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李雲龍的腦子就是快,他知道徐大龍既然提出來這一點,應該是已經有瞭解決的辦法。他說道:“大龍,你有什麼辦法嗎?”

徐大龍說道:“我有一個計劃,不知道行不行?還請首長們批評指正。”

他畢竟隻是一個小排長,在三位首長麵前獻計獻策,一定要保持謙虛的態度。

李雲龍不耐煩地說道:“行啦,就彆說這些客套話了,有什麼辦法趕緊說。”

徐大龍就講了他的計劃,李雲龍聽完之後,冇有吭氣,在那裡琢磨了起來。

孔傑說道:“老李,我看這是個好辦法。搞好了,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解決戰鬥,部隊的傷亡也會很小的。”

張大彪也說道:“團長,我也讚成徐大龍的意見。”

李雲龍抬起頭來,大手一揮說道:“就這麼乾了。”

接著他就釋出了命令,說道:“孔傑、張大彪、徐大龍,你們負責完成這次作戰任務,今天晚上8點準時出發。”

孔傑、張大彪和徐大龍帶著獨立團的一營四百多名官兵,沿著徐大龍等人偵察的道路,連夜行軍。

80km的路途一夜之間是走不完的,因此天亮的時候,他們就在一片丘陵地帶隱藏了起來。

這天中午,徐大龍和鄭喜榮等人率先出發了。他們冇有直接前往萬家鎮,而是繞過萬家鎮,然後從平安縣城的方向,前往萬家鎮。

傍晚時分,徐大龍等人來到了萬家鎮。渡邊少尉看到徐大龍回來了,而且還給自己帶來了不少的禮物,他十分高興,非要宴請徐大龍。

於是就吩咐人擺下了酒席,騎兵營的營長、副營長和幾名主要軍官也過來作陪。

酒席上,徐大龍找各種藉口和渡邊以及那些偽軍軍官們喝酒,後來他跟那些偽軍的軍官們玩老虎、棒子、雞的遊戲,酒宴的氣氛十分熱烈,眾人都喝了很多的酒。

鄭喜榮等人在另外一間屋子裡喝酒,他們不讓偽軍作陪,偽軍們也不願意多事。他們喝得很少,還藉著上廁所的機會,觀察營房裡的情況。

陪著徐大龍喝酒的偽軍軍官人多,他們也變著法兒的讓徐大龍多喝酒。

徐大龍的身體雖然強壯,但是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他藉口上廁所,到裡麵用手指摳喉嚨,把喝下去的酒吐了出來,回來後繼續跟偽軍們喝,最終把渡邊和偽軍軍官們都灌醉了。

今天晚上,徐大龍等人就留宿在了偽軍的營房裡。

晉西北冬天黑得早,晚上7點,孔傑、張大彪等人帶著部隊朝著萬家鎮方向急行軍,淩晨1點的時候,來到了萬家鎮的外麵。

為了不引起萬家鎮裡麵的狗叫,他們來到了鎮子150米以外就停了下來。

狗鼻子是十分靈敏的,耳朵也很尖,一隻土狗察覺到了遠處有動靜,警惕地觀望著,嘴裡發出了低沉的聲音。

不過,獨立團的戰士們不再移動了,土狗冇有受到威脅,很快也就失去了興趣,安靜了下來。

徐大龍和渡邊睡在一個房間裡,他時不時地看看手錶。

淩晨兩點,是約定的動手的時間,於是他就站了起來。渡邊喝得很多,睡得沉沉的,在那裡打著呼嚕。

徐大龍拔出了匕首,就準備結果渡邊。後來他又改變了主意,決定留下這個日本小胖子。

他在渡邊的頭上打了一拳,將他打昏了過去。

徐大龍和渡邊睡覺的屋子是個套間,他推開了房門,渡邊養的那條軍犬現在對徐大龍已經很熟悉了,它隻是朝著徐大龍看了看,仍然臥在那裡。

徐大龍蹲在了它的身邊,輕輕地撫摸著它的毛髮,突然出手割斷了軍犬的喉嚨。

徐大龍走到了院子裡,來到了鄭喜榮等人的房間,在房門上有節奏地敲了幾下。

鄭喜榮等人早準備好了,他們開了房門,徐大龍對他們交代了幾句,鄭喜榮就朝著營房的大門口走去。

在營房的門口,有一名偽軍的哨兵看到鄭喜榮走了過來,感到有些詫異,不明白這個鬼子這麼晚了到大門口乾什麼,不過偽軍知道,他是跟著他們騎兵營的日軍指導官渡邊的老鄉來的,也冇有特彆的警覺。

鄭喜榮走到偽軍的身前,他說道:“你的過來,我的有話的要問。”

偽軍趕緊湊上前來,陪著笑臉,殷勤地說道:“太君,您想打聽什麼?”

看到偽軍來到了他的身邊,鄭喜榮忽然望向了偽軍的身後,問道:“那是什麼?”

偽軍本能地回頭去看,

說時遲那時快,鄭喜榮左手捂住了偽軍的嘴,右手將匕首捅進了他的胸膛。

徐大龍等人此時已經來到了偽軍營長、副營長等人的住處,看到鄭喜榮回來了,他比劃了一個手勢,兩人一組,就開始了行動。

偽軍的營長、副營長早已喝得爛醉如泥,徐大龍等人輕易地就解決了他們。

接著他們又解決了其他屋子裡的偽軍的勤務兵、書記官、軍械兵等人,打開了營部的庫房,從裡麵取出來三挺輕機槍。

徐大龍和兩名戰士每個人抱著一挺輕機槍,站在了偽軍宿舍的三排平房的一頭,監視著裡麵的偽軍。

鄭喜榮上了房頂,用手電筒向鎮子外麵的孔傑等人發出了信號。

孔傑和張大彪等人早已經等得不耐煩了,看到鎮子裡閃動的手電筒的暗號,立刻率領著部隊朝著鎮子猛撲了過來。

隻有一百多米的距離,戰士們用了很短的時間就衝進了鎮子。

鎮子裡的狗們被驚動了,狂吠了起來。

睡得迷迷糊糊的偽軍們被狗吵醒了,他們一時也不知道出了什麼情況,外麵的天氣很冷,很多人都懶洋洋的,誰也不願意先起來。

一名偽軍的排長自己也懶得動,就指派一名睡在房門邊上的偽軍出去檢視。

偽軍慢騰騰地穿好了衣服,出了房門,就聽到了街上有很多人的跑步聲。他察覺到情況不對,剛要喊叫,徐大龍直接扣動了扳機,將他打倒在地。

槍聲驚醒了房子裡的偽軍們,他們亂鬨哄地往外跑,被徐大龍等人用機槍死死地封鎖在了裡麵。

很快,孔傑和張大彪等人已經帶著獨立團的戰士們,衝進了偽軍的營房。他們迅速包圍了偽軍所住的房間,從門和窗戶朝著裡麵就是一頓亂槍,很多戰士還向裡麵投擲了手榴彈。

房間裡的偽軍們死傷慘重,基本上喪失了抵抗的能力。孔傑看到差不多了,就對身邊的戰士們說道:“喊話,讓裡麵的偽軍投降。”

獨立團的戰士們大聲喊道:“我們是八路軍,繳槍不殺,八路軍優待俘虜。”

幾百名戰士齊聲呐喊,聲勢浩大。

一名活著的偽軍連長喊叫了起來,說道:“外麵的八路爺彆打了,我們投降。”

很快,偽軍們把屋裡的武器從門窗扔了出來。接著就出來投降了。

孔傑和張大彪惦記著騎兵營的馬匹,急忙就來到了馬廄,看到馬廄裡幾百匹彪悍的戰馬,樂得合不攏嘴。

這時,徐大龍和鄭喜榮等人走了過來。

孔傑高興地說道:“徐大龍乾得漂亮,這次你們可立了大功了。”

徐大龍說道:“團長,萬家鎮距離平安縣城不遠,你們趕緊撤離吧。”

孔傑點了點頭,說道:“我們這就撤離。張大彪,你去集合部隊,帶著馬和繳獲的武器裝備趕緊走!俘虜的那些偽軍們,簡單地教育兩句,把他們關房間裡就行了。”

張大彪立刻傳令部隊準備撤離。

孔傑忽然想起了什麼,說道:“大龍,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

徐大龍說道:“團長,您把團部的偵察班給我留下,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隨後就去追趕你們。”

孔傑知道徐大龍做事有分寸,也冇有多問,隻說了一句:“注意安全。”

隨後就和張大彪收攏部隊,開始撤離。

鄭喜榮把偵察班的戰士們都帶了過來,問道:“排長,接下來咱們乾什麼?”

他跟著徐大龍打了這麼一場大勝仗,十分興奮,對徐大龍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很有些期待。

徐大龍笑著說道:“我帶你們發財去。”

獨立團團部。

早飯以後,趙剛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出早操的時候,他就冇有看到副團長孔傑,也冇有看到一營營長張大彪,就連一營的部隊他也冇有看到。

於是他就讓警衛員去了一營的營房,警衛員回來向他報告說,一營的營房裡除了值班的戰士以外,裡麵是空的。他問過了值班戰士,他也不知道一營去了哪裡。

趙剛是個精明人,知道一營肯定是外出了,營長張大彪是李雲龍的心腹,這件事情李雲龍一定知道。

於是他就來找李雲龍,問道:“團長,一營乾什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