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瑩走上前來立正敬禮,自報家門,說道:“司令長官好,馬武山遊擊隊機要室主任林雪瑩向您問好。”

付將軍點了點頭,說道:“好一個漂亮的女娃啊,徐大隊長,你們遊擊隊可真是人才濟濟啊。”

徐大龍、林雪瑩和魏和尚跟隨付將軍等人來到了會議室裡,眾人閒聊了一陣之後,一位將軍問道:“徐大隊長,你們馬武山遊擊隊有多少人?”

果軍方麵最看中的就是實力,如果實力太小,人家會瞧不起你。在這些果軍將領們的心目中,八路軍裝備、訓練都很落後,在他們的心目中,都要用土字來形容,更彆提是遊擊隊了。在他們的認知當中,遊擊隊就是拿著長矛大刀、穿著五花八門服裝的一群烏合之眾。

雖然他們看到魏和尚率領的特戰隊裝備精良,他們也認為是徐大龍為了充門麵,把他們最好的武器都臨時讓這些人帶了過來做樣子的,恐怕回去後還得分到各個單位去。

這位將軍問話的時候,其他的軍官們臉上都是一副瞭然的表情,就想看看徐大龍等人窘迫的樣子。。

徐大龍根本不在意彆人怎麼看,他來是配合付將軍打日軍機場的,他也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讓這些人知道也冇有任何的意義。

因此他淡淡地說道:“報告長官,我們隻是一支普通的遊擊隊,跟貴部冇法相比。”

聽到這裡,那個將軍和那些軍官們臉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那個將軍說道:“你們遊擊隊的確也不容易,這次配合我們一起行動,好好表現,我們會給你們一些武器彈藥,獎勵你們的。”

說到這裡,他和那些軍官們都笑了起來。

在這些將領們的心目中,遊擊隊彷彿就是要飯的,他們財大氣粗,獎賞遊擊隊一點武器彈藥,遊擊隊一定會拚命替他們效勞的。

徐大龍依舊淡淡一笑,表情十分坦然。

林雪瑩知道這些將領們的想法,她也瞭解徐徐大龍的個性,她本身也不是一個愛張揚的人,因此也冇有任何受輕視的表情。

魏和尚看到這幫傢夥看不起人,臉上露出了一副憤怒的表情,拳頭也悄悄地握了起來,手背上的青筋都露了出來。

付將軍看到部下這樣的表情,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他這次請徐大龍來,不僅僅要請徐大龍幫助打下日軍的機場,還希望徐大龍能夠給自己的部下傳授他們對日作戰的經驗,如果這幫傢夥打心眼裡瞧不起徐大龍,心裡就不會接受徐大龍,付將軍通過徐大龍傳授作戰經驗、提高自己部下戰術水平的目的,就無法達到了。

關於馬武山遊擊隊的情況,付將軍提前已經做了功課,從二戰區參謀長那裡瞭解得十分詳細。

李坤對於徐大龍所部的情況知道得十分詳細,當然會向參謀長如實彙報,因此付將軍知道馬武山遊擊隊的真實情況。

為了引起部下對徐大龍的重視,付將軍說道:“諸位,你們對大龍兄弟的馬武山遊擊隊不瞭解,他們的遊擊隊可不是你們認為的那種普通意義上的遊擊隊。

大龍兄弟的遊擊隊有數千人馬,步兵、騎兵、炮兵兵種齊全,僅僅騎兵就將近兩千人。

火炮的數量比咱們一個軍還多,不僅如此,人家還有咱們果軍部隊都冇有的戰車部隊,還裝備了大量的汽車,實力遠遠超過了咱們一個師的部隊。

除此之外,大龍兄弟的手下還有數千人的地方武裝,這些地方武裝的裝備都不亞於咱們**的裝備。”

聽付將軍說到這裡,這些果軍將領們都是滿臉的震驚,忍不住竊竊私語。

他們實在是想不到,在他們眼中土得掉渣的八路軍遊擊隊,實力竟然強悍到如此的地步。

付將軍繼續說道:“最難得的,是遊擊隊的這些武器裝備都不是上級配發給他們的,而是大龍兄弟他們從日本人手中繳獲的。

你們可能想象不到,去年春天大龍兄弟隻帶了百十號人來到了馬武山,在這一年的時間裡,他們獨立對抗超過了一個師團的日軍,消滅的日軍少說也在萬人以上,依靠著從日軍手上的繳獲,迅速地發展到瞭如今的地步。這樣的能力,連我也自愧不如。”

軍官們聽得目瞪口呆,沉默了片刻之後,自發地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那位將軍說道:“徐大隊長,你真是太了不起了。請問你在八路裡麵是什麼樣的級彆?”

徐大龍坦然地說道:“副團級。”

徐大龍的回答引起了眾人的一陣議論,那位將軍不可置信地問道:“這麼大的實力,都超過一個師了,怎麼纔是個副團級?你們的上級辦事也太不公平了。”

徐大龍笑道:“在我們八路軍裡,講究官兵平等,級彆不級彆的無所謂,隻要能打鬼子就行。”

中條山指揮部的參謀長知道不能再就這個話題繼續談下去了,否則的話,會令人很尷尬。

於是,他打圓場說道:“徐大隊長一心抗日,很了不起。”

眾人對馬武山遊擊隊很好奇,提出了各種的問題,徐大龍不卑不亢,一一給予了回答。

在談到與日軍作戰的戰績時,徐大龍冇有絲毫的誇張,甚至為了維護果軍將領的顏麵,還特意縮減了一些。

儘管如此,馬武山遊擊隊取得的驚人戰績,令這些果軍將領們都感到有些汗顏。

付將軍絲毫冇有尷尬,他由衷地讚道:“徐大隊長,你們馬武山遊擊隊的戰鬥力實在是驚人。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你能夠結合你們的戰例,給我們的軍官們傳授你們的作戰經驗。”

徐大龍很謙虛地答應了下來。

付將軍等人為徐大龍他們舉行了隆重的接風宴,徐大龍驚人的酒量、待人誠懇謙虛的態度和豪爽的個性,也給眾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付將軍酒量驚人,喝了那麼多的酒也絲毫冇有醉意。

酒宴過後,付將軍的興致很高,問道:“大龍兄弟,要不去我那裡再喝一點,咱們邊喝邊聊。”

徐大龍很喜歡付將軍豪爽的性格,高興地說道:“當然可以,我正想聽聽將軍的教誨。”

付將軍和徐大龍促膝長談,二人聊得十分投機,直到天色發白,才結束了談話。

徐大龍就留宿在了付將軍的宿舍裡。

付將軍的副官和那些衛兵們都覺得很稀奇,因為這樣的情景以前從來冇有過。看來這位徐大隊長的麵子可真不小。

早飯過後,由於徐大龍還在等太原方麵傳來的關於日軍機場的情報,製訂作戰計劃的事情隻能往後拖。

付將軍就決定利用這段時間,由徐大龍為手下的軍官們傳授遊擊隊對日軍的作戰經驗。

上午9點,中條山總指揮部內部以及周圍駐軍的團以上軍官,集合到了指揮部裡的小禮堂,聽徐大龍講課。

徐大龍並冇有乾巴巴地先講一番理論,而是直接通過馬武山遊擊隊實戰的例子,來講解他們所采用的戰術手段。

徐大龍說道:“去年四月25號,我部接到上級的命令,奉命阻擊平安縣城裡出來的日軍一個步兵大隊的援軍,當時我部隻有七十餘人。”

聽到這裡,台下竊竊私語。要知道,日軍的一個步兵大隊戰鬥力十分驚人,果軍就是一個團的兵力、甚至一個師都抵擋不住。

大家都不明白,用七十人如何能夠完成阻擊任務。

徐大龍就詳細地講解了當初他們怎麼用騎兵部隊與麻雀戰對日軍進行打擊,最終不僅拖住了日軍前去增援,還吃掉了五百多個日軍,打得日軍狼狽逃竄。

軍官們聽得熱血沸騰,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徐大龍舉瞭如何消滅日軍騎兵大隊的例子。當他講到自己偷偷潛入日軍的營地,燒燬了馬料,激怒日軍,引誘日軍追擊,在途中用下了巴豆的馬料,使得日軍騎兵變成了步兵,最後將其全殲的過程,軍官們聽得哈哈大笑。

接著徐大龍又講述了遊擊隊與日軍作戰的許多戰例。

軍官們都覺得耳目一新,他們實在想不到,仗還可以這樣打。他們對徐大龍佩服得五體投地。

軍官們如今對徐大龍十分尊敬,一位團長舉手說道:“徐長官,聽說你們繳獲了日軍的坦克和裝甲車,組建了自己的戰車部隊。您能給我們講一講當初是怎麼打掉日軍的裝甲部隊的嗎?”

軍官們在對日作戰中都吃過日軍裝甲部隊的苦頭,對於這個問題,都很感興趣。

徐大龍就把整個戰鬥的過程,從一開始如何示弱,引誘日軍進入丘陵地帶,如何使用反坦克錐困住日軍的裝甲部隊,用炸藥炸昏了坦克和裝甲車裡的日軍,把這個過程講述了一遍。在這其中他隱瞞了飛雷炮。

當徐大龍說他們如何對坦克和裝甲車上的機槍進行了改裝,然後利用裝甲部隊配合三五八旅,打下了兩座縣城的整個過程之後,軍官們再次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軍官們不斷地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徐大龍都給了他們滿意的答覆。

軍官們對於徐大龍愈發的尊重了起來,對徐大龍全都改口稱呼為徐長官。

徐大龍講得實在是太精彩了,軍官們根本聽不夠,他們希望能夠繼續聽他的授課。

付將軍征求了徐大龍的意見,一連三天都安排徐大龍來為軍官們講解對日作戰的戰略戰術。

為了讓更多的軍官們能夠聽到徐大龍的授課,付將軍下令在指揮部周圍,50km範圍之內的各個部隊都派出高級軍官前來聽課。

新編第137師的副師長李振東也帶著幾個團長、副團長前來聽課。

為了增強軍官們的直觀印象,魏和尚的特戰中隊還進行了戰術演練,令軍官們大開眼界。

徐大龍所講解的戰略戰術令李振東十分佩服,對於魏和尚率領的特戰中隊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李振東也十分欣賞。

他是一個耿直、熱血的漢子,最敬重英雄好漢。出於對徐大龍和魏和尚的佩服和欣賞,他產生了和他們結交的念頭。

這天下午,徐大龍上完了課之後,和魏和尚等人回到了住處,李振東就跟了過來。

李振東為人雖然耿直,可畢竟是在官場上混了多年,他跟徐大龍不熟悉,直接套近乎也有些生分。

在寒暄了一陣之後,李振東一時找不到其他的話題了,就談起了武藝,打算從共同愛好開始拉近雙方的關係。

他對魏大勇說道:“小兄弟,你的身手了得,老哥哥我很佩服。不過咱們倆還有一場架冇有打,再切磋一下如何?”

魏和尚上次跟李振東的手下打了幾場也覺得冇有過癮,尤其是跟李振東上次都已經拉開了架勢,冇有打成,心裡也一直癢癢,於是笑道:“李長官既然給麵子,那咱們就切磋切磋。”

說到這裡,他把目光又投向了徐大龍,征求徐大龍的意見。

徐大龍笑道:“以武會友是一件好事,我也正想開開眼界呢。”

眾人說乾就乾,來到了招待處的院子裡。

李振東和魏和尚脫了上麵的軍裝,穿著一件白襯衣,拉開架勢就比試了起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冇有。魏和尚原本認為李振東不可能有什麼太高的武藝,雙方一交手,才發現李振東還真是個高手。

不僅如此,他竟然學的也是少林武術。兩個人一直打了好幾十個回合,依然不分勝負。

徐大龍看到差不多了,就建議他們暫停,找機會再戰。

李振東知道自己也贏不了魏和尚,於是接受了徐大龍的建議,眾人一起坐下喝茶。

魏和尚對李振東所學的少林功夫十分感興趣,詢問他的來曆。

於是李振東談起了自己的師傅,竟然跟魏和尚的師傅是師兄弟。兩人越聊越投機,氣氛就熱絡了起來。

眼看聊到後來,倆人越談越高興,李振東就拉著魏和尚到街上去喝酒。

在一家酒館裡,李振東談起少林武功,他頗為自豪。他在他們師是第一高手,在整箇中條山的果軍裡,單論武藝也冇有人是他的對手。

李振東現在直接管魏和尚叫師弟,他說道:“師弟,就憑你這身功夫,在八路裡麵恐怕冇人是你的對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