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離開了團部大院之後,他冇有直接出村,而是找了一位老鄉,借了一身普通百姓穿的衣服,然後離開了村子,朝著張莊方向走去。

在張莊有親戚,是徐大龍順嘴胡說的,在晉西北,他一個人都不認識,他的目標也不是張莊,而是要經過張莊去80裡外的清水鎮。

他口袋裡就一個大洋,買不了幾斤肉,唯一的辦法就是從日偽軍的手中去搶。

清水鎮是日軍的一個據點,裡麵駐紮著不少的鬼子和偽軍。徐大龍決定去那裡碰碰運氣。他沿著鄉間小路走了很久,他雖然是特種兵,可是就靠著兩條腿,也覺得有些疲憊。在路過一個村子的時候,花了五毛錢買了幾個玉米餅子,雇了一輛馬車前往清水鎮。

這天晚上,馬車來到了清水鎮的附近。馬車伕顯然是畏懼那裡的鬼子和漢奸,說什麼也不肯往前走了。徐大龍隻好付了錢,下了馬車。

他對鎮子裡的情況也不瞭解,半夜進去也找不到什麼東西,乾脆就準備天亮後再進鎮子。他看到路邊不遠處有一個廢棄的舊磚窯,於是就鑽到了裡麵,找了一個避風的地方,靠著牆角打起了盹。

第二天天亮後,徐大龍出了舊磚窯,望向了清水鎮。他看到早晨行人很少,這樣過去容易引人注意,於是他就耐心等著,等到了上午9:30左右,進出鎮子的行人開始多了起來,他就朝著鎮子裡走去。

眼看著距離鎮子口越來越近了,徐大龍學著當地百姓的樣子,將兩隻手揣進了袖口裡,跟著行人朝著鎮子裡走去。

快到鎮子上了,徐大龍擔心身上的五毛錢,怕被偽軍搜走,他就蹲下來,假裝提鞋,把那幾毛錢塞進了鞋墊下邊,然後才朝鎮子口走去。

鎮子口上站著一個日本兵和幾個偽軍,他們簡單地檢查了行人,找各種藉口,從行人的身上搜刮點油水。輪到徐大龍了,他穿得破破爛爛的,身上冇有一個大子兒。鬼子和偽軍對這樣的窮光蛋不感興趣,讓他進了鎮子。

清水鎮並不算太大,隻有一條主街,上麵有一些商鋪,冷冷清清的。

徐大龍主要的目標是來搞豬肉,於是他就打聽了肉鋪的位置。

在主街的一個路口上,他看到一條小街,不遠處有一個肉鋪,門前的棚子裡掛著幾扇豬肉。一個身材高大的屠夫,正在下麵的一個案板上切肉。

徐大龍站在不遠處,望著那些豬肉十分眼饞,可是他隻有幾毛錢,買是買不起的,想去搶也不行,部隊是有紀律的,賣肉的人家也是老百姓。

徐大龍有些犯愁,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他在肉鋪那裡待了十幾分鐘,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來。

於是,他想去找鬼子或者偽軍的營房,想從那裡去偷或者搶。

正在這時,一輛馬車駛了過來,馬車上麵坐著一個鬼子和兩個偽軍。他們來到了肉鋪跟前,說要買肉。

偽軍們連豬肉的價錢也不問,就讓老闆把豬肉往馬車上裝。肉鋪的老闆擔心他們不給錢,就讓他們先付錢。

一個長著三角眼的偽軍怒道:“孃的,擔心什麼?老子有的是錢,趕緊裝上車!彆惹太君生氣。否則的話,一個大字兒也不給你。”

坐在馬車上的那個鬼子,似乎能聽懂他們說話,他看到肉鋪的老闆不痛快,馬上就端起了手中的三八槍,對準了肉鋪的老闆,說道:“八嘎呀路!裝車地,快快地乾活。”

肉鋪老闆惹不起凶悍的日本鬼子,隻好將四扇豬肉裝上了馬車。

偽軍顯然還不滿足,又讓肉鋪的老闆裝上了兩個豬頭以及豬耳朵、豬下水等等,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了晉西北發行的幾張大花臉,扔在了案板上。

大花臉是山西軍閥閻老西發行的地方鈔票,剛開始的時候,15元大花臉能換一個大洋,如今早已經貶值到了50元才能夠換一個大洋。

肉鋪老闆看到這些錢明顯的不夠,頓時就急眼了,可是他又不敢發火,隻好陪著笑臉說道:“老總,這些錢實在是太少了,連半扇豬肉的錢都不夠。小店也是小本兒買賣,還指著養家餬口呢,您行行好,再多給點兒吧。”

長著三角眼的偽軍懶得理會他,朝著馬車上的鬼子說道:“太君,這個刁民跟您要錢呢。”

鬼子欺負老百姓欺負慣了,如果不是在這個鎮子上,鬼子一分錢都不會給。

看到肉鋪老闆竟然敢跟他們要錢,他感覺到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挑釁,於是再次把三八槍舉了起來。

肉鋪老闆望著黑洞洞的槍口,冷汗直冒。可是這麼多的豬肉就這麼白白地被拿走,他還是捨不得。他咬著牙,陪著小心說道:“太君,我……”

不等他說完,鬼子把槍口抬高了一點兒,啪的就放了一槍。

子彈貼著肉鋪老闆的耳朵飛了過去,老闆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鬼子瞪著眼睛說道:“八個呀露,再敢囉嗦滴!死啦,死啦滴乾活!”說著,就和偽軍們揚長而去。

徐大龍看到這一幕,肺都快氣炸了。他暗中跟著這些鬼子,想找到他們落腳的地方,找機會乾掉他們,順便搶了馬車上的這些豬肉。

徐大龍跟著他們走了很久,發現他們竟然是朝著鎮子口方向走去。看來這夥鬼子偽軍不是這個鎮子上的,他們應該是附近的據點的,來買補給品的。

果然,這夥鬼子偽軍走走停停的,在路上又買了不少的生活用品。徐大龍更加高興了,這下子不僅有了豬肉,就連柴米油鹽也全都齊了。把這些東西弄回去,司務長一定開心,搞不好李大團長有可能親自接見他徐大龍呢。

徐大龍心裡十分高興,繼續跟蹤著這夥鬼子和偽軍。

他看到鬼子和偽軍乘坐的馬車出了鎮子,正要跟出去,忽然鎮子外傳來了偽軍們的吆喝聲。

他們驅趕著行人,然後站在了路邊,立正、敬禮。緊接著外麵就傳來了汽車的轟鳴聲。

徐大龍也隻好閃在了路邊,不久以後就看見一輛日軍的卡車開了進來,卡車的車頭上插著太陽旗。這是一輛掛著篷布的卡車,卡車的後麵拖著一門日式的九二式步兵炮。

徐大龍看到這門九二式步兵炮,頓時就眼熱了起來。要說李大團長最喜歡的就是火炮了,整個新一團也隻有幾門60迫擊炮。如果徐大龍能夠搞到一門九二式步兵炮,他敢保證,李大團長是一定會請他喝地瓜燒的。

徐大龍眼中露出了貪婪的目光,此刻,他的心思已經不在那些豬肉上麵了,他轉身朝著日軍卡車行駛的方向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