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林雪瑩來看望他們,高立信等人並不知道林雪瑩真正的身份,看到她穿著八路軍的軍裝,就以為她是八路軍的人。

他們對於這位年輕漂亮,舉止優雅的八路軍女乾部很有好感,看到她來訪,熱情地招呼著。

林雪瑩取出了200大洋交給了高立信,說馬武山這裡生活艱苦,這是馬武山遊擊隊給晉綏軍聯絡組的生活補貼,今後每個月都會有同樣數量的生活補貼,遇到有戰鬥行動還會給他們額外發放補貼。

聯絡組一共隻有幾個人,這些錢他們每人能夠分到不少,在這些人當中,除了高立信之外,這些錢比他們每個月在晉綏軍裡領取的津貼還要多。

眾人都很開心,向林雪瑩表示了感謝,並且請林雪瑩向徐大龍轉達對遊擊隊的謝意。

聯絡組每隔一段時間要寫出簡報,向二戰區長官部進行彙報。

二戰區參謀長已經接到了好幾份聯絡組發來的電報,他感到有些好奇,因為聯絡組發來的電文上麵幾乎都是對馬武山遊擊隊的稱讚。

其實二戰區的參謀長也一直看好徐大龍他們的馬武山遊擊隊,他給聯絡組發來了電報,讓他們在馬武山根據地虛心地向遊擊隊學習,把他們好的地方都總結上來。

這天夜裡,李雲龍、趙剛等人率領著獨立團的主力,離開了駐地,去執行作戰任務。

當他們到了根據地邊緣的時候,遇到了旅部警衛營的哨兵。

哨兵是認識李雲龍的,他上前給李雲龍敬了個禮,問道:“李團長,你們這是要去乾什麼?”

李雲龍笑嘻嘻地說道:“我們正在搞全團野營拉練,這部隊老不打仗,訓練可不能耽擱了。”

哨兵有些疑惑地問道:“對麵可就是敵占區了,你們出去拉練不怕遇到敵人嗎?”

李雲龍笑道:“遇到敵人好啊,我們獨立團訓練就是為了打仗。最好有不開眼的小鬼子來找麻煩,正好收拾他們。”

獨立團的大隊人馬開出去之後,哨兵向上級做了彙報。

時間不長,旅司令部的值班參謀就接到了報告。

今晚是一位副參謀長值班,雖然此時夜已經深了,副參謀長已經休息了,可是值班參謀覺得獨立團的行動有些詭異,於是還是叫醒了副參謀長,向他進行了彙報。

副參謀長對於李雲龍十分瞭解,知道這傢夥就不是個安分的主,這麼晚了,獨立團全部武裝,出了根據地,絕不會是李雲龍所說的野營拉練那麼簡單。

他認為事關重大,於是就向參謀長做了彙報。

參謀長也覺得問題嚴重,就向旅長做了彙報。

旅長聽完之後,問了一下李雲龍他們的部隊前進的方向,他看了看地圖,仔細地在那裡琢磨著。

參謀長問道:“旅長,是不是給李雲龍他們發電報,讓他們趕緊返回駐地?”

旅長想了想後,說道:“算了吧,你這個時候就是給他發電報,他也不會給你回的。李雲龍這小子既然打定了主意,要把部隊拉出去,他的電台一定是關機的。”

參謀長說道:“李雲龍他們這麼做,應該是去執行作戰任務了,根據地周圍的敵情如此嚴重,他們會不會有危險呢?”

旅長說道:“李雲龍憋著勁想出去打仗早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們這一次一定是經過了周密的部署,再說還有趙剛跟著,問題應該不大。

既然他冇有上報,咱們就假裝不知道好了,等那小子回來之後再找他算賬。”

其實,旅長很欣賞李雲龍這樣的積極主動的求戰精神,以前李雲龍受到處分,那是因為他是執行總部的命令,李雲龍擅自行動,打亂了總部整體的部署,上級不得不對他進行處分。

如今的情況不同,上級並冇有部署統一的作戰行動,獨立團堅守在根據地的邊緣地帶,他們能夠主動積極求戰,去消滅敵人、繳獲武器彈藥和其他物資,旅長心裡還是支援的。

李雲龍隻要是如實地向旅長報告,並且把他們的作戰計劃交給旅長稽覈一下,旅長是不會反對的。

但是李雲龍的性子太急躁,就連這一個基本的環節他也不願意去做,因為擔心旅長不同意就擅自行動。

旅長已經打定了主意,等李雲龍仗打贏了,回來就對他采取胡蘿蔔加大棒的措施,表麵上批評他一頓,然後再讚揚獨立團積極主動的作戰精神。這種辦法對於像李雲龍這樣的刺頭降臨,效果良好,屢試不爽。

旅長雖然不去阻攔獨立團的行動,暗地裡卻要為他們提供幫助,他叫來了敵工科長李長水,指示他加強對周邊敵情的偵察,及時獲取敵人的情報,防止獨立團受到敵軍重兵圍困。

李雲龍等人率領著獨立團離開了根據地,看到冇人阻攔,心裡美滋滋的,感覺就像脫韁的野馬,終於有了撒歡的機會,興奮得就想使勁地蹦躂幾下。

經過了急行軍,淩晨5:00獨立團到達了距離隴東縣28km處的高莊鎮。

這裡駐紮著日軍的一個步兵中隊及偽軍的一個營,他們打算速戰速決,吃掉這夥敵人。

李雲龍等人在對高莊鎮構成包圍之後,也學著徐大龍他們作戰的方式,派出團部偵察排,趁著夜色去搶奪高莊鎮的東大門。

偵察排的戰士們不負眾望,順利地解決了東大門前的偽軍的崗哨,接應大隊人馬衝進了高莊鎮。

李雲龍和趙剛等人帶領獨立團全團出動,不僅僅是為了消滅這裡的日偽軍,而且要鍛鍊部隊的作戰能力。

因此,戰鬥打響之後,就向全團下達了進攻的命令,除了一營的部隊從東大門進入鎮子,其他各營的部隊也從四麵八方衝向了鎮子。

獨立團人多勢眾,裝備精良,戰鬥冇有什麼懸念,經過了一個小時的激戰,獨立團全殲了高莊鎮裡的日偽軍,繳獲了大批的武器裝備和各種物資。

趙剛為人謹慎,看到獨立團達到了預定的作戰目標,就催促著李雲龍趕緊收兵,返回根據地。

李雲龍覺得不過癮,打下鎮子的時候,經過統計,發現這裡的偽軍隻有兩個連。

通過審問偽軍營長,得知距離高莊鎮不遠處的上水村,還有這個營的偽軍的一個連,

在那裡單獨駐守。

李雲龍就想來個摟草打兔子,將這個連的偽軍也全部吃掉。

他對趙剛說道:“打掉了偽軍的兩個連,回去都冇臉說吃掉了偽軍的一個營。這一個連的偽軍,勞子是吃定了。”

張大彪立刻集合部隊,去打上水村。

張大彪和李雲龍的想法也差不多,看到敵人就眼饞,放著嘴邊的肉不吃,心裡彆提多癢癢了。

就這樣,趙剛勸說無效,李雲龍和張大彪就帶著部隊殺奔上水村。

趙剛拿李雲龍和張大彪冇有辦法,這兩個傢夥就是這個性,原本製定好的作戰計劃就這麼被改變了。

按照原來的計劃,拿下高莊鎮之後迅速地返回根據地,不給日偽軍攔截他們的時間。這下子去上水村,就是要耽誤兩個小時的時間,獨立團很有可能會遭到日偽軍的攔截。

趙剛心裡很擔憂,可是李雲龍和張大彪已經帶隊出發了,他也隻能跟隨一起行動。

李長水這一夜都冇有睡覺,隨時關注著各地敵情變化的情況。

早晨7:40隴東縣城和隴西縣城都傳來了日軍出動的訊息。

隴東縣城距離李雲龍他們不到30km,那裡駐紮著日軍一個步兵大隊部和兩箇中隊,以及偽軍一個團部、兩個營,他們已經出動前往高莊鎮。

隴西縣城距離高莊鎮雖然有110km,但是那裡有日軍的一支快速部隊,裝備著大量的汽車和摩托車,用不了三個小時就可以趕到高莊鎮,這一處的敵軍也有一個步兵大隊。

獨立團儘管武器裝備已經更新了一茬,可是新兵太多,如果遭遇這兩股敵軍的圍攻,必定會遭受慘重的損失。

李長水趕緊把這個情況向旅長進行了彙報,令旅長最為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獨立團電台冇有開機,根本就聯絡不上。

旅部所在地距離高莊鎮太遠,距離高莊鎮最近的八路軍部隊,是駐紮在隴西縣境內的程團長的第69團,然而他們距離高莊鎮也有八十多公裡的路程,要趕到那裡,至少需要一整天的時間,根本就指望不上。

這一刻,旅長也有些後悔了。他認為如果打完高莊鎮後,部隊迅速撤離,應該能夠趕在敵軍的援軍到來之前返回根據地。

他冇有想到,日軍竟然有一支快速機動部隊,更冇有想到李雲龍會臨時改變作戰計劃,又白白地耽誤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

旅長幫不上忙,隻能聽天由命,寄希望於李雲龍能夠頂得住日軍的攻擊,率領獨立團安全返回根據地。

李雲龍等人順利地打下了上水村,吃掉了剩下的偽軍的那一個連。

打掃了戰場之後,心滿意足地準備返回根據地了。

正在這時,負責監視隴東縣城日偽軍的偵察員飛馬回來報告說,日軍的大隊人馬已經出了縣城,正朝著這裡開了過來。

李雲龍問明瞭情況,得知日軍隻有不到一個步兵大隊,再加上不到一個團的偽軍。

他並冇有放在眼裡,決定率領部隊按照原定的計劃撤退。

如果日軍追上來就跟他們打一仗,雖然在野戰中不一定能吃掉這股日軍,但是以獨立團的實力也不至於吃太大的虧。

獨立團的部隊撤離了,他們趕了一夜的路,又接連打了兩仗,部隊比較疲勞,行動速度相對緩慢。

隴東縣城出來的日偽軍距離高莊鎮較近,他們吃飽了,喝足了,又睡了整整的一夜,精神頭很足。

他們終於追上了獨立團的後衛部隊,雙方就展開了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