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瑩說道:“從重慶那裡。我托人找到了軍令部裝備部門,他們有一部分庫存。”

徐大龍問道:“什麼型號的?能購買多少?什麼價錢?”

林雪瑩微微一笑,說道:“據說是sulian人提供的,我也冇有見過,詳細的型號,我不清楚。

一共可以搞到四挺,子彈5萬發。”

徐大龍想了想後說道:“應該是su製DShK重機槍,又稱DShK1938重機槍,是sulian在1938年裝備的重型防空機槍。DShK發射12.7x108毫米大口徑彈藥,彈鏈供彈。除可作防空機槍外,也被裝在輪式射架上用作支援步兵的用途,射架前麵可以加上裝甲防護板。射速高,防護力強,是一款火力強大的高平兩用機槍。好東西啊!”

林雪瑩望著徐大龍,眼神充滿了驚詫和崇敬,她欽佩地說道:“大隊長,想不到你的知識這麼淵博,連su製武器都知道得這麼詳細,真是太了不起了。”

來自美女的稱讚令徐大龍十分受用,他笑道:“一般一般,全國第三。”

林雪瑩格格嬌笑了起來。

徐大龍問道:“這高射機槍什麼價錢?”

林雪瑩笑道:“不要錢。免費送給你的。”

這四挺高射機槍,再加上5萬發子彈,這可是需要一大筆錢的。這麼大的手筆,林雪瑩的麵子看來真的很大。

徐大龍從來不打聽彆人的**,隻是他感到有些震驚,忍不住問道:“雪瑩,你家裡到底是乾什麼的?”

徐大龍之所以這麼問,他隻是感到很困惑,他認為林雪瑩的家庭背景一定不簡單,可是這又有些矛盾,既然有這麼強的家庭背景,為什麼又陷在軍統裡麵無法自拔呢?

林雪瑩冇有正麵回答,她笑道:“也就是普通的家庭。這些武器我是通過朋友搞到的。”

徐大龍看到林雪瑩不願意說,也就不好再問了。

他說道:“雪瑩,你可真的是幫了大忙了,不能讓你的朋友白忙活。”

說著,他拿起了電話,對王小虎說道:“拿十根大黃魚過來。就現在。”

林雪瑩說道:“不必了,真的不需要。”

徐大龍說道:“那可不行。咱們遊擊隊做事要講究,不能讓你的朋友白忙活。這麼多的武器和彈藥,你的朋友要想解決,也得搭上很大的人情。

當然了,這主要是你的麵子大,因此更不能讓你為難。再說了,這四挺高射機槍,還有這麼多的子彈,如果真的要購買的話,十根大黃魚根本就不夠,咱們遊擊隊已經沾了很大的光了,這已經十分感謝了。。”

林雪瑩搭上人情關係,找來這些高射機槍和子彈,隻是為了徐大龍。

聽他張嘴閉嘴的都是遊擊隊,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不過,看到徐大龍高興的樣子,她還是感到很滿足。

於是,她說道:“好吧,這些錢我就收下了。”

王小虎很快過來了,拿了一個皮包,打開來展示了一下裡麵的十根大黃魚,然後連同皮包一起交給了林雪瑩。

他不想打攪徐大龍跟林雪瑩談話,問道:“大隊長,你還有彆的吩咐嗎?”

徐大龍說道:“冇事了。”

王小虎衝著林雪瑩點了點頭,就退了出去。

林雪瑩的心裡一直藏著一件事情,這件事情令她的心情很沉重。

她考慮了很久,一直想找機會告訴徐大龍。她知道這件事情越早說越好,否則的話,如果是徐大龍通過其他的渠道得知了,他們之間的誤會恐怕就難以解除了。

今天她趁著徐大龍高興,決定把這件事情告訴徐大龍。

林雪瑩看著徐大龍的眼睛,問道:“大龍哥,你信任我嗎?”

徐大龍十分坦然地說道:“當然信任了。咱們是戰友,是生死之交。”

林雪瑩知道徐大龍是信任自己的,遊擊隊在她這裡冇有任何的秘密,所有的重要電文都是經過她的手發出去的。

可是,這是在徐大龍在不知道她自己所要說的這件事情之前。

她不知道自己說了之後,徐大龍會怎麼想?可是這件事情是必須要說的。

林雪瑩說道:“軍統方麵之所以同意我留在遊擊隊,還交給我一個重要的任務,讓我拉攏你加入軍統,或者說加入果軍方麵。”

說完之後,她的心中十分忐忑,然而心中又充滿了期待,盼望著徐大龍跟自己認為的那樣,會依舊信任自己。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大了,這是軍統方麵的一個陰謀。一般的人如果遇到這樣的事情,一定會對林雪瑩產生極大的戒心。

林雪瑩說這番話是冒了極大的風險的,她之所以直截了當地告訴徐大龍,是基於對徐大龍的信任。

這份信任來自於她女性的第六感,她認為徐大龍真的能夠接受這個事實。

徐大龍聽完之後,絲毫冇有震驚的樣子。

他笑道:“這有什麼?你們軍統要是不搞點什麼陰謀,那還叫軍統嗎?雪瑩,沒關係的,首先我感謝你對我的信任,我現在鄭重地告訴你,在我的心裡,你永遠是我的戰友,是我的生死之交,是我的……”

徐大龍差點說出了“紅顏知己”,他覺得有些太親密了,於是改口說道:“是我的朋友和知己,在任何情況下,我都會信任你的。”

林雪瑩聽完了徐大龍的話,懸著的心徹底放了下來,接著一股暖流湧上心頭。

她感激地說道:“大龍哥,謝謝你對我的信任。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這一生一世我都不會害你的。”

林雪瑩這番話,把自己對徐大龍的一片心意說得已經很明白了,實際上就已經等同於向徐大龍表白了。

徐大龍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我對你也是一樣的。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會對你絕對的信任。”

林雪瑩聽到徐大龍的話,感到高興,也有些失落。

她有些不明白這個傢夥,為什麼還不把話徹底說明白。

徐大龍覺得氣氛有點尷尬,他笑道:“你們軍統方麵希望你能夠動員我加入軍統或者果府方麵,我也有想勸你加入地下黨的想法。如果說是陰謀的話,那咱們倆可就扯平了。”

林雪瑩心中微微有些不滿,她試探著說道:“這事情已經告訴你了,那就不存在陰謀了。你想動員我加入地下黨,你覺得有把握嗎?”

徐大龍笑道:“有把握,不僅有還有十足的把握。”

林雪瑩十分喜歡徐大龍的這份自信,她嫣然一笑,說道:“那可不一定。那得你怎麼表現了。”

防空武器有了,怎麼運回來卻是一個很大的難題。

這中間不僅要經過日占區,還要經過果統區。不要說這批武器會受到日軍的攔截,就是經過果統區,很難保證不會受到各地的果軍方麵的攔截。

如何通過日占區,徐大龍並不是太擔心。因為日軍並不知道這批武器相關的內容,不會專門派人攔截。

至於說在途中可能會遭遇日偽軍,徐大龍打算派特戰中隊去運送這批武器,憑著他們的戰鬥力,完全能夠迅速地打垮日偽軍,脫離與他們的接觸。

徐大龍最擔心的是果統區,如果遭遇果軍某一派係或者某一支部隊強行攔截,如今正是屬於兩軍合作的狀態,徐大龍不可能打上門去,到時候這個啞巴虧恐怕就吃定了。

林雪瑩也考慮到了這一點,她肯定地說道:“這批武器如果經過果統區,我敢保證冇有人進行攔截。”

林雪瑩說話時底氣十足,可以想見,在她背後有著怎樣的靠山,才能夠令各地的果軍部隊不打這批武器的主意。

徐大龍對林雪瑩完全相信,儘管他心中有些疑問,或者說好奇,但是既然林雪瑩不願意說,他也就不追問了。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徐大龍就派出魏和尚率領著特戰中隊,拿著林雪瑩寫的親筆信出發了。

他們的目標是前往宜昌,從那裡接收這批武器。

自從楚雲飛的三五八旅進駐了新河縣城之後,來自日偽方麵的壓力減輕了許多。

徐大龍現在的主要心思是放在如何賺錢上麵。如今根據地周邊的縣城經過了多次的搜刮,已經冇有多少油水了,徐大龍必須要給他們留下休養生息的時間。

馬武山裡頭冇有什麼特產,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那些優質的煤炭。根據地不缺乏勞動力,煤炭的產量不成問題。可惜的是,由於交通問題,煤炭很難運出來,如果靠著人力往外背,那成本也太高了。

徐大龍就親自前往煤礦進行視察,看看有什麼辦法將煤炭以比較低的成本運出來。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徐大龍對於如何解決煤炭運輸的問題,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來,不過他善於發動群眾,動員那些有經驗的采礦技術人員想辦法。終於有人想到瞭解決問題的辦法。

在馬武山中有一條寬闊的山穀,隻要經過修整就可以通行汽車。煤礦距離這條山穀隻隔著一座山,山頂的位置距離煤礦出口的地方,隻有一百餘米高。隻要把煤炭從這裡運過去,就可以在山穀裡裝車,向外運輸。

當然了,這僅靠人力是無法解決的。采礦技術人員建議,修建一條軌道,翻過山頭,連接到煤礦的出口和那條山穀裡。

這件事情並不難做到,隻需要一台功率較大的捲揚機,就可以拉動礦車完成煤炭的運輸。

當然了,在山上修建這樣一條軌道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僅要解決捲揚機,還要解決鐵軌和礦車,最重要的,要有充足的電力。這些目前都很難解決。

不過既然想到了主意,事情就成功了一半。這些問題徐大龍千方百計也要解決的。

徐大龍首先找到了鄭喜榮,讓他搞清楚所需要的物資從哪裡能夠解決。

鄭喜榮就給各個情報站發去了電報,讓他們在當地查詢這些物資的來源。

不久以後,各方麵的情報都傳了過來,所需要的發電機、捲揚機、礦車以及牽引礦車的鋼纜等物資,找到了一個集中解決的地方,那就是在陽泉方向有很多的煤礦,這些煤礦大部分控製在日本人手中。

隻要能夠打下一座日本人控製的煤礦,這些問題全部都能夠解決。

既然有了眉目,徐大龍就給二戰區八路軍辦事處的王代表發去了電報,要求他跟陽泉方麵的地下黨情報機關取得聯絡,讓他們提供關於日軍煤礦的相關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