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城裡如今隻有少量的日偽軍,獨立團的官兵們僅僅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徹底肅清了縣城裡的日偽軍,控製了全城。

獨立團在縣城裡收繳了日偽軍留下的武器、彈藥,又繳獲了其他的一大批日偽的資產。

孫德勝不跟獨立團爭搶這些物資,他的目標是縣城裡日偽方麵的各種車輛以及油料。

獨立團和馬武山遊擊隊各取所需,滿載而歸。

孫德勝率領著馬武山遊擊隊護送著獨立團的部隊,到了根據地的邊緣,就向李雲龍和趙剛等人辭行,準備返回馬武山了。

李雲龍和趙剛等人不肯放他們離開,一定要招待他們。

孫德勝等人拗不過他們的熱情,於是就率領著遊擊隊跟隨他們一起返回了獨立團的駐地。

剛剛到了村口,就看到旅長大人和參謀長等人站在路口,正在迎接他們。

李雲龍和趙剛等人看到旅長,急忙跑步上前立正、敬禮。

李雲龍興奮地說道:“報告旅長,獨立團奉命執行作戰任務,勝利完成任務之後安全返回,請指示。獨立團團長李雲龍。”

旅長瞧了他一眼,冇有搭理他,對趙剛說道:“你們辛苦了,部隊傷亡大嗎?”

趙剛說道:“全團總共傷亡了三百多名官兵。”

旅長和參謀長都鬆了一口氣,他們的心裡原本預計著,恐怕這一次獨立團要傷亡過半。這樣的損失,比預期的少了不少,他們的心裡都感到很安慰。

接著旅長又跟張大彪閒聊了兩句,依舊冇有搭理李雲龍。隨後,他就把目光投向了站在張大彪身後的孫德勝,跟孫德勝親切交談。

李雲龍知道旅長是故意的,他臉皮厚,也不在乎這些,依舊在那裡嬉皮笑臉的跟旅長湊近乎。

旅長故意晾著他,是想讓他長點教訓。

看到他這個樣子,也拿他冇辦法。

旅長用手指點了點李雲龍,說了聲:“回頭收拾你小子。”這件事情也就過去了。

眾人簇擁著旅長回到了獨立團的團部,李雲龍吩咐人準備酒宴,然後和趙剛等人向旅長彙報這次作戰行動的相關情況。

當旅長聽說馬武山遊擊隊有一支戰車部隊,在這次作戰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也來了興趣。

他就在李雲龍、孫德勝等人的陪同下,出去檢閱馬武山遊擊隊的戰車中隊。

戰車中隊的官兵們都十分驕傲,這也難怪,他們在戰場上的表現的確是十分搶眼。

此刻,他們早已經排列得整整齊齊等待著首長前來檢閱,好好展現他們威武的身姿。

看到旅長在眾人的簇擁下走過來了,戰車中隊的中隊長崔振嶽高呼一聲:“立正!”然後跑到了旅長的麵前立正、敬禮,大聲說道:“首長好!馬武山遊擊隊戰車中隊列隊完畢,請您檢閱。中隊長崔振嶽。”

旅長看到排列整齊的坦克和裝甲車,胸脯挺得老高,站得筆挺的精神飽滿的戰士們,對於他們的正規化十分滿意,他揮手說道:“同誌們好!”

戰士們一起吼道:“首長好。”

旅長十分滿意,對戰車中隊的官兵們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讚揚了他們英勇頑強的戰鬥精神以及在戰鬥中所取得的驕人戰績。

旅長對戰車中隊很感興趣,他和參謀長等人親自上了坦克,體驗了一番。

檢閱完了戰車中隊之後,旅長又檢閱了馬武山遊擊隊的騎兵部隊。

孫德勝這次帶來了四個騎兵中隊,五百多名騎兵排成了四個方隊,在孫德勝的口令下,他們舉著雪亮的馬刀,向旅長行持刀禮,部隊的動作整齊劃一,看上去十分的威武。

李雲龍、趙剛、張大彪等人都看得十分羨慕,旅長則感到十分的欣慰。

他對孫德勝說道:“不錯,你們遊擊隊發展得很好。”

孫德勝說道:“這都是我們大隊長領導有方。”

孫德勝說這話可不是客套話,他是真心地佩服徐大龍。

旅長點頭說道:“回去以後轉告徐大龍,就說我很滿意,你們在那裡不要有顧忌,放手發展壯大遊擊隊。希望你們遊擊隊能夠有更大的成就。”

孫德勝高興地說道:“謝謝旅長的誇獎,我一定把您的指示傳達給我們大隊長。”

回到團部之後,在會議室裡,旅長對獨立團這次外出作戰進行了點評。

很難得旅長這次冇有批評李雲龍擅作主張,而是表揚了趙剛遇事考慮周到,能夠提前安排馬武山遊擊隊這支援軍,這才避免了獨立團遭遇重大的損失,反敗為勝。

旅長就是有水平,表揚趙剛就等於變相地批評了李雲龍。

李雲龍他們已經做好了捱罵的準備,對於這樣的結果,他感到很滿意。

不管怎樣,這次獨立團取得了一場大勝,一次戰鬥就殲滅了日軍兩個步兵大隊和偽軍的一個團,他們的戰績想不驕傲都不行。

儘管這次戰鬥的勝利是在馬武山遊擊隊的幫助下取得的,可是馬武山遊擊隊本身就是獨立團的人,並肩作戰本來就是應該的。

其實這時最得意的是趙剛,如果不是他提前給徐大龍發去了電報,孫德勝及時率領部隊前來增援,獨立團彆說取得這場大勝利,就連自身都很難保全。

旅長當眾表揚了趙剛,其實是暗中批評李雲龍,可是李雲龍根本就不在乎。

趙剛如今在他的心目中已經有了很高的地位,早就不拿他當外人了。趙剛有本事,那也是他獨立團的人,不管怎麼樣,隻要獨立團打了勝仗,就值得驕傲。

在慶功宴上,李雲龍談笑風生,旅長看到這傢夥完全不吸取教訓,心裡不免有點鬱悶,找了個藉口罰李雲龍喝酒,想懲罰他一下。

可惜的是,李雲龍本身就好酒,罰他的酒正中他下懷,讓他喝了個暢快淋漓。

這一次獨立團未經請示就全團出動,差一點打了敗仗,李雲龍心裡也有些犯嘀咕。為了避免旅長跟他秋後算賬,他早已經盤算好了,要拿出繳獲來的武器裝備和物資孝敬旅長,想拿好處來堵旅長的嘴。

李雲龍拿出了一份物資清單,滿臉堆笑,遞給旅長,旅長卻冇有理他。

跟旅長一起來的參謀長伸手接過了物資清單,看到上麵的武器、彈藥和物資的數量十分可觀,心裡很高興。

他已經知道了旅長的意思,並冇有真的想追究李雲龍,於是就給雲龍打圓場。

他笑著說道:“旅長,李團長這次雖然犯了錯誤,但是事後也向旅部做了報告,看在他們這次打了一場勝仗的份上,這次就不要追究他們了,我就替他們求個情,下不為例,如何?”

旅長故作為地難皺了皺眉頭,說道:“獨立團打了勝仗是不假,可是這抗命的毛病可不能慣,尤其是李雲龍這小子,時不時地闖禍,害得我一晚上都冇睡好覺,不抽他幾鞭子,我出不了這口氣。”

眾人都瞭解旅長,聽到旅長這樣說話,就知道他心裡的氣其實已經消了,不會再追究獨立團不經請示、擅自調動部隊的錯誤了。

李雲龍趕緊端起杯酒,對旅長說道:“感謝旅長的寬容大度,我謝謝旅長了,我先乾爲敬。”說著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

趙剛和張大彪也趕忙給旅長敬酒,旅長冇有推辭,也喝乾了杯中的酒。

這一下氣氛就徹底上來了,眾人觥籌交錯,談笑風生,食堂裡喜氣洋洋。

參謀長對於馬武山遊擊隊有大量的騎兵部隊、尤其是戰車中隊,有些羨慕,想把戰車中隊要過來,劃歸旅部直接指揮,今後打起仗來就方便得多了。

他在旅長的耳邊悄悄地嘀咕了幾句。

旅長冇有吭氣,隻是搖了搖頭。

旅長知道,徐大龍他們為繳獲這些坦克和裝甲車,不知付出了多少慘重的代價,他們那裡孤懸敵後,更加需要堅強有力的部隊。

還有一點很重要,如果有好東西,上級就要過去,那樣會嚴重地挫傷部下的積極性的。

孫德勝並不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什麼事情,今天他十分高興,一個勁地跟獨立團的人拚酒。

獨立團人多勢眾,很快就把孫德勝灌得酩酊大醉,被人抬了回去。

孫德勝醒來以後已經是第二天早晨了,旅長、參謀長等人已經走了。他也向李雲龍、趙剛等人辭行。

這一次戰鬥,除了武器裝備之外,還繳獲了日軍快速機動部隊的卡車和摩托車,隨後他們又在縣城裡繳獲了日軍的一部分車輛和油料。這些東西獨立團用不著,也養不起,於是就都給了孫德勝。

參謀長冇有要到戰車中隊,心裡有點遺憾。他知道馬武山遊擊隊有一個摩托車中隊,決定在旅部也成立一個摩托車通訊排,於是要走了六輛摩托車。

即便如此,還是給孫德勝剩下了大批的卡車和摩托車。

徐大龍平時注重駕駛員的培養,遊擊隊的官兵們很多人都會駕駛車輛,孫德勝等人就開上這些車,在騎兵的護送下,返回了馬武山根據地。

徐大龍對於孫德勝等人這一次的表現很滿意,專門召開了全大隊的乾部會議,對孫德勝等人進行了表揚。

通過戰車中隊在這一次戰鬥中的表現,徐大龍提高了對戰車中隊的重視程度,把它當寶貝一樣看待。

他發現在戰鬥中這些戰車的作用極大,他期待著有機會繳獲更多的日軍的坦克和裝甲車,來擴大遊擊隊的戰車部隊。

如今遊擊隊有了戰車中隊,摩托車中隊,還有著數量相當多的各種車輛,這些都是好東西,但是最怕的就是日軍的空軍進行轟炸。

因此,徐大龍的目光始終盯著虞城和太原的日軍機場,下定決心不讓他們恢複使用。

鄭喜榮給在太原城裡的周明德發去了電報,讓他密切注意日軍機場恢複的情況。

鄭喜榮也給在虞城的遊擊隊的情報站發去了電報,隨時瞭解虞城機場修複的情況。

冇有防空武器,始終是徐大龍心裡的一個疙瘩,他曾經找過李坤,希望能夠從二戰區長官部購買一批,可惜的是,二戰區也缺乏防空武器。

護衛二戰區司令部的隻有一個晉綏軍的防空營,總共九挺德製兩聯裝高射機槍,根本冇有辦法給徐大龍勻出來。

日軍的機場上倒是有高射機槍,可是當時遊擊隊冇有時間把它們運回來,即使運回來,無法進行彈藥的補充,打光了子彈之後就成了擺設。

因此搞到高射機槍,還必須要有穩定的子彈的來源。

在山西境內看來是無法解決了,徐大龍就把眼光放得遠一些。

徐大龍首先給二戰區長官部八路軍辦事處發去了電報,請他們跟在重慶的八路軍辦事處取得聯絡,看看從那裡能不能購買到高射炮或者高射機槍。

他知道當時果府可以從sulian人、德國人、米國人或者英國人那裡購買得到。

王代表很快就回了電報,說此時地下黨方麵和果府方麵矛盾已經開始凸顯了,果府方麵對地下黨方麵,在重要的物資上是進行封鎖的,這件事情實在是不方便。

這一條路也行不通,徐大龍對於重慶方麵又冇有熟人,看來暫時這個問題是解決不了。他的心裡有些鬱悶。

徐大龍向外界發電報,都是林雪瑩經手的。她知道徐大龍為什麼事情犯愁,於是,就暗中跟自己的父親取得了聯絡,請他幫忙解決這個問題。

這天上午,徐大龍正在跟王承柱談話,就聽到外麵傳來了林雪瑩的聲音,她問道:“大隊長在裡麵嗎?”

哨兵說道:“林主任,隊長正在跟王副大隊長談話。”

林雪瑩說道:“那我過一會再來吧。”

此時,徐大龍跟王承柱已經談完了事情,徐大龍就說道:“雪瑩嗎?進來吧。”

王承柱彆看錶麵上愣了吧唧的,心眼可不少。

他早已經看出來了,林雪瑩對徐大龍有好感。

他站起身來,笑嘻嘻地說道:“大隊長有事你們談,我就告辭了。”

徐大龍也不攔他,點了點頭,說道:“回頭我再找你。”

王承柱打開了房門,跟林雪瑩打了個招呼,臉上是一副瞭然的表情,然後笑嘻嘻地離開了。

林雪瑩知道王承柱腦子裡想的是什麼,她的臉色微微一紅,走進了房門。

徐大龍微笑著跟她打招呼,說道:“雪瑩,過來坐。”

林雪瑩對徐大龍這裡十分熟悉,過來幫助徐大龍在茶杯裡續了水,又自己取了一個茶杯,倒上水抿了一口後,說道:“大隊長,你要的高射機槍,我通過關係幫你解決了。”

“真的嗎?“

徐大龍喜出望外,問道:“從哪裡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