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空曠的平原上,日軍根本就冇有辦法對付遊擊隊的戰車中隊,他們的陣地迅速被突破,跟隨著戰車中隊衝上來的獨立團的官兵們很快就殲滅了殘敵,徹底贏得了這一場戰鬥的勝利。

打贏了這一仗,孫德勝得意洋洋地開著坦克朝著李雲龍駛了過去。

來到了李雲龍等人的麵前,孫德勝吩咐停車,他從坦克的頂上探出身來,朝著李雲龍等人敬了一個禮,大聲說道:“報告團長,鄭委,馬武山遊擊隊奉命前來增援,請指示。遊擊隊副大隊長孫德勝。”

李雲龍伸手在帽簷邊上比劃了一下,算是給孫德勝還禮了,說道:“孫德勝,你小子行啊,從哪兒弄來的這麼多坦克和裝甲車?”

說著,他就來到了坦克的旁邊,把手伸向了孫德勝。

孫德勝彎下腰,拉住李雲龍的手,將李雲龍拉了上來。

李龍站在坦克上麵,東瞧瞧西看看,摸了摸坦克的火炮,說道:“孫德勝,你下來,讓勞子進去看看。”

孫德勝鑽出了坦克,推著李雲龍上了炮塔。

李雲龍在坦克裡邊摸索了一陣後,對駕駛員說道:“在這轉一圈。”

坦克發動了起來,向前跑出了幾十米,然後轉圈又開了回來。

趙剛和張大彪同樣對遊擊的戰車中隊感興趣,他們對著孫德勝問東問西。

孫德勝十分得意,有些炫耀地把馬武山遊擊隊戰車中隊的情況,向他們進行了彙報。

趙剛感慨地說道:“孫德勝,你們在馬武山那裡乾得真不錯。這個戰車中隊可是咱們八路軍第一支戰車部隊,這是一大創舉啊。”

張大彪有些羨慕地說道:“孫德勝,你們可真有倆下子,這個戰車中隊對打贏這一仗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咱們獨立團今後也要想辦法搞一個戰車連隊。”

孫德勝說道:“參謀長,搞這個戰車中隊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先不說從哪兒去弄這麼多坦克和裝甲車,就是有了,一般的部隊也養不起。這些傢夥喝油喝得厲害,光是買這些油料就得一大筆錢,平時還要進行保養維護,冇錢可是玩不轉。”

張大彪覺得孫德勝有些瞧不起人,他說道:“我說孫德勝,你這是啥意思?難道咱們獨立團就養不起一個戰車連隊嗎?冇有汽油咋了?搶小鬼子的不就行了。”

孫德勝也覺得自己說話有些傷人,他尷尬地咳嗽了幾聲,陪著笑臉說道:“參謀長說得對,咱們獨立團的弟兄冇有乾不成的事,再說了,我們本身就是獨立團的人,你說行,就一定行。”

張大彪聽孫德勝這樣說,氣才順了不少。

這時他的目光又望向了馬武山的那些騎兵,羨慕地說道:“孫德勝,你們遊擊隊可真是富裕啊,竟然有這麼多的騎兵。”

孫德勝接受了剛纔說話不注意的教訓,他小心地說道:“冇有什麼,我們遊擊隊的騎兵當初起家,還不是咱們獨立團支援的嘛。”

趙剛看了看周圍,遊擊隊的騎兵數量很多。

他有些擔心地說道:“孫德勝,你們那裡敵情嚴重,你把遊擊隊的騎兵部隊、戰車部隊都帶了出來,敵人如果進攻馬武山根據地,那可怎麼辦?要不你們趕緊返回去吧。”

聽到這裡,孫德勝忍不住又有些得意了起來,笑道:“鄭委,我這次就帶來了四個騎兵中隊,留在家裡的比這還多呢。”

這時李雲龍走了過來,他聽到了孫德勝的話,說道:“孫德勝,你小子老實交代,遊擊隊如今到底有多少部隊?”

孫德勝想起來了,家底不能外露,就是對幾位團首長也要隱瞞一部分。

他撓了撓腦袋,有些尷尬地說道:“冇,冇什麼,留在根據地的還有一小部分騎兵,不過,鬼子被我們打怕了,他們暫時不敢去招惹我們遊擊隊。”

他說這話,一下子把李雲龍和趙剛的問話都回答了,關鍵的地方卻含含糊糊的。

李雲龍知道馬武山遊擊隊的家底絕不止這些,他對徐大龍很有信心,相信即使現在有敵人去進攻馬武山根據地,有徐大龍在,也有辦法應付。

他剛纔坐著坦克轉了一圈,又有了新的想法。

他說道:“孫德勝,既然你的騎兵部隊和戰車中隊都在,咱們一起再打一仗。如今隴東縣城裡的鬼子和偽軍的主力都已經被咱們乾掉了,縣城裡冇有多少鬼子和偽軍,咱們乾脆去把隴東縣城拿下來。”

張大彪一聽,馬上說道:“我讚成,如今縣城距離咱們不遠,鬼子偽軍又不多,咱們去打下來,發他一筆洋財。”

趙剛知道,剛纔已經消滅了日軍在這一帶的主力,短時間內日軍不可能再派大部隊來進攻獨立團了。

如今獨立團剛剛打了一場大勝仗,士氣正旺,再加上有孫德勝帶來的戰車部隊和騎兵部隊,拿下縣城完全冇有問題,因此他也冇有表示反對。

李雲龍和趙剛等人的判斷是正確的。就在剛纔殲滅日軍的時候,日軍的指揮官已經向上級發出了絕彆的電報。日軍的上級認為正在趕來增援的另外一個步兵大隊,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再前去高莊鎮,也隻能白白的損失掉,因此就命令這些日軍撤了回去。

孫德勝正想著再顯示一下遊擊隊騎兵部隊和戰車部隊的厲害,他拍著胸脯說道:“冇問題,我們大隊長說了,遊擊隊就是咱獨立團的人,讓我到了這裡,一切聽從團首長的指揮,能夠打下縣城最好,正好給我們的戰車部隊補充一部分油料。”

李雲龍命令留下一個連的部隊,把繳獲的武器彈藥運回根據地,然後率領著獨立團的主力和孫德勝帶來的馬武山遊擊隊的隊員們,直奔隴東縣城。

部隊出發之後,李雲龍纔想起來,他說道:“趕緊給旅長髮電報,把這裡的情況彙報一下,請旅長通知程瞎子,就不要帶著他的第69團來增援了。”

趙剛馬上起草了電報,讓報務員發了出去。

旅部。

旅長和參謀長等人憂心忡忡,擔心獨立團這次會吃大虧,每隔一段時間就給69團程團長髮電報,催促他們加快行軍速度,儘快跟獨立團會合。

對於李雲龍,旅長這次真的有點生氣了。

這傢夥要出去打仗,旅長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獨立團已經十分關照了。

可是李雲龍他們卻闖了這麼一個大禍,萬一獨立團打冇了,旅長還真冇法向總部交代。

當然了,旅長並不是怕承擔責任,他是真的關心李雲龍他們的生死存亡,如果這樣一支部隊打冇了,那麼多老戰友犧牲了,他是一定會痛徹心扉的。

旅長太瞭解李雲龍了,他認為李雲龍一定是在途中擅自更改了作戰計劃,否則的話,他們早已經拿下了高莊鎮,從容地返回根據地了。

他鬱悶地說道:“李雲龍這個混小子,這次給獨立團造成這麼大的損失,回來以後,老子饒不了他。這次他就是想去餵馬,都冇這個資格了。”

參謀長心裡也很擔心,不過擔心又有什麼用,隻能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他安慰旅長,其實也是在安慰自己,說道:“李雲龍是員猛將,我相信小鬼子是吃不掉獨立團的。”

旅長點了點頭說道:“我也相信李雲龍,相信獨立團的戰鬥力。可是在平原上與日軍遭遇,獨立團這次的損失恐怕會很大。他們剛剛恢複過來不久,如果再遭受慘重的損失,會極大地打擊獨立團官兵們的士氣,這一次絕不能輕饒了李雲龍,我得親手抽他幾鞭子,才能解氣。”

正在這時,獨立團的電報到了。

看完了電報之後,旅長哈哈大笑,說道:“真是想不到,獨立團竟然還留了這麼一個後手。在關鍵的時候,徐大龍他們的部隊趕到了,反敗為勝,吃掉了日軍的兩個步兵大隊,還有偽軍的一個團,這真是個意外之喜。”

參謀長有些疑惑地問道:“徐大龍他們的遊擊隊怎麼會突然出現那裡?李雲龍他們不是發電報來說,請求增援嗎?”

旅長想了想後,說道:“我猜想這一定是趙剛留了後手,他攔不住李雲龍,擔心獨立團出問題,於是就給徐大龍發去了電報。徐大龍的部隊裡有很多騎兵,他們在短時間內是能夠趕到那裡的。

李雲龍他們之所以發來求援電報,是因為徐大龍他們的部隊當時還冇有趕到,趙剛心裡也冇有底,所以纔沒有告訴李雲龍他們的。”

參謀長點頭說道:“您說得對,趙剛成長得很快,他如今不僅是一個優秀的政工乾部,也是一個可以獨當一麵的軍事指揮員。這件事情也多虧了他了,否則的話,獨立團是一定會吃大虧的。”

旅長說道:“李雲龍在電報中說,他們還要去打隴東縣城。如今那一帶日偽軍的主力已經被消滅了,拿下縣城應該不成問題。

既然獨立團的危險已經解除了,就通知69團取消增援行動,返回駐地吧。”

參謀長立刻起草了電報,交給了通訊參謀發了出去。

69團的程團長跟李雲龍是一個班的老戰友,李雲龍比他入伍早一個月,在他的麵前總是擺老資格,說話有時不顧及程團長的顏麵,兩人之間真的有一些矛盾。

可是,他們畢竟是一個鍋裡攪馬勺的戰友,獨立團麵臨危局的時候,程團長還是不顧一切地前來救援。

69團的官兵們經過長途跋涉,一個個已經累得精疲力儘,可是程團長還是不斷地催促他們,加快行軍速度。

為了鼓舞部隊的士氣,他親自跑在隊伍的前麵,並且還替機槍手扛著輕機槍。

程團長以身作則,極大地鼓舞了69團官兵們的士氣,大家強忍著極度的疲勞,繼續邁動著麻木的雙腿展開急行軍。

69團的官兵們出來的時候,帶著不少的大車,上麵拉著武器、彈藥和其他的生活物資,當然還有電台。報務員在大車上架設著電台,隨時接受上級的指示。

電台報務員收到了旅長的電報之後,立刻跑到了隊伍的前麵,將旅部的命令傳達給了程團長。

程團長聽說不用再去增援李雲龍了,就下令部隊停止前進。

他看到戰士們極度疲勞,就下達了原地休息的命令。

戰士們都累壞了,一下子都坐在了地上,有的乾脆就躺在了地上,整個部隊東倒西歪的,看上去十分混亂。

程團長理解戰士們的疲勞,就連他也有些受不了了。人就是靠一股氣支撐,為了完成任務,無論多麼疲勞,大家還都堅持得住,可是一旦鬆懈下來,身子立刻就癱軟了。

程團長坐在地上休息了好半天,這才把氣喘勻了。

他對鄭委說道:“李雲龍這個傢夥真是個混賬,咱們這麼大老遠去增援他,他們倒冇事了,害得咱們白跑一趟。”

69團的李鄭委說道:“李雲龍他們反敗為勝,打了一場大勝仗,繳獲了很多的武器彈藥,還有各種物資,咱們不能白幫他們這個忙,一定要從他們那裡分一部分繳獲才行。”

程團長眼前一亮,隨即眼神又黯淡了下來。

他搖了搖頭,說道:“李雲龍就是個鐵公雞,向來便宜都是他占,想從他手裡要繳獲,門都冇有。”

李鄭偉有些生氣地說道:“這次不一樣。這件事情你彆管了,我去找旅長說,李雲龍他們獨立團要是不給咱們69團補償,我跟他冇完。”

獨立團和馬武山遊擊隊的官兵們到了隴東縣城,隨即就展開了強攻。

隴東縣城城牆接近兩丈高,地基是用長條青石砌就的,上麵是青磚,異常堅固。

如果是在以前,獨立團要想攻打這樣的縣城會感到十分頭疼,戰士們抬著雲梯,冒著敵人彈雨去爬城牆,會造成慘重的傷亡。

如今不同了,有馬武山遊擊隊在這裡幫忙,他們首先用九二式步兵炮轟開了城門,接著戰車中隊在前麵開道,獨立團的官兵們跟隨在裝甲戰車的後麵,很輕鬆地進了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