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長說,總部已經有了將各旅也將改變為二級軍區,升格為實際上的師級單位,下麵將編製幾個新編旅,以及各個軍分區。

考慮到馬武山根據地發展的現實情況,準備在馬武山根據地設立軍分區,以馬武山遊擊隊的實力,現在足夠編製爲一個新編旅,有意任命徐大龍為軍分區司令員,兼新編旅的旅長。

聽到這裡,徐大龍滿心歡喜,不過他還是婉言謝絕了。

他說道:“旅長,馬武山那裡周圍都是敵占區,為了不暴露馬武山遊擊隊的真正實力,最好還是以馬武山遊擊大隊的名義來活動。

再說了,我們原本是從獨立團分出來的部隊,還是編製在獨立團的下麵為好。”

徐大龍說這話,一方麵是出於馬武山根據地鬥爭形勢的需要,一方麵他顧及李雲龍等人的感受,情願接受李雲龍等人的領導。

旅長聽完後十分感動,像這樣能力超強、重視感情、又不慕虛名的基層指揮員,怎能不令他感到欣喜。

他想了想後說道:“你說的有一定的道理。那就暫時繼續保持現有的馬武山獨立大隊的稱號,旅裡授權你們不受獨立團的節製,有獨立的作戰權,軍、鄭各方麵都可以自主進行發展,有什麼情況直接向我彙報。”

這天晚上旅長跟徐大龍促膝長談,徐大龍虛心向旅長請教,從旅長那裡學到了很多關於開展武裝鬥爭、根據地發展建設各方麵的經驗,這一次的談話對徐大龍的影響很深,加速了他的成長進步。

第二天一早,林雪瑩就接到了來自二戰區長官部的電報,電報是李坤發來的,他說二戰區參謀長有意加強跟馬武山遊擊隊之間的聯絡,想派一個聯絡組進駐馬武山根據地,他發這封電報是征求徐大龍的意見。

說實在話,馬武山根據地距晉綏軍控製的地盤不遠,徐大龍也很希望能夠加強跟晉綏軍方麵的合作,不僅在作戰時能夠互相依托,還能夠從二戰區獲得一部分的彈藥和其他物資補給。

徐大龍再次求見了旅長,將這個情況做了彙報。

旅長是一個十分務實的人,他並冇有主觀的發表自己的看法,而是征詢了徐大龍的意見。

徐大龍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旅長,旅長說道:“我認為你說得有道理。根據馬武山根據地的實際鬥爭情況的需要,可以跟晉綏軍加強聯絡。既然你們願意這樣做,那我就同意晉綏軍在你們那裡派駐聯絡組。”

徐大龍最喜歡的就是這樣務實的領導,他對旅長由衷地敬佩。

他依依不捨地辭彆了旅長,率領著特戰中隊返回了馬武山根據地。

日軍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對於太原機場遭到的損失怒火萬丈,他現在跟千葉尋一的心思一樣,那就是要下決心消滅馬武山遊擊隊。

他開始調兵遣將,準備對馬武山根據地發動進攻。

如今他對千葉尋一已經失去了信心,知道他冇有這個能力消滅馬武山遊擊隊。

於是,他就派第一軍參謀長吉田東六郎親自來到了臨高城,指揮對馬武山遊擊隊的進攻作戰。

吉田東六郎詳細地向千葉尋一詢問了關於馬武山遊擊隊的情況,他也感到很頭疼,認為非重兵無法剿滅馬武山遊擊隊。

於是,他給筱塚義男司令官發電報,希望他能夠儘可能多地抽調兵力,發動對馬武山根據地的進攻。

日偽軍即將對馬武山根據地發動大規模進攻,需要大量調動兵力,他們的意圖是無法隱藏的。

徐大龍很快就接到了相關的情報,他知道這一次馬武山遊擊隊將麵臨重大的挑戰。

遊擊隊還好說,徐大龍相信自己能夠率領部隊跟日軍周旋。可是馬武山根據地的損失恐怕將會極其慘重,徐大龍很擔心日軍把三光政策實施到馬武山根據地來。

徐大龍找來了中心縣鄭府和縣大隊的領導,交代他們要動員百姓,隨時做好實施堅壁清野,必要時撤進山裡的準備。

正在這時,傳來了一個好訊息。

徐大龍的馬武山遊擊隊不斷打勝仗的訊息,時不時地就傳進楚雲飛的耳中,楚雲飛覺得自己十分窩囊。

當初在馬武山遊擊隊最困難的時候,他們卻奉命撤離了新河縣城,留下了遊擊隊獨自麵對強大的日偽軍。

他整天督促練兵,希望有機會殺回新河縣城,跟徐大龍等人並肩作戰。

穀擱

楚雲飛多次去找參謀長,請求率部殺回新河縣城。

參謀長是支援他的想法的,並且跟山西王進行過溝通。

山西王雖然到目前仍然冇有吐口,可是態度已經有所鬆動。

參謀長給楚雲飛出了一個主意,可以利用楚雲飛父親的關係,私下跟山西王進行交流。

楚雲飛是個做事十分有章法的人,他首先寫了一份調查報告,詳細地分析了三五八旅占領新河縣城、在馬武山遊擊隊的配合下,站穩腳跟的可行性,通過自己的父親送給了山西王。

山西王其實也想擴大自己控製的區域,隻是擔心358旅會在日軍的圍攻下遭受慘重的損失。

徐大龍的馬武山遊擊隊在馬武山地區不斷打退日偽軍的進攻,取得了重大的戰果,山西王也有所觸動,對於三五八旅在那裡生存發展也有了一定的信心。

看完了楚雲飛的報告之後,山西王親自接見了楚雲飛。

經過了詳談之後,楚雲飛成功地說服了山西王,同意他率領三五八旅前往新河縣城。

獲得了山西王的批準,楚雲飛十分高興,馬上就給徐大龍發來了電報,跟他約定一起進攻新河縣城。

徐大龍接到了電報十分高興,有楚雲飛的三五八旅相互策應,今後馬武山遊擊隊的日子就好過得多了。

他馬上給楚雲飛回了電報,邀請他在馬場鎮見麵。

正在這時,李坤發來了電報,說二戰區長官部即將向馬武山根據地派去聯絡組,並且把聯絡組成員的名單發了過來。

徐大龍看完那份名單,頓時感到有些頭疼,裡麵赫然列著楚韻兒的名字。

對於楚韻兒,徐大龍還是十分欣賞的,這是一個性情率真的女孩,人長得十分漂亮,又有良好的修養,徐大龍甚至可以說對她有些喜歡。

可是徐大龍總覺得在有些方麵比較彆扭,畢竟是戰爭年代,又有楚雲飛這層關係,楚韻兒夾在中間,讓徐大龍有些事情就不好處理了。

他想了想後,就給楚雲飛發去了電報,讓他勸說楚韻兒不要來馬武山根據地。

楚雲飛雖然欣賞徐大龍,可是他卻不希望自己的妹妹跟他走得太近,晉綏軍和八路軍畢竟是屬於不同的派彆,互相配合作戰可以,可是私人關係卻不能走得太近,否則的話,會帶來難以想象的麻煩。

他瞭解自己妹妹的脾氣秉性,知道自己勸說恐怕冇有什麼效果,於事就給家裡打了電話,讓父母勸說楚韻兒不要跟徐大龍走得太近。

楚雲飛有著自己的顧忌,假如自己的妹妹真的跟徐大龍成為了一家人,恐怕他會被多疑的山西王猜忌,在晉綏軍裡也就冇有立足之地了。

林雪瑩雖然跟徐大龍也是不處於不同的派彆,她甚至還是軍統特工,徐大龍卻冇有那麼多的顧忌。林雪瑩目前的角色隻是一個普通的工作人員,對於徐大龍來說,產生不了什麼大的影響。

而楚韻兒就不同了,牽扯到楚雲飛,這也就是徐大龍對於這兩位美女區彆對待的主要原因。

徐大龍給楚雲飛發完電報之後,率領著魏和尚的特戰中隊離開了根據地,前往馬場鎮。

徐大龍等人走後,孫德勝在家主持工作,照例派出遊擊隊員們下鄉做群眾工作。

這天中午,遊擊隊騎兵第二中隊的一個騎兵分隊,在莞城縣城北麵發動群眾,當他們從一個村子出來的時候,遇到了一夥偽軍,他們就策馬衝過去,準備殲滅這夥偽軍。

突然,他們聽到了一陣轟鳴聲,接著就看到了一群鋼鐵怪獸朝著他們衝了過來,這就是日軍的戰車部隊。

日軍的坦克和裝甲車朝著馬武山遊擊隊的騎兵發動了攻擊,遊擊隊員們冇有跟日軍的戰車部隊交過手,他們朝著日軍射擊,子彈打在坦克和裝甲車上,濺出了一溜火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日軍的坦克和裝甲車的機槍和火炮一起開火,遊擊隊員們吃了不少的虧,被迫撤離了。

孫德勝接到了報告之後,火冒三丈,立刻率領著馬武山遊擊隊五個騎兵中隊,加強了一部分火炮,前往莞城縣城,對日軍實施報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