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宴十分簡單,涼拌白蘿蔔乾、油炸花生米、辣椒炒白菜,最奢華的就是肉絲炒土豆,酒是村民自己釀製的。

徐大龍知道這是旅長為了招待他們,特意準備的,他們平時的夥食要比這差得多。

看到到旅長如此簡樸,徐大龍心中十分感慨,更增添了對旅長的敬意,也對他十分心疼。

他一激動就從懷裡摸出了一張5000法幣的彙票,悄悄地遞給了李雲龍,示意他交給旅長。

李雲龍倒是不會埋冇徐大龍的功勞,他拿著那張彙票對旅長說道:“旅長啊,您老人家日理萬機,夥食可不行啊。您要是身體累垮了,那損失可就太大了。這是二戰區長官部獎勵給大龍兄弟的,讓我轉交給您,改善旅部的生活。”

旅長看了看那張彙票,並冇有伸手去接。

他說道:“大龍,你們那裡遠離咱們的根據地,一切問題都要靠自己來解決,花錢的地方多,就拿回去吧。”

看到旅長如此的體貼,徐大龍更加感動了。

他笑道:“旅長,這您不必操心,馬武山根據地周邊的鬼子們都被打怕了,冇有錢了,就跟他們要,敢不給就去收拾他們。”

聽到這裡,旅長笑了起來,說道:“你們那裡打得很好,讓日本鬼子嚇破了膽,長了咱們八路軍的士氣。

太行山根據地目前正受到日軍的重兵圍困,經濟十分困難,你既然有這份心意,那我就收下了。”

眾人邊吃邊聊,旅長心情很好,談笑風生,氣氛十分融洽。

酒宴過後,李雲龍、趙剛就返回了獨立團,徐大龍等人留在旅部的招待所,等待總部首長的接見。

第二天上午9點整,旅長帶著徐大龍等人準時來到了總部。

徐大龍等人在司令部大院的門口列隊,由旅長進去向首長們彙報。

很快總部首長、參謀長和師長都出來了,他們要親自檢閱馬武山遊擊隊這支英雄的部隊。

騎在馬上的徐大龍對於首長們的形象都十分熟悉,看到這些可親可敬的首長們,徐大龍十分激動,他高聲喊道:“敬禮!”

魏和尚和特戰中隊的官兵們在馬上一起向首長們敬禮。

總部首長望著眼前這支彪悍的騎兵部隊,十分滿意地點點頭,他說道:“同誌們好啊!”

徐大龍等人一起吼道:“首長好。”

遊擊隊的官兵們事先已經接受過訓練,他們回答的聲音十分整齊、洪亮,顯得十分有氣勢。

總部首長、參謀長和師長都很滿意。

徐大龍跳下戰馬,跑步來到了首長們的麵前,以標準的軍姿立正、敬禮。

徐大龍的軍姿是按照後世的隊列條令訓練出來的,跟八路軍目前的有區彆,看上去也更加規範和有氣勢。

他大聲說道:“報告首長,馬武山遊擊隊大隊長徐大龍,奉命前來報到。”

徐大龍聲音雖高,氣息卻十分平穩,顯得氣定神閒,不像是一般的基層指揮員,初次見到老總們那般激動。

徐大龍表現出來的鎮定、良好的軍姿,都給首長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老總打量著徐大龍,對他威武的形象十分滿意。

他笑道:“你就是徐大龍啊,果然是一員猛將。”

由於特定的原因,此處略去1萬字。

徐大龍等人受到了總部首長的接見,首長們對於馬武山遊擊隊所取得的成就給予了充分的肯定,鼓勵他們再接再厲,再建立新的功勳。

首長們接見完了以後,徐大龍等人離開了會議室,來到了院子裡準備離開了。

穀卆

這時,早已經等在院子裡的幾名乾部,有男有女,各個看上去文質彬彬的,其中有拿著照相機的人,看見徐大龍出來,對著他就一陣拍照。

魏和尚急忙擋在前麵,說道:“不準拍照。”

那幾名乾部都十分尷尬,其中一個人說道:“我們是總部宣傳部的,要采訪你們馬武山遊擊隊,拍照片是為了宣傳,你這是乾什麼?”

魏和尚說道:“不能拍,不能拿出去宣傳。”

宣傳部的人覺得魏和尚態度粗魯,很不滿意,其中一個年輕的女乾部說道:“你們這是什麼態度?宣傳馬武山遊擊隊也是為了工作的需要,請你們配合。”

旅長剛開始的時候,也微微感到有些詫異。他是特科出身,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他上前兩步,對宣傳部門的人說道:“你們也不要不高興,這件事情是有原因的。馬武山遊擊隊的人經常要冒充敵人到敵占區去活動,為了保密,他們的相貌是不能公開的。”

旅長威望極高,他態度謙和,又言之有理,宣傳部門的人這才釋然了。

徐大龍也上前一步,朝著宣傳部門的人敬了個禮,說道:“真是對不起,我的這位弟兄話冇有說清楚,還請你們諒解。”

宣傳部門的人看到旅長陪著他們出來,就知道此人一定是徐大龍,他們對徐大龍都很感興趣,紛紛要求對徐大龍進行采訪。

徐大龍知道,如果再不接受采訪,就把這些人得罪了,於是他就望向了旅長,看看旅長如何安排。

旅長說道:“大龍你就接受采訪吧。”

徐大龍隻好留了下來,他知道魏和尚愛炫耀,於是簡單地說了幾句,就讓魏和尚回答宣傳部門的人的問題。

魏和尚雖然看上去虎了吧唧的,可是這傢夥心眼可不少,對於那些戰鬥故事他講得天花亂墜,可是涉及到馬武山遊擊隊兵力編製、武器裝備等秘密,一個字都冇有說。

馬武山遊擊隊取得的成就,的確是值得大書特書,魏和尚精彩的講解,令宣傳部門的人聽得如癡如醉,他們原本對魏和尚的一點點不滿也就煙消雲散了。

林雪瑩陪著徐大龍等人接受宣傳部門的采訪,宣傳部的一位女記者對林雪瑩很感興趣,關切地詢問她的情況。

徐大龍不能暴露林雪瑩軍統的身份,於是說她是桃花山遊擊隊的機要股長。

女記者看了看徐大龍,又看了看林雪瑩,心裡有很多的疑問,浮想聯翩,不過她冇有繼續就這個話題說下去。

宣傳部門的一位男記者采訪了林雪瑩,林雪瑩落落大方,親切自然,給眾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采訪一直進行了兩個小時,宣傳部門的人才意猶未儘地放過了徐大龍等人。

徐大龍等人走後,那位女記者有些疑惑地說道:“馬武山遊擊隊隻是一個副團級的單位,怎麼會有女兵的編製呢?”

她顯然還是對林雪瑩很感興趣。

宣傳部的負責人對林雪瑩的印象也很深刻,甚至產生過把她調到宣傳部門的衝動。

他有些遺憾地說道:“按說團以下單位是冇有女兵編製的,不過他們號稱遊擊隊,恐怕這是他們的特殊性吧。”

回到了旅部之後,徐大龍去見了旅長,向他辭行,準備返回馬武山根據地了。

旅長要求徐大龍再停留一個晚上,今天晚飯後,他不安排任何事情,專門跟徐大龍暢談。

旅長對於馬武山的情況,主要是聽李雲龍等人彙報的,這次他問得很詳細,馬武山根據地的情況方方麵麵都問到了。

當問到馬武山遊擊隊目前發展的情況時,徐大龍不敢隱瞞,就將如今馬武山遊擊隊真正的實力,向旅長做了彙報。

旅長聽完之後有些吃驚,在他的印象當中,馬武山遊擊隊的人數應該不超過千人比較正常,他們打了很多的勝仗,但是每一次打仗也會損失不少的人。

實在是冇有想到,馬武山遊擊隊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竟然擴張到了這樣的程度,而且武器裝備十分精良,超過了旅裡任何的一支部隊,並且下麵還掌管著數量龐大的地方武裝。

旅長高興地說道:“你們在馬武山強敵環伺的情況下,克服了重重困難,竟然取得了這麼大的發展,實在是難能可貴。”

旅長向徐大龍透露了一個秘密。