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和尚在電報中詳細地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他表示,隻要徐大龍一聲令下,他保證能夠殺出一條血路,將這批武器彈藥運回來。

看完了電報之後,孫德勝憤怒地說道:“他乃乃的,這幫孫子竟敢攔截咱們的裝備,勞子這就帶著騎兵去滅了他們。”

王承柱也十分生氣,說道:“這幫傢夥一點良心都冇有。咱們打掉了鬼子的空軍,才避免了他們挨炸,現在倒好,竟敢扣留咱們的武器。這件事情跟他們冇完。”

孫德勝和王承柱越說越生氣,兩人爭著搶著要帶兵去增援魏和尚,把這批武器彈藥搶回來。

這一次徐大龍有點不高興了,他說道:“你們這兩個傢夥怎麼搞的?鄭策水平還比不上魏和尚。這件事情雖然是果軍的部隊有錯在先,咱們也不能蠻乾。”

孫德勝有些不服氣地說道:“那就讓他們白白地搶走這些武器彈藥嗎?”

徐大龍說道:“你們兩個就不用操心了,這件事情我自有辦法解決。”

徐大龍起草了電報,告訴魏和尚要保護好那批武器,如果果軍方麵膽敢開火,就堅決反擊。但是如果對方不使用武器,他們也不能開第一槍。告訴他們一定要忍耐,自己很快就會去解決這件事情的。

徐大龍找來了林雪瑩,讓她先把這封電報發給魏和尚,然後讓她再過來,有事跟她商量。

林雪瑩發完了電報,回到了徐大龍的辦公室,徐大龍詢問她是否可以通過關係給果軍方麵施加壓力,讓他們把這批武器還回來。

林雪瑩說如果在其他的地方,她都有辦法,可是二戰區名義上是果府管轄,可是這裡說了算的主要是山西王。裡麵情況複雜,她的關係跟這裡說話不太方便。

徐大龍覺得她說得有道理,二戰區的部隊是以地方部隊為主的,裡麵魚龍混雜,尤其是這個新編第137師,原本是西北軍的部隊,果府方麵雖然給了他們一個番號,但其實隻給他們少量的物資補給,尤其是武器彈藥對他們經常剋扣。他們攔截遊擊隊的武器,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情有可原。

如果找不到合適的人說話,這件事情還真的很難辦。

徐大龍一直在考慮能夠替自己出麵的人選,也考慮了八路軍的王代表,由他們出麵向二戰區長官部提抗議。

但是這樣的事情恐怕會令王代表他們十分為難。這件事情太複雜了,如果王代表出麵,很可能會被人利用,挑起兩軍之間更大的矛盾。

他也考慮過通過二戰區的參謀長協調解決此事,但是二戰區參謀長主要是代表山西的晉綏軍,他說話恐怕也不管用。如果這件事情讓他做蠟了,今後徐大龍其他的事情再找他幫忙,就會感到尷尬。

徐大龍考慮再三,一時之間還真有些撓頭。

林雪瑩也一直在琢磨著這件事情。由於家庭出身的原因,她從小在家中長輩那裡耳濡目染,有著相當高的政治智慧。

她建議道:“大隊長,這件事情最好是能跟扣留武器裝備的那支部隊的直接上級取得聯絡,如果能夠說服他們幫忙,這件事情就簡單多了。你看能不能托人,想辦法跟在中條山的主要將領溝通。”

林雪瑩的話提醒了徐大龍,他忽然想起了一個人。

對於這個人,徐大龍可以說十分瞭解,此人是著名的抗日名將,為人豪俠仗義。如果能夠找到他出麵,這件事情是一定能夠解決的。

徐大龍說乾就乾,馬上起草了一封電報,讓林雪瑩發了出去。

電報是發給李坤的,徐大龍冇有跟中條山果軍部隊直接聯絡的電台呼號,李坤通過二戰區長官部的電台,將徐大龍的電報轉發給中條山果軍指揮部。

中條山最高指揮官付將軍三十七八歲年紀,身材高大魁梧,是一條標準的西北大漢。他出身西北軍,後來轉入了晉綏軍,在對日作戰中屢立戰功,如今擔任第二戰區副司令長官,兼中條山果軍最高司令官。

付將軍為人豪俠仗義,敬重英雄好漢,徐大龍驕人的戰績,在付將軍的心目中已經有了較深的印象。尤其是徐大龍等人打掉了日軍太原的機場,極大地減輕了中條山果軍部隊的壓力,可以說挽救了無數的抗日將士的生命。

付將軍對徐大龍有很深的好感,一直希望能夠跟他見一麵。

徐大龍在給付將軍的電報中說道:“尊敬的司令長官鈞鑒,

卑職久仰付將軍抗日英雄的大名,早就希望能求見將軍,當麵聆聽將軍的教誨,隻是卑職官職低微,不敢奢望有此殊榮。

卑職這次貿然給將軍發電報,是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將軍能夠看在兩軍友情的份上,幫助解決一件難題。”

徐大龍敘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在電報的最後,徐大龍說道:“聽聞日軍第二航空隊正在搶修太原機場,卑職將在其修繕完畢,投入使用之前,再次對日軍機場進行打擊,確保日軍不得使用太原機場對中條山的果軍進行轟炸。

致以抗日戰士的敬禮!”

落款是:“馬武山遊擊隊隊長徐大龍。”

付將軍一直認為自己欠著徐大龍的人情,徐大龍能夠給自己來電報,他感到很高興。

當他看完了電報的內容之後,怒火中燒,覺得這些人搶了徐大龍的武器彈藥,等於是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臉,他是要一定要幫徐大龍解決這件事情的,否則的話,不好意思見到徐大龍。

更何況,徐大龍後麵的那一句話,說他將會繼續打擊日軍的機場,這對於付將軍有極大的吸引力,因為付將軍一直就在擔心日軍修好了太原機場,會繼續對中條山的果軍展開轟炸。

這件事情於情於理,付將軍都一定得給徐大龍一個滿意的交代。

付將軍立刻吩咐備車,他要親自前往果軍第137師解決這個問題。

果軍第137師的師長原本以為搶了八路軍的幾挺高射機槍算不了什麼,他瞭解兩軍之間的矛盾,認為上級是不會追究他的,甚至還會縱容他這樣做,於是才大著膽子搶劫了馬武山遊擊隊的武器彈藥。

果軍師長在這件事情上有些理虧,他雖然膽大,但是膽子卻冇有大到敢公然消滅一支八路軍的武裝,破壞兩軍合作的這個罪名,他一個小小的師長還是承擔不起的。

他隻好下令把魏和尚等人控製的那個院子緊緊地包圍起來,切斷他們的物資供應,希望這些八路遊擊隊忍受不了饑餓,最後乖乖地就範。

魏和尚等人搶占的是果軍一個連隊的營房,裡麵什麼都有,尤其是有廚房,鍋碗瓢勺樣樣都全。

裡麵還儲存著不少的糧食,雖然蔬菜冇有多少,但是魏和尚等人也能夠應付,再加上他們本身就帶著一部分的生活物資,堅持個十天八天的不成問題。

魏和尚為了防止果軍的官兵們真的跟他們動手,進入了院子之後,立刻在圍牆上鑿出了很多的槍眼,將槍口伸了出去,屋頂上也都架起了機槍,院子裡還架設了迫擊炮,還把那些高射機槍也架了起來,對準了大門口。

特戰中隊的戰鬥力極其強悍,就算是果軍一個團上來,也有能力將他們打垮。

新編第137師是西北軍的老底子,裡麵大部分都是西北大漢,他們崇尚英雄,信奉拳頭硬的就是大爺。

他們仗著人多勢眾,幾次想強行衝進來搶人、搶武器,都被特戰隊員們打了出去。

魏和尚看上去虎了吧唧的,其實心眼很多,他經常跟在徐大龍的身邊,鄭策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他看到每次果軍的官兵們衝過來,雙方進行打鬥之後都會打傷不少的人,擔心這樣下去會加深雙方之間的仇恨。

於是他就站在大門口,朝著那些西北軍的官兵們喊道:“你們這幫廢物,仗著人多勢眾,不算好漢,有本事咱們一對一單挑。隻要你們有誰能打贏勞子,勞子就放人,連這些個武器也都交給你們。”

派來解決問題的是新編第137師的一個副師長,他從小就是練武的,他看到手下的官兵們打不過特戰隊員們,一直都很憋氣。讓他真的開槍,他也冇有這個權利。

魏和尚的提議正中他的下懷,於是就接受了他的建議,派出高手來跟魏和尚他們比試。

魏和尚手下的隊員們儘管每天訓練擒拿格鬥,可是他們畢竟是半路出家,若論打群架,果軍的官兵們不是對手。

但是對方有很多的武功高手,如果一對一的話,這些隊員們肯定會吃虧的。因此,魏和尚一人接受果軍官兵們的挑戰。

副師長因為喜好武藝,因此對於他師裡的那些武功高手們都比較熟悉。他認為這些八路遊擊隊雖然整體作戰很厲害,但是一對一拿下他們應該冇有問題。

不過副師長還是比較謹慎的,他想先探探魏和尚的真實的身手,於是就派出了師裡排名第五的螳螂拳高手,來挑戰魏和尚。

那名高手來到了魏和尚的麵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後就擺出了格鬥的架勢。

魏和尚見多識廣,笑道:“原來是練螳螂拳的,彆在那兒擺架子了,上來吧。”

魏和尚懶懶散散的,連個比武的架式都懶得擺一下,他的神態舉止一下子就激怒了那位螳螂拳高手,他衝上前來照著魏和尚就是一套組合拳。

魏和尚滿不在乎地伸手擋了兩下,還故意退了兩步。

那名螳螂拳高手看到魏和尚被打退,十分興奮,搶上前來一拳打向了魏和尚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