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前麵的那些正在逃走的遊擊隊又停了下來,接著就向日軍進行炮擊。

這一次的炮火十分密集,除了九二式步兵炮之外,還有大群的迫擊炮。

這些火炮顯然不是剛纔逃跑的那些遊擊隊臨時架設的,而是事先已經架設好的,很顯然,遊擊隊事先已經設置了埋伏。

徐大龍親自指揮著九二式步兵炮,每三門一組,打擊一個裝甲目標,不一會就擊毀了日軍的一輛坦克和一輛裝甲車。

迫擊炮雖然不是用來打擊裝甲目標的,然而對付日軍的薄皮坦克和裝甲車,如果能夠直接命中,依舊有效。

迫擊炮彈成群地落了下來,有幾輛日軍的裝甲車中彈,有的當場被炸燬,有的裡麵的人員被震死或者震暈,也失去了戰鬥能力。

日軍的大隊長知道中了遊擊隊的埋伏,立刻命令部隊調頭,要衝出山穀。

徐大龍等人攔不住日軍的坦克和裝甲車,隻有上馬,不緊不慢地尾隨著日軍的戰車部隊。

就在日軍即將衝出山穀的時候,前麵的公路上發生了猛烈地爆炸,兩輛日軍的裝甲車當場被炸成了一團火球。

原來,這一切都是徐大龍計劃好了的。

昨天晚上,徐大龍等人就已經提前做了佈置,在山穀的穀口附近事先挖了兩個大坑,隱藏了兩門九二式步兵炮,

當日軍的大隊人馬進入山穀之後,事先埋伏好的特戰隊員們,就分彆從大坑裡推出了兩門九二式步兵炮,分彆對準幾十米外的日軍裝甲車進行炮擊,很快就將其擊毀了。

魏和尚等人就在公路上抓緊時間埋設了炸藥,由於時間太短了,來不及埋設更多的炸藥,不過,徐大龍早已經做了另外一項準備。

特戰隊員們幾個人一組,抬著用鋼筋混凝土製作的反坦克錐,在穀口上擺上了一大片,徹底堵住了日軍逃離山穀的道路。

日軍戰車大隊的大隊長看到前麵的反坦克錐,才意識到了危險,因為他麵對的敵人明顯的就是具有專業的反坦克相關知識的,剛纔遊擊隊使用炮火對他們進行打擊,也足以證明瞭這一點。

日軍的大隊長知道必須趕緊離開這條山穀,否則的話,當敵軍的火炮運輸過來之後,他們隻有被動捱打,遲早會全軍覆滅的。

正在這時,兩側的山坡上出現了大群的遊擊隊員。

日軍的大隊長對此並不擔心,這裡距離兩側的山頂差不多還有上百米的距離,這些遊擊隊員對他們構不成什麼威脅。

此時的日軍還冇有使用短距無線電通話器,對坦克進行指揮是需要通訊兵從坦克頂上探出身子,用旗語進行指揮,在目前的這種情況下,根本就無法做到,通訊兵隻要一露頭,肯定會被擊斃的,因此裝甲兵們隻能各自為戰。

不過日軍訓練有素,像這種情況,他們事先已經經過無數次的演練了,在以前的戰鬥中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麵對著遊擊隊的攻擊,那些裝甲車用火力對山上的遊擊隊進行打擊,防止他們靠近,對坦克和裝甲車進行攻擊。

日軍的大隊長帶著幾輛坦克來到了那些反坦克錐的麵前。打算用火炮逐一將它們摧毀,炸出一條通道來。

就在這時,日軍從射擊孔裡發現,山坡上的遊擊隊員從地下伸出了黑乎乎的傢夥,不知道是什麼武器。

不久以後那些傢夥就開始冒出了白煙,接著許多磨盤大小的東西就從天上飛了過來。

為了對付日軍的坦克和裝甲車,徐大龍等人事先已經架設了飛雷炮。這些飛雷炮雖然很難精準地落到敵人的坦克和裝甲車上麵,然而隻要他們在坦克和裝甲車的近距離爆炸,雖然無法摧毀裝甲戰車,但是裡麵的鬼子兵卻是受不了的。

大量的飛雷炮彈不停地落下來,整個山穀被炸得煙塵滾滾。

不久以後,日軍的坦克和裝甲車大部分都啞火了,隻有兩輛裝甲車,還在那裡噴吐著火舌。

遊擊隊員們於是調整炮口,一次性的就朝著那兩輛裝甲車拋射出了二十多枚飛雷炮彈,終於將這兩輛裝甲車也徹底打得冇有了動靜。

遊擊隊員們衝下了山去,徐大龍等人率領著大隊騎兵也從公路上衝了過來。

遊擊隊員們爬上了坦克和裝甲車,消滅了震暈了僥倖冇死的日本兵,徹底殲滅了日軍的這支戰車大隊。

終於報了一箭之仇,孫德勝對著早已經死透了日軍大隊長的屍體,踢了兩腳,罵道:“小鬼子,讓你猖狂,還是被爺爺給收拾了吧。”說完哈哈大笑。

遊擊隊員們也都在那裡歡呼勝利。

徐大龍冇有跟著隊員們一起歡呼,而是爬上了一輛坦克,鑽了進去。

徐大龍在裡麵操縱著坦克,發現由於飛雷炮在近距離爆炸,裡麵有些零部件也被震得鬆動了,這輛坦克不經過修複,暫時是無法使用了。

穀稗

他爬了出來,又上了另外一輛97式中型坦克,這一次他居然將這輛坦克發動了起來,他開了幾步之後,停了下來,從天窗裡探出頭來,對遊擊隊員們喊道:“會開車的人去看看那些裝甲車,看看還有冇有能開的。”

日軍的裝甲車是輪式的,差不多也就是在一輛汽車上麪包上了鐵皮,操縱起來跟駕駛汽車差不多。

至於車上的一些機槍,遊擊隊員們也能夠擺弄,這些裝甲車短時間內就可以恢複戰鬥力。

經過檢查之後,還有兩輛坦克和14輛裝甲車可以使用。

孫德勝等人原本還想著將它們炸燬,現在都已經明白了徐大龍的意圖,知道他是要把這些坦克和裝甲車都開回去。

眾人都很高興,這就等於遊擊隊有了一支裝甲部隊。

果然,徐大龍挑選了一部分遊擊隊員,給他們講解了裝甲車操縱、使用的基本知識。

孫德勝站在徐大龍的身旁,聽徐大龍講完之後,高興地說道:“大隊長,這下好了,咱們把這些鐵傢夥開回去,今後就有了自己的戰車部隊了。要不咱們現在就開著這些鐵傢夥去跟鬼子打一仗。”

他很期待鬼子們看到這些裝甲戰車時,會是個什麼樣驚恐的表情。

徐大龍搖了搖頭說道:“現在還不是時候,不經過訓練,盲目出戰是一定會亂套的。咱們先把這些坦克和裝甲車開回去,等到訓練好了以後,再出來作戰。”

孫德勝感到很遺憾,就下令集合部隊,準備撤走了。

部隊集合好之後,徐大龍卻冇有下達撤退的命令。

他琢磨了一會,說道:“弟兄們!咱們還要再打一仗。”

聽到這裡,眾人都來了興趣。

孫德勝正因為要撤退而感到鬱悶呢,聽到這裡,他興奮地說道:“大隊長,用這些鐵傢夥去打嗎?”

徐大龍說道:“也是,也不是。”

看到眾人不解的樣子,他就說出了自己的作戰計劃。

孫德勝和眾人都很高興,立刻去開始準備。

莞城縣城。

日軍的聯隊長正在城樓上,焦急地等待著訊息,就看到一輛裝甲車開了過來。

裝甲車到了城樓下,朝著城樓上喊道:“聯隊長閣下,我軍已經擊潰了那些前來偷襲的遊擊隊,抓了不少的俘虜,繳獲了大批的武器和彈藥。那些東西我們用不上,我們大隊長說了都送給你們步兵,讓你們派一部分人去把那些東西運回來。

我們大隊長還說了,這次由於出去得倉促,坦克和裝甲車裡的油料不多了,你們幫助送一些油料過來。”

日軍聯隊長很高興,就派出了一個步兵中隊開著卡車,幫助戰車大隊把他們庫存的油料運出了城來,他們跟著前麵的那輛裝甲車向遠方的山穀裡駛去。

日軍的卡車快要到山穀的穀口的時候,就看到公路邊上停著坦克和裝甲車。

坦克車上站著一個日軍的軍官,讓那些運送油料的卡車停下,其餘的日軍跟隨著那輛裝甲車繼續前往山裡,運送繳獲的武器和彈藥。

三輛運送油料的卡車停了下來,幾輛滿載日軍步兵的卡車繼續向前行駛。

當他們經過長長的裝甲車隊的隊列時,坦克和裝甲車上的機槍突然朝著他們猛烈地開火。

日軍的官兵們猝不及防,很快就被消滅殆儘。

孫德勝從一輛裝甲車裡鑽了出來,他感到這些鐵傢夥真是好使,剛纔他躲在裝甲車裡麵,用機槍朝著敵軍掃射,敵軍對他卻無可奈何。

他忽然喜歡上了這些裝甲車輛,準備向徐大龍請求,把這支裝甲車隊劃歸自己直接指揮。

徐大龍等人炸燬了那些無法開動的坦克和裝甲車,帶著繳獲的武器和彈藥,心滿意足地返回了大柳樹村。

留守的戰士們和大柳樹村的村民們,看到遊擊隊員們繳獲了這麼威風的坦克和裝甲車,都紛紛出來看熱鬨。

徐大龍心裡高興,吩咐擺開了流水席,駐紮在大柳樹村的全體官兵和村民們一起歡慶勝利。

接下來,徐大龍開始組建自己的裝甲部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