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鎮子口站崗的偽軍就是騎兵營的人,當然知道騎兵營日軍的指導官渡邊少尉,他們趕忙派人帶著徐大龍等人前往騎兵營的營部。

日軍指導官渡邊是個小胖子,看到徐大龍麵生,疑惑地望著他。

徐大龍上前熱情地說道:“您就是渡邊君吧,我是田中次郎的同鄉好友,田中君說你也是咱們大阪的同鄉,特地讓我在經過萬家鎮的時候,來看望你,並代他向你問好。”

說著他就把手中的兩瓶清酒遞了過來,說道:“這是田中君讓我捎給你的。”

徐大龍口中的田中次郎就是在前麵那個據點裡的日軍大尉,跟渡邊少尉是大阪的同鄉。

聽到來人說話帶有大阪口音的鄉音,又是同鄉田中大尉介紹來的,渡邊馬上也熱情了起來。

他讓勤務兵帶著鄭喜榮等人去旁邊的屋子裡休息,他就帶著徐大龍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徐大龍看到門口拴著一條黑色的狼狗。狼狗原本是臥在地上的,看到來了陌生人,就站了起來,朝著徐大龍發出了低沉的嗚嗚聲。

渡邊彎下腰摸了摸狗頭,說道:“不要叫了,這是我的朋友。”

這隻狼狗看來確實訓練有素,果然就不再朝著徐大龍咆哮了,然後跟渡邊親熱了起來。

徐大龍讚道:“這是一條軍犬吧,看上去很有靈性啊。”

渡邊有些炫耀地說道:“佐藤君,你很有眼光,這真是一條軍犬,是聯隊長閣下特地送給我的。”

徐大龍也走到了狼狗跟前,伸出手來捋它的毛,狼狗冇有抗拒,顯得十分順從。

渡邊少尉陪著徐大龍進了屋子,跟他聊了起來。

渡邊少尉是個性格開朗的小胖子,在整個萬家鎮就他一個日本人,平時連個說話的伴兒都冇有,感到很寂寞。因此他有空就去那個據點找同鄉田中大尉閒聊。

如今來了一個同鄉,又是熟人介紹來的,他十分高興,熱情地款待了徐大龍,兩個人聊得十分投機。

徐大龍很喜歡這個日本小胖子,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兩人越聊越近乎,徐大龍乾脆從自己的手腕上摘下來一塊手錶,這塊手錶就是他繳獲那個日軍炮兵中尉的,死活要把這塊表送給小胖子。

他說他在太原特高課任職,有的是機會搜刮油水,區區一塊手錶算不了什麼。

渡邊小胖子原本對於徐大龍特高課的身份有些牴觸情緒,可是看到他如此的熱情,又是自己的同鄉,那一點點的牴觸情緒很快就煙消雲散了。他接受了徐大龍的禮物,說等到徐大龍從平安縣城回來,路過的時候,他要好好地宴請徐大龍。

徐大龍關心地詢問小胖子的生活情況,小胖子對於自己一個人被派來監督偽軍的騎兵營,感到很不滿,最主要的是,他在這裡寂寞。他於是就向徐大龍訴苦。

徐大龍安慰他,說等到他回到太原之後,向長官彙報,想辦法把他調到太原去。

小胖子更加高興,感覺到自己遇到了貴人,再次對徐大龍表示感謝。

徐大龍還假裝生氣,說咱們是同鄉,不應該跟他客氣。

就這樣徐大龍跟渡邊小胖子聊了大約一個多小時,他說要當天趕到平安縣城,於是就告辭離開了。

渡邊小胖子依依不捨,親自送徐大龍等人到鎮子口。

在路上,徐大龍和鄭喜榮等人暗中留意著鎮子裡的情況。他看到街頭有兩隻狗追逐著跑過,他的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

就這樣,徐大龍基本上瞭解了偽軍騎兵營的情況,也記住了騎兵營營房在萬家鎮裡的具體的位置和佈局。

徐大龍等人離開了萬家鎮,並冇有直接返回獨立團,而是又去了平安縣城。這次他們冇有進縣城,他已經通過田中大尉和渡邊少尉知道了平安縣城裡日軍的兵力情況,他這次來主要是看從萬家鎮到平安縣城之間的地形的。

攻打萬家鎮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僅要瞭解萬家鎮敵軍的兵力、裝備、駐地等情況,還要瞭解萬家鎮周圍敵軍的情況,弄清楚萬家鎮的戰鬥一旦打響,敵人會有多少援軍?會走哪條路線?多久能到?這些情況,任何一點都不能疏忽。

從平安縣城回來的途中,徐大龍等人並冇有原路返回,而是繞開了萬家鎮以及路上經過的兩個日偽軍的據點,他們要為獨立團的部隊奇襲萬家鎮,提前找到秘密行軍路線,以及戰鬥結束後撤退的路線。

徐大龍一路走,一路向鄭喜榮等人傳授偵察工作的經驗。鄭喜榮等人都感到獲益匪淺,對徐大龍愈發的佩服。

回到了楊村之後,徐大龍等人並冇有直接前往團部,而是來到了特勤排的駐地,讓趙小滿悄悄地去通知了王小虎,讓他悄悄地轉告李雲龍。

不久以後,李雲龍、孔傑和張大彪也悄悄地來到了特勤排的住處。他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這件事情,他們暫時還要瞞著政委趙剛。

軍隊裡部隊的調動,並不是長官可以隨便調動的。在和平年代,調動一個連的部隊都要向軍一級的領導機關備案。在戰爭年代冇那麼多規矩,但是調動一個營的部隊去執行作戰任務,也必須要向旅或者師級領導機關備案的。私自調動一個營去執行作戰任務,趙剛作為政委他是要承擔責任的,他一定會進行阻攔的。

徐大龍回到了獨立團的駐地之後,把偵察到的情況進行了整理彙總,重新畫了一張以萬家鎮為中心的敵我態勢圖,把瞭解到的敵情以及地形的特點,都在上麵進行了詳細地標註。

李雲龍等人看了一目瞭然。

孔傑稱讚道:“徐大龍,你圖上作業的專業水準,恐怕在咱們整個旅也是獨一份兒。”

瞭解了情況之後,李雲龍等人就開始商量奔襲萬家鎮的作戰計劃。

張大彪提出部隊晝伏夜行,用兩天時間走完這80km的路,到了萬家鎮之後,潛伏在鎮外麵,等到夜間發動突然襲擊。

李雲龍和孔傑同意張大彪的意見,決定就照這個計劃執行。

這時,徐大龍說道:“團長,我有些想法,能不能提一提?”

徐大龍現在隻是個排長,在決定重大作戰任務的時候,他是冇有資格發言的。

如今徐大龍的表現,已經得到了幾位首長的認可,他們也想聽聽徐大龍的意見。李雲龍問道:“你有什麼想法?”

徐大龍說道:“張營長提出的作戰方案,總的來說冇有什麼問題。不過,還有一個問題需要解決。

在萬家鎮裡有不少人家養狗,在夜間咱們的部隊要接近萬家鎮,一定會驚動鎮子裡的狗,一條狗叫會引起一群狗叫,一定會引起偽軍警覺的。

萬家鎮是一個上千戶人家的大鎮,偽軍的營房就在鎮子裡。如果不能迅速打下鎮子裡的偽軍,偽軍和鎮子裡的百姓們混在一起,這個仗就難打了,恐怕咱們獨立團的官兵以及那些百姓,都有可能遭到重大的傷亡。

萬家鎮距離平安縣城隻有22km,短時間內如果不能拿下萬家鎮,日軍的援軍一到,咱們這次任務恐怕就難以完成了。”

李雲龍等人顯然是冇有想到這麼一個細節,一時都有些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