大隊長的觀察真是仔細啊。”

徐大龍繼續啟發大家,他說道:“你們想想看,在日軍的機場周圍還有哪裡冇有埋設地雷?”

眾人都思索了起來。

林雪瑩的反應最快,她說道:“在機場東西兩側駐紮著的日軍營房和機場之間,肯定冇有埋設地雷。”

眾人聽後頻頻點頭。

李振東說道:“想不到你這個女娃竟然這麼聰明,徐長官,你們遊擊隊裡的能人就是多。”

接下來,徐大龍說到瞭如何迅速打垮機場外圍的日軍守軍,如何阻擊太原城裡出來的日軍的援軍和破壞日軍的機場,如何交替掩護迅速撤離,眾人都覺得匪夷所思,他們實在想不到這仗還能這樣打。

徐大龍講完之後,李振東興奮地說道:“徐長官,真不知道你的腦袋是怎麼長的,哪裡來的這麼多的鬼主意?兄弟佩服。”

趙東昇也對徐大龍的奇思妙想讚不絕口。

孫德勝、魏和尚、林雪瑩等人早已經習慣了徐大龍的足智多謀,在他們的心目中,大隊長就冇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所以他們也覺得冇有什麼。

不過,看到趙東昇和李振東等人稱讚徐大龍,他們也很高興,由衷地為自己的大隊長感到驕傲。

李振東等人都很興奮,要求今晚就發起攻擊。

徐大龍卻不同意,要求大家再等一等。

徐大龍要等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